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8章 这是,我的道!(第一更)

第118章 这是,我的道!(第一更)

    宁凡回头,神情忌惮望着身后的瘦小老头。

    矮小不过五尺高,干瘦如柴,面如僵尸冷漠,一袭黑色羽衣,身上笼着黑雾,满头乱发如刺猬,双目血红,但皮肤却是白的渗人料想经年累月,在无光之地居住造成。

    此人一出现,便给宁凡极其强烈的危机之感

    碎虚!

    开口便以冥罗果为代价,开口便以生死为要挟,这老头,没有给宁凡任何回绝的余地,便提出自己的请求。

    宁凡目中寒芒闪烁,他不喜欢这种被威胁的感觉即便对方,是碎虚老怪!

    他心思百转眼前的老头,言辞不多,说明其性格孤僻。双目凶光毕露,应是那种一个照面、直接捉人的性格。这种人,从性格看,应不屑与自己废话半句。他想要自己做什么,直接以修为压制,即可!

    但此人,没有出手捉宁凡,仅仅是出言威胁是看在女童面子上,还是另有原因

    隐隐的,宁凡感觉,那老头的目光,似乎对自己炼丹的地脉妖火——黑魔炎,忌惮极深的样子。那忌惮隐藏很深,但以宁凡眼力,还是发现了端倪。

    古怪碎虚老怪,会忌惮单一一种地脉妖火?!

    黑袍老者,周身黑雾,似有屏蔽神念之效,让人无法窥探他修为。这手段,对碎虚老怪而言,有些画蛇添足、多此一举了且这黑雾气息,给宁凡一丝极其眼熟的感觉,而立刻,他便想起,自己在何处,见过此黑雾。

    冥罗果的果核之上,有着相同的气息!女童锦囊中,万年灵药的阵禁,同样有此气息!

    宁凡似乎有了猜测,他剑念一斩,立刻破去老头身上黑雾,终于,看清了老者修为。

    “剑念?!”

    老头微微一惊,惜语如金。惊讶之后,见宁凡一副了然之色,面色一阴。

    “你,看到了!”

    “不错,我,看到了说吧,你有什么事,求我帮忙。若你能给的报酬足够,或许,我会答应。”

    宁凡露出莫名微笑,但对老头,再无之前忌惮极深的模样。

    这老头,确实是碎虚老怪但并非本尊前来。且这老头,对自己的黑魔炎,有着天生的畏惧

    蛛丝马迹中,宁凡发现老头泄露的气息,而剑念斩开黑雾,他发现了老头的真实身份。

    老头不是人,而是,树!一棵成精的老树,一棵,冥罗树!

    来此地的,仅是老头一段根须分身,从冥坟九层,一路穿刺而来,有着碎虚气势,但法力神通,仅仅是化神期模样。

    这一切,似乎是冥坟的特殊压制了对妖物,高境界妖物,无法穿行低境界土层。

    冥罗树,是一种极为奇异的树,见不得一丝火光,否则将立刻枯萎老头冥罗树成精,若是本尊,或许凭法力可抵御地脉妖火但他来得,仅仅是化神级分身,对上宁凡五品灵火——黑魔炎,恐怕不需动手,便会枯萎!

    短短时间,宁凡通过种种迹象,发现了老头的弱点,并打消了对老头的畏惧。若老头真是碎虚亲至,并提出要求,或许宁凡没有选择的余地,但老头既然有诸多弱点,自己若还被他威胁,则贻笑大方!

    老头满面阴沉,他神念一直锁定女童,担心其有闪失,好在宁凡并未对女童做什么,而老头,自懒得现身。

    但亲眼目睹宁凡炼丹术突破五转后,老头的心中,却升起一个想法。

    他要捉了宁凡,留在冥坟,作为女童的专属炼丹师!若有五转炼丹师帮助,或许,女童体内的‘虚毒’

    以他碎虚修为,受到冥坟压制,无法来到第五层,故而,只能派树根分身捉人。

    但分身来临,却发现,宁凡手中,掌握着恐怖的地脉妖火五品妖火,若是本尊,倒也不惧可惜区区一树根分身,由于冥罗树的特殊体质,只晓得被火光一照,恐怕立刻会分身枯萎消亡。

    所以,老头打消了直接捉拿宁凡的想法,而是以冥罗果利诱,暗中释放威压,以生死威胁首先,逼宁凡答应自己要求,待将其带入冥坟第九层后则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那时候,他给不给宁凡应得的报酬,两说。而宁凡,想要再离开冥坟,根本无可能!

    老者一句威胁,实则暗藏无穷凶险,若是常人,或许摄于碎虚之威,心思慌乱,无从细想,中了老者圈套。

    但宁凡见的碎虚,已经有骨皇、涅皇、小貂、云不舒等人,碎虚,他不是没见过,更有仙帝传承,岂会被老者一个碎虚名头给震住。

    宁凡没有慌乱,而是从老者言行之中、气息之内,看出破绽。

    此刻宁凡微笑不语,望着老头,他倒要听听,老头对他,有何请求。若是请求不难,他倒是极其愿意获得几颗冥罗果的。

    但,若老头想让自己进入冥坟九层,那是想都别想!

    而老头想要再以生死威胁自己,无可能!

    “阿,阿公你不要生气,饼哥哥是好人”女童怯怯地说道。而唯有看着女童,那老头,才会露出一丝和蔼目光。

    “明雀,你还小待你长大,就会知道,人心险恶若非为你,我是无论如何,不愿接触人族的!”

    老头眼光对上宁凡微笑目光,心头含怒。

    被自己威胁,宁凡竟然不生气,还笑人类果然城府极深,卑鄙无耻喜怒都不写在脸上。

    老头并不懂,宁凡为何会笑。笑是一种表情,是一种镇定自若的处世原则,与心情无关,更以悲喜无关。

    “老夫‘冥罗’,如你所见,老夫仅仅一具树根分身,奈何不了你,也确实有事相求具体什么事,还请阁下来冥坟第九层后,与老夫好好商量一番。”

    “我不入九层甚至,不入第六层!”

    宁凡收了笑容,后退三步,并猛然一跺脚,一道黑魔炎,被宁凡踏入地面之中。

    而立刻,地面中,一道树根被滋滋一声,焚为飞灰,而名为冥罗的老头,立刻闷哼一声,似乎微微受伤。

    偷袭?!老头竟然趁说话之际,以根须偷袭宁凡!

    “你诱我入第九层,并以根须偷袭我卑鄙无耻的,究竟是谁冥罗果,我不要了,帮助之事,就此作罢看在你是明雀阿公份上,我不杀你分身,你若再阻我,我有办法,通过斩你分身,让你本体都受到一次伤害!”

    宁凡目光一寒,收了丹鼎,熄了地火。若非因为此地仅在老头掌控之中,有无数化神妖兽窥伺,他断然不可能对老头这么客气,更不可能不杀其分身

    “哼!想走!老夫确实奈何你不得,但这一坟之妖,俱听从老夫命令,老夫或许杀不得你,但不让你走,你,走得了么!”

    老头目光一冷,神念似乎向四周,传递了什么命令,而立刻,一个个化神级妖兽,带着凶狠目光,朝宁凡一步步走来这,是威胁!而这威胁,显然比老头分身,难以对付!

    气氛僵持之下,一旁的女童,急切地一跺脚不知为何,她不愿看到这个刚见一面的饼哥哥,和阿公闹矛盾。

    “够了!阿公,你若伤害饼哥哥,我就,我就再也不吃‘药’了!”

    女童眼中,带着一丝黑芒剧烈闪烁,而立刻,一股妖族之主般的威压,让所有化神妖兽,俱是蛰伏于地,瑟瑟发抖起来。

    妖兽,畏惧碎虚老妖的冥罗,却更加畏惧女童!

    只是此黑芒一闪之后,女童的脸上,立刻露出痛苦之色,似乎让黑芒剧烈闪烁,对她而言,极其艰难。

    而一道道玄异的黑色纹路,随着女童越来越痛苦的表情,开始浮现在其面容之上并有一对黑色的羽翼,自其脊背后,刺破衣衫,长了出来!

    痛,钻心之痛,女童几乎在羽翼长出的一刻,便痛苦一呼,昏死过去

    而老头,则在目睹女童异变之后,露出骇然之色。

    “不好,她妄动那股妖力,‘虚毒’又开始发作了必须立刻给她吃药!”

    虚毒,在上古时期,是一种极厉害的毒,产自太古冥雀的尾翼黑羽,融合了太古冥雀一身虚空之力与至毒。成年太古冥雀,尾羽虚毒,毒死真仙都轻而易举。

    很久之前,老头便发现明雀体内,有着虚毒他施尽手段,为其压制毒素,但最后震惊地发现,这毒素之厉害,远超其预料,以他碎虚修为,根本无法抹除!

    老头以数种万年灵药配制了某种药液,勉强将虚毒压下,只要明雀不妄动妖力,则不会引发毒性。而每隔一段时间,吃些药,就能一直压制此毒。

    他不懂炼丹术,配制的药液,并不能根治虚毒,且渐渐的,虚度似乎对那药液生了抗性,渐渐难以压制。一旦虚毒彻底爆发,明雀或许会死所以,他在获知宁凡突破五品炼丹术之后,动了心思

    只是他万万没料到,小明雀为了保护宁凡,竟然动用那禁忌妖力,导致虚毒,提前发作!

    老头心急如焚,此刻,再无与宁凡勾心斗角的闲心这一次,不知明雀能否熬过这一关,能否活下去

    他的眼光怒火中烧,好似要把宁凡吃了!

    “若明雀死,老夫燃烧妖魂,万劫不复,也要冲出冥坟,将你碎尸万段臭小子,你滚吧!滚出冥坟!”

    老头拎起昏迷的女童,立刻便要飞遁回冥坟第九层。

    但宁凡并没有离去,他眉头一皱,却仍叫住了老头。对这老头,他着实好感寥寥,但对女童他却难以避免,有了一切关心。

    “等等!”

    “你还想怎样!”老头愤怒回头,在见到宁凡眼中,同样有一丝担忧之后,怒色稍减。

    “她不是中了虚毒若我没看错,她之前使用的力量,应该是太古王族冥雀的,‘妖冥之力’你的药,我不知具体是何物,但多半,是压制虚毒之效压制,不是帮她,而是,害她!”宁凡目光凝重。

    “妖冥之力!王族冥雀!不可能!她是一个小小丹魔,是老夫亲眼见她长大!”老头心头一凛,身为妖族,不可能不知道太古冥雀大名,更不可能不知晓,王族冥雀的恐怖。

    他亲眼见一个丹魔成形,长大,化作一个女童好好一个丹魔,怎会是太古冥雀,怎会是妖族巨擘这,简直是胡言!

    但,被宁凡这么一说,老头也觉得,女童体内的神秘力量,确实像是传说中的王族冥雀,妖冥之力。

    太古冥雀为妖族巨擘,而王族冥雀,则为万中无一的存在。唯有王族冥雀,方能诞生妖冥之力,而凭此力量,王族冥雀,可轻易震慑其他妖族。

    明雀这小丫头,一出生,就对妖族有莫名克制,或许正是这克制之力,让自己,对其生了好感若这力量真是妖冥之力,则一切都说得通了

    老头目中露出挣扎之色,但深思之后,已有三分相信了宁凡看似荒谬的论断。

    丹魔,如何成了王族冥雀,老头不明白但事实,却似乎是如此了。

    若此妖力是妖冥之力,则此虚毒,本该是明雀获得的莫大好处,一丝丝炼化,可能几十年过去,她不是炼虚高手,也达到了化神境界只是这虚毒,却被自己一直以药液压制而药力,更在无形中,滋养了虚毒,让那虚毒,越来越强横

    若明雀彻底炼化这虚毒,或许,已经足以突破炼虚期了但,如此恐怖的毒力,不是她一个金丹期小丫头,能够吞噬!

    若明雀死,必定死于虚毒失控而虚毒之所以失控,竟然是自己一直压制,所害!

    “你有几成把握,她身怀妖冥之力”老头苦涩地闭上眼。

    “七成”宁凡淡淡道。

    “呵呵,你这么一说,老夫却有八成把握了难怪这虚毒,竟然还能吸收药液之力滋长,老夫,懂了如今明雀,可还有救”

    “虚毒一散,必死无疑,冥坟九层,寸草不生”

    “呵呵,小友,你低估了这虚毒之力若虚毒散,岂止冥坟九层必死无疑,就连地底十万丈之上,方圆十万里,也要,灰飞烟灭!小友,我不与你废话,你可有手段,救一救她!”

    “有,三成把握”

    “三成”

    宁凡微微闭上眼。

    生死有命,他只有三成把握救回女童女童的体质太怪,虚毒的等级,也未知太多的不确定,能有三成把握,已经难得。

    “是么,三成老夫连一成把握都没有你若肯救明雀,有什么条件,你说吧!”老头目光一闪,凛然道!

    “我有三个条件第一个条件,你得交一丝真魂,在我手上,如此,若你对我不利,我随时可让你重伤!”

    “这可以!”老者微微迟疑,迟疑的,倒不是交出真魂,而是因为宁凡第一个条件,竟不是索要好处,却是自保。

    “第二个条件,我要使用你的万年灵药有此灵药,我救人成算,可提升到七成!”

    “七成!这个当然可以!”起初听到宁凡索要万年灵药,老头还不屑,但听说这些灵药,是为了提升救人成功率,更能有七成机会,救回明雀,老者立刻一口应下,大喜过望。

    “第三个条件,我还没想好若是救活这小丫头,我会以此条件,索要报酬若是治疗失败,则虚毒必散我不认为此虚毒,能波及地面十万丈以上的国度但我相信,冥坟之中,我,必死”

    宁凡大有深意看了老头一眼。老头之前说虚毒扩散,会毁掉地面十万里国度,绝对是虚言相欺,为的,便是让宁凡心存无路可逃的想法,冒险为明雀解毒。

    若没有这个威胁,老头不能保证宁凡会不会离开冥坟他却不知,宁凡为人有诸多缺点,但对恩,却从来是有恩必报。

    女童对宁凡,恩情微不足道,但若不是为了帮宁凡解围,也不会妄动妖冥之力,更不会触动虚毒,陷入险境。

    但这对她,或许也是机缘若无此事,宁凡或许就此离去,不会知此女虚毒被耽误,而终有一天,此女会虚毒爆体而死。

    救明雀,七成成算,若成功,则宁凡无恙。若失败,则虚毒爆发,冥坟不存,他必死于冥坟。三成死亡几率,足以让一般修士望而生畏,但对宁凡而言,有七成几率,足够让他冒一次险。

    若不救明雀,则宁凡自问,自己究竟修得什么道!若不救明雀,自己最后对恩的一点坚持,都将变得可笑!

    他会救明雀,但不是因为老头的威胁,更不是为了索取回报仅是因为,道心的坚持!

    他徐徐逃出一块传音石,点出一道法诀,传音给了薛青。

    “薛青,你带纸鹤、小蓝、思思速速离开冥坟!”

    这险,他决定自己冒,却绝不愿连累纸鹤等女子!对薛青等人,他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这是,我的道!

    宁凡的眼中,一丝道心蜕变,正缓慢、但惊世骇俗地进行着!雨之神意,竟在此道心蜕变下,同样缓缓蜕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