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5章 四转炼饼师!(第二更)

第115章 四转炼饼师!(第二更)

    对那‘女鬼’,宁凡并未在意因为那‘女鬼’,没有杀意反倒有一丝,孩童嬉戏的调皮。

    这‘女鬼’,哪里是什么凶恶之物,本体,却是一个小女孩,仅仅是法术,遮蔽了容貌而已。

    上一次,女鬼未伤薛青,这一次,她仍无伤薛青之意。

    而宁凡,索性不去理薛青与女鬼薛青的心境,远需磨练,至少也达到临危不变才可这个女鬼,就给他磨练磨练心境吧。

    他对女鬼淡然处之,心头,却思索着周遭的雨之神意。

    无雨但空气中,一丝湿润之意,却分明是雨之神意所化。

    明明无雨,却有雨意当年雀神子,究竟再次,感悟了什么

    “我的心情,没有如那雀神子一致,所以,无法将心,融入这无雨之境”

    宁凡的心,渐渐平静,但仅仅平静,仍是不够。他开始体味雀神子的沧桑与悲哀,并将自己换成雀神子,代入到其故事中。

    饱经挫折,被打下四天仙界,堕落凡尘茫然行走在天地间,偶然,看到一处幽静的山谷,竟有冥雀遗踪土遁下了地底十万丈,在此,雀神子发现了冥雀之坟。但,让他真正感怀的,并非冥雀仙骨,而是,这雨

    行到第一层时,雀神子的心,寂寞而孤独,而宁凡,孤身来越,恰恰与雀神子心情相合,所以,他听到了雨中,雀神子的感叹。

    第二层,雀神子勾动了心中悲哀,而宁凡,亦听闻了此感悟。

    而第三层,无雨无雨,神意却不减,因为,这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宁凡灵觉开启,他分明听到,风中,藏着一丝狂暴的呼啸!

    他六识尽开,这一刻,终于从无雨的天地间,感受到一股,暴雨之前的恐怖气势,扑面而来!

    “无雨并非真的无雨,这是暴雨将至的前景这其中,有对‘雨势’的感悟势出鞘的剑,没有势,鞘中剑,隐而不发,故而有势。阵法,要借天地大势,方才得以为阵,但天地大势,从何而来?”

    宁凡睁开眼,露出茫然之色,望着远处,一座座昏暗死寂的峰峦。

    “雨不来,方有势山不动,故有势潜龙在渊,有腾飞之势青虫结茧,有化蝶之势人王不杀,有服人之势天地不争,有倾覆之势!”

    这一刻,宁凡并非看雨,看得,却是那无雨的势。

    他目光一动,张口喷出星光剑影,斩离在手,横剑在胸。他闭上眼,酝酿着一剑的气势剑,始终不斩,但越是不斩,其剑势,越强!

    一股浩大的气势,在其体内升腾,一股苍茫的剑意,让三丈之内,无人、无物可靠近。

    风自觉散开,雨意自觉规避皆被宁凡不动的剑势,震退。

    这是一招剑招,宁凡自创之剑不斩敌,亦不出剑,但凭借横剑在胸的气势,其剑意,足以阻挡金丹之下,一切攻击。而若是宁凡对‘势’的感悟更深,此剑意必更强,甚至有朝一日,他横剑在手,行走在魔渊血海,凭其凝而不发的剑势,便足以摄退一切暗处的攻击。

    “这是我第一道自创剑气非斩敌之技,而是自保之术便命名为,无雨之剑无雨,无雨玄妙便在,‘山雨欲来’四字之上”

    宁凡收了斩离剑,一旁,薛青仍与女鬼大眼瞪小眼,似乎全未注意到,他的异变。

    散了心头剑意,宁凡再次闭上双目,微微一笑。

    “冥坟第三层,无雨,却有雨势想来那雀神子,定然在此,感悟极深”

    他的心,在明悟雨势之后,真正开始与此地雨意相合。

    而渐渐的,他的脑海,徐徐浮现一个景象。

    黑衣老者,收了纸伞,负手立在某处山巅,其身心,与山势交融,与雨势,相合。

    “此地无雨但雨势,更甚。四天无我,但若我归,则四天之上,必血海淋漓雨生于天,死于大地?错!本尊,要让雨生于大地,战于苍天,长生不死!”

    宁凡徐徐睁开眼,露出一丝了然之色。

    果然,冥坟第三层,是无雨之势在此,雀神子的心境得到突破,并开始,真正领悟雨之神意。第四层开始,应该便有雀神子明了的悟道步伐了。

    只是,第四层,不是如今的自己,能去的地方

    他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张古旧地图,正是鬼雀子所给。第四层,无数血红的点,密布每一个血点,都是,元婴妖物的巢穴

    “我去第四层,必死不去,则大好的领悟神意机会,就此浪费”

    宁凡微微一叹,果然,是自己机缘不够么发现了雀神子悟道之旅,却无法看到最后

    他收了叹息之色,平复心境,修道便是如此,机缘可遇而不可求,强求,则万劫不复。

    目光落在薛青与‘女鬼’身上,宁凡露出古怪目光。

    却见此刻薛青,不知如何,已取出丹鼎,在为那女鬼,炼制什么丹药一样。

    而那女鬼,时不时肚子咕噜一声,似乎饿了!

    “姑奶奶,说好了,我给你炼制丹药吃,你就不吃我”薛青苦笑哀求道。

    “好好好!本奶奶言出必行,快快快,给我烤几个‘丹饼饼’吃”

    女鬼小手,擦了擦嘴唇血迹嗯,哪里是血迹,分明是,口水

    以薛青三转炼丹术,炼制一转丹药,不过半柱香便成。

    他一拍鼎盖,将一炉百颗一转丹药,全部装入丹瓶,交到女鬼手上,赔笑道。

    “这些都是一转丹药,培元丹,有提升辟脉修士元气之效,是一转巅峰丹药”

    他话未说完,女鬼已经迫不及待,抢走所有丹瓶,光华一闪,变作一个黑裙小女孩。

    长裙掩足,是极为古老的服饰,纤腰未成,酥胸未鼓,唇红齿白,耳鬓两旁,扎着两道童髻,其余秀发,则披散于身后,一般长短,整整齐齐,而额前刘海,亦是齐齐整整。这哪是什么女鬼,分明是个可爱之极的女童。

    此女童,年纪看似尚幼,不过八九岁,但小脸明光动人,若是长大,必是绝色美人。

    而此女变出真身,立刻,一股浩大的气势,再无法隐藏。而一丝幽香,自其体内散出,传入宁凡鼻中,面色一变。

    五转以上丹药的丹香!一丝香气,便让宁凡修为,增进了一丝!

    而此女童的气息,更是让宁凡皱眉。此女童,竟与那第二层雨塘之内的凶兽气息,一般无二!

    此女童,是女鬼,还是妖兽,抑或,是丹魔!

    好在此女,从始至终,没有一丝杀意且修为,亦是古怪法力似乎只有金丹初期的境界,但神念,却达到了元婴中期,而那粉嫩的小手,更是一把,将盛放丹药的丹瓶,捏碎,并张开小嘴,露出可爱的小虎牙,一口一口,将一百颗培元丹,尽数生嚼硬吞,全部吃个精光!

    丹药,虽只是一转,但那丹瓶,可是大有来历的紫青玉炼制除了保存药效,更大的优点,是坚固之极,承受金丹攻击,都未必会碎。

    但便是这丹瓶,却被女童轻描淡写地捏碎甚至,没有动用半分法力。这女童的肉身,究竟有多么恐怖!

    “不好吃,这‘丹饼饼’不好吃给我做其他好吃的!”

    女童不满望着薛青,而立刻,薛青头顶,冷汗直冒。

    “那,给你炼制二转丹药吃不过老夫,身上没带那么多灵药啊对了,让我师父给你炼丹吃!我师父炼得丹药,可好吃了!”

    薛青为难之际,忽然发现,宁凡正似笑非笑,打量此处。而他立刻,便将师父宁凡,推入火坑。

    “他会做‘丹饼饼’?”

    女童顺着薛青的手指,眼睛整得大大的,不可思议望着宁凡。而其眸中,一丝贪婪的黑光一闪,让宁凡识海一痛,匆匆后退两步,露出微微诧异的目光。

    那黑光,是什么神通竟能让自己的剑识疼痛。

    “喂,你!给我做丹饼饼吃,不然,我就吃了你!”

    女童露出小虎牙,狠狠咬了一下,似乎是想吓一吓宁凡。

    “吃了我?我的肉可不好吃不过,我的确可以炼制更好吃的丹药,给你吃。但,我有什么好处呢?”宁凡微微一笑,他的目光,落在女童的腰间锦囊之上。

    这锦囊,品质极高,比一般储物袋高得并非一分半分。此锦囊,似乎由于女童的疏忽,并未系紧,其中散出一丝丝药香,让宁凡心神一荡

    千年灵药,两千年灵药,五千年灵药甚至还有,万年灵药!

    此女童,不是一般富有。

    “好处,你要什么好处?如果你做的‘丹饼饼’好吃,我不打你,好不好?”女童一副商量的口气。

    “打我?你打不赢我”

    “那我打赢你了,你要给我做‘丹饼饼’吃!”

    女童目中黑光一闪,立刻化作一道黑芒,直冲宁凡身前,粉拳轻轻一挥,却带着音爆之声,显然拳力极盛!

    “此女,好强的气力!”

    宁凡目光微惊,双手浮现银光,一掌,拍在女童拳上,并立刻借着反震之力,继续退后,同时再一掌,拍在女童拳上同一个地方。

    每一掌拍下,宁凡都被女童拳力,震得气血翻涌此女凭拳力,轰杀金丹后期修士,都不难!

    十三掌拍下,宁凡已卸去女童拳力九成,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

    而到了此时,宁凡不再后退,一身银光,全部集中在右拳之上,催动古兽护腕,身浮妖气,一拳,与女童粉拳对轰。

    “轰!”

    一声巨大的对撞轰鸣后,双拳交接之地,以二人为圆心,数百丈地面,岩石粉碎!

    而宁凡,总算接下了女童一拳,心中对女童的气力,再次有了清晰的认知。

    不出底牌,自己未必能胜此女

    “咦?我真的打不过你耶”

    女童收了粉拳,露出古怪的目光,似宁凡这种修为,应该一拳打飞一个才对呀?

    但立刻,她便露出坏坏的笑容,“我打不过你,但我,有好多雨宝宝帮我呢只要我一吹口哨,所有的雨宝宝,都会攻击你说,你到底给不给我做丹饼饼吃!”

    女童轻轻吹个口哨,而立刻,冥坟第三层,无数道幽闪的目光,在暗处,亮起!每一道,都是金丹修为!

    如此多的金丹妖兽,纵是宁凡,都微微有些头皮发麻。

    他万万没想到,眼前的女童,对这些恐怖的妖兽而言,仿佛就是支配者

    “好,我给你炼丹,不过我没有药材,要用你的。”

    宁凡收了惊容,目光不动,一指女童的储物袋,而女童立刻惊呼一声,双手按住储物袋,小嘴一珉。

    “不,不行呀我也没有灵药,用你的呗”

    “那没办法了你不出灵药,便没有‘丹丹饼’吃”宁凡露出调笑的目光。这女童,似乎真是丹魔,且对冥坟妖兽,还有操控之能。不知在冥坟,活了多少万年,但心智,却似乎仅仅是个小女孩实力虽强,却单纯到,纤尘不染。

    “不是‘丹丹饼’!是‘丹饼饼’!”女童不满的晃了晃粉拳,纠正道。

    “好!丹饼饼!你给我灵药,我给你做饼!在外界,我可是鼎鼎大名的四转‘炼饼师’”

    “哇,你是炼饼师!你好厉害!”女童的眼中,闪着星星,嘴角,口水又开始流了。

    而一旁,薛青对这看似脑残的对话,腹诽不已。

    这女童,就是自己怕得要死的丹魔?哎,这么蠢的丹魔,竟然将自己吓得要死,自己,岂不是比丹魔更蠢了

    还要,什么是四转炼饼师

    薛青腹诽不已,偏偏不敢插嘴。女童不聪明,但实力决不可小觑,刚才那一拳,不是宁凡,换做自己接可能自己,直接被女童一拳轰成渣渣了

    宁凡似笑非笑看着女童,时间一丝丝流去。

    许久之后,女童眼中微微挣扎,抬起小脑袋,看着宁凡,可怜兮兮地问道,“你真的是四转炼饼师么?”

    “千真万确。”

    “你做的饼,一定好吃?”

    “如果不合你的口味,我可以重做。”

    “那我把我的‘药宝宝’,都给你你看看,怎么做饼好吃。”女童可怜兮兮地,将腰间锦囊接下,递给宁凡。

    其楚楚可怜的目光,让宁凡隐隐觉得,自己欺骗一个小孩,真是太无耻了

    不过,当其目光,扫过女童的锦囊之中,其眼神,再无异色,唯有,震惊!

    “这么多千年灵药!”

    这锦囊,储物空间,比鬼雀宗一个宗门还大。

    其中所堆放的,俱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千年灵药!

    甚至,还有无数万年灵药,但似乎被种下了阵禁,且阵禁,似乎达到了虚级,并有碎虚法力催动,绝非宁凡可以破除!

    他目光一闪此阵,断然不可能是女童布下,那么,便意味着,有一位碎虚高手,为女童,布下此阵!

    万年灵药,取不走,也不能取暗处,说不定有一名碎虚高手,在窥探这里,保护女童!

    “若仅仅是丹魔,怎会有碎虚高手窥探此女,究竟什么身份!”

    宁凡目光闪烁,正欲收出神念,却在锦囊空间,最偏僻的角落,看到了一堆堆果核。

    此果核,就似荔枝核一般,但其上,却密布奇异道纹,更有一丝丝梦幻之力,自其上流出!

    宁凡第一次,露出凝重目光,一抖锦囊,取出一颗果核,放在手中,凝视!

    “这是果果核,不能吃阿公说了,吃剩的果果,核还要带回去”女童解释道,似乎生怕宁凡,用果果核给他做饼。

    “阿公?”

    宁凡心头一动。那阿公,难道就是神秘的碎虚高手?

    但,即便是碎虚高手,也不应获得,此种神果啊!

    冥罗果,又称梦果,服食一颗,可入梦一次,经历五十年的轮回。此果,不能提升修为,却能,提升心境!

    单就价值,一颗,甚至比元婴修士的道果,都珍贵!

    “此地,有冥罗果!若我获得此果,凝练心境突破金丹的几率,将再次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