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4章 雀神子悟道之路(第一更)

第114章 雀神子悟道之路(第一更)

    (感谢aa112562打赏,感谢candy、星夜打赏,昨天有点事,今天继续加更呃,已经欠九更了!)

    冥坟第二层,阴雨绵绵,而那暗处的雨兽,不知什么原因,再未攻击过宁凡二人。

    这一切,薛青无法理解但他将所有功劳,归结到宁凡身上。

    “师父不仅是四转炼丹师,还能败白尊,惊雨兽虽是少年,但做我师父,绝对足够了。”

    薛青心态,隐隐发生改变。之前拜师,为的是从宁凡手中骗些炼丹术,但如今,他却是真心实意,愿意从宁凡座下,从头开始,好好修炼。不仅修炼炼丹术,更修炼法力境界,以及,重新修炼,心境。

    宁凡之前望着雨塘,目露意动,薛青可也猜想,雨塘之中,必定有宝物,引起了宁凡重视。对身怀极品法宝的宁凡而言,连万魂幡他都看不上,所能看上的,必定是好东西。

    但他仍是离开了雨塘,这无疑说明,雨塘之中,有让宁凡都忌惮不已的存在。

    重宝在前,能够面色不改离去这份心境,薛青自问做不到。

    在十余座黑塔的簇拥下,一个向下延伸的浮云阶梯,通往幽暗的地底。

    巨坑前,宁凡再次收住脚步,闭上眼,感受低落身前的雨水。

    这一次,薛青亦是模仿宁凡,闭眼感受雨水,他恍然发现,这雨水有,有一股特别意蕴,竟能滋养人心,提升心境修为。

    可惜以薛青眼界,无论如何看不出,那意蕴,究竟是何物。

    但比起其他进入冥坟的鬼雀长老,薛青是幸运的,因为除了宁凡,恐怕他是第一个,意识到雨水可提升心境。

    周遭之事,一切皆未入宁凡心头。他的心,沉浸于细雨之中,试图去听出,雀神子留在冥坟第二层的感悟。

    渐渐的,那雨声,静了,世界再无雨声而这时,透过疏雨,宁凡的脑海,似乎浮现这样一个画面。

    一个黑衣老者,看不清容颜,撑着纸伞,在雨中萧索走过。

    “天分四溟,地分九界,中有雨界,绵雨不绝。雨生于天,死于大地这雨之所以死,非身死,而是心死他的身,会化云气,返苍天。然,他的心,却在坠入凡尘之际,粉碎碎裂的雨滴,重新凝聚之时,可还是他?一场雨,亿万滴雨滴,看似相同,实际每滴雨,都有他的不同韵味身虽同,道终不同。斩尽亿万之雨,化吾一场道悟此地从此,便是鬼雀宗”

    画面到此,戛然而止宁凡缓缓睁开眼,眼中,有一丝困惑与茫然。

    第一层老者的话,虽然感悟极深,亦极玄奥,但却很难打动宁凡的心。

    第二层,老者的再次感悟,言辞似有感叹,将一身际遇的悲凉,融入了雨中。

    雀神子,为何会出现在雨之仙界是否如他感慨雨水之时一般,雨,被打下天空,他,被打落凡间

    所以,雀神子在雨中,诞生了他独特的感悟!恐怕每一层冥坟,都有雀神子的足迹!

    雀神子,曾在此地,感悟,雨之神意!

    而极可能,正是这雨中感悟,使得雀神子,重振雄心,打回了四天仙界!

    以宁凡心智,轻易便推断出如此多的隐情,与真相也所差不多了。

    而他目露思索,望着天空之雨,开始明白明白雀神子所言,世间亿万滴雨水,为何各自不同。

    雨之神意,只有一种,但化分开来,却可以有无数因为神意的诞生,不仅需要天地之道,还需要将自己的道,融入那神意。

    虽然,雨相同,但修士的经历不同,感悟不同,那凝聚的雨之神意,则亦不同!

    第一层感悟,没有打动宁凡,因为其中,没有融入雀神子的经历。

    第二层感悟,宁凡微微感触,因为雀神子,心中愁怨动了此一动,则彼动,则宁凡的心,如何不动。

    冥雀之坟,最珍贵的,不是丹魔,不是玄阴气,不是阴寒却提升修炼速度的神效,甚至,不一定是那九层之中的冥雀仙骨

    对宁凡而言,最珍贵的,是这雨中,一场道悟残像!

    “第三层雀神子,究竟悟到了什么”

    宁凡目露精光,一步,踏下了巨坑之中、通往第三层的仙云。

    他隐隐感觉,此次来冥坟,会有意想不到的巨大收获。

    “若我重走雀神子前辈之路能否感悟,雨之神意!若成功”他目露火热。

    第三层,下了一层层云梯,宁凡跃下地面,而薛青匆匆跟随,满眼忌惮与小心。

    第三层雨停了!?

    而四周,还真和薛青当初鬼故事描述一样,四周幽暗,随处可见散落不知多少年的白骨这些白骨,非人骨而是,兽骨!且骨质不俗,这些兽骨,生前定都是金丹级妖兽!

    此地阴冷,是第二层两倍,阴冷的空气,让宁凡都微微不适,但法力运行周天的速度,更快!

    而四周,再无那么众多的兽瞳血光但暗处,却隐蔽着一道道强横之极的妖兽气息。薛青感觉不出,宁凡神念之强,可以感受!

    “一头,两头七头,万丈之内,共有七头金丹妖兽,在窥伺我们,不过,都是金丹初期,唯有一只是金丹中期,不足为虑”

    宁凡收回神念,语气极淡。但此言语落在薛青耳中,却化作一丝畏惧。

    “万丈之内,便有七头金丹妖兽!这,这此地竟如此危险!师父,我们还是去第二层吧”

    他心生怯意,但怯,并非错。以薛青的实力,根本无法抗衡七头妖兽,必死无疑,他若不怯,不退,则为莽夫!则为愚蠢!

    但宁凡,不可能怯以宁凡实力,区区七头普通金丹妖兽,能耐他何。他若怯了,则一身修为,真是修到了狗身上。

    “不用,他们,不敢前来!东溟钟,疾!”

    宁凡一拍储物袋,第一次,取出那古旧的纯金色小钟!

    小钟在其掌心,法力一荡,滴溜溜旋转起来,化作一尊百丈之大的巨钟,屹立跟前,并在宁凡法力激荡下,传出恐怖之极的法宝钟声!

    “极品极品法宝!”薛青目光一亮,他虽然对炼器不感兴趣,但对极品法宝,仍无法做到心头不动。

    虽早知宁凡身怀极品法宝,但即便在与白尊之战,宁凡也未使用过。众人皆因为,宁凡是法力不足以催使极品法宝,故而不用。如今薛青看来,此东溟钟,虽然仅发挥了百分之一的威能,但宁凡,确确实实,凭融灵巅峰的法力,催动了此法宝!

    而一声钟声传开,此钟声,有若魔音,直震人心,在宁凡操控下,同时在七头金丹妖物心头响起!

    六个金丹初期妖物,直接在钟声下震昏!而那金丹中期妖物,亦是震得头晕目眩,胆寒心惊,哪里还敢窥伺宁凡!

    “此地,兴许有妖主存在不要乱杀生,但,也不能任它欺凌!”

    宁凡语气一凝,一拍百丈巨钟,巨钟再次化作一尊金色小钟,回到其掌心。

    而对东溟钟的威力,宁凡露出满意之色。以百分之一威能,横扫金丹初期,震慑金丹中期,这还是宁凡控制法宝力道的结果若他愿意,凭此钟,可横杀六名初期妖兽,并重伤那中期妖物!

    这便是,极品法宝之威!若彻底激发此宝威力,宁凡便能发挥元婴高手一击之力

    “嘶师父与白尊,看似苦战,原来,竟还是藏了如此厉害的底牌若他底牌尽出,难道可以,轻易斩杀白尊?!”

    薛青心头,微微震惊,六道妖兽哀鸣之声,落在其耳中,每一道,法力都比他还强一线一式攻击,震晕六只金丹妖兽这便是宁凡,隐藏的恐怖实力么!

    而听宁凡说,此地,似乎还有妖主存在薛青打了个寒噤,暗暗道,那妖主,不会就是丹魔吧!

    宁凡不杀妖兽,确实有顾虑冥坟第二层,遇到的那雨塘魔物,给宁凡很强的危机感而那些雨兽,似乎都听从此魔命令,极可能是此魔手下。而那魔物,修为明显在宁凡之上,却并未出手杀人,更遣散妖兽,为宁凡清道虽算不上恩情,也算一番好意。

    所以,宁凡没有贸然在此地杀生。既是忌惮,也算礼尚往来。

    他收了东溟钟,没有理会薛青的震惊,而是抬头,看着幽暗而湿润的天空。

    “此地,为何没雨为何”

    他露出困惑之极的目光,按照他的推断,雀神子当年,应该在第三层,感悟更进一步才对。

    没有雨,何来感悟?

    或者,正是没有雨,才有感悟!

    一丝丝湿润之意,在宁凡心头一凉,而宁凡,顿时露出半猜测的目光,闭上了眼。

    “薛青,不要打扰我”他淡淡留下一句命令,而后,紧闭六识。

    唯一不闭的,是神念这是一个修士,立身保命的本能

    幽暗中,宁凡开始悟道,而薛青,则头皮越来越发麻。

    四周阴冷的空气,荒芜的白骨,无一不触动他的神经,让他回忆起,当日那满是鲜血的女人脸。

    “丹魔丹魔不会出现吧”

    他面带苦笑,自己一个金丹初期修士,还露出惧怕之色,真是活到狗肚子里了。

    “呵呵,丹魔有何好怕,不怕不怕我也来和师父一样,闭眼感悟吧只是没雨,又如何感悟”

    他干笑闭上眼,彷佛这干笑,能壮胆气。

    但下一刻,薛青分明感受到,一只柔软但冰凉的小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我好恨呀”

    一个惨然的女子之声,在他背后响起!

    而一瞬,薛青毛骨悚然。

    不好,是丹魔!这是何等修为,欺近到自己身后,竟然没有半点气息!

    薛青咬牙回望,正见身后,一个惨白的女人脸,满是鲜血,露出怪异的笑容,森白的牙齿,望着他,舔了舔长舌,仿佛,在看待一道美食!

    “师师父”薛青想要提醒宁凡。

    “不要闹你就陪她玩玩,别打扰我”宁凡神念朝那‘女鬼’一感知,旋即,收了神念,不再多言。

    “什么,让我陪她陪她玩!她会吃了我的!”薛青露出无奈之色。

    高手镇定,也不是这么镇定的啊!丹魔,就在眼前啊!师父,你不能悟道了,你得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