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0章 火云老祖的请求(第三更)

第110章 火云老祖的请求(第三更)

    输了,不但白飞腾输了,所有老怪,都输了

    时间已过去半月,但滞留在鬼雀宗的老怪们,一个个仍脸色悲惨,个个像死了爹一样。

    仙玉没了但凡赌宁凡败的,平的,所有仙玉,都没了

    与所有老怪一样,乞丐青年,同样高兴不起来。

    小纸鹤与思思,从乞丐这里,取走20万仙玉,这一刻,纸鹤甜甜一笑,觉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一狠心,就赌赢了这么多钱。

    而蓝眉捧着巨额财富,放到鬼雀子面前之时,饶是老谋深算的鬼雀子,都不禁心神颤动。十万仙玉的回报他作为一宗之主,无法不动心!

    白鹭亦是带着一万仙玉的回报,返回双修殿,发放奖励。而那火云老祖的夫人,云华,则红唇惊得难以合拢,捧着十万仙玉的收获,不知所措。

    此十万仙玉,她本是按老祖吩咐,砸到水中,为买宁凡一个好感,为之后所求之事,埋下种子但从心里而言,云华本人是极其不舍如此作贱钱财的。未曾料到,这看似扔钱的举动,竟换来如此庞大的收益

    “夫君你的眼光,好毒”云华在心头暗暗一赞,而立刻,便有一道得意的声音,在其心头回响。

    “这个自然,你夫君我,可是堂堂火云老祖”

    诡异,无人知,火云老祖一丝神念,竟不知施展了什么手段,藏在云华体内。难怪其放心自己夫人外出,原来,他时刻监视着。

    乞丐青年,不亏不赚,且来鬼雀宗找人,也人毛都未找到,这一趟,似乎白费力气了。

    他心情不佳,对任何来攀关系的老怪,都爱理不理。他恨不得立刻离开鬼雀宗,省得看见这些蜜蜂、苍蝇眼烦,但苦于宁凡迟迟不出现,不兑换其应获得的五万仙玉

    自空台一战,宁凡,已成宁尊,并立刻,闭关!

    心境乱了,只因心魔触动他必须再次压下心魔,只因此时此地,不适合结丹!

    遗世宫在找到此处之前,不可结丹,否则时间,会轻易耗费掉。

    宁凡不现身,乞丐便无法离去他堂堂碎虚第二重老怪,堂堂神皇之子,岂能占一个小辈五万仙玉的便宜他有这么缺钱吗!虽然他是乞丐

    双修殿石关,被宁凡上次闭关所毁,这一次,他在丹殿的石关闭关。

    而其便宜徒儿薛青,则在石关之外,恭敬守候,这一幕,吓到了许多老怪,眼高于顶的三转炼丹师薛青,竟然对宁凡执徒弟之礼。

    这一切,薛青自不会与人解释。这是宁凡的嘱咐,不可泄露其四转炼丹师的身份。

    此刻的薛青,目光火热,盯着石关。之前尊敬宁凡,仅仅是看重宁凡炼丹术,但经过与白尊之战,宁凡的战力,让薛青敬畏白尊虽然不如老祖级人物,亦不算越国前十高手,但怎么也算越国前二十好手。

    但便是这种级数的高手,却败在宁凡一介少年手下。此战之前,无人料到宁凡会胜。此战结束,所有人都未自己下错赌注而后悔莫及。

    17岁,宁凡踏入修魔路。18岁,他已成为越国数一数二的高手,鬼雀宁尊!

    唯一让薛青稍稍有些介怀的,是宁凡给自己找得师娘,似乎有些多了

    他堆着笑容,望着石关外一个个神情焦虑的女子。

    纸鹤,天生媚骨。

    白鹭,鬼雀第一魔女。

    蓝眉,鬼雀少主。

    思思此女给薛青的感觉,犹为恐怖,面对此女,似乎比面对鬼雀子,更加危险

    “这些,都是师娘不能怠慢”

    他堆着笑容,对四名女子一一问好。而心思单纯的纸鹤,顿时对这恭敬的老头,好感度提升。至于思无邪,则淡淡的点了点头,算是回应。只有对宁凡,她才会收起清冷,变回一个心地单纯的少女,只是这单纯,正在随时间,削减

    而对薛青的笑容,最为不适应的,是蓝眉与白鹭。蓝眉还好,她身为少主,便是往常,薛青也要对他笑语的,但绝对没有这么恭敬过。薛青有一股傲气,属于炼丹宗师的傲气,这份傲气,使得他面对鬼雀子之流的高手,都可以不露卑微。

    但今日,薛青好恭敬看待自己的神情,就好似一个晚辈这让蓝眉微微有些不适应,但却隐隐猜到,薛青之所以对自己恭敬,一切与宁凡有关。

    而最不适应的,乃是白鹭。往日,她身为双修殿代长老,来丹殿领取女弟子修炼所需丹药,从未被薛青睁眼看过一眼。甚至,对白鹭,薛青一向是心中鄙夷的。

    但今日,薛青对白鹭极为恭敬。一切,只因他听说,眼前的白鹭,被宁凡给收了去

    “这,也是师娘,不能怠慢”

    薛青面上堆笑,心中苦笑,这个表情对冷傲的他而言,太为难了。

    只是他发现,当他放下老辈的傲气,重拾晚辈的心境时,其停滞的修为,竟开始有一丝松动。

    石关内,宁凡并不知外界情形。自获得紫厌冰霜之后,神秘女子再次沉睡,但宁凡,隐隐感觉到神秘女子,在发生某种变化,是好是坏,不得而知

    而其压下心境逆乱之后,并未立即出关。而是在石关之内,整理着大战带来的感悟。

    破幻珠,四纹本命仙云,四品寒气,万魂幡,冰螭剑,七剑诀白飞腾的手段,不弱。而其丰富的对敌经验,也给了宁凡一丝感触。

    血火中历练的修士,与安逸修炼的修士,战力有着天壤之别。

    自己突破金丹,必定要去遗世宫,借遗世之力,缩短结丹时间。遗世宫在哪里,神秘女子没说,但如今,却陷入了沉睡。

    遗世宫,似乎如神虚阁一样,遍布雨界,但遗憾的是,越国,没有遗世宫,临近的吴国、楚国,似乎也没有遗世宫。

    最近的一处,也要跨越十几个修真国,到达瀛国之后,乘‘遁天舟’,驶入‘无尽海’。

    无尽海,位于雨界的极东之地,路途遥远,且那里除了修士,还有异族存在妖族,鬼族,巨魔族

    以宁凡的遁速,单单前往无尽海的遗世宫,便要耗费数年之久,似乎有些得不偿失了。

    去或不去,这是个问题

    如今越国,自己的敌人还不少,三神军还未真正成战力,能否守护住宁城与七梅,未知自己在此时离开越国,真的好么。

    修真界有一句老话。修道,修得并非长生,而是逍遥,若心被羁绊,则道,终究无法再修。

    此刻,宁凡终于深有体会,羁绊太多的麻烦,同时,他也体会到,羁绊众多的幸福。

    “我似乎,许久没有好好晒晒太阳了”他想起老魔的叮咛,微微一叹,起身。他想起远在他乡的宁孤,微微闭上眼。

    想起极阴门,想起骨皇,想起涅皇,想起一幕幕的杀戮仅仅一年多的修魔,自己手上已经有太多血腥,背后,已有太多罪孽。

    宁凡,需要好好晒晒太阳这是老魔,传授的压制心魔之法!

    出关!

    轻轻推开石门,映入眼帘的,是四女及薛青。众人的殷切,落在其眼中,更化作一丝坚定。

    “我不斩情!”

    白鹭一见宁凡,立刻秀眉一簇,娇哼一声,掉头边走,一句也不与宁凡多言。但其背影,明显香肩一抖,似乎并非表面那般平静。

    蓝眉尚有三分矜持,思思有着三分喜悦,而纸鹤,则黏人地窜入宁凡怀中。

    “凡哥哥,我们发财了!”

    第一句,竟不是久别的思念,而是发财这小丫头,究竟有多没心没肺呢。

    宁凡松开纸鹤,拍拍其秀发,眼光,却望向石关之外。

    “二位,久等了”

    他所言所指的二人,一个,是云华夫人,一个,却是满面不耐的乞丐。

    却见谷内两旁,立刻分别走出两道身影,一个步步如莲,另一个,则眉眼不顺。

    “你再不出来,我就把你的石关砸了给,这是你赢的五万仙玉”乞丐青年不耐,将装有十万仙玉的储物袋,抛给宁凡。

    “下次有赌局,我必定捧场。”宁凡对乞丐抱拳,有钱不赚,是傻子。

    “别,老子永远不想再见到你对了,你有没有见过,一块,蓝色的玉”乞丐忽然神秘地问道,或许,这才是他等候宁凡的初衷。

    “蓝色的玉?”宁凡露出奇怪之色。

    “是么,罢了,当我没问”乞丐不再多言,宁凡的表情,确实毫不知情,则无需再问。

    他所言所语,莫名其妙,但又似有玄机宁凡目光一动,这乞丐,不是在找玉,似乎,是在找人啊。

    此乞丐,是雨殿碎虚高手,而雨殿在找人,此事八百修真国,无一不知。

    只是,在找谁,却是未知

    “雨殿所找之人,与蓝色之玉有关!”

    种种迹象,使得宁凡推断出此结论,但随即,将其放在一边。雨殿找人,与自己,何干?

    “罢了罢了,告辞”乞丐露出不耐之色,对宁凡抱拳还礼,一道遁光,渺然离去。

    而乞丐离去后,宁凡的目光,则落在云华夫人的娇躯之上,露出莫名的笑容。

    “夫人有事找我?”

    “哦?宁尊怎么知道?”

    “没事找我,会一掷千金么需要一个单独说话的地方么?”

    “有劳宁尊带路”

    宁凡与云华的对话,似乎大有玄机,而蓝眉,也隐隐猜到,云华找上宁凡,似乎并非奸.情那么简单。不过纸鹤么,傻兮兮的小丫头,自然想不到那么多,一见宁凡与其他女人眉来眼去,立刻有些幽怨地跺跺脚。

    “傻丫头,再此等我”

    宁凡目光扫过众女,令薛青开启了一见高级炼丹室,在炼丹室中,商议事情。

    炼丹室,有婴级大阵遮蔽,可屏蔽神念,无疑是密谈的最佳所在。只是即便鬼雀子,面子也没有大到开一间炼丹室议事薛青不允许!炼丹室,本为炼丹所用,岂能另作他用!

    不过宁凡么,是薛青师父,是四转炼丹师,是宁尊他的面子,在薛青心中,比宗主更大。宁凡的命令,薛青不敢违背。

    高级炼丹室中,只剩宁凡与云华二人。

    这一刻,宁凡收了笑容,语气忽然淡漠道。

    “火云老祖,好悠闲的兴致,躲在夫人体内,真当宁某感觉不出来吗?”

    “呵呵,不愧是宁黑魔,还敏锐的神念感知阁下神念,比老夫还强上一分不愧是四转炼丹师!”

    一道火光自云华夫人体内窜出,幻化成一个虚幻的火光人影。

    此人,便是火云老祖,半步元婴修为,景灼!

    红发如戟,双目火红,一袭大红袍,连笑容中,都带着铺面的热气。

    一见此人现身,并听闻此人言语,宁凡立刻眼角一缩,冷冷道,

    “阁下所言,宁某不懂。”

    嘴上不说,心中,却是一片无奈。看起来,宁黑魔的身份,终究,是要被戳破了。

    天下精于卜算之人,不少。间客,不少!查出自己身份,不奇怪!

    但也可能,这景灼仅仅是话语试探宁凡,而宁凡,不可能傻到承认的。

    “小友放心,老夫并无恶意但有人,却对小友,动了杀心小友可知,极阴门的紫阴老魔,联合了吴国天道宗的高手,准备对你宁城,下杀手!”

    “”宁凡不言不语,不置可否。他无法分清,此刻的景灼老祖,是否还在试探。

    “呵呵,小友好强的戒心,好,有此戒心,说明小友是谋大事之人小友无需隐瞒,老夫有一个朋友,在吴国,偶然得到一个消息,所以老夫,方才得知小友真实身份小友可知,紫阴那老贼,去了吴国,花费一万仙玉,在神算老人手中,算出了你的真实身份老夫以心魔发誓,此事,绝无虚言,小友无需再在老夫身前伪装的”

    景灼老祖,一副诚恳的神情。

    而宁凡,听了景灼的话,信了七成,三成不信信的,是景灼真知晓的自己身份。不信的,却是得知自己身份的方法。

    朋友相告?可笑!

    这景灼,定是如紫阴老魔一般,花费钱财,在神算老人手中,算到了自己身份!

    只不过,景灼显然和紫阴不同。他在得知宁凡身份后,左思右想,并未敢直接对宁凡动手抢人。

    毕竟火云宗,是第一个获得化婴丹的宗门,他没必要与宁凡大动干戈,只需维持如今的局面,火云宗获得第一颗化婴丹,轻而易举。

    景灼,极可能是越国第一个诞生的元婴修士!因为,他将第一个获得化婴丹。

    而紫阴不同,他极阴门,被排在十年之后取丹且紫阴与宁凡,有诸多间隙紫阴,不可能等!他只想抢!

    “景灼老祖,好算计不错,宁某,是宁凡,亦是宁黑魔。如此,你可满意?将你的来意,说明吧,否则,宁某可能,将你当做敌人!”

    宁凡眼中杀气一现,仙帝杀气之下,连景灼都无法镇定,至于其夫人云华,更是花容惨白。

    他,果然是宁黑魔!

    他,果然有恐怖之极的底牌!

    且此子,好深的心机,一眼便看出,自己找了神算老人,算了天机!

    不过宁凡不知道的是,景灼与紫阴不同,他算了两卦。

    第一卦,算的是宁黑魔的身份。

    第二卦,算的是,若景灼自己擒拿宁黑魔,有几分胜算。

    而神算老人所给的答案是必死!

    正是这第二卦,彻底打消了景灼对宁凡的敌意。恐怕整个越国,唯一一个知道宁凡恐怖的,只他一人。

    紫阴,少算了一卦,而这一卦,注定了极阴门的覆灭。

    “见笑了修界中人,身不由己,不过,如今老夫确实与宁尊是友非敌的老夫还等着宁尊的化婴丹,突破元婴,怎敢与宁尊为敌”

    景灼干笑几声,见宁凡面上杀机不减,收了笑容,严肃道,“好吧老夫现在说明下来意老夫想与宁尊结盟,共同覆灭,极阴门!”

    “结盟?为何?”宁凡眼光一松,收了杀机,略略有些诧异。

    这眼高于顶的火云老祖,会和自己结盟?他为何要对极阴门动手?

    自己与极阴门有仇,他有么?

    似看出了宁凡的疑惑,景灼的眼中,闪过一丝悲伤,一丝痛恨,指了指一旁的云华,惨笑道。

    “不瞒宁尊,老夫与那紫阴,实际有着杀妻之仇你看着云华,可是活人”

    “原来如此。难怪我觉得,云华夫人,气息不太对”

    宁凡望着俏立的云华,露出了然之色。

    他早在第一眼看到云华之时,便知道,此女,是一具炼尸,特殊的炼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