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9章 宁尊!(第二更)

第109章 宁尊!(第二更)

    (感谢candy、星夜的588暴击,感谢aa112562、青天不改打赏。这下,欠六更了本周没有编辑推荐,裸奔第三周有点悲哀,此书难道上架无望么,不管了,默默更新吧。5000字更新,我没有拆成两更,因为拆了不好看,就这样,继续更,兄弟们,我爱你们哈哈!)

    冰阳一现,整座紫玉空台,数万丈范围,俱被严寒笼罩,雪花飘落。

    此术施展,对白尊而言,亦是极其艰难。但威力,却极其壮观,一丝天威,让所有人都喘不过气。

    日月星辰,为天地至尊之物,但凡与日月星辰牵扯的法术,莫不是威力无穷。此冰阳,虽只是丹级中品法术,却带着一丝日落的天威。且由白尊施展,便是金丹后期修士,能接下的也,罕有!

    “若你连此术也接下老夫认输但,你接不下!”白飞腾眼露冰光,这一刻,他心中无欲无念,无胜无败,有的,仅仅是心如冰川的冷静。

    但便是这冷静心境,在目睹宁凡纵身一跃,跃入冰阳之中后,其心境,大乱!

    非但白飞腾,满座高手,就连那乞丐青年也万万没料到,宁凡竟敢以血肉之躯,抗衡日落之威!

    “不,不可能这可是天威之术他竟然以身敌日!”

    由不得白飞腾不惊。

    宁凡在应诺神秘女子请求之后,眼露决然,冰光一闪,遁入冰阳的攻击之中。

    仅仅接触那冰寒的阳光,宁凡一身肉身,便开始急速冻结,有若冰雕,甚至,连施展念守诀的机会都没有。

    他发现,自己仍低估了冰阳之威冰阳冰阳,其冰不可怕,可怕的是,阳!

    日升月落,乃是天威,是修士不可触碰的领域。上古传说,日为圣,月为帝,星为神魔。

    处于冰阳之内,宁凡虽惊不乱即便念守诀无法防御冰阳,他还有最后一种手段唤出念魄化身,仗着化身半步元婴的强横修为,击碎此阳!

    不过,在唤出念魄化身之前,或许,神秘女子会如之前所说,吸走紫厌冰霜,破去冰阳九成威力。

    “你若再不吸取冰霜寒气,则我,将击碎此阳。”宁凡淡淡道。

    “嗯我传你一个口诀,此口诀,可稍稍抵挡‘真阳之力’这口诀,就作为你帮助姐姐的回报吧不过,此口诀,你莫要外传否则”神秘女子似有迟疑。

    “我不会外传。”宁凡仍是语气平淡,隐隐有些催促。

    若再拖延,被冰阳法力更加侵蚀,则宁凡纵然动用念魄化身,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嗯你听好了!‘北溟有鱼,其名曰鲲,北溟有圣,其名混鲲。北溟有日,其名阴融。北溟有雷,其名雷恸’”

    此口诀,女子念到此,戛然而止。剩下的,她亦不会。此口诀,乃是其偶然所获得。

    而听闻此口诀,宁凡面色一动,心头跟着默诵。仅仅四句口诀,但方一吟诵,原本无可抵挡的一丝冰阳侵蚀之力,竟化作微风拂面,再无法伤到宁凡一分一毫,并渐渐开始,被宁凡所吞噬。

    那一丝侵蚀之力,名为真阳之力,是一种以宁凡的境界,甚至以雨界神皇的境界,都无法触碰的一种禁忌之力。

    一丝,微不足道,且被宁凡吞噬后,由于宁凡境界不足,而立刻流逝无踪,即便如此,仍在宁凡心境之中,留下了一丝印痕,对日落,隐隐多了一丝明悟,却无法看透。

    而最让宁凡惊讶的,是储物袋中,那寂静无声的东溟钟,发出一丝澄澈心扉的道音,钟,响了,在宁凡心头,回荡起钟声!

    “东溟,北溟此钟,或许与神秘女子所言的北溟口诀,有些联系”宁凡心中隐隐猜测,但却心知,这其中的联系,绝不是自己一个融灵,能够猜出。

    虽不明口诀玄妙,亦不知东溟钟的玄机,但宁凡心头,却第一次认定,东溟钟,不凡!

    而他心头,不知为何,想起阴阳锁的玄阴界天地中,惊鸿一现的那轮半黑半白的巨大太阳。

    冰阳之力,再伤不到宁凡。阴阳锁女子,便趁机催动其某种法术,透过阴阳锁,开始吞噬冰阳之中的四品寒气,紫厌冰霜。此术,对她耗损极大,但看起来,紫厌冰霜对她更加重要就是了。

    身处冰阳之内,宁凡亦未闲着,他闭起双目,心头,似有所悟。

    感悟的,却是自己的心魔眼前的,便是天威,在天威之下,心魔,分外清晰。透过内心,宁凡隐隐看到,自己内心深处,有一个极其阴冷的角落。那里,有他幼年的苦难,有他关押在合欢宗时的无助、绝望、仇恨,有覆灭天离的疯狂。

    那个角落,汇聚了所有宁凡的负面情绪,凝聚合一的话,便是心魔。但宁凡知道,自己的心魔,远远不止如此比起这些负面情绪,最可怕的,是情关。

    金丹修士,需要斩情,所以,许多取巧的老怪,在金丹之前,不会寻找道侣,不会动情。他们的心,少了一丝感动,所以斩心魔之时,不用面对情关,仅仅斩去负面情绪即可。

    他们的心,没有过挣扎,所以斩心魔对他们而言,亦不会有太多效果。而心中缺了感动,他们的金丹修为,提升极其艰难。

    若有选择,宁凡宁可金丹之前,不认识纸鹤等女子,不留下情愫,这样,即便少了那感动,修为突破缓慢,亦比斩去纸鹤等女子的情感要好。

    可惜,他别无选择。欲破金丹,他必须和过往的女子,一刀两断

    “我做得到么”

    这一刻,宁凡蓦然睁开眼,空洞的眼神,望着眼前渐渐虚幻的冰阳,挣扎起来。

    不破金丹,则百年之后,涅皇袭来,必死无疑。

    斩却心魔,则遗忘纸鹤等女子,如此,则自己再口口声声,爱过纸鹤等女子,到头来,仍不过将她们,当做鼎炉。则宁凡抗衡涅皇,所守护的一丝温暖,又是什么呢

    他的心,在挣扎,而这挣扎越难,越说明,即将面临的金丹心魔,强横无匹!

    心头挣扎念起,一丝苍茫的气势,在宁凡体内升腾,而天上劫云凝聚,此乃,引下天劫、突破金丹期的征兆!

    一瞬,宁凡神情扫去茫然,恢复清明,暗暗震惊,震惊自己,险些在此时此地,开始引劫斩魔,破金丹!

    成功率且不说,若在此处闭关,则至少需要数十年的感悟。突破金丹,原本他是打算去那神秘女子所说的遗世宫修炼的。仗着时间流逝缓慢,将数十年感悟,缩减到数年完成。

    他额头微微冷汗,散去心魔感悟,天空的劫云,也消失不见。

    只是宁凡并不知,其心魔触动、引下天劫的景象,已让满场,寂静无言!

    冲入冰阳的宁凡,还活着!甚至,还在冰阳之中,不知施展了什么手段,毫发未损,并着手突破金丹天劫!

    其及时散去天劫,实乃明智之举,毕竟紫玉空台之上,灵气稀薄,在此闭关的话,困难重重。

    而老怪们之所以震惊的,并非宁凡引下天劫本身,而是其修炼的速度太快了!

    入宗之前,是融灵中期修为,进入妖鬼林一月,便突破到融灵后期,等到半年之后赌战,已是融灵巅峰且在赌战中,更彻底找到心魔,随时可破劫,闭关结丹!

    快,太快了越国,将诞生一个几十岁的金丹修士了吗!这,这简直是妖孽资质!

    而一切修为高深之辈,如鬼雀子、松峰长老,更如那乞丐青年,则在宁凡天劫摇晃之际,隐隐看出宁凡心中的挣扎。其中,对宁凡了解最深的鬼雀子,更是微微叹了口气。

    他明白,宁凡为何挣扎因为此子,有太多红颜羁绊他,会选择遗忘么

    宁凡有过挣扎,日后突破金丹,定是首屈一指的高手,修为速度,更会一日千里但他,会如何选择,会选择结丹么?

    鬼雀子的脸上,露出一丝羞愧,就连他自己,结丹之前,也未留下任何情债,只结丹之后,方才与蓝眉之母,结下情愫。他不敢触碰那斩情之关

    白飞腾的脸色,再次阴沉下来,而阴沉之中,更深的,则是恐惧。

    自己的冰阳坠之术,竟然完全伤不到宁凡,反之,还促使宁凡,彻底感悟了心魔

    而不多时,白飞腾目光一颤,他发现,冰阳,竟开始虚幻,甚至碎散!

    “这可是,天威啊!”

    白飞腾后退两步,稳住身形,再次打出数道法力,汇入冰阳之中,试图稳固冰阳。但立刻,他眼角一缩,露出惊骇欲绝之色。

    却见冰阳之内,一点黑火,隐隐升起,并立刻,席卷四维,将所有冰气,一一焚灭。

    “碎!”

    一道少年之声,自冰阳中传出,而立刻,那震撼人心的巨大太阳,轰然碎裂。一个少年,掌御黑龙之火,眼露寒霜,周身带着冰屑,一指,击碎虚幻的冰阳。

    “结束了”

    少年淡淡一语,眼中黑光一闪,一指点出,那手中翻腾的黑火,化作火海铺开,旋即如黑色漩涡,将白尊,卷入其中!

    “黑黑魔炎!地脉妖火!五品灵火!”

    无数老怪,霍然起身,不可置信望着那黑色火焰。

    这火焰,据很多老怪所知,乃是‘药尊’韩老魔的火焰,仗着此火,韩老魔甚至凭融灵修为,成了越国十强级人物!

    众所周知,宁凡是老魔徒儿,但无人知,老魔会将此火,传给宁凡!

    “地脉妖火此火一出,四品寒气,自不可能是对手此战,没有悬念了”松峰长老目露震撼,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老对手,即将输给一个少年,但他却并无不可思议之感,反倒,觉得一切理所当然。

    这少年表现的实力,太强,若仍胜不过白尊,才是荒谬!

    “不,我不会败,老夫还有玄重甲”白飞腾目露疯狂之色,一身法力,都汇聚入玄重甲之内,试图防御住宁凡的黑火。

    玄重甲发出滋滋的悲鸣,似难以承受黑火火威,但终究,抗下了火焰攻击。

    但便在这时,宁凡手中变诀,声音响起!

    “龙漩之火,第一转!”

    一瞬,火炎迎风而丈,漩涡猛然一转,玄重甲发出滋滋响声,并开始出现裂痕。

    “不许碎!”白飞腾掏出十几张丹级宝符,狠狠贴在重甲上,一道道光幕,在火海中升起,化作一道道防御。

    如此,玄重甲总算防御住了第一转的龙火之威,但第二转,袭来!

    “龙漩之火,第二转!”

    第二转之后,火海颜色更加深邃,而卷入漩涡的白飞腾,须发都开始燃烧。

    玄重甲,裂痕再次开始蔓延,离碎裂,不远!

    “老夫说了,不许碎!”白尊状若疯狂,一拍储物袋,取出一瓶增加法力的秘法丹药。

    经脉传来胀痛之感,而其法力,再次升腾,法力融入重甲,增强防御,竟抵挡住了宁凡第二转龙火。

    第二转龙火,便是金丹初期修士,也能重伤,而在黑魔炎一道龙火的辅助下,此术威力,更甚!

    会场之上,冰寒扫尽,炽烈如夏。一个个老怪,汗流浃背望着龙火之术,各自面色动容。

    此火,他们之中许多人都无法接下,此刻白飞腾身受重伤,却仍接下了此火,让战局更加扑朔迷离。

    “第二转,不够若是此子施展第三转不第三转龙火,便是那霸道的韩老魔,都未必能施展出的”一个被老魔欺负过的金丹老怪,飞燕宗掌门许飞,讳莫如深地叹息道。

    他不可能施展出第三转

    许飞此言,让不少老怪深以为然。宁凡法力,损耗亦是眼中,若是无法攻破白尊防御,则二人,即将战平。

    “战平么如此,赢得钱会少许多,罢了好在白尊不可能败北,我等下赌的钱财,总算不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一些老怪心头,思索的,仍是那动人心扉的赌局。已经没有人期待白尊获胜了,大家期待的,仅仅是白尊不要败北,以平局收场。

    但他们,注定失望,因为宁凡,再次变诀!

    “龙漩之火,第三转!黑龙,咬他!”

    宁凡眼露寒芒,火海漩涡大盛,而漩涡深处,火焰凝聚成一个硕大的龙头,一口要在白尊肩上,将一大块重甲,连同一块血肉,撕下!

    “啊!”

    白尊惨叫一声,但肩膀的疼痛,激发了他心头狠性。

    他掏出一件件法宝,十余件法宝,俱是中品之阶,每一件,都是极为珍贵的宝物。

    但此刻,他眼中忘了胜败,忘了赌斗,忘了一切,只存一个念头,要挡住宁凡的攻击,维护颜面!

    “碎!碎!碎!”

    一件件法宝,被白尊疯狂引爆,法宝爆炸的余威,镇散了一重重火海,破出一个缺口,白尊捂住受伤的肩膀,趁机冲出龙漩火海,须发燃尽,秃头垢面,玄重甲布满裂痕,模样狼狈之极。

    但他终究,挡下了宁凡的三转龙火!

    “总算,总算平了如此,也不会老脸丢尽”他的心头,已无一丝求胜之念。他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宁凡对手。

    而对白尊的难缠,宁凡也有了清醒认识这便是在血海中历练出的金丹老怪,绝非冰灵月灵姐妹那么弱小而天下,似这种难缠的老怪,不知有多少!自己,决不可轻敌!

    “冰雨术!”

    宁凡似乎法力亦无多,只屈指一弹,最后施展了一式品阶低下的冰雨术。

    此术,在无数老怪眼中,微不足道,而白尊,更是丝毫未放入眼中。他气喘如牛,望着天空一道道冰刺,冷笑。

    “平局已定此冰雨,伤不到我”

    一道道冰刺,刺在玄重甲上,轻易便被挡住。

    但冰刺中的寒气,透过玄重甲传开,却听喀哧一声,重甲毫无征兆的粉碎!

    而剩余冰刺,陆陆续续刺在毫无抵抗之力的白尊身上,血肉模糊。当然,宁凡避开了要害。

    他说过,他不会杀白尊,仅仅让他,重伤!

    “什,什么!白尊连三转龙火都给接下,为何会败在区区冰雨术之下这,这!”一个个老怪目瞪口呆,而他们更加惊讶。惊讶宁凡,为何一个仙脉,却能施展两种属性的法术。

    龙漩之火宁凡必须拥有火脉,才能施展。

    冰雨术虽然品阶低下,但宁凡也需要有冰脉,才能施展。

    双灵修士!

    但凡猜测到这一点的修士,各个不可思议看着宁凡。而宁凡为何修炼速度如此之快,也似乎有了答案。

    双灵修士,妖孽资质!

    “你你”白尊气若游丝,他恨不得立刻死去。败而不死,遭受所有人冷眼,这对他而言,比死还难受。他是个有骨气的人,不论品行如何

    “你之所以败,因为你,太小瞧我白尊之名,让你习惯了优越,忘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修界很大你我并非最强,甚至,即便那些高高在上的碎虚,也远远并非最强”

    说出此言之时,宁凡目光,淡淡扫向乞丐,而后若无其事的移开,不露痕迹。

    “不要再惹我,否则”

    宁凡没有多言,转身而去。他走到会场中心,目光淡淡扫过一种宾客,在其目光逼视下,纵然是金丹老怪,都不敢乱出大气。

    此子,哪里是什么金丹之下第一人纵然是金丹之上,能胜他的,有几人!

    “今日起,鬼雀再无白尊,只有我,宁尊!”

    鬼雀历史上,最年轻的魔尊,宁尊,今日诞生!鬼雀宗内,享受宗主级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