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8章 碎魂幡,女子哀求!(第一更)

第108章 碎魂幡,女子哀求!(第一更)

    “炼体术,果然强横若我遁光再快些,若我炼体术再强些,一剑灭白飞腾,不难这便是上古神魔的作战方式么!”

    宁凡目光微微闪过火热。乱古记忆中,那个个身化万丈,一拳灭掉一颗洞府星辰的神魔,比比皆是!

    收了法相之身,宁凡轻轻呼出一口气,收了巨剑,再次张口,喷出星光形态的斩离飞剑。

    他淡然望向白尊,而白尊,面色阴沉中,隐隐有些本能畏惧,退后了半步。

    怯了刚才那剑剑相触、以力破法的争斗,让白飞腾,胆寒!

    他默念心诀,扫去心头畏惧,恢复一贯冷傲表情。

    “我还有万魂幡,我还有‘紫厌冰霜’,我已使用了破幻珠,他再不能施展炼体术隐身欺近我,我,不会输!”

    白尊的脸上,再次浮现豪气与自信,虽然其实比之前,已弱了不少,落在宁凡眼中,第一次对白尊有些重视。

    此人不论修为如何,毕竟是活了数百年的老怪,心境,却是极沉稳的。而自己,若说唯一不如白飞腾的,恐怕便是心境心魔自己未斩心魔,未结金丹,心境上,终究差了白尊一现。

    只是,斗法并非比弱项,而是,强项!拿出自己的最强绝学,拼出一个结果。凡人愚昧,《诗》《书》《礼》《易》样样皆学,结果,他们又能精通几样,又有几样,能在之后用上。

    隐隐的,宁凡心境,再次提升一丝,之前对自己实力的隐忧,一扫而去。

    “我能斩敌,便是强!即便,我心境不如他,功法不如他,年纪,不如他!”

    宁凡眼光的转变,心境的提高,融灵修士不明为何,金丹修士,却一个个皆知,这是心境突破的预兆。

    此子,竟在斗法之中突破心境此子资质,堪为妖孽!

    唯有白飞腾,眼皮一皱,似乎又恢复之前的心情,看不惯宁凡哗众取宠。

    “故弄玄虚!这一次,老夫不会给你施展炼体术的机会老夫会让你知道,万魂幡的恐怖!”

    他面色一沉,一拍储物袋,取出一道血红的魂幡,光华幽闪,煞气腾腾,扑面而来。其上,传出森森鬼哭,真不知白尊一生杀戮多少人,尽数收入了魂幡之内。

    此魂幡一出,无数老怪目光一凛白尊竟在第二个照面,动用了最强法宝,万魂幡!面对一个融灵小辈,他竟手段尽出!

    而随后,白飞腾老脸微微犹豫,旋即立刻取出一个黑色重甲,披在身上。

    “这是金玄巅峰品阶的灵装,玄重甲!效果,可防御金丹中期修士全力攻击”

    一个个老怪目光一缩,而尤其是白尊的宿敌——松峰长老,更是拳头一握,眼光深沉。

    “白老头,你竟还有这个灵装若当年决战,你有此物,老夫,定已败在你手上你真是,深藏不露”

    接连取出万魂幡、玄重甲,白飞腾的心,方才真正安定下来。这是他的底牌,他已豁出去老脸,使用底牌,若还是斗不过宁凡他真的可以找块豆腐撞死了!

    他冷笑望着宁凡,但却并未从宁凡眼中,看到预期的忌惮之色。

    宁凡的目光,只淡淡扫过白尊的两件法宝,露出不屑之色。

    “万魂幡此幡以万魂血祭,万魂一出,金丹后期修士,也难以抗衡但破之,容易!玄重甲好一个龟壳,金玄巅峰的灵装,距离玉玄,都只差一线可惜,破之,不难!”

    宁凡眼中,没有交战的血脉喷张之感,没有紧张,有的,仅是平静。王遥能给其危机与紧张,但白尊,不够。

    “你现在下场,还来得及”

    宁凡语气淡漠,但落在白尊耳中,无疑是天大的笑柄。

    “下场?老夫已动用底牌法宝,还要下场不成,可笑!没了炼体术,你什么都不是!”

    白飞腾一抖万魂幡,无数阴魂眼眶空洞,口齿溢血,密集如乌云,阴森哭喊,朝宁凡纷纷飘去。

    这些阴魂,各个表现的实力,仅有辟脉七层,对融灵修士,对金丹修士,杀单个,轻易但此魂幡,特点是,杀之不尽,用之不竭!

    万只蚂蚁,可咬死大象。万鬼噬体,可吞噬仙佛!宁凡若不破主魂,则危矣

    魂幡祭炼,有一主魂,支配所有分魂,才是品阶高超的魂幡。陆子乔的炼魂幡,虽然魂魄众多,但缺少强横的主魂,实际威力,远不如白飞腾之幡。

    主魂不死,分魂不尽这才是魂幡的真正难缠之处,耗也会耗死你。

    而万魂齐出,你根本无法短时间找出,哪一魂是隐藏的主魂。甚至,可能主魂,根本躲在幡旗之内。

    一个个场外老怪,望着万魂呼号,各个头皮发麻。炼魂修士,最是难缠,夺舍修士,最是难杀而炼魂修士,越到最后,越是厉害。十万魂幡,百万魂幡,千万魂幡,以及十亿魂幡!

    魂魄越多,魂幡变化越多,越是厉害。只是那杀戮祭幡,亦必太多

    “此子,不用看了”松峰长老闭上双眼,眉头紧皱。他曾在白尊魂幡之下,吃了大亏,自然不看好宁凡。

    “不愧是白尊此魂幡,金丹中期之中,无敌手!”已是执事弟子的陆子乔,面露火热。他心高气傲,但对于白尊,仍是崇拜之极。

    但立刻,一道道鬼物惨叫之声传来,让松峰,不可置信的睁开眼,老眼死死盯着战场!

    却见宁凡,根本未躲避阴魂,甚至,连寻找主魂,都是不寻。

    只是弹指一指,那斩离剑化作无尽星光,一闪而没,而立刻,一个个鬼物,开始无端焚烧起来。

    顷刻,万道残魂,焚烧一半之多普通阴魂,仍是茫然,仅仅本能畏惧,而其中,一个不起眼的红衣孩童之魂,露出惊骇欲绝的目光,朝着万魂幡便逃。

    此童,便是主魂。因为他,是唯一一个保有灵性之魂!

    “灭!”

    宁凡眼疾手快,一指斩离,飞剑一遁一闪,那童儿便身中剑影,魂飞烟灭。

    随着主魂覆灭,白尊手中的万魂幡,发出一道法宝悲鸣之声,蓦然充斥无数裂痕,而一个个阴魂,相继开始爆散,化作魂力,回到幡旗中。

    万魂幡,同样威能大损!

    “不,不!老夫的万魂幡,宁凡,你欺人太甚!‘冰阳坠’!”

    白飞腾狠狠将万魂幡收起,眼中,紫光大现!

    却见他双手变诀,天空之上,寒气凛然,并顷刻凝聚出一尊百丈巨大的太阳!

    但此太阳,乃是冰气所化,且还是紫色寒气

    “丹级中品法术冰阳坠!此术不是阳清老怪的得意之术么传闻阳清老怪,百年前被仇人斩杀,此术下落不明原来杀死此怪的,竟是白尊!”

    “这紫气是四品寒气,紫厌冰霜!”

    面对此术,宁凡第一次心头升起一丝压迫之感,即便只是极小一丝。

    他目光一凛,心知,想要破除此冰阳,恐怕唯有使用黑魔炎了。

    “以龙漩之火,第二转破去此冰阳,不难”

    宁凡目光一动,正欲施术,却听闻丹田之内,阴阳锁中,沉睡已久的神秘女子,忽然微微惊讶道。

    “这是紫厌冰霜!宁凡,夺走此物,此物对姐姐,有大用!”

    “夺走?破去此冰霜,我把握不小,但夺走你以为我真是元婴高手么,能从白飞腾手中夺东西”宁凡心头苦笑。

    “求你此物对姐姐,真的很重要”神秘女子,身份尊崇,第一次,恳求宁凡。

    “这罢了,我帮你,但,如何抢”宁凡心头一软。此女数次救他于危难之际,此女既然哀求自己,自己,岂能拒绝。

    若神秘女子没有办法,则就靠自己去抢吧即便暴露底牌,也没有关系,底牌一出,夺走此冰霜,轻而易举!

    “不用那么麻烦姐姐有办法,吸走此冰霜,破去此法术你只需,冲入冰阳之内”

    冲入冰阳!

    宁凡眼皮一挑,这可是丹级中品法术,并以四品寒气施展。四品寒气,距离天霜寒气,也只差一线

    该不该相信此女,以身犯险

    “求你”

    “只此,一次!”

    宁凡眼露决然,若冲入冰阳,见事不妙,则施展念守诀吧。

    必定重伤,但不会死且相信此女一次,帮她一把,还她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