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5章 我赌...宁凡胜(第三更)

第105章 我赌...宁凡胜(第三更)

    “雨殿仙宝,‘聚宝盆’!此人是谁,竟带有此物!”

    聚宝盆,相传执掌在雨界神皇手中,号称天下之财,尽敛于其中眼前的瓦盆,恐怕就是聚宝盆不,一定是聚宝盆!永远倒不完的十个仙玉若修士有闲心,倒他个十年八年,则身怀千万仙玉,根本不是梦想!

    这哪里是乞丐,分明是土豪不!此人在雨殿,定然身份尊崇虽然,修为低劣,记性奇差

    “好,舒不云道友有聚宝盆在手,设赌,足够!老夫赌一千仙玉,赌宁凡败!再赌一百仙玉,宁凡平。”

    “老夫赌三千仙玉,宁凡败,一千仙玉,宁凡平。”

    “老夫赌五千仙玉,宁凡败,一千仙玉,宁凡平!”

    一个个老怪,纷纷双面开赌,既赌宁凡败,也赌宁凡平。这一切,自然是为了谨慎为先,即便没有老怪认为,宁凡有战平白尊的实力,但仍是小心赌一把。

    万一呢?万一白尊良心发现,平局收场呢?那样,即便亏了一头,还能赚一头,总之,稳赚不赔!

    这名叫舒不云的乞丐,定然是钱多了烧手,才会拿着聚宝盆,在此送财。哎,真是好人啊。不过也对,人家身怀聚宝盆,钱都用不完,散散财,说不定是为了感悟,突破融灵中期

    此人背景,定然深厚,修为虽低,但不能招惹雨殿,有碎虚坐镇,一个念头,便能碾平越国不可得罪

    没有一人,赌宁凡胜。即便是那些口口声声支持宁凡获胜的宗门年轻弟子,在利诱之下,也纷纷赌了宁凡必输。

    乞丐开赌,此事在鬼雀宗立刻传开,没有人会拒绝意外之财。

    而听说乞丐是雨殿神卫,一个个修士,皆打消了杀人夺宝之心,即便乞丐,仅仅是融灵修为。

    唯一让赌友们介意的,是乞丐记性太差,所以,一旦下注,他们必定要立下凭据,以免乞丐事后赖账。

    且,立刻有数十个老怪,轮番监视乞丐,生怕他卷了钱跑路雨殿之人,不能得罪,但至少,赌赢了后,不能不给钱这是底线。

    此事传入白飞腾耳中,化作一些得意之色。

    无数老怪都赌自己胜,无人赌自己败此事,甚好!

    “老夫赌一万仙玉,赌老夫自己获胜!”有好处不拿,是傻子,他拿出一身家当,去下了重注,连平局都不赌。这是自信,他相信,自己必胜!

    一万仙玉,若是赌胜则回报一千万仙玉!如此庞大的仙玉,纵是碎虚,亦必动心!

    这是送来的横财啊不过白飞腾,也没指望乞丐能从小盆,倒完一千万仙玉,那要等到何年何月啊?一次才倒十个事后,只向乞丐索要十万仙玉吧也算给雨殿个面子。再多拿身怀过多仙玉,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万一被其他国家的元婴修士盯上,那会是灭顶之灾,得不偿失且自己少拿仙玉,也算对雨殿表示善意

    实际上,大多数老怪都和白飞腾持一样心思的。这是老怪们的谨慎处世之道,做人,不可以将事做绝

    渐渐地,几乎所有玉台之修,都赌了宁凡败或平。乞丐露出无聊之色,对那些下赌之人,都一副不屑的眼神。

    “这下,赚翻了多亏了那宁凡”他心头,甚是得意,为自己想出如此敛财方式高兴不已。

    世人皆被愚妄遮盖眼光,而他云不舒,偏偏一眼看出,宁凡深藏不露。

    他喜欢这种实力悬殊的赌斗,这是他敛财的最好机会,且,这也是个机会,观察宁凡。

    “此人,究竟是不是大哥寻找之人”他目光一闪,罕见的精光毕露。

    但就在这时,一名蓝衣女子,盈盈走来,却是下赌。而立刻,乞丐收起了精光,露出无赖之色。

    “赌什么?”

    “宁凡胜,一万仙玉!”蓝衣女子坚定道。

    乞丐眼露精光,打量起蓝衣女子,此女仅仅融灵中期,应该看不出宁凡厉害如此,她赌宁凡胜,或许,是另外一个原因抱着必败的心态,也要为宁凡挽回名誉。

    毕竟人人都赌宁凡败,此事,太过难听。

    “你有一万仙玉?”乞丐哂笑道。

    “我有!爹,你的储物袋借我用一下!”

    蓝衣女子,拽着鬼雀子的衣袖,来到摊位前。在鬼雀子苦笑的神情中,取走鬼雀子身家性命般的一万仙玉

    “眉儿,爹虽然是鬼雀宗主,但钱也不能这么浪费”

    “爹!你就看着宁凡被人人赌输么!你忍心么!”蓝眉一副苦大仇深的神情,恨恨望向乞丐。

    这乞丐,太可恶了,竟敢让自己夫君,如此受辱,若非此人与雨殿有关,一定要好好修理他一顿

    “罢了,赌就赌吧”

    鬼雀子眼中,回忆起那日宁凡斩杀王遥的情景,似下定了决心。

    白飞腾虽然吞噬了四品寒气,但料想,宁凡未必没有胜算

    “爹,你真好!”蓝眉正要下赌,一旁,再次传来一个柔弱的声音,带着一丝愤怒。

    “我我我,我也赌凡哥哥获胜!我赌,我赌十万仙玉,思思,拿钱!”

    小纸鹤,愤愤不平看着乞丐,犹如仇人。

    而蓝眉,立刻转过头,眼中带着一丝酸意,她自然认识眼前之女

    只是一见纸鹤,竟是融灵初期修为,纵然蓝眉,都微微有些动容。

    她可是知道,纸鹤修炼,不到一年,甚至,根本没有认真修炼过她暗中,打探过七梅城底细,虽无恶意,只是酸意。

    而蓝眉,更见纸鹤身旁,俏立着一个白衣圣洁的女子,修为,深不可测样貌,更是不输自己半分。

    思思此人似乎也是宁凡鼎炉

    “纸鹤竟融灵了思思竟是金丹修士宁凡的眼光,真是很好呢但,她们竟赌十万仙玉,可恶,我输了不行!我要加注!”

    “爹,我也要赌十万仙玉!”蓝眉决然道。

    “咳咳咳爹没钱了”

    “都拿来,都拿来!”

    在鬼雀子无奈的目光中,蓝眉,取走了他所有储物袋

    而这一次,轮到乞丐露出为难之色了。

    “这一次,不会赔吧宁凡肯定获胜,这批女人,要从我云不舒手上,赢走二十万仙玉刨去那些老怪们丢给我的,就只赚十几万了哎,我云不舒,号称‘不输’,难道竟要在鬼雀宗输钱不不不,应该不会这么倒霉我云不舒,从来不输!”

    他眼中,流露一丝睥睨天下的豪气,即便面对涅皇,也未认输过正寻思着,但立刻便再次有一道冷漠的声音,幽幽传来,让云不舒刚刚升起的一丝豪气,化作吐血的表情。

    “鬼雀弟子白鹭,赌宁凡胜一万仙玉”

    白鹭心思复杂,终究还是来了。

    “白鹭姐姐,你也来了?你果然对宁凡”蓝眉深意地一笑。

    “呸,我与他没有关系只是,反正他会胜利,我用他赚些私房钱花花,有何不可再说,这些钱,是双修殿姐妹一起凑的谁不想赢钱”

    白鹭表情冷淡,但眼眸,却微微闪过一丝忧色。似乎,并非那么坚定认为宁凡会胜,相反,有些担心,只是究竟担心钱财,还是担心宁凡,就不得而知。

    蓝眉还欲捉弄白鹭,但下一刻,却有一道娇软的声音,响起,绵绵而来,让乞丐欲哭无泪。

    “妾身云华,赌宁凡道友胜,赌注,十万仙玉!”

    此言一出,紫玉空台哗然一片,而纸鹤、蓝眉、思无邪、白鹭,俱是眼含敌意,望着那俏生生的丰满女人。

    此人,和宁凡什么关系!难道,难道

    而其他老怪,则是另一幅心思。

    火云宗,比起结交白尊,更愿意结交宁凡难道是因为宁凡与宁城宁黑魔的关系?这是变向讨好宁黑魔么?

    或者,是因为火云宗,有幸第一个,获得宁黑魔的化婴丹呢!

    这是在示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