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0章 修丹(第一更)

第100章 修丹(第一更)

    虚空封锁消散前,宁凡出现在寒月山之巅。

    他面带肃杀之气今夜,他斩王遥,显露了太多底牌,为了不为日后惹麻烦,灭掉这些目击者,无疑是最省事的行为。

    他神念微微放出,带着一丝杀机,席卷寒月山二百里地界。

    每一个胡家修士,都被宁凡神念所波及。仿佛只需宁凡一念,那飘渺的神念,便会化作夺人性命的剑念,灭胡!

    在此神念之威下,融灵之下的修士,根本连站立都困难。而胡家残存的几个融灵修士,包括胡卫统领——胡明在内,俱是敬畏地望向山巅的那名少年。

    至于老祖胡风子,对宁凡的威压,更是感受最深。他服用尸腐丹,已暂时突破金丹期,但仍感觉,自己在宁凡神念之下,生死不由自己。

    这宁凡,轻易可覆灭胡家,如之前那碎虚老怪一样。而既然宁凡返回,碎虚老怪不知去向则无疑说明,宁凡已将那老怪,斩杀!

    “嘶!斩碎虚!”

    这个念头一起,胡风子对宁凡的惧怕,升到空前之高。而之前宁凡一幕幕诡异手段,浮现起脑海,更让他毛骨悚然。

    而他惊惧地意识到,宁凡似乎是想杀人灭口,覆灭胡家!

    胡风子可以理解,今夜宁凡施展的手段,随便流出一个,都会惹无数老怪垂涎,若换做是胡风子,暴露了底牌,且有能力杀人灭口,自然不会留情。

    他面上生机正飞速流逝,心中,却在心思百转,思索解决眼前危机的办法。

    望着远方一潭幽寒的泉水,望着一个个再次绝望的胡家修士,胡风子似做了一个决定。

    他拖着虚弱的身体,一道遁光,直奔寒月山而来,一副坦然受死的表情。距离山巅百丈,他收住脚步,对宁凡遥遥拱手。

    “老夫胡家老祖,胡风子,见过宁长老。”

    “”

    宁凡闭目不语,他的神念,仍锁定着胡风子,一旦胡风子有任何异动,则必死。

    “宁长老,可否放胡家一条生路”胡风子苦笑道。

    “我对胡家生死,没有兴趣,但,不能不解决隐患”

    “若我胡家修士,归顺长老,任长老种下念禁,可否换一条活路我胡家,尚有灵泉一脉,愿拱手奉上有法宝、丹药无数,可任长老自取”胡风子咬咬牙,以他高傲的性格,绝不愿胡家沦为他人从属,但更不愿看着胡家儿孙死于非命。

    胡风子能看出,若宁凡一心覆灭胡家,早在现身第一时间,便屠尽在场所有修士。而他之所以并未动手,未尝不说明,宁凡心中有收服胡家的心思。

    所以,胡风子主动开口,归顺宁凡。

    而宁凡,则目露赞赏,深深看了胡风子一眼。

    “不错的心智,性格也算沉稳,作为一族之祖,你合格了。放心,我仅仅是不想胡家修士多嘴而已,你去召集胡家修士前来,由我种下念禁则今日之事,就此揭过。”

    宁凡微微一笑,收了神念。而胡家地界,所有修士,俱是心头一松,大出了口气。

    灭不灭胡家,对宁凡而言,根本不是什么大事。而胡家修士,说实在,失去战卫,失去数个融灵高手,更将失去老祖,其实力,已经丝毫不入宁凡眼中。

    至于胡家的法宝丹药,宁凡亦不看重,唯有那一脉灵泉——月寒泉,微微能让宁凡意动。

    他语气极淡,但给了胡家修士一个活命的机会,胡风子立刻露出喜色。

    能不死,谁愿意去死。被此人种下念禁,至少还有一线生机。若无此人,胡家所有修士,都早已死在骨皇腹中。

    “传老夫之命,胡家修士,在寒月山脚下集合,让宁前辈,种下念禁!”

    他身为老祖,一声命令,无人敢违背。而胡家修士,在得知自己将被宁凡种下念禁,失去自由,各个露出患得患失的神情。

    宁凡脚下冰虹一闪,下了寒月山,而不多时,胡风子已率领一众胡家修士,一个不落,来到山脚。

    “请前辈种下念禁!”

    胡风子对宁凡拱手一礼,恭敬之极,但死气,却更深了

    他脸上,死气更甚,尸腐丹的药力,在减退,一旦过了时间,他必死

    宁凡微微感叹,对这胡风子,他倒是颇为眼顺。此人不愧当了多年家主,肯为族人一死,识大体,若能留在胡家,倒是一个臂助。

    不过可惜,尸腐丹乃是自绝死路的丹药,想获得实力,便要付出血的代价。这便是天道,纵然是宁凡,也无法救胡风子。

    收了感叹之色,宁凡在胡家修士识海,一一种下念禁。一个个胡家修士,被种下念禁,带着复杂叹息,去收拾族地的废墟,重建故园。

    虚空封锁,已完全散去,而宁凡,亦不愿久留。

    他在胡风子的引领下,来到胡家族地、一池幽寒的灵泉前,一抖鼎炉环,将整条灵泉,直接收入红雾空间。

    此手段,匪夷所思,而胡风子立刻认识到,宁凡的鼎炉环,是一件传说中的洞天法宝。空间法宝,可储物,但唯有洞天法宝,可收江河、山川!

    宁凡的手段,如此惊人,若他能稍稍照拂一下胡家,自己死后,也就了无牵挂了

    他犹豫着,拱手,对宁凡请求道。

    “宁长老,老夫有一事相求”

    “若是为你解除尸腐丹的毒性,我做不到。因为此丹,乃是用寿命换修为,获得便意味着失去”

    宁凡的语气,有一些无奈,因为他的弟弟宁孤,同样是修习了封命尺的歹毒功法,生机丧失。

    这种损失的生机,甚至无法用丹药补回天道不容!

    修士拳可推山,指可填海,但偏偏无法与天道违背,这便是修士的无奈。

    “不,老夫自知即可必死,不求活命。老夫仅有一个请求老夫死后,宁长老可不可以照拂一下胡家”

    胡风子求恳道。他知道,宁凡给胡家种下念禁,仅仅是为了封口,实际对胡家根本毫无兴趣。若胡家有难,他会不会出手,根本是两说。

    但他仍希望宁凡出手的因为,胡家已失去战卫,自己若死,则胡家昔日的仇人,不会对胡家视而不见。甚至,与胡家关系不错的紫光宗,也可能反过来,打压胡家

    修真界,就是如此残酷。

    对胡风子的要求,宁凡微微皱眉,但不待他拒绝,胡风子却收了所有犹豫,露出决然之色,郑重恳求!

    “若宁长老,承诺为胡家出手三次老夫,愿意以不入轮回为代价,以毕生修为,凝结一颗‘修丹’,赠于长老!此物,老夫本准备留给胡明但看起来,他终究太过年轻,难当大任”

    “修丹!”

    宁凡眼中,微微讶异,望向胡风子的眼神,更是充满感叹。

    “你为家族,做得太多”

    “老夫不悔!宁长老,你便说,你答不答应!”

    “罢了。若得修丹,我宁凡承诺,有生之日,为胡家,出手三次!”

    “多谢”

    胡风子望着远处忙碌的胡家修士,露出欣慰的笑容。而宁凡,则微微有些怅然,闭上眼。

    修丹,与道果相似,都能服下之后,直接提升修士修为,且无任何后顾之忧,不会似丹药一般,服下之后,便法力虚浮。

    而区别就是,道果是被杀之人法力凝聚,而修丹,则是活人,以魂飞魄散为代价,将法力凝聚成丹。

    人终有一死,而修士即便死了,也渴望再入轮回,转身重修。但胡风子,为了胡家的存亡,却愿意自毁魂魄,炼制修丹,仅仅为了求宁凡出手三次

    作为一个家祖,他是合格的。

    而今夜,宁凡第一次思索起一个问题自己修真,究竟修的什么,又是为了什么。

    胡风子的做法,在修真界看来,是极其愚蠢、不值的,但宁凡却感觉,若他是胡风子,也会选择同样的道路。

    心魔,越来越盛有了堪比道果的修丹,宁凡只需服下修丹,便可一举闭关,斩心魔,破金丹。

    他唯一欠缺的,仅仅是时间。

    “宁长老随我上寒月山吧,老夫想死在那里”胡风子苦笑道。

    “可以,我送你道消。”

    宁凡语气平淡,而一瞬,他隐隐觉得,自己此刻心境,竟与‘送君一死’的真意暗暗相合。

    送你一场,道消人亡,便是,送君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