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6章 不鸣则已,练字修心!(第二更)

第96章 不鸣则已,练字修心!(第二更)

    (感谢xiangxin3854打赏)

    蓝眉做了一个很羞耻的梦。

    梦中,自己不着片缕,与宁凡搂抱在一起,而宁凡,则玩弄着她一个颇脏的地方。

    那种感觉,太过刺激,比女子自渎,强上千万倍。

    “这便是身为女子的快乐么真好”

    在蓝眉昏迷之际,宁凡已经分开蓝眉双腿,并为其治好了下身。

    石.女有许多种,类似蓝眉,尚有月事,可见身体还是正常的,仅仅是需要通一通。

    一剑见血在生肌丹的滋养下,那伤口,极快便愈合。

    唯一的缺憾,是被斩之处,微微有些伤疤,粉嫩之中,美中不足。

    宁凡取出一株千年灵参,放在口中嚼碎,并用舌头,将汁液涂抹在蓝眉下身。

    即便是昏迷,这刺激对未经人事的蓝眉,也是非比寻常。时不时嘤咛一声

    用嘴宁凡只对纸鹤有过此待遇,而蓝眉,是第二个。他只会对妻子,放低身份,而蓝眉在其心目中,已算是割舍不下的人。

    “若你死后,葬在明月潭我会,随你死在此潭!”

    蓝眉的话,依稀在宁凡心头回旋,化作一声叹息。

    原本这是老魔为其选择的妻子,但现在,却是宁凡自己决定娶她。

    迷茫间,蓝眉幽幽醒转过来,第一眼,便看到宁凡正俯首在其股间,极尽舌技

    一瞬,蓝眉羞得不敢睁眼今夜,她从未经人事的少女,被宁凡夺走纯洁。

    藕臂之上的守宫砂还在但自己的那个地方,已经被攻陷了一次且自己的玉门,刚刚治好,便被宁凡,以舌头攻陷

    清泉四溢,被褥沾湿,一室春香

    蓝眉这才发现,在自己昏迷之后,宁凡已经将自己,送回女殿的卧房。

    但旋即,蓝眉便发现了一件极其糟糕的事情。宁凡舔弄自己之时,旁边,正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婢,梳着童髻,端着脸盆与热水,在一旁等候,准备为蓝眉清洗下身的血污。

    那小婢,正是蓝眉的贴身侍婢,可儿!

    “臭宁凡,怎么给我治病,让可儿在一边看不要脸!”

    她更加不敢睁开眼睛,此刻睁开眼,自己要如何面对可儿。

    自己的下身,被宁凡如此戏弄虽然宁凡是自己未婚夫,但此乃夫妻之事,岂能让小婢看到

    婢女可儿,年纪尚幼,并不知男女之事。宁凡为蓝眉治病的过程,对这个小女孩而言,有些太过香艳。

    她的小脸,红扑扑的,眼睛大大的,好奇地看着蓝眉下身,气息微微有些不自然的急促。

    好在宁凡并未持续太久,抹匀药汁后,便离开蓝眉股间,对可儿吩咐道,“你为你家小姐清洗一下吧,若她醒来,告诉她,半月之内,莫要下床,莫要沾水”

    “可儿遵命那个,姑爷你不在这里陪小姐么”

    “不了吧此事若是传出,终究不太好,虽然我并不在乎名声,不过‘小蓝’或许会很在乎。”

    言罢,宁凡推门而出,而可儿,立刻开始为蓝眉擦洗身体。

    “谁准你喊我小蓝的”蓝眉心头微微一羞,这是她乳名,自娘亲自后,再无人这般喊过她。

    下身传来的清凉之感,让蓝眉心头一松,而她惊讶的发现,由于下身经脉疏通,她的修为,竟然突破到了融灵中期!

    若无宁凡,或许她会假装骄傲,孤独一世而宁凡的出现,不但给了她温暖,更给了她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幸福

    “谢谢”

    她甜甜一笑,而这笑容,落在可儿眼中,比看到鬼都吃惊。

    “呀,小姐第一次笑得这么好看”

    一夜过去,宁凡回到双修殿,立刻闭门不出。蓝眉的病治好,闭关之前的事情,又解决了一件。

    玄阴气,在冥雀之坟第五层,那地方宁凡还没去过,且并不认为,碎虚老怪都找不到的玄阴气,自己能找到。如此,还是姑且将玄阴气的收取,放在日后进行吧。

    丹药也送回了宁城,想来在自己闭关这段时间,黑魔三神军的实力,将会有不小的飞跃。

    如此,在闭关之前,只需解决最后一件事情了。

    “骨皇”

    宁凡眼中寒芒闪烁,杀意难平。他在等,等骨皇动身,离开鬼雀宗,前往外界杀戮!届时,宁凡将尾随其后,将其斩杀!

    他挥掌,取出一卷古旧的书卷,正是之前兑换的无字天书。

    此无字天书,没有记载任何东西,似乎毫无用处,唯一的价值,仅仅是封皮之上的四个字。

    ‘送君一死’!

    四个字,杀意比宁凡的强上何止千万倍,但却内敛到了极致。

    宁凡的眼光,落在封皮四个字上,心中的杀意,彷佛找到一个宣泄点,分外安宁。

    这无字天书,看似没有一丝用处,不过,宁凡还是废物利用,发现了其一丝价值。

    收敛杀气!

    他起身,走到窗台书案前,铺开宣纸,挥动笔墨,在纸上,模仿着无字天书的笔迹,书写着四个字。

    送君一死歪歪扭扭,好似爬虫。

    宁凡的字,不好看,幼时穷困,能认得几个字,已然难得,而获得乱古记忆之后,宁凡的学识,几乎达到一个恐怖的境界,唯有这字,仍写的极其难看。

    但他并不在乎字的美丑,只在乎字里行间的神韵。模仿天书作者的笔锋,似乎将岁月,都书写在了宣纸之上。

    琴棋书画,本就能提升心境。而宁凡的心,越来越宁静,心境修为,更是隐隐提升。

    他从书法之中,似乎明白了什么。

    杀气,并非越张扬越好,有时候,隐而不发的杀气,更加锐利。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有了收敛,才能迸发。有了蓄势,才能增势!

    唯一的遗憾,便是宁凡无论如何,模仿不出那四个原字中,一丝万古不灭的韵味。

    但这并不妨碍宁凡,从书法中,凝练心境。

    第一日,王遥并未离开执事殿,似乎之前法力,消耗不轻。

    第二日,王遥出了一次执事殿,仅仅是例行参见了几个长老,而后返回。

    第三日,王遥仍无动静。

    宁凡不急,三日,王遥不动,他亦不动。

    白鹭那骄纵的女人,没有来打搅他,似乎是因为那一夜,知晓了宁凡真实修为,知晓了并未成功采补宁凡的事实白鹭,已经把自己憋在房中好几日,似乎心情极其不好。谁让自负的她,被宁凡骗了贞操,还骗了数次!

    只是,此女也没有喊打喊杀,来杀宁凡,这倒是出乎宁凡意料。

    无人打搅,宁凡一直在等三日,他书写了厚厚一摞宣纸,杀气,已收敛自如。心境,更是比三日前,有了不小的进境。

    同时,字也写得好看了许多字体随性而内敛,但却有一道道锋芒,藏在字里行间。

    他仍是在窗台,闭着眼,随意会动笔墨,写着四字。

    夜色降临,某一瞬,宁凡忽然停下笔,一股锐利如剑的杀机,在其眼中一闪!

    就在这一刻,一个灰衣少年,化作一道遁光,掩人耳目,遁出了鬼雀宗的大阵!

    王遥,行动了!

    “今夜,你必死!”

    宁凡的杀气,在眼中升腾,一桌宣纸,被气势吹得乱了一地。

    他乘着月光,斩离一剑,其轻轻划破鬼雀大阵的阵光,施展念伪诀隐身,朝王遥遁走的方向,悄悄追去。

    那个方向,似乎是西越胡家所在,或许,这个家族,便是王遥的下手目标

    双修殿中,一个轻纱薄衫的女子,目光复杂,望着窗外,乘月离去的宁凡。

    白鹭

    她没有再嚷嚷要采补宁凡,也没有再嚷嚷,要打打杀杀宁凡。

    原本她是恨宁凡的,但之后,自以为将宁凡修为采补、收做鼎炉,对待宁凡,恨意也减轻了些。

    如今,知道宁凡骗了自己,占尽了自己便宜白鹭,心烦意乱。

    她仍是恨着宁凡的,只是恨意之中,似乎掺杂了些什么其他的情绪

    心乱如麻。

    “这臭男人,不知道今夜,又要跑去祸害谁家女子罢了,只要他不对双修殿姐妹动手,便与我无关哼,他死在外面才好”

    白鹭恨恨地骂了句,却不由自主出了房门,走到了宁凡的院中。

    屋内,散乱了一地的宣纸,都是墨字。白鹭蹲下身,将一张张宣纸捡起,整理好,放在宁凡书案上,望着纸张上,颇有傲骨的字迹,眼神更加复杂。

    “很漂亮的字呢”

    西越胡家,位于越国西域的寒月山。

    此山,有一池品质不低的灵泉,名为‘月寒泉’。生机盎然。灵泉不仅可用于修炼,亦可用于炼器,更可用于炼丹、灵植、烹制灵茶灵肴。

    以灵泉洗浴,可养颜益寿。以灵泉酿酒,可酿造提升修为的灵酒。

    这一脉灵泉,滋养了西越胡家,令胡家以此为生,支撑起了一个千人的大家族。

    胡卫飞骑!越国排名第十五的战卫!五百胡卫,各个都有辟脉三层修为,并骑着辟脉二层修为的飞兽,可飞遁上天,攻击融灵修士!

    胡卫的战力,或许不高,但身骑异兽、飞天遁地,就连融灵修士,轻易也不敢招惹胡卫。

    除了胡卫,胡家的高端战力,包括了11名融灵高手。其中修为最高的,是胡家家祖,融灵巅峰修为的胡风子。

    且那胡风子,据说距离突破金丹期,都不远了,甚至已经快要触摸到心魔瓶颈。

    夜色中,巡守在寒月山二百里之内的一队胡家修士,各个漫不经心。

    所谓巡守,不过是清理一些偷盗月寒泉泉水的小猫小狗罢了。

    在越国,基本没有人会不长眼,前来胡家的家族闹事。

    但今夜,他们注定要胆颤心惊。因为一个灰衣少年,露出森然的笑容,在乌云掩映下,踏天而立,出现在胡家的势力范围之内。

    巡守的胡家修士,各个面色大变,踏天而立,来者无疑是融灵高手!

    且融灵高手来胡家,若是善意,必定不会乘夜而来此人眼光,杀机毕露,来胡家,定是生事的!

    “快放‘灵箭’!”

    地面上,巡守修士中,为首的一名长须男子,面色大变,一眼看出来者不善。

    他立刻下令,放灵箭,发警报。

    一名胖修士,自怀中摸出一个紫玉灵箭,打出一道法诀,灵箭顿时玉碎,而一道紫色流光,自玉中飞出,直射夜空,并发出夜枭长鸣的啼声。

    那灰衣少年,似乎并没有阻止巡守修士放灵箭的意思。灵箭一响,整个寒月山二百里范围的琼楼玉宇,纷纷亮起火光!并立刻有三名融灵老怪,手持法宝,飞遁上天。

    三人之中,两个是融灵初期,一个是融灵中期。那融灵中期的老者,一见来犯之人,仅仅是一个灰衣少年,顿时露出轻视之色,冷笑道,

    “哪家娃娃,三更半夜不睡觉,来我胡家,有何图谋!”

    灰衣少年能踏天破空,自然是融灵高手无疑,只是融灵又如何,即便是金丹初期高手,轻易也不敢进犯胡家。

    故而老者并未将灰衣少年放在心上。而他的问话,也充满而来蔑视的口吻。

    只是那灰衣少年,冷笑不减,森白的牙齿在月光下,有些渗人,周身蓦然间白芒大现,于夜色中,化作一尊百丈之高的白骨巨人!

    而一丝金丹初期的气势,自巨人体内传出,伴随着一道冷笑之声。

    “今日你西越胡家,尽将成本皇的腹中血食!死!”

    巨人怒吼一声,似乎施展了某种音波法术,而三名融灵修士,包括下方的巡守修士,俱都在音波之中,肉身粉碎,死无全尸!

    “金,金丹老怪!还有这是什么法术!”寒月山山巅的石关之中,胡家家祖胡风子,神念扫向那白骨巨人,只感到头皮发麻。

    以他数百年的阅历,从未见过有修士,能够化身巨人!

    却见那百丈巨人,似乎感受到胡风子的神念探查,露出讥讽之色。他巨大的身躯,每一步,都在地面上,引起轰隆隆的地震。他行到寒月山脚下,一拳轰出,隐隐有推山填海之力!一拳,直接将千丈高的寒月山,拦腰轰成粉碎!

    石关粉碎,胡风子在乱石碎屑之中,被重伤轰出,惊骇欲绝。

    他发现,来犯之人,不仅是金丹老怪,其战力,更是远超金丹!甚至,比一些金丹后期老怪都强!

    “我胡家,如何惹上如此狠辣人物!胡卫何在!”

    “孙儿救援来迟,望家祖赎罪!”

    一名黑衣青年,手持长矛,骑着飞鹰妖兽,身后跟着五百人,同样骑着飞鹰,在夜色中,如五百道流光,冲天而起!

    胡家,大乱!胡卫,誓死一击!

    “列阵诛魔,不死不退!”

    黑衣青年咬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