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3章 虚神之意,斩敌千里(第二更)

第93章 虚神之意,斩敌千里(第二更)

    (加更第三更,预计在11点发布。ps:虚神之意等于意境,本书的修真体系,不是凡人流,是仙逆流。毕竟凡人流太多了,仙逆流发扬发扬吧!)

    丹殿外殿,南威早已恭候多时。

    事实上,他服下玄灵丹之后,仅仅九日,便突破融灵期,此事在鬼雀宗中,亦是震动不小。

    此刻的南威,仍是一袭青衫,端坐藤椅,但气度从容,远胜之前,颇有乃父之风。

    突破融灵,他的心中也升起了一股少年人的豪气。如今他南威在鬼雀宗,也算青俊之中前几的高手,他很想知道,自己与‘金丹之下第一人’的少主,究竟有多少差距!

    在其苦苦等待之中,宁凡终于与薛青,同行出了内殿。

    在宁凡出现的一刻,南威目中精光一露,微微放出气势,试图与宁凡抗衡一二,但立刻,他的气势便在宁凡无形的气势中,冰消瓦解。

    只一个照面,他的所有自信,都化作一丝苦笑。

    “我不如少主差点,太远!”

    收起所有心思,南威起身相迎,对宁凡拱手朗声道,“南威见过少主,多谢少主赠药之恩!”

    南威的试探,宁凡自然感觉到了,但并不以为意。相反,对南威沉稳的融灵气势,极为满意。

    “哦?突破融灵了?不错,气势很沉稳,没有服食丹药的虚浮,看来你平日定是勤于修炼的。很好,如此,我便放心交给你一件事了。将这批丹药及法宝,带回宁城,交到你父亲手上。”

    宁凡言罢一挥掌,取出一个雪白的储物袋,抛到南威手中。

    储物袋中,有无数丹瓶,满满装着各种丹药、法宝,而储物袋外,寄放着数道神念之力。

    唯一让南威奇怪的是,那神念之力中,竟有剑意存在,这似乎是他生平仅见。

    除此之外,储物袋中,还有一封信,信中,交代了南宫如何分配丹药、训练三神军。并对三统领的修炼,有了系统的规划。

    若非骨皇偷袭,宁凡本准备亲自返回宁城一趟。

    但如今骨皇窥伺之下,他若离开鬼雀宗,一旦连累宁城,得不偿失。故而令南威跑一趟腿,送药。

    对少主命令,南威自不敢拒绝,几乎是立刻便告退,前往宗门申请了离宗令,匆匆赶回宁城。

    而南威走后,丹殿之中,薛青一副言犹未尽的表情,眼中,隐隐有些担忧。

    他凭嗅觉便闻出,南威取走的储物袋中,有着数量恐怖的丹药,那些,几乎都是宁凡在丹殿炼制。

    宁凡舍得给手下这么多丹药,让薛青又一次见识到其出手的豪绰。只是有一点,薛青不明白,

    宁凡生性谨慎,为何让南威一个融灵初期高手,运送这么多丹药回宁城。

    要知道,鬼雀宗距离宁城,实际要经过数个修匪出没的地界。每一个修匪,都是不知死活的亡命之徒,一旦得知南威身怀大量丹药,势必出手,杀人夺宝

    鬼雀宗距离宁城,不到千里距离,为何宁凡不亲自跑一趟,也不会花费几天功夫

    “师父,让南威去宁城送药,是不是太轻率了,这一路,要经过数个‘修匪’出没的地界,可是不太安宁甚至,有金丹老怪,更名易姓,干着修匪的勾当”

    薛青说的修匪,乃是修士之中,一些专干杀人夺宝的散修。

    面对神出鬼没的修匪,区区南威,估计不够看的

    对于薛青的担忧,宁凡没有过多解释,只淡淡一句。

    “那些修匪,若是打我丹药的主意,会死”

    宁凡说此话时,带着笑容,但薛青,却感到一股凌厉如剑的杀气。

    毕竟,宁凡可是在储物袋上,种下了数道剑念!

    离开丹殿,宁凡回到双修殿,开始调息,恢复半个月炼丹所消耗的法力、体力。

    服食丹药,会导致法力虚浮。但大量炼丹,又可以让法力凝实。炼丹服丹,其中有着相生的道理

    丹道之玄妙,奥妙无极,深邃无涯。想要突破炼丹术,难

    宁凡借乱古记忆,一举达到四转炼丹术,但五转丹术,却摸不到一丝门槛,似乎,少了什么东西,多了一层隔膜

    床榻上,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薛青所赠的上古丹卷,阅读这那五转炼丹师的心得体会。其中提到了一点,五转丹药,似乎需要领悟‘虚神之意’。

    “虚神之意原来如此,看起来,除非我突破化神境界,否则还真无法炼制五转丹药了”

    宁凡苦笑道。

    虚神之意,简称神意,也被一些修士称作‘意境’,是一种很玄奥的神通,唯有修真第五境——化神期的修士,方才能领悟!

    每个修士,都有各自的喜好、经历。例如功德殿的长老孟楚,若是有望突破化神期,则期很有可能,领悟到‘茶之神意’,因为这货,太爱喝茶了。

    而类似丹殿长老薛青,若有幸突破化神期,领悟的神意,极可能是‘丹之神意’。因为,这货痴迷于炼丹,痴迷得不得了。

    总之,除了少数有着大机缘的修士,想要领悟神意,必须修为达到化神期。

    当然,在乱古记忆中,似乎还提到一种‘神意石’,可以赋予修士神意,但似乎早已绝迹多年。

    宁凡机缘不小,但想要领悟神意,看来还是得一步步修炼到化神期才可。

    而突破五转炼丹术似乎只能等到化神期之后了。这,当真无奈,但修真,本就是这么不尽人意之事。

    收起上古丹卷,宁凡屏气凝神,开始调息,等待着夜色降临。

    即将闭关了,而一闭关,恐怕就是近半年的时间。他成允诺过给蓝眉治疗那处病症,如今丹药已经到手,是时候解决下蓝眉小姐的困扰了。

    治疗那处私密地方,过程太过香艳,不宜让人知晓所以,宁凡等待夜色降临,再出动吧。

    只可惜,他还没调息多长时间,已经有女弟子,将宁凡返回的消息,禀报给了白鹭。

    于是,这个麻烦的女人,又来了。

    “哼!宁凡!你好大胆子,竟敢消失半个月,身为鼎炉,不知道要在主人需要采补的第一时间,出现吗!”

    此女明眸之间,带着一丝怨言,但其中,似乎还有一丝更隐晦的喜悦。

    而一见宁凡,她几乎立刻扑到宁凡怀中,目光迷离。

    “躺好!姐姐要采补你!”

    “真是麻烦罢了,双修吧,这样恢复体力,比打坐更快”

    宁凡不再多言,翻身,将白鹭狠狠压住。

    而对宁凡的粗暴举动,白鹭显然始料不及,更让她惊讶的是,宁凡竟似乎有着融灵巅峰的修为!

    她花容变色,隐隐意识到,自己似乎被宁凡骗得团团转。

    这宁凡,明明没有被自己采补,还假装给自己当鼎炉,欺骗自己,夜夜与他欢好简直是,无耻!

    “不可能!我明明采补你了,你应该修为大减,为何为何你还突破了融灵巅峰!唔嗯”

    她想要骂两句,但嘴巴已经被堵住。她想要推开宁凡,但伴随着一股刺痛,她的身体,渐渐柔软无力起来,所有的不满,都化作一声声的娇吟。

    “可可恶啊,不要碰这里”

    白鹭修长雪白的玉腿,被宁凡狠狠架在肩膀上,然后,便没有然后了

    夜色降临,白鹭带着愉悦而甜美的笑容,再一次疲惫地昏睡过去。而宁凡,则神清气爽,一扫半个月的疲惫之感,换上衣衫,前往内门女殿,为蓝眉治病

    今夜,宁凡依旧风花雪月,而其他地方,却泛着血光。修真界就是如此,有世外桃源,也有,无边血海。

    某一处修真家族,王遥貌不惊人,出现在夜色中,挥手,屠尽了一整个修真小族。

    而鬼雀宗百里之外的夜色中,一个名为南威的青年,亦是与血光有缘。

    他离开鬼雀宗百里,风驰电掣,朝着宁城赶回。但离开百里之后,隐隐感觉,自己竟然被人跟踪了!

    “难道跟踪我的是,修匪!”

    南威面色极其难看,修匪猖狂,他早有耳闻,只是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被修匪盯上。

    但旋即,目光一凝,露出一丝狠色。

    “不知道,盯上我的修匪,究竟是什么修为若是融灵初期,我可将其斩杀!若是中期,我亦自保有余但,若是后期哼,不论如何,我南威,定要完成少主任务,将丹药送回宁城,即便,是死!”

    南威目光决然,踏天疾行,再无畏惧。沿路,他多次改变前进路线,但被追踪之感,依旧没有消失。

    一直行到一处荒无人烟的山谷,立刻有一道黑影,无端显现,阻挡在南威前方。

    南威收住脚步,取出法宝,心知一场争斗,是跑不了了。

    但见残月之下,一个银袍老者,踏天而立,年纪虽老,但身体极其高大壮硕,脸上带着九道伤疤,目光杀气凛然。

    “哼!区区融灵初期,竟然携带如此大量的丹药出行,简直是,找死!罢了,就让我‘剑狂’神伤子,教教你,‘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

    那银袍老者,一声冷哼,带着融灵巅峰的威压,狠狠朝南威压下。在其气势之下,南威气血翻涌,几乎要坠下天空。

    他匆匆回退数十丈,与老者拉开距离,好歹没有跌下云头,但身形极其狼狈。

    同时,他的心中,更是叫苦不迭。

    阻拦自己的,不是初期,不是中期,甚至,不是后期而是,融灵巅峰的老怪!

    ‘剑狂’神伤子!想不到,自己竟会被这个狠人所盯上。

    传说人一介散修,剑道修为却极高,性格更是狠辣。曾杀过不杀宗门、家族的子弟,被无数宗门所通缉。

    面对这种人,宁城的名号,救不了自己而自己,更不可能是剑狂的对手。

    传言这神伤子,曾在三名融灵巅峰高手的追杀中,重伤逃脱,但追杀他的三名高手,同样二死一伤。

    九道剑伤,便是那时留下

    杀人夺宝,最忌留下姓名,这是极为愚蠢的行为,但神伤子,却每次杀人,必定留名。因为他所杀之人,都是深思熟虑后,认为一定能斩杀之人。

    但凡有一丝不确定,他都不会动手!譬如,当年融灵中期的宁凡,自此地经过,他便不敢出手。宁凡给他的感觉,深不可测但南威,太弱小了,显然刚刚突破融灵初期不久。

    “我身怀九道剑气,但只需一剑,便能,杀之!”

    神伤子不屑地望着南威,冷笑不已。

    他屈指一弹,体内一道培炼多年的剑气,发出一声清吟剑鸣,透指而出。

    而立刻,残月之下的天空上,便浮现出一柄百丈剑芒,泛着幽蓝火光,直斩南威!

    必死无疑!

    南威露出绝望之色,但一咬牙,决定燃烧魂魄,激发法力!

    ‘燃魂’!此术是南威之父南宫所传,一旦使用,除非真仙相救,否则必死无疑。燃烧魂魄,生生世世不入轮回,却能激发法力,突破一个小境界!

    若是如此,南威将短暂拥有融灵中期的法力,或许仍不足以战胜神伤子,却有三成把握,将丹药送回宁城。

    之后,必死,且生生世世,不入轮回,道消于天地!

    但就在南威决定燃魂的前一刻,一道无形的神念之力,自储物袋上凌厉散出,有如,剑气!

    在此神念之下,原本斩向南威的百丈剑芒,竟微微发抖,似乎遇见极其可怕的事情。并在下一个瞬间,被神念扫中,爆散成无数蓝色火光。

    “不可能!老夫的蓝炎剑气,竟被你击碎了!可恨!小子,你究竟做了什么!”

    神伤子本命剑气被毁,一口鲜血喷出口,反噬不轻,勃然大怒。但他的怒吼还未喊完,便被剑气神念扫中。

    一霎,原本张狂的神伤子,竟平生第一次,露出震惊欲死的表情。他对剑道领悟颇深,曾偶然获得一本剑之仙界的剑术传承,其中,便谈到眼前的诡异神通。

    “不,不可能!这是,剑念!”

    剑念!唯有识海凝聚剑识之人,方才能够施展!

    神伤子追悔莫及,他隐隐感到,笼罩自己的神念,确实是剑识无疑,且此神念,强大到,足以轻易抹杀一切金丹初期的修士!

    “放放过我啊!”

    一声惨叫之后,神伤子一身强横的肉身,被无端斩杀成血泥。连同其剩余的八道本命剑气,一并粉碎。

    震撼!南威彻底愣在那里!甚至无数隐藏在暗处,准备在神伤子动手之后、分一杯羹的修匪,也各个惊呆了。

    明眼人都看出,斩杀神伤子的并非南威,而是南威腰间储物袋上,散出的一道神念。

    神念不能杀人,乃是常识,但,此神念,竟能一个回合,灭杀融灵巅峰的神伤子。而看起来,那神念剑气之力,连金丹初期修士都能斩杀,金丹中期修士,都能重伤!

    “什么级别的高手,才能拥有如此惊人的神念!元婴老怪,还是,化神”

    隐藏暗处的修匪,目光落在南威储物袋上,各个忌惮不已。储物袋上,似乎还有数道神念,也就是说,南威不需动手,还能再杀数个金丹初期的老怪

    且,神念即便用尽,难保这储物袋中,没有其他后手。

    一个个修匪,各个心思复杂,眼看着数量庞大的丹药自身边走过,偏偏不敢去抢。大家都是散修,都不是傻子,谁若是第一个冲上去,肯定还是和神伤子一样下场。

    独行之人,无人敢再打南威的主意

    “罢了,能种下此种神念的,必定是绝世高手,纵然抢到了丹药,恐怕,也将面临无尽追杀元婴之上的老怪,各个神通广大,一个瞬移,可飞遁千里若是被这种级数的老怪盯上,多少条命都不够丢的”

    无人敢再打南威主意,唯一让老怪们不解的是,越国,难道隐藏着元婴高手?!嗯,这个不好说,谁知道深山老林之中,是不是有个绝世老怪在闭关

    有了神伤子的前车之鉴,南威一路有惊无险,赶回宁城。

    此刻他的心情,极不平静。

    他意识到,少主的强大,远超自己的认知!

    一道神念,斩金丹!南威倒吸一口冷气,这唯有传说中才记载的手段,竟然被少主掌握了?!

    “少主,竟然如此强大我南威能奉其为主,真是,三生有幸!”

    这便是剑念的真正恐怖之处!

    杀敌于无形!

    斩敌于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