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0章 再见南威(第一更)

第90章 再见南威(第一更)

    夜已深,宁凡仍未合眼,自鼎炉环取出白骨,放在碎丹鼎中狠狠祭炼。

    以防万一,他将此骨煅烧无数次,确定其中没有一丝神念,方才重新收起白骨。

    “不是神念跟踪”宁凡闭上眼,眉头却皱的更紧。

    他不知道,骨皇是通过何种手段,找到自己。不知道,骨皇隐藏在何处。这种自己在明、敌人在暗的感觉,宁凡很不喜欢。卜算,亦无法算出骨皇所在。

    如此,只有一步步小心,防备骨皇的突然偷袭了。

    拍了拍床榻上,白鹭修长的玉腿,被宁凡手掌抚摸,白鹭于睡梦中,轻轻低吟一声,双腿不自然夹紧,醒转过来。

    脸上尚有三分酒意,三分迷糊。但渐渐地,感觉的宁凡竟胆大包天,抚摸自己的玉腿,白鹭一个激灵,酒几乎都醒了。

    “你你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就是觉得,你的腿,很漂亮。”宁凡微微一笑,手掌滑向白鹭双腿之间,被白鹭素手按住。

    明明已经失身于宁凡,并主动采补了宁凡一次,但白鹭被宁凡抚摸,心中仍是极不舒服。

    一想到自己让无数男人目光火热的玉腿,竟被自己最恨的人所亵渎,白鹭就感到一丝羞耻。

    “哼,想趁我酒醉,反采补我么!躺好!让我采补,不然,杀了你!”

    白鹭的话语,带着一丝冰冷,在她看来,自己采补过一次宁凡,如今的宁凡,多半连融灵修为都没有了,而自己,则成了高高在上的融灵中期高手,杀宁凡,轻而易举。

    只是看在宁凡的背景份上,倒是不能杀他的但,采补是少不了的!

    白鹭一指,带着魅功,狠狠点在宁凡胸口,不过这指力,对宁凡而言,犹如清风拂冈。

    素手解开宁凡衣裤,俯下身,捋了捋耳鬓的发丝,檀口含住了火热。

    “老实点姐姐就少采补你一些”白鹭含住宁凡的火热,含糊不清地威胁道。

    “嗯。随你。”

    只是宁凡,却并无享受的心情,一心,防御着骨皇的偷袭。

    而骨皇,终究没有再偷袭

    宁凡在双修殿调息了三日,待境界彻底稳固,再次前往丹殿。

    炼化黑魔炎的三转护心丹。

    为蓝眉治‘病’的三转生肌丹。

    为思无邪提升修为的紫金丹。

    为南宫重塑雷脉的阴雷丹,

    以及,为尉迟那奇葩,提升人宠契合度的,妖合丹。

    当然,宁凡还准备炼制龙涎丹与全清丹。前者是三转伤药,后者,却是回复法力的三转丹药。备一些,有备无患。

    而一切准备就绪,宁凡,便可以心无旁骛,开始闭关!

    丹殿,这几日冷冷清清。长老薛青,似乎犯了病,竟不允许一转炼丹师,踏入丹殿半步,唯有二转炼丹师,才被容许进入丹殿。

    “一转炼丹师,容易炸炉,噪音太大,会影响的别人!”

    这是薛青的解释,旁人无法理解的解释。炸炉,不是很正常会,一点轰响而已,能影响谁?

    薛青的目的很单纯,仅仅是怕宁凡不知何时来到丹殿,一旦炼丹,会被人影响。

    “薛长老,这个,可不可以通融通融马上到了月末,晚辈要给宗门上缴十颗一转丹药这可耽误不得”

    一个青衫青年,收起了平日的放浪形骸,苦苦哀求薛青。

    而似此人一般,急需炼丹,给宗门上缴丹药的一转炼丹师,还有不少。

    只是,对于这些人的请求,薛青只有不近人情的冷漠。

    “老夫话不说二遍!无关之人,都给老夫,滚,滚,滚!”

    薛青的气势有些吓人。魔修么,根本不会讲道理,他们的道理,就是拳头。如果你有二转炼丹术,薛青又岂会不让你进去。甚至,你如果有三转、四转炼丹术,和宁凡一样,薛青还会腆着老脸,将你供为座上宾!

    青衫青年与同行的红衣少女,一个叹息连连,一个神情不忿。

    仔细一看,这被薛青赶走的青衫青年,正是与宁凡有过一面之交的南宫之子,南威。

    至于那同样被赶走的红衣少女,则是鬼雀宗内,某个性格刁蛮、却偏偏对南威死心塌地的女弟子。

    南威叹息不已,他来丹殿,自然是为了炼丹。老魔传给南宫炼丹术,而南宫,则传给其子炼丹术。一脉相传,南威也算是个一转炼丹师。

    每个月,南威都要向宗门上缴十颗一转丹药,但看起来,这一次,这丹药是缴不上了。

    本月丹药缴不上,被扣门派贡献是在所难免,而让南威担忧的,是若丹殿连着数月封闭,不容许一转炼丹师进入,则自己好容易积攒的贡献,将会别扣个精光

    “罢了,小雨,我们走。”南威叹息道。

    “南哥哥,你别烦了不就是门派贡献吗,有什么了不起,雨儿有好几百呢,借你!你要是不愿意,雨儿就带你去我们西越秦家,那里的炼丹室,未必输给这破丹殿有什么好稀罕的这薛老头,脾气真臭,不就是个金丹初期的老头嘛,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西越秦家,又不是没有金丹高手南哥哥,下次我叫祖爷爷,帮你教训教训这臭老头,好不好”

    红衣少女俏皮的笑笑,并不知,自己的话有多么不知天高地厚。

    西越秦家?老祖不过是个金丹中期老怪,放在越国还行,在鬼雀宗眼中,又算哪根葱?

    还想教训薛青?薛青可是三转炼丹师,结交的金丹老怪遍布天下,哪个金丹老怪会不长眼,跟薛青为敌?

    此女模样一般,放在普通女子之中,也算有三分姿色,她是西越秦家的三代嫡长女,名为秦雨。身家不俗,只是性格与心智,都是下下之选,不过对南威,却是死心塌地的喜欢。

    甚至除了对南威以外,她从不对任何人和颜悦色,一向都是目空一切的口气。

    南威苦笑,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摊上这段孽缘,认识了这刁蛮的傻丫头。人不漂亮,性格也不好,偏偏,对自己一片真心,让南威难以抛弃

    “傻丫头,不要乱说迟早有一天,你会因为说错话,得罪人的”

    南威教唆了一句,拉住秦雨的小手,想要离去。而秦雨,小嘴一撇,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只是,他们走不了了!秦雨的一句无心狂言,确确实实,触怒了薛青。

    “呵呵,秦家的小丫头,真是好胆量,想教训老夫?不知该说你胆魄惊人了,还是,无知!老夫就替秦老鬼,教训教训你这不成器的小辈!”

    此道声音从丹殿传出,伴随而来的,是一道强横之极的金丹初期神念,狠狠朝秦雨压下。

    这里,可是魔宗,是一句话可杀人的地方。没有实力就不要乱说话,这是常识!

    “前辈,手下留情!”

    南威面色大变,他万万想不到,秦雨的一句狠话,竟然被薛青给听到了!他心中叫苦不迭,他早料到有朝一日,秦雨会乱说话得罪人,只不知道,这一日来得这么快。

    此刻,秦雨已经吓得小脸惨白,她哪里面对过金丹老怪的愤怒!她的心头因为惧怕,而微微颤抖,她此刻才明白,自己之前,是多么无知,竟敢跟金丹老怪叫板!

    “南哥哥,救我”她死死抓住南威衣袖,不敢放开。

    而南威,亦没有打算抛弃此女

    只是面对薛青如汪洋大海般的金丹神念,南威只觉得自己辟脉十层修为,就如同沧海一粟般渺小。

    金丹高手,不可力敌!

    怎么办!

    他心头心思飞转,若让薛青神念镇压一下,以秦雨的低下修为,恐怕直接就得受伤不轻。

    但就在这时,让他始料不及的景象出现了。

    却见一道柔和如风的神念,轻轻铺开,而薛青狂暴的神念,竟在此神念之下,一吹而散。

    同时,一道调笑之声,自谷内林间传来,一个白衣黑氅的少年,徐徐走出,对着丹殿方向,轻轻笑道。

    “薛长老,何必跟小辈动怒这二人,是我的朋友。”

    他话语极淡,漫不经心,但落在薛青耳中,却蓦然神色一变。

    “什么,这二人是宁长老的朋友,呃,老夫莽撞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薛青会跟人道歉?!

    一道红光一闪,遁出丹殿,现出身形,正是之前不可一世的薛青。

    只是此刻的薛青,面对宁凡,竟分外恭敬,同时,看到宁凡,更是带着期待已久的神情。

    “老夫苦等了数日,宁长老终于来了!”薛青心头,激动难平,他赶走无数一转炼丹师,不就是为了等待宁凡么!

    秦雨小嘴微张,而南威,亦是微微震惊。

    连西越秦家都不放在眼中的薛青,竟然对宁凡,如此恭敬!

    而这震惊,立刻便在南威眼中,化作一丝火热,一向高傲的他,竟第一次,在宁凡身前半跪下,一礼!

    这是南威第二次与宁凡见面。

    第一次,他在道果拍卖会,因为父亲的要求,因为宁凡的炼丹师身份,而对其恭敬有加。

    但这一次,他已连宁凡一丝修为,都无法看透,甚至仅仅站在宁凡身前,迎向宁凡的目光,都感觉一丝刺痛。

    宁凡的修为,已然远超南威!

    “见过少主!”

    南威的声音,坚如磐石,更带着激动与恭敬!因为自己的少主,是能让薛青薛老顽固,低头道歉的狠人!

    只是,薛青的恭敬,连宁凡自己,都始料不及。

    “这老头对我的态度,怎么这么和善?”

    宁凡神情古怪,打量着薛青,将后者看得极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