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9章 死于酒,便是醉(第三更)

第89章 死于酒,便是醉(第三更)

    (看到哗啦啦的打赏,咬咬牙,加一更发得有些晚了,见谅。但愿明天有推荐,有推荐,就3更保底了)

    行走在内门的山谷中,宁凡踏着厚厚的落叶,背影有些萧索。

    越接近金丹期,修士,便越是会,忘情金丹期,也可以说,是与凡间俗缘,彻底了结。

    心魔越来越临近,让宁凡的心,升起一丝不适应。

    “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他收住脚步,闭目伫立风中,将心魔压下,风仍在吹动,心却静了。

    良久,宁凡睁开眼,恢复一贯不羁的笑容。

    “这才是我。”

    回到双修殿,天色尚早,但宁凡,已经连续一日夜的突破与炼丹,身心极其困倦。

    他和衣上床,半躺睡下,但尚未入梦,那院子外的灵级阵光,又闪了一下。

    白鹭,又来了

    “真是麻烦的女人,不能消停一下么”

    宁凡起身,坐在床头,正见白鹭推门而入,带着初见时的高高在上的笑容,得意地对宁凡冷笑。

    “哼!区区鼎炉,竟敢消失一日一夜,让主人我好找!”

    “鼎炉?你在喊我?”

    “不是喊你,又是喊谁!前天夜里,胜利的,可是我。按照我们的承诺,我若采补到你一丝修为,则你自愿给我当鼎炉!”白鹭的语气,有些骄横,实力突破融灵中期,她似乎又升起了一丝傲气。

    “哦,那件事啊,你不说,我都快忘了白鹭姑娘,你看这天色尚早,我们此刻白日宣淫,是不是不太好。”宁凡揉揉额头,面色不动,心中却是失笑。

    这白鹭,还被蒙在鼓里,以为自己成功采补了宁凡

    毕竟经过一夜交欢后,白鹭的修为,成功从融灵初期提升到融灵中期,确实像是采补成功

    “哼!宁凡!你已经是我白鹭的鼎炉,难道你想反悔么,告诉你,姐姐今天,还要采补你!”

    “嗯,随你,反正我也很舒服。不过,天色尚早,陪我喝杯酒吧。等我喝醉了,你随便采补我,采补到你满意”宁凡丝毫没将白鹭的‘采补’,放入眼中。

    那哪里是采补,分明是,‘投怀送抱’不过白鹭自己,还没有意识到。

    “什么,喝酒!”白鹭露出为难之色,她从来是滴酒不沾的,因为,酒量太差。

    且就算喝酒,她白鹭,何其高傲的女子,凭什么陪宁凡喝酒?她恨宁凡都来不及,虽然在两次交合之后,心情微微有一丝变化,恨意仍是不变的。

    她刚想拒绝,却见宁凡一拍储物袋,已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尊古朴的酒坛。

    这酒坛,不知盛放的何种酒水,尚未开启泥封,便传出一丝诱人的甜香。而一丝香气,便蕴含浓郁的灵气,白鹭琼鼻吸了一缕香气,芳心一惊,自己的修为,竟然提升了一丝虽然,仅仅是微不足道的一丝,但也说明此酒不凡。

    喝了此酒,能提升修为!

    提升修为,能保护双修殿的姐妹,不受男子凌辱!

    如此好酒不喝是傻子!

    “好!姐姐就陪你喝一杯!”白鹭貌似爽快的答道。

    她自忖,自己酒量虽然不好,不好宁凡看起来,也不像多么会喝酒喝一杯的话,自己不会醉的

    “等我喝完酒,再喊喊采补你!将你的修为,狠狠采补到我的身体中!”

    白鹭望着宁凡,恨恨地寻思着。

    只是她注定要失望,留在她体内的,只可能有乳白液体,是不可能有宁凡修为的。

    “此酒,是我在妖鬼林获得,名为,‘青鬼血’喝下一杯,便能为一脉升灵,你是融灵中期,对你修为提升,大有好处的。不过对我而言,无用”

    宁凡淡淡道。

    此酒,是堆放在青部府库的物品之一,可惜他覆灭青部只是,已是融灵后期,自然不会去喝此酒。

    但今日,他心魔渐渐升起,有些莫名的烦闷,当着烦闷,不能用女人压下的时候,便只能用酒压下。

    魔修,不能少了女人和酒,否则必定走火入魔。

    挥袖,取出两个翡翠杯,启封,倒出的酒水,如血娇艳,如葡萄甜香,如千年灵药醇香。

    宁凡是第一次喝酒。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一杯灵酒,价值连城,但他不在乎。这酒,不为提升修为,不为凝练法力,仅仅是为了平息心魔。

    然而或许正是宁凡这丝淡漠心魔的从容,他的修为没有提升,心境,却在缓缓提升。

    一杯,他已醉,两杯,他已摇晃,三杯,他却渐渐清醒,喝到第四杯,第五杯时,他的眼中,已然一片清明,再无一丝醉意。

    “何谓醉?卒于酉,死于酒,便是醉若我守住心中一丝澄明,则任身体醉倒,心却不醉,而终究,一丝醉意都不存于心。”

    宁凡说着莫名话语。他喝得不是酒,喝得是感悟。他试图从酒醉之中,找出斩灭心魔的方法。

    心魔,就好比酒水,蒙蔽了心若自己守住心中一点澄明,即便身体,再被心魔侵蚀,则自己,终究不会沉沦心魔。即便那酒水,是千年灵药所酿制,即便那心魔,是仙帝级魔功所产生!

    心思一起,宁凡连饮数十杯酒,再无一丝醉态。

    “心魔,并不可怕!”

    他目露精光,若此刻闭关,突破金丹期,斩心魔,他有五成把握,不借助任何手段,直接斩灭心魔!

    可笑的是,宁凡在这里借酒水感悟,另一边,白鹭却在发酒疯。

    白鹭,低估了‘青鬼血’的酒力!这可是青部大长老的珍酿!这可是千年灵药酿制、一杯醉倒宁凡的灵酒!她区区融灵中期修为,弱不禁风的小身板,怎能抵挡酒力!

    白鹭淡唇,仅仅轻轻抿了一口血红酒水,立刻,便俏脸酡红如醉。

    此女,本就极不擅长喝酒,何况是喝千年灵酒!

    醉了醉了也就罢了,乖乖趴着就好了,但此女,偏偏不是个安生的主。

    因为酒力,白鹭娇躯微微滚烫起来,迷醉中,她如宁凡自饮自酌,不过每喝一杯,身体就更加火热。

    “好热我脱衣服,你不许偷看!”她醉态毕露,骄横地瞪了宁凡一眼,而后,开始脱身上一层层轻纱。

    轻纱本就单薄,而她身体微微渗出香汗淋漓,让衣衫贴在身上,勾勒出曼妙的曲线。

    热,还是热热的不是身体,是心。

    白鹭醉眼迷离,痴痴看着宁凡,又爱又恨的目光,有些悲苦,又有些,不舍。

    那是怎样一双足以让任何人深深迷醉的眼睛,纯洁、无暇、清澈、仿若山溪清流,连漫天星辰都在她双眼面前失去了光芒。

    她的衣衫,半遮半掩,蓦然起身,一把钻入宁凡怀中。

    “姐姐好难受,快让姐姐狠狠采补你!”

    她在宁凡怀中,如水蛇一般,来回厮磨,她玉腿缠住宁凡的腰,藕臂搂住宁凡脖颈,很紧很紧。

    她彻底醉了,只是醉了之后,似乎本能的对宁凡的怀抱,有些依恋。

    她的心,仍是恨着宁凡,不过身体,似乎很流连宁凡的冲刺。

    不过此刻的宁凡,显然是没有心情和这个麻烦女人双修

    “安生一会儿,等天黑”

    他屈指一点,点在白鹭眉心,令此女昏睡过去,娇软的倒在自己怀中,掩好薄被。

    宁凡,仍是一杯一杯喝着酒,一丝丝地感悟,一丝丝稳固心境。

    而昏睡的白鹭,仍是不安生的,迷迷蒙蒙,再次说起梦话。

    “娘,鹭儿想听谣”

    “不唱。”宁凡淡淡拒绝。

    “要听,非要听,定要听不听,鹭儿今夜,便不睡,便去河边,听青蛙唱歌”

    宁凡微微沉默。

    很难想象,原来表面冷傲的白鹭,小时候,会去傻瓜一样听青蛙唱歌

    他露出莫名之色,许久,开了口,唱起了吴国渔歌。

    一声声,直到天黑,而白鹭,终于睡去。

    西塞山前白鹭飞,

    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

    绿蓑衣,

    斜风细雨不须归。

    白鹭,恐怕是宁凡目前的鼎炉中,待遇最好的了。能双修,还能听宁凡,唱谣。

    “好听还要听”白鹭迷迷糊糊地说道。

    天黑,宁凡起身,收了残酒,望着昏睡的白鹭,寻思要不要双修。

    比起蹂躏一个烂醉如泥的白鹭,宁凡倒更愿意自己躺着,让白鹭自以为是的‘采补’。

    “我是不是,越来越坏了”宁凡摇头轻笑,蓦然间,其背心却一冷,寒毛一立,几乎立刻便侧身一避。

    却见刚刚站立的地方,一个虚空波纹闪动,蓦然裂开一个缺口,而其中,一个骨爪一探而出,直取宁凡!

    骨爪之上,带着一丝金丹初期的气息,一击不中,立刻消失无影,虚空愈合。

    而此骨爪,这气息,宁凡自不可能忘记的。

    他面沉如水,立刻斩离在手,小心戒备,但那骨爪,却再未出现过。

    偷袭!是骨皇在偷袭!只是,骨皇究竟是从那里出手!

    妖鬼林么?不对妖鬼林,屏蔽一切鬼物法术,骨皇不可能在妖鬼林中,偷袭自己。

    “他离开妖鬼林,来到越国了?!”宁凡露出凝重之色。

    若骨皇离开妖鬼林,则自己,恐怕很危险了。

    从那骨爪威力来看,如今的骨皇,似乎只能发挥金丹初期的攻击

    而骨皇之所以不现身,只用手段偷袭,恐怕是在等,等修为恢复

    “骨皇,真是跗骨之蛆!”

    这一次,宁凡是彻底没有了双修的心情

    执事殿中,王遥收起法诀,面露一丝冷笑。

    “感觉挺敏锐,看起来,想要偷袭此子,倒是不可能么罢了,此‘离骨之术’,对本皇消耗甚大,若是无法杀他,再用也没意义还是老老实实,继续吞噬血食,恢复到元婴修为吧此子,逃不出本皇的手掌心!这种猫戏老鼠的感觉,很有意思,呵呵”

    夜色渐暗,王遥出了执事殿,身形一闪,再次离开鬼雀宗。

    今夜,他仍要去灭人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