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3章 拿你的白尊赌吧(第三更)

第83章 拿你的白尊赌吧(第三更)

    宁凡与蓝眉,靠着席位,坐在最下首,并没有任何不满,也没有客气。

    几句寒暄之后,鬼雀子清了清嗓子,问了所有老怪,都关注的一个问题。

    “咳咳宁长老啊,想来你也知道,诸位同道,对你门派贡献的事情,是很有疑问的,不知你方不方便,可大家解释解释,你在妖鬼林做了什么,为何获得了215万贡献当然,若你不便解释,或者有什么难言之隐,有本宗在,你不想说的话,没人能逼你说的。”

    宁凡眼光一动,这个问题,无法回避的。

    就好似那王遥,一日获得3万贡献,也被许多长老盘问过。而王遥的答案,如下:

    “我进入妖鬼林前,便是辟脉十层修为,在妖鬼林中,偶然感应到融灵瓶颈,花费一个月方才突破突破融灵境界,我一日之内,横扫了第一、第二区域”

    这个答案,在王遥展示融灵初期法力后,被长老们所接受。而这王遥,已成为执事弟子,升为融灵长老,不过是迟早的事。

    但宁凡,可能就没那么好搪塞过去了。毕竟,他仅仅有融灵后期修为。此修为,横扫融灵鬼物,大家都能接受,但融灵后期,斩杀近千金丹,多半无人相信。

    他不可能将《念神诀》、魅晨、骨皇等事情,一个个说出来,所以,便捏造个谎言吧。

    “我下了毒毒死了很多金丹老怪”

    宁凡语气,没有一丝作伪,极其认真。

    “什么!下毒!什么毒药,能毒死千名金丹老怪!”

    一听宁凡此言,所有老怪,皆是背心一寒。

    诚然,以宁凡融灵后期修为,说他凭实力斩杀众多鬼物,是很难让人接受的。

    但若是下毒的话只要毒药品阶够高,莫说是金丹高手,便是元婴、化神,也未必不能毒死。

    而众高手心头一凛,一霎,想到了一件事。那边是,这宁凡,可是四转炼丹师——宁黑魔的重孙!

    莫非,是宁黑魔赐给了宁凡什么厉害毒丹?

    “不知宁小友,下得是何种毒药”一名老怪,语气甚是忌惮地问道。

    “是一颗叫‘阎王丹’的丹药,嗯,似乎是五转毒丹”宁凡做出不确定的口气,说道。

    “什么,五转毒丹,阎王丹!”

    在场不少高手,显然知晓阎王丹大名的。此丹,需要用99种元婴级毒兽的毒丹炼制,一颗丹药的毒性,便足以毒死元婴高手。若宁凡真有此丹药,毒死千名金丹老怪,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五转丹药,那可是化神老怪才有资格使用的东西。即便宁凡的祖爷爷是宁黑魔,似乎也不应该有此丹药。似看出众人猜疑之色,宁凡补充道。

    “那丹药,是宁某老祖宁黑魔之师,赐予的,只有一颗家祖担心宁某在妖鬼林遇险,所以赐下。”

    宁凡语气极淡,但众老怪无不倒吸一口冷气。

    什么!那五转丹药,是宁黑魔师父赐下的!宁黑魔,还有师父?难道是某个高级修真国的五转炼丹师!

    不过这样想想,一切不合理之处,都合理起来。高阶炼丹师,一定是有师承的,那宁黑魔既然是四转炼丹师,有个五转炼丹师的师父,这才合情合理。

    只是这个消息若是传出,恐怕再无人敢打宁城主意。若宁黑魔仅仅孤身一人,没有背景,虽然贵为四转炼丹师,暗中还是有人会对其不利的。

    但,若是宁黑魔,还有个神秘的五转师父恐怕越国,再无人敢得罪宁城!

    宁凡这个谎言,不仅是为自己洗脱嫌疑,同时,也是为宁城,编造一个背景,震慑一下这群老东西。

    老怪们不再怀疑宁凡阴死了千名金丹,只是每个老怪脸上,表情都是极其复杂的。

    堂堂五转毒丹阎王丹,足以毒死元婴巅峰高手的厉害丹药,就被宁凡这傻小子,用来对付区区金丹啊鬼物了。

    简直是,太浪费了!

    “如果老夫有一颗阎王丹,老夫一定用来称霸越国!”不少老怪这般寻思道。

    不过,浪费了也好。此丹若还留着,当真是无数老怪的心腹大患。

    若是宁黑魔,手持阎王丹,整个越国的高手,他可随意毒杀,无人可挡。什么紫阴老魔,什么太虚老祖,一个毒丹丢下去,统统都得毒死。

    不过,也有可能,宁黑魔还有第二颗阎王丹若是如此,那宁城,就更加不能得罪了

    老怪们的表情,都是各异,而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宁凡的谎言,被大家相信了。且这个谎言之后,除非是傻子,否则无人会对付宁城吧。

    只是这样一来,原本不少老怪对宁凡本人的忌惮,减弱了不少。

    宁凡没有斩杀金丹老怪的实力。

    不过,宁凡横扫融灵、‘金丹之下第一人’的实力,倒是极有可能。17岁的融灵后期,此天赋,确实无愧为越国金丹之下第一人的。

    得到宁凡的解释,诸位老怪,也算是心头大石落下,满意而归了。

    之后一番论道,更有素秋仙子与鬼雀子等金丹巅峰高手,轮番讲道,不少老怪都颇有感悟。

    如此,倒是落得个皆大欢喜的局面。

    唯一对宁凡答案嗤之以鼻的,仅有一人——极阴门的即墨老怪。

    他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对宁凡的解释冷笑不已。

    他上次返回极阴门,向老祖禀报了宁凡的事情后,紫阴老魔亦是怀疑,是宁凡劫走了冰灵月灵二女,花费偌大代价,向吴国的神算老人手中,买了一卦。

    卜算的,自然是捕捉二女的真凶。

    那神算老人,可是一位元婴初期的前辈高人,号称神算,自然极为精通卜卦,只是有‘一课千金’的习惯,每占一卦,都至少会收一万仙玉。

    紫阴老魔去了一趟吴国,忍痛,花了一万仙玉,卜算宁凡的事,这一卜算,其结果,彻底出乎了紫阴的意料。

    如紫阴所料,冰灵月灵姐妹,果然是宁凡劫走的,甚至,除了冰灵月灵,其他十五个鼎炉,已经被宁凡所采补!

    此事,让他心中震怒,几乎想立刻杀向鬼雀宗,灭了宁凡,即便冒着得罪宁黑魔的危险。

    但卜卦结果,最让他吃惊的,却不是宁凡劫走二女的事情,而是另一件事。

    宁凡,即是宁黑魔!

    “好个宁凡!整个越国,都被这小子给骗了宁黑魔,四转炼丹师,却只是融灵修为哈哈,好!好!好!”

    紫阴老魔,立刻派即墨老怪,前来打探宁凡的底细。

    此次即墨老怪前来,只为确定一件事情。

    宁凡是否是融灵修士!

    而结果,让即墨既惊且喜。

    惊的,是宁凡在妖鬼林中,仅仅一月,便突破了融灵后期。

    喜的,是宁凡当真只有融灵级修为。

    至于什么阎王丹、什么五转炼丹师,在知晓宁凡便是宁黑魔后,即墨自不可能相信。

    他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便是将此事,回禀紫阴。

    而一旦回禀,想来紫阴,会很乐意,暗中铲平宁城,劫走宁凡,让宁凡成为其私人炼丹师。

    这一切,宁凡自然不知。他不会知晓,自己什么都没做,这长倾殿中,已经有白飞腾、即墨老怪,在打自己的主意了。

    前者,不足为虑,后者,一个不慎,则会让纸鹤等人,都陷入危机。

    甚至,鬼雀宗中,还有一个王遥,在暗中谋算着宁凡。

    正午时分,众老怪在殿中用过灵果宴会后,纷纷告辞离去。

    直到众老怪离去,鬼雀子方才轻轻松了口气。面对这么多老怪,他是一刻也不敢大意的。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歇会儿,‘白尊’白飞腾,又来事了。

    在外宗之人离去后,殿中仅剩鬼雀宗一众长老之时,白飞腾,拦住了宁凡的去路。

    “宁长老,老夫白飞腾,想和你赌斗赌斗,赌的,是你储物袋中,那件极品法宝!”

    此言一出,使得鬼雀宗长老之中,掀起一股小浪潮。

    他们倒不知道,宁凡身上,竟有极品法宝!极品这品阶,可是元婴期老怪才配使用的不过联想起宁凡连五转‘阎王丹’都能拥有,身怀极品法宝,还真不是什么怪事。

    实际上,最奇怪这场赌斗的,是宁凡本人。

    “呃这白飞腾,怎么知道我有极品法宝”

    宁凡微微一怔,他确实有极品法宝——东溟钟,不过这事,白飞腾应该不会知道才对。

    而更让宁凡奇怪的是,自己明明与这白飞腾仅仅初次见面,为何这老东西,对自己颇有敌意。

    “难道这老货,吃错药了?”

    他腹诽道。而这时,一旁的蓝眉,低声道。

    “宁凡,白尊与你师父韩药尊,一向关系不和,他定是拿你出气你千万不要答应这场赌斗,你是融灵,他是金丹,这赌斗不公平”

    “原来如此打不赢我师父,便拿我出气么”宁凡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他双目如电,直视白飞腾,气势陡然上升。

    师父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敌人!

    他一拍储物袋,并未取出东溟钟,但确确实实,释放了一丝东溟钟的法宝气息。

    极品法宝,确确实实是极品法宝!

    如今的宁凡,不怕在越国显露极品法宝,能从他手中夺宝的,还真没几个人。且他自忖,有宁黑魔威名在,罕有人敢对自己出手。

    极品法宝气息一现,白飞腾登时露出火热之色。他暗暗欣喜,喜的是自己误打误撞,当真猜到宁凡身怀极品法宝!

    “老夫和你赌斗,就赌此宝,老夫用本命法宝万魂幡,和你对赌”

    白飞腾一拍储物袋,取出一柄黑雾缭绕的魂幡,足足达到上品中阶。

    此宝不凡,但比起极品,就不值一提了。

    宁凡嘲弄地看着白飞腾,冷笑,“白尊莫非是想用上品中阶法宝,换我的极品?不觉得,以小换大,很无耻么”

    “什么!你敢说老夫无耻!”

    “金丹中期老辈,对融灵后期小辈下赌斗之约,还不算无耻么?以小赌大,还不算无耻么?不过你放心,我接下你的挑战,我不赌你的魂幡,区区上品中阶,我看不上。你身上能让我看上的,只有四魔尊的称号如何,你可舍得拿‘白尊’之位,和我对赌!”

    “什么,此子想要我的白尊之位!”

    白飞腾微微一愣,但旋即,便冷笑了出来。

    他并不认为,自己堂堂金丹中期,会输给一个融灵小辈。虽然与宁凡的赌斗,算是得罪了宁黑魔,不过,这赌斗乃是鬼雀宗一贯传统,自己按规矩办事,宁黑魔有不满,也无法提出。

    “若你胜,老夫的白尊称号,给你如何!不过,若你败么嘿嘿,你的极品法宝,就归老夫了,不过作为补偿,老夫也会给你一万仙玉,如何”

    一万仙玉,买不到极品法宝,一根极品的毛都买不到,但白飞腾此举,也算对宁黑魔留点情面了。

    “可以,不过这场赌斗,我希望延迟半年时间。”

    “半年?好,就给你半年!”白飞腾一口应下,生怕宁凡反悔。

    半年,不过是融灵金丹老怪,闭一次小关的时间,他并不认为,宁凡半年之内,能有多大作为。

    而宁凡,之所以将赌斗推迟百年,是为了更进一步提升实力,不施展底牌手段,以真实实力,完完全全压制白飞腾。

    为此,他需要闭一次长关。

    为此,他需要诸多准备。

    他,何惧白飞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