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神机关师 > 第六十八章我发起飙来,自己都怕(求推收评)

第六十八章我发起飙来,自己都怕(求推收评)

    “如此小妖现在就带先生前去。”魅妖道。

    “我现在可没有空去,过两天吧!”李凤歌摇头道。

    无忧人偶已经完蛋,当前机关店没人看,还要给父母送饭,要去九州也会等解决魅妖再去,此时前往是万万不能的。

    “既是如此……那小妖就先告退了。”魅妖按照太瑶仙界的礼仪,躬身一拜,而后双眼中的粉色光芒退去,张洋洋回神了。

    “是你!”

    张洋洋回神,看到李凤歌近在咫尺,体表顿时浮现出血色触手准备攻击。

    魅妖却没有阻止,反而好似沉睡了一般。

    “我就知道你不会老实。”李凤歌暗语了一声,手里的木剑瞬间脱手飞出,悬浮在张洋洋的头顶。

    “天罡为引,浩瀚太虚,灵血为凭,灵剑镇魂!”

    他口中念念有词,反手就是一拳打在阿牛的塌鼻子上,鲜血飞出,自动凝成了一个奇异的阵法。

    而后剑入张洋洋的天灵盖消失,阵法也在瞬间缩在对方额头,形成了一个古怪的血色立体图案。

    “先生!你要镇压我?”张洋洋双眼再次透着粉色,脸庞有些狰狞起来。

    “不是镇压,只是暂时切断你跟这具身体的联系罢了。”李凤歌说完,一点张洋洋的额头,那古怪的血色立体图案瞬间隐去,变成了一个古怪的纹身。

    如此魅妖便无法再通过张洋洋感知外界或与外界沟通。

    “李凤歌!我艹你大爷,无缘无故的你打我做什么?”阿牛捂着鼻子,一脸激动的道。

    他当前可是站在心爱的女人面前,不要面子的?

    “你是双灵根,身体不断被灵气洗刷强化,体内的血勉强算是灵血。我不用你的血,怎么暂时切断这魅妖跟这身体的联系?”

    阿牛见张洋洋僵在原地,体表血色的触须也自动缩回,似乎懂了,脸色微微一变道:“用你自己的不行吗?”

    “我没灵根,是凡体,没用。”

    “你这话的意思是我比你优秀,所以该被放血?”

    “俗话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舍弃筋骨,放弃血肉……你才出这么一点血,哔哔什么啊!”

    “舍弃筋骨,放弃血肉,谁特么弄出来的俗话?”

    “正是区区在下!”李凤歌拱了拱手,同时掏出一把木质手枪,对准了张洋洋头。

    他到不是要崩掉对方,而是另有打算。

    魅妖的元神寄居在张洋洋体内,若是杀掉张洋洋这个宿主,对方肯定跑得没影,再去找就难了,茫茫人海不可能总这么幸运。

    “你干什么?”阿牛见此脸色微微一变,没了跟对方乱扯的心思。

    他知道李凤歌有各种神奇的手段,一把做工很粗糙的木剑都能弄出吊吊的特技效果,一把木枪自然也不能小视。

    “牛哥!我为了降妖除魔一枪崩了你朋友,你会不会找我拼命?”李凤歌问道。

    “她是我老婆,你说呢?”阿牛道。

    意思很清楚,为了老婆他是会跟兄弟翻脸的。

    “老婆?这么说他是受,你才是攻。”李凤歌低声呢喃了一下,点头继续道:“那你“老婆”要干掉你兄弟,你怎么办?”

    “我当然会阻止。”阿牛毫不犹豫的道。

    “拼命的阻止?”

    “拼命的阻止!”

    “那你可要记住自己的话!”李凤歌说着就把枪一收,快速退到了阿牛身后。

    魅妖与张洋洋的联系被切断,张洋洋的主意识自然会苏醒。

    她跟李凤歌的仇恨完全无解,一醒来看到对方必定发狂。

    “我这是……”

    张洋洋醒了,先是看到阿牛,桃花眼内透着一丝柔和,而后透过对方看到了李凤歌。

    “李……凤……歌!”她双眼怒睁,疯狂的杀意没有任何掩饰,体表的鲜红的触手更是瞬间出现。

    “洋洋……老婆!”

    阿牛见此,似乎明白了李凤歌的意思,立刻大呼着跑了过去。

    李凤歌听到声音,浑身虽然起了鸡皮疙瘩,却忍着没作声。

    “牛牛……老公!”张洋洋听到声音,目光转向阿牛,柔和了不少,蠕动的触手没有攻击李凤歌,反而将阿牛轻拉到了面前。

    “老婆!我们去市里看电影吧!”阿牛道。

    张洋洋一脸乖巧的点了点头,而后用余光撇了一眼李凤歌,一根触手瞬间飞出。

    这触手的前端很锋锐,足以扎穿钢铁。

    李凤歌见此,掏出木质手枪做好了准备。

    他自然不会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好友身上,如果阿牛不能影响张洋洋,那便开枪干掉对方。

    如此魅妖的元神自然会跑的无影无踪,留下后患,但为了小命也顾不得那么多。

    阿牛自然看到了朝李凤歌而去的触手,双臂一张紧紧抱住张洋洋道:“洋洋!凤歌是我朋友,别伤他。”

    此刻的张洋洋,由美变丑,由男变女,性情与审美都变了。

    对阿牛居然是认真的。

    真的停住了触手。

    “老公!这次,伦家可以给你面子不杀他,但下次……”张洋洋的意思很简单,这一次他可以放过李凤歌,但下一次就没有人情可讲了。

    “下次也不行,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你是我老婆,我……”阿牛一副我很为难的模样。

    他的力量跟李凤歌一样,也超越了人体极限,此刻从抱腰变成了抱脖子,自然让对方有种窒息之感。

    “老公!放松点……放松点!伦家答应你,只要他不出现在我面前,就不跟他计较了。”张洋洋被阿牛用力抱着,窒息之感袭来,整个人都软趴趴的,居然真的妥协了。

    “呕!”李凤歌在一旁看着二者的所作所为,听着二者的话,心中自然的反胃。

    一个不小心就吐了,是真的吐。

    “你干什么?”阿牛转身奇道。

    他不知道血淋淋的真相,所以不明白对方为何如此。

    “没……没什么,你们继续……继续!我这就走……这就走!”李凤歌捂着嘴巴,强忍恶心把枪一收,对着被阿牛与无忧骑来的电驴招了招手,便要离开。

    他不是歧视同性那啥,而是心理上接受不了,尤其二者……

    “我杀了你。”张洋洋的心是敏感的,结合自身的情况,瞬间就明白对方为何恶心到吐。

    一根根血色触手,延伸过去阻挡了电驴,不过没有杀意。

    “老婆!”阿牛见此立刻阻止。

    “放心!我只是想揍他一顿。”张洋洋道。

    “揍一顿?”阿牛闻言,立马点头附和道:“那就狠狠的揍,一定要揍得他哭爹喊娘。”

    李凤歌闻言,强忍恶心道:“你们俩别逼我发飙!要知道,我发起飙来,自己都怕。”

    “你发啊!”阿牛带着一丝笑意,抹干净鼻子道。

    “发就发,真当自己觉醒个破血灵根就牛掰了!”李凤歌有些嫉妒的说了一句,双手的木枪在手里一转,对准了两根触手。

    当前阿牛是双灵根,在太瑶仙界也很牛,而张洋洋是极品血灵根,也很吊。

    然而自己却是凡人,这人比人真的能气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