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326章 你这路子太野了!

第326章 你这路子太野了!

    女人的声音萦绕在耳边,让人心里发慌,越想要转移注意力,大脑就越不听使唤,光想弄清楚女人到底在呼喊谁的名字。

    周围的墙壁上开始出现清晰的血手印,陈歌他们正在走的这条土路上,似乎发生过很多惨剧。

    “不要听!快走!”陈歌感觉有东西追了过来,他手持碎颅锤,背着包站在最后面。

    那些冤魂想要不再被折磨,脱离女鬼的控制,这是它们唯一的机会。

    夜空中好像下起了看不见的雨,感觉空气变得湿润,鼻尖飘过一丝淡淡的血腥味,街道好像变得更加复杂了。

    女人慢慢逼近,音色也发生了变化,和记忆中的某个声音重合,听着就好像是生命中最亲近的人在呼喊。

    “这好像是我女儿的声音?”白大爷往后看了一眼:“是鬼怪在冒充?”

    陈歌一把按住他的肩膀:“不要回头!不要答应!”

    他刚给白大爷说完,前面开路的老魏又出现了问题。

    “你们往左边的房子上看!”

    老魏喊完后,手直接按在了配枪上,他情绪起伏很大。

    “房子上?”陈歌朝旁边的房间看去,瞳孔骤然缩小。

    在老宅的房檐上蹲着一个人!

    那人身体枯瘦,手臂很长,像是猴子一样。

    “这是什么东西?”陈歌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鬼怪,看起来也不像是冤魂。

    “我以前听我父亲说过这东西,好像叫做檐鬼。”白大爷脸色很差:“这东西晚上会趴在房檐之上,等主人睡着后,就从窗户钻进屋内,偷取屋主人的衣物,吸干屋主人的血。农村都有这怪物的传说,可是谁也没见过。”

    陈歌目光中那怪物身上移开,只要不是红衣,他都不害怕:“不用管它,我们直接冲过去!”

    三人抱着孩子从檐鬼身边跑过,那趴在屋檐上的鬼怪似乎对活人非常感兴趣,修长的双臂勾住房檐,倒挂在房檐下面,朝陈歌他们追来。

    这鬼东西非常的聪明,既不靠近,也不远离,保持着一个距离,好像是在等待时机。

    很快第二只檐鬼出现了,它们的长相和活人区别很大,骨骼向外凸,眼睛很小,嘴巴里满是尖牙。

    “陈歌,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啊!”老魏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场景,如果上天给他一次重来的选择,他绝对不会跟随陈歌跑到这山村里来。

    “你们什么都不用管,往外跑就行了。”陈歌并没有把这些檐鬼放在心上,他真正担心的是红衣,是那个一直萦绕在耳边的声音。

    看得见的危险那不叫危险,往往看不见的,才是真正致命的东西。

    又往前跑了几米远,在进入第二个拐角的时候,尾随在后面的檐鬼终于按捺不住了。

    不过这些鬼东西在此地生活很久,非常小心,它们没有直接去攻击活人,而是把目标放在了陈歌的背包上。

    几只枯瘦的手抓向背包,此时陈歌再也忍不下去了,他挥动碎颅锤将檐鬼的手砸开,按下了复读机的开关。

    “速战速决!”

    在张雅沉睡的时候,许音是陈歌身上的最强战力,这只厉鬼一出手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陈歌担心许音被引走,所以才一直没有动用,想要给自己留一张底牌。

    可是檐鬼再三挑衅,让陈歌动了杀心。

    放出许音后,陈歌抓住老魏和白大爷的肩膀,让两人稍微放慢速度。

    那两只檐鬼看到许音出现,转身就逃,非常果断,许音双眼猩红,直接追上一只檐鬼将其撕碎吞食。

    这时候另一只檐鬼已经跑出去几米远,许音杀性太重,根本不给陈歌下令的机会,一跃而起,追向那只檐鬼。

    手中复读机里的磁带还在转动,陈歌三人必须要在祭祀活动结束前逃离村子,时间有限,他们三个只能继续向前。

    白大爷和老魏按照陈歌的指示,捂着耳朵不去听风中那女人的声音,他们只管闷着头往前跑。

    距离很快拉开,三人都没有发现,前面的墙壁上浮现出了一张张人脸。

    它们表情各不相同,好像是提前画好的画,在黑夜中很不显眼,一直等到老魏和白大爷经过时,才露出獠牙,突然从墙壁当中伸出手来!

    “孩子!”

    白大爷第一时间用身体护住婴儿,他把后背对准了墙壁,一条条手臂抓向他,都想要钻进他的身体,但是因为数量太多,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那些手臂要把他生生撕碎一样。

    “让开!”情况紧急,陈歌根本没多想,抡圆了碎颅锤砸在那面墙上。

    墙壁和铁锤碰撞发出一声巨响,这声音传出去很远。

    “行踪暴漏,活棺村的村民和隐藏起来的怪谈协会成员,可能已经意识到有外来者进入村子。”陈歌神色平静,双眼中没有一丝慌乱:“既然已经暴露,那就没有必要再掩饰下去了。”

    他看准那些哭喊的脸,疯狂挥动狰狞的铁锤,墙壁里一片鬼哭狼嚎。

    “别停下来,继续往前走!”

    墙面上只要有人脸的图案,不管里面的怪物有没有往外伸手,陈歌过去就是一顿乱锤。

    狂暴的姿势,把老魏和白大爷都震住了,白大爷更是捂住了婴儿的眼睛。

    “你没事吧!”陈歌回头朝着白大爷喊道。

    “没事,没事,那东西好像是墙灵,就是死在墙边的人,执念没有消散,它们能力有限,只是看起来比较吓人。”白大爷连连摆手,他看着陈歌竟然比刚才面对墙灵还要紧张。

    三人继续向前,这时候许音已经回来,他身上又多了两小片血迹。

    复读机里发出沙沙的杂音,陈歌这次没有将许音收回磁带,他已经下定决定,今晚就要让许音晋升红衣!

    “满村子冤魂恶鬼,一路杀出去,应该能够染红你的外衣了吧!”

    继续向前,土路上的纸钱飘飞起来,老宅的木门被风吹开,惨白的魂幡横在路上,隐约有一个声音从屋子里飘出。

    “我死的好冤,好冤啊……”

    “嘭!”破旧的木门被陈歌一脚踹开,他手持碎颅锤和许音同时冲进屋内!

    “你在哪!我来为你伸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