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矩阵游戏 > 第二十五章 我的眼睛能够看见未来……

第二十五章 我的眼睛能够看见未来……

    “那个村庄……看上去根本就是个山寨的样子嘛。”

    远远的看到了前方的那座山的陡峭山崖上的「村庄」轮廓,莫宸忍不住的吐槽了起来。

    有着粗大结实的原木围成的巨大围墙,外围还有木柱交叉固定成架子,架子上镶嵌带刃、刺的拒马,还有那内部每隔一段距离就高高伫立着的一个箭塔……

    即使早就知道这么一个地方,然而从漫画、动画上面看到过的画面,怎么都不可能比身临其境更加感觉到冲击与震撼。

    那些将整个山峰顶部都围了起来的巨大原木围墙,远远看上去非常整齐,每一根原木都怕不是一人合抱那样粗壮,笔直的至少有十米高……

    想要将它们挑拣出来,处理完毕并且全部搬运到山上,结结实实的围成这样巨大的原木围墙。

    ——这需要动用的人力就是不可想象的。

    至少对于这么一个落后的时代,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来说,只怕是穷尽了数代人的力量才让这个山上的“城寨”变成今天的这个模样。

    “很正常,这是一个家家户户世代都作为除妖师的村落,最早发现四魂之玉的人们,也是这个村子的人……”

    身边的巫女同样抬起头来,轻声的解释说道。

    她看着远处山上的那个寨子的轮廓,眼眸之中也是禁不住的露出缅怀的神色来。

    “他们世代传承着利用妖怪的皮毛、骸骨,制作成特别的铠甲和武器的技艺,也因为如此,总是容易吸引来更多的妖怪……所以他们必须住在这么一个寨子里。”

    “……”

    “……”

    “也是,我之前看见一个矿业大亨的房子是建在堡垒里面的,毕竟换作了我要将人送进矿井里面工作,我也觉得我需要住进堡垒之中……”

    莫宸点了点头,似乎觉得很有道理。

    把人送进矿井下面工作,都要担心别人来找机会和你拼命。

    现在这些村民面对的甚至不是人,而是那些凶残到难以想象的妖怪,要是什么防御工事都不做的话……

    那么这个除妖师村落,也就不可能世代传承下去了。低级妖怪虽然容易对付,但始终也是异类的定位,可不是吃素的。

    就像是百足妖妇那样,还没有完全复活过来,就能够在枫之村里面肆虐,没有准备的枫婆婆一时间也没有办法。

    诚然枫婆婆本身的灵力资质并不能够说多好,但是考虑到很多村庄甚至就连灵力没多强的神官、巫女都是不存在的。

    对于那种村子来说,一头百足妖妇就够让他们损失惨重了,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而除妖师村落全村人都是除妖师,但是始终还是人,一旦那些妖物的数量多了,同样没可能打得过……花费大力气修筑防御工事,可以说是必须的。

    这个时候,一阵清风吹来。

    莫宸忍不住眨了眨眼睛,然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转过头去对着巫女说道:

    “等等,寨子里面好像没有人了,而且……血腥气还有死亡的味道相当重,顺着风都能够飘过来老远。”

    “嗯?!”

    桔梗的表情微微一变,然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在犹豫了一下之后,她轻声问道:“具体情况怎么样,能够感应得到吗?”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她也大概明白了对方的灵力所体现出来的倾向性质,正如同她自己的是纯粹的「破魔」特性那般,对方则是体现在「自然」的倾向上面。

    在没有刻意的制造雷霆、冰雪之类的极端气象的时候,自然界之中那无处不在的风,才是他的力量最好的体现。

    因此,尽管隔着相当远的距离,但是他既然这么说了,那么恐怕就真的是那个除妖师村落出事了,远方的风带来信息并且告知了他。

    年轻人点点头,毫不惊讶于风带给自己的讯息——

    “血腥气还有大量的妖气,整个村子都是,不像是除妖师村落,更加像是妖物盘踞的巨型巢穴……非常抱歉,不过那里的确是一个活物的气息都没有了。”

    简而言之,也就是整个村落的人全部都死了。

    莫宸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那个寨子就是犬夜叉一行人日后的同伴之一,除妖师少女珊瑚的村庄。

    她和父亲弟弟等人接到除妖的委托,却没料到那是一个奈落设计的陷阱,因此除了她之外的亲人都死了。

    而且在她和其他主力离开村庄的时候,奈落集结了一大批低级妖怪,趁着除妖师村落兵力空虚的时候,血洗了整个村庄,杀光了所有留守的人,并且将屎盆子扣在了犬夜叉等人的头上。

    然后让珊瑚发了疯一样,要来和犬夜叉等人同归于尽……基本上就是这样,奈落从头到尾使用的手段都没有怎么变化过,就是怎么好用怎么卑鄙,就怎么来。

    自己亲自正面刚,是不可能的,考虑利用别人才是那个家伙最优先的选择。

    珊瑚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甚至就连杀生丸也被奈落利用过……

    所以说,那个家伙实力没有达到碾压一切的程度,引起仇恨来却是一套一套的。

    要不是本身拼命给自己强化乌龟壳,一天到晚躲躲藏藏,最后就连分离自己的心脏这样近似命匣的手段都用过了——

    奈落这货真的早就被砍死一百次了。

    不过莫宸对此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虽然这个村子的惨状让他同情,然而他自忖自己也不是救世主,不会觉得自己有什么责任,做不到就是自己的错。

    退一步来说,要不是桔梗带路的话,他就连除妖师村落的位置具体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这不应该,就算是村庄的主力出去了,村子的防御也不会简单的被攻破……但是妖怪们大量集结的迹象他们怎么可能会没有发现?而且妖怪本身就很难专门集结起来去屠杀村子,这很反常。”

    巫女皱着眉头,然后一挥手唤来死魂虫——之前本来就是担心引起误会,所以在接近了除妖师村落的时候,她没有再使用死魂虫来赶路,而是选择了步行。

    但是现在,既然那个村庄已经没有人活着了,那么就不再需要顾及到这样的细节,尽快赶过去才是正理。

    只不过——

    “怎么?你不准备过去?”桔梗回过头来,看着站在原地没有动作的某人,蹙眉问道。

    “这个……我觉得我就不用过去了吧,你是想要去那个村庄查看一下四魂之玉被创造出来的那个地方吧,但是我对四魂之玉有没有兴趣。”

    莫宸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挠了挠脸颊,斟酌着组织语言。

    “这么说吧,等到去这个村落看过之后,巫女大人你还想去什么地方?”

    “……”

    “……”

    桔梗静静的凝视着他好大一会儿,然后平静的问道:“是你有想去的地方吧?”

    “咳咳,也可以这么说,我真的觉得我应该不会有问题,而且我也的确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啊,这样子下去也不是办法吧……”

    莫宸移开视线,不与巫女对视。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被判断成为了真正的曲灵预备役,一旦彻底堕落扭曲,就可能会对世间造成巨大的危害……

    好吧,尽管因为这么一个原因,考虑到有奈落那么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的存在,他也能够理解巫女对自己这么一颗定时炸弹不放心的想法——

    毕竟奈落就是四魂皆满的曲灵,也的确是从头到尾都是恶意满溢的四处搞事,对世间造成了巨大的危害。

    最重要的就是,奈落并不是一开始就特别强的,在诞生后的五十年间,他行踪诡异阴险毒辣,但是实力却委实强不到哪里去,五十年的时间都没有多少实质性的进展。

    毕竟只是无数低等妖物汇聚堆积在一起,从而诞生的「杂种」,量变并没有产生质变,反而因为驳杂不堪的妖力、过于混乱的组成,让他很难成长起来。

    直到四魂之玉重新现世之后,他借助收集大量的四魂碎片,无节制的利用其中的力量,实力才真正的开始了突飞猛进,并且开始不断自我分裂、制造分身。

    ——每一个分身都可谓是相当强力,也是犬夜叉等人收集碎片的旅程之中,很多时候都会遇到的主要敌人。

    然而莫宸呢?他只要坚持消化那股不属于自己的力量,本身的能力就会没有任何门槛限制的拼命增长,甚至于他现在就已经基本相当于杀生丸的那个层次了。

    要是继续下去的话,将会变成拥有神灵伟力的曲灵?这算是什么,所谓的邪神吗?

    要是完全化作堕落扭曲的曲灵,那么奈落什么的和他相比起来,完全就是小菜一碟。

    这也是这两人为什么会突然组队的缘故,事实上只是巫女对莫宸不放心,不可能眼睁睁的放任后者随意活动,等到下一次再见面就变成了邪恶的曲灵。

    毕竟在她看来,要是对方走上了最极端的道路的话,那么其威胁程度要比四魂之玉还有可怕。

    玉本身只是死物,甚至就是直灵与曲灵斗争过程的具象化。

    然而作为四魂皆满的人,走上了不归之路,那么基本上就相当于曲灵这个概念的真身现世。

    只不过理解归理解,但是莫宸也不想完全失去自由啊,他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可能完全跟着桔梗的行动来配合。

    再说了,他也不可能一直待在战国时代,隔三岔五的总要回去更新一下动态,免得太长时间没消息,被人报失踪了。

    那个时候怎么办?

    桔梗微微蹙眉,对于莫宸说明的这么一个问题似乎也是觉得难以处理,她的确不放心对方的问题,然而对方目前还不是曲灵——

    除了观察与希望能够让对方纠正过来之外,她做不了更多的事情。

    要是能够狠下心来直接在问题萌芽的时候就一劳永逸的解决的话,她也不会因为当年救下鬼蜘蛛,导致日后的一连串问题发生了。

    虽然莫宸这几天也很配合……

    可是她终究是没有办法也没有理由,要求对方一直这么单方面的配合自己。

    她当初就连犬夜叉都不忍心用言灵念珠来束缚,现在更加别说是一个才认识了没几天的人了。

    思索了好半晌之后,巫女似乎作出了决定。

    她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语气平静的说道:“先去除妖师村落看看再说……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在这方面为难的。”

    “……”

    莫宸忍不住的扯了扯嘴角,眼神略微的有些古怪。

    这话听上去真是让人觉得安心呢,而且桔梗的话也值得信任。

    但是似乎不像是准备分道扬镳各走各路的意思啊,否则的话,直接在这里分别不好吗?

    莫名的,莫宸微妙的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一部分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