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我妈是剑仙 > 第二百零九章 杀

第二百零九章 杀

    练青衣蹲在地上,双手插在袖里,眼皮一抬,看着旁边以同样姿势蹲在旁边的“温笑”,慵懒道:“这小子不用我培养,天生的一副贱骨头。”

    两个一中年,一青年两个女人,根本不像是两个上界真仙,更像是两个干了一半农活休憩起来的农妇,就差一把瓜子儿了。

    “温笑”琢磨了一下,中肯的点点头:“没错,这小子是挺贱的,又小心眼又记仇,里里外外都坑,心黑着呢,要不是你守宫砂还在,我真当他是你亲儿子了。”

    练青衣当时就不乐意了:“好好说话,怎么骂人啊,你才能生出这么没**儿的儿子呢,想干架是不是?屁股上的疤瘌忘了怎么来了?我看你曲九儿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曲九儿顿时暴怒:“骂人不揭短儿,说好了再也不提瑶池旧事,你还提!贱人!”

    对骂当口,曲九儿毫无预兆的出手,一指点向练青衣的胸口,刹那间剑气四溢,大风忽起,雪花纷纷扬扬。

    练青衣也似乎早有预料,双腿一弹,爆射向半空,却在中路返回,折向曲九儿后身,竖起一根中指:“指中玄剑术!”

    曲九儿神情慌张一手兜裆,一手撑地怒斥:“卑鄙!”

    练青衣讥笑道:“指头缝……真紧!”

    半晌过后,两个女人头对头,都躺在雪地上,呈现出一个大字型,喘着粗气,身上都是热气蒸蒸,将地上的积雪都烫的开始消融了。

    曲九儿眼色迷离抓起一把雪,看着雪在手里慢慢融化成水,沿着胳膊涌向袖管:“凡间真不错,当时我要是跟着你一起下来就好了。”

    练青衣笑眯眯道:“是啊,真不错,虽然没有天宫那样华丽的盛景,但是有股子人情味,没有什么天理天条,没什么礼上尊卑,也不需要动不动就要给别人磕头下跪。”

    曲九儿撇了撇嘴:“说的就好像你跪过似的,我打小就羡慕你,你剑门和上清道宫就隔了一条河,光景却是大不一样,你能下河摸鱼,我却得吃斋念咒,你们祖师奶奶能跟你们讲冰糖葫芦有多好吃,还中了满山的山楂,我们祖师爷一天到晚就知道骂人。”

    练青衣脸上露出追忆之色:“想当初我们剑门的孩子,赚的最多的就是你们上清道宫孩子的怨念,成天玩乐,无拘无束,修炼的还比你们快,你说气人不气人。”

    曲九儿仰头瞪了练青衣一眼:“还好意思说呢,八岁的时候,你骗我游过河,说请我吃山楂,反手你就给我师傅投了匿名信举报我!”

    练青衣一想也乐了:“哈哈哈,你不说我都忘了,也就你傻啦吧唧的,吃山楂不吐核,屙屎都是山楂子儿!”

    曲九儿想想,也乐了,笑中带泪。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笑的林木瑟瑟。

    曲九儿:“你说还能太平多久?”

    练青衣:“没多久了。”

    曲九儿:“那我们是朋友么?”

    练青衣:“现在是,估计在过一阵子就不是了。”

    曲九儿:“如果真的要拔剑那一天,我不会留手。”

    练青衣:“我也不会。”

    曲九儿:“你究竟为什么而战呢?”

    练青衣:“当然是为真理而战,这是祖训!”

    曲九儿:“放屁!你练青衣做事从来都是为了自己!”

    练青衣:“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所以为自己就是真理!”

    曲九儿:“……”

    曲九儿:“不聊了,反正也说不过你。”

    练青衣:“再见!”

    曲九儿:“再见!”

    练青衣:“下次见面记得叫阿姨。”

    曲九儿:“……”

    ……

    两个人在斗嘴的时候,礼堂门口已经变得风声鹤唳起来。

    三个来退学的家长都死了,死的毫无声息,这就不由得不让人猜测起来了。

    “究竟是谁这么狠的心啊!”

    “药王谷没跑了!估计这几个家长都是药王谷怂恿来的,如今看到人家陈老师对孩子这么好,怕几个家长检举,现在就杀……”

    “小心点说话,人家都敢在国策院里面杀人了!你不怕死啊!”

    “哎呦喂,瞧我这破嘴,谢谢您提醒!”

    三个家长这么一死,几乎把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药王谷。

    国策院是没有杀人动机的,总不能说这三个家长因为说要退学,把国策院得罪了就杀人。

    而这三个看似无辜的家长来退学,本身就有人猜测是被人指使,现在被杀人灭口,那就更加坐实了这一说法。

    三个孩子的家长为什么会被灭口,那只能是有人不想让这三个家长开口说话!

    所有人心里都明镜的这一点,但是真敢说的却没有几个,有莽撞的也在被人提醒了之后,都牢牢的把嘴巴闭了起来。

    警察来了之后,这里自然变成了凶案现场,来的这么多人也都被赶出去了,不过很快在网络上,就开始逐渐有人把药王谷是背后指使的猜测说了出来。

    一时间,网络上讨论的不可开交。

    ……

    “混账!洗髓丹你明明知道是真的,为什么说成假的?我药王谷堂堂名门正派,怎可做这蝇营狗苟之事!”

    传影石里,药王谷谷主孙不归暴跳如雷。

    白海石和孙青鼎也是噤若寒蝉,在回到了药王谷驻南陵据点中,白海石一回来就给门里发去了密电。

    在获知了洗髓丹的事件之后,孙不归彻底怒了。

    白海石硬着头皮道:“宗主,我这可都是为了宗门着想啊,要是我当时承认了洗髓丹的真实性,那我们就被动了,这小子手握奇药,还拿着太上老君的名头狐假虎威,若是真的抢婚,我们连动他都不能动,他要是真的和楚家联姻,凭他和江平潮的关系,这楚家的灵田就会被收归国有,跟我药王谷再无干系,这千顷灵田,可是我药王谷起事的资本啊!宗主明鉴啊!”

    孙青鼎也是在旁边附和道:“是啊,爹,白客卿也是为了我,为了药王谷的发展着想!”

    “你给我闭嘴!你懂什么?那五日之后,这些人不死,就足以证明洗髓丹是真的!如何善后!”

    孙不归大声怒斥,孙青鼎顿时就不敢说话了。

    白海石则是突然抬头,阴测测道:“无需怎么办,一个字……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