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巨星来了 > 第777章 崩溃的心

第777章 崩溃的心

    囡囡双手撑地,趴地上仰着头,可怜兮兮地看着可儿手里的玩具,大眼睛眨呀眨。

    小家伙的模样,让陈子昂的心都化了。

    他抱着可儿,蹲下来,想把囡囡也抱起来。

    可囡囡对陈子昂不亲近,眼神有些怯意。

    关馨馨从背后掏出另一个小玩具,跟可儿手里的玩具是同一个款式,只是颜色不一样。

    她没给囡囡,而是交到陈子昂手里。

    陈子昂会意,拿着小玩具哄囡囡:“囡囡,要不要呀?让粑粑抱抱,粑粑就给你。”

    小姑娘连忙坐好,伸出双手。

    陈子昂心花怒放,连忙把玩具塞到小姑娘手里。

    等囡囡拿到玩具,陈子昂大手一捞,把小家伙也抱起来。

    小家伙有玩具后,终于让陈子昂抱。

    陈子昂高兴坏了。

    左手一个,右手一个。

    两个孩子,现在都在他怀里。

    一旁的关馨馨却有些焦虑,但没多说什么。

    囡囡在陈子昂怀里玩自己的玩具,没多久,她就开始注意到另一边的可儿手里的玩具。

    小姑娘话不多,一只手抱着自己的玩具,一只手就伸出,要抢可儿的玩具。

    这么近的距离,可儿躲不过,手里的玩具很快被囡囡抓住。

    囡囡用力一扯。

    可儿瞪着大眼睛,则死死抱住自己的玩具。

    没抢过来!

    囡囡继续扯。

    可儿依旧死死抓紧自己的玩具,嘴里哇哇大叫,带着哭腔。

    “哎,别抢啊,你都有了。”陈子昂急了,他一只手抱着一个娃,根本没法阻止囡囡的霸道。

    囡囡哪里管,就抢!

    可儿一边护着自己的玩具,一边叫喊,眼里开始噙满泪水。

    这还不要紧,下一幕让陈子昂有些崩溃。

    囡囡眼见抢不过来,迅速撒手,然后一巴掌就朝可儿脸上盖去。

    “啪”的一声。

    陈子昂崩溃了。

    囡囡打得很猛,一巴掌打在可儿脑袋和半边脸上。

    可儿顿时哇哇大哭起来,泪水滂沱。

    “拿走,拿走一个。”陈子昂连忙向关馨馨求救,他抱着两个,腾不出手,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幕“悲剧”上演。

    关馨馨连忙把囡囡抱走。

    囡囡还没抢到玩具,可不干了,也立时哇哇大哭起来。

    陈子昂泪崩,你打人你还哭?

    “啊,不哭不哭,乖,爸爸给你吹吹。”陈子昂抱着可儿,给她被打的地方吹气。

    小家伙哭得撕心裂肺的。

    陈子昂心痛。

    “她们经常打架吗?”陈子昂抱着可儿摇晃身子哄她,问关馨馨。

    “可不,囡囡最凶,打可儿,也打阳阳。阳阳和可儿也不是没出手过,但被打的,多是他们。可儿最好欺负,所以被打得最多。”可儿的保姆哭笑不得帮关馨馨接话。

    “小孩子都这样,没事。”关馨馨一边哄也哭着的囡囡,一边笑着说道。

    陈子昂心疼得要死。

    手心手背都是肉,囡囡刚才那一巴掌,他历历在目啊。

    小孩子……打人都是打脸打脑袋的。

    可儿哭了老半天才停止,大概是哭累了,在陈子昂怀里睡着了。

    囡囡哄得很快,早就不哭了,但也累了,靠在沙发上玩玩具,时不时小鸡啄米。

    阳阳早就被保姆抱回房间睡了。

    那小家伙最贪睡。

    等把三小孩都伺候睡下后,陈子昂感觉有些精疲力尽。

    带小孩是很累人的!

    也幸亏家里不缺钱,能请人一直帮忙伺候着,分担掉父母大部分体力活。

    “彤彤和丹丹小时候有那么凶吗?”洗完澡,陈子昂从卧室里出来,到客厅里擦头发,问在沙发上看书的关馨馨。

    关馨馨看着书,头也不抬说道:“差不多,小孩子都这样。可儿也会打人,只是一直被囡囡压着气焰。”

    “我困了,睡觉呗。”陈子昂小声说道。

    孩子和保姆都住二楼,关馨馨住一楼。

    关天羽则自己住三楼。

    “嗯,睡吧。”关馨馨放下书起身。

    陈子昂把毛巾搭肩膀上,搂着关馨馨的肩膀笑道:“我前十分钟,你后二十分钟,怎么样?”

    关馨馨没理他,进房间去。

    二十分钟后。

    陈子昂简直是捂着脸从房间里跑出来。

    “哎,最近什么情况啊?”他很郁闷。

    五分钟后他就有些控制不住,然后求躺赢。

    躺赢也就十分钟不到。

    上楼去,悄悄看了会儿熟睡中的孩子,陈子昂才跑下来,去一楼客房睡。

    两天后,陈子昂赶回幽州一趟,参加公司年会。

    伯玉娱乐的年会,普通员工倒没几个缺席。

    但艺人们却大多缺席。

    尤其是歌手们。

    年前各大卫视录制春晚,歌手们都跑去。

    影视部那群艺人呢,也有不少在开工,回不来。

    参加完公司年会,陈子昂第二天就跑回来。

    第三天又跑去参加代帅和李韵儿的婚礼。

    虽然他结婚了,当爸爸了,但没那么讲究,一样去当代帅的伴郎。

    此外,还有余温和代帅的另外四个朋友也是伴郎。

    一大早,新郎车就带着伴郎们前往松江府接新娘。

    远不远,近不近的,代帅很蛋疼。

    一大早出发,都不知道下午什么时候能回来。

    那边的伴娘,肯定各种为难新郎和伴郎。

    事实证明,要不是各种红包开路,花了十几万,新娘在下午临安这边开桌前还接不回来呢。

    回临安这几天,陈子昂每天都累得够呛。

    直到大年二十九,关彤彤回来,陈子昂才开始轻松下来。

    阳阳和囡囡已经提前接到陈家。

    关彤彤回来,陈子昂也就不用那么上心带孩子了。

    “带孩子累不累?”回来看到陈子昂苦着脸,关彤彤笑着问道。

    “累啊,刚开始跟我不亲,我着急。后来跟我亲了,老找我抱,累死人。尤其带回我们家后,见不到我就哭闹。”陈子昂痛并快乐着。

    大年三十,把孩子早早伺候睡着后,一家子才坐到客厅沙发上看春晚。

    “今晚有小品,是你写的剧本?”陈父问陈子昂。

    “嗯,很精彩的。”陈子昂信心十足。

    “也不谦虚点。”关彤彤笑道。

    “那得好好看了。”石佳很期待。

    最近,网友早就知道李秋婷三人组会再次登陆央视春晚,一个个嗷嗷大叫。

    三人上部《投其所好》作品,太精彩了。

    “今年不知道会怎么样?”

    “能跟《投其所好》比吗?”

    “希望别退步哈。”

    “听说还是黄金子昂写的剧本,那必须期待啦。”

    “话说今晚的央视春晚,又没黄金子昂吗?”

    “没有,节目单都出来了。”

    “哎,好可惜,以前觉得陈子昂演不了小品,现在发现,应该不是。”

    “是啊,演技那么好,怎么可能演不了小品。”

    “那只能看李秋婷三人组继续逗我们乐啦。”

    “郝健不辜负大家的期望,用《夏洛特烦恼》证明了自己的喜剧天赋。”

    “……”

    央视春晚开启,随着时间的流逝,李秋婷和郝健、田晓生的小品节目终于到了。

    舞台上。

    郝健鼻青脸肿,拖着撞坏的自行车上场:“唉哟…唉哟…唉哟…”

    看到郝健的模样,观众发出会意地笑声。

    时隔一年,大家又再次看到这个倒霉家伙。

    他在《投其所好》小品里面的角色,深入人心。

    《夏洛特烦恼》更是让他名正言顺地成为一位优秀的喜剧演员。

    场上,郝健痛苦说道:“你说我这个人哪,有个最大的缺点,就是太好多管闲事。这不,刚才在马路上看见一辆汽车后备箱没关,我骑车子在后面这顿追啊,寻思告诉人一声。结果人家一个急刹车,我钻人家后备箱里去了。”

    观众大笑。

    郝健继续说道:“这刚爬出来,一位好心的民警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全责。”

    观众又哈哈笑起来。

    不错,这感觉很好。

    不愧是郝健!

    “赔了人二百块钱,你说我这是不是多管闲事?我发誓,以后我要再多管闲事的话,我就不叫郝建,我就叫非常贱!”郝健气愤道。

    观众乐不可支。

    郝健推车准备走,这时,李秋婷,一个老太太的打扮,摇摇晃晃上场:“啊……啊……哎……哎呦。”

    咚的一声,她摔倒在地。

    正推着自行车走的郝健,身子停顿了一下,继续前行,头也不回:“啥也没看着。”

    观众笑。

    李秋婷躺地上痛苦呻吟:“哎呀……”

    郝健继续走:“哎呀……”

    观众乐呵。

    李秋婷:“哎呀……”

    郝健:“哎呀……”

    李秋婷:“哎呀妈呀……”

    郝健停下来:“你赢了。”

    观众哈哈笑起来,果真是好贱。

    郝健把自行车转换方向,对着李秋婷那里,支上脚架。

    “大妈呀,您没事吧?”他走过去,蹲下询问李秋婷。

    李秋婷语气带着忿忿:“七十九了,咣当一下拍地上了,你说呢?”

    郝健好心好意道:“哎呀,大妈那你快看看摔坏了没有啊?疼不疼啊?”

    李秋婷在身上一阵摸索:“哎呀,我的胳膊肘儿啊!哎呀,我的波棱盖儿啊!哎呀,我的腰间盘呐!”

    郝健眼珠子随着李秋婷的手移动。

    结果,李秋婷:“哎呀,都不疼啊……”

    观众笑翻。

    郝健很无语,埋怨道:“不是,大妈,都这会儿了,就别用排除法了。那既然都不疼,那咱试试看还能不能走走了。”

    李秋婷迟疑道:“我试试。”

    郝健点头:“哎,慢点哦!”

    李秋婷躺地上,360度旋转行走。

    转到郝健那,他连忙蹦起来,脸都黑了:“哎呀!你这走是能走啊,但你这是按表走的啊!”

    李秋婷惊奇道:“哎呀,我这胯骨怎么突然疼了呢?”

    郝健擦汗:“那肯定的啊,刚才转的时候磨的呗,这没起火就不错了。来,大妈,我给您扶起来啊!”

    说着,他扶起李秋婷。

    李秋婷一边缓缓立起上半身,一边看着郝健:“哎呀,小伙子,你这脸上青一块的,紫一块的,你摔的也够呛啊。”

    郝健腼腆道:“我没事。”

    李秋婷很满意:“你是个好孩子,还知道把大妈扶起来。”

    郝健有些不好意思笑道:“我这是做好事儿上瘾了。”

    李秋婷夸赞道:“这要换了别人啊,撞完我早跑啦!”

    郝健脸上的笑容瞬间凝滞,慢慢地将还没完全坐起来的李秋婷放倒在地。

    李秋婷一脸迷茫,咋回事?

    观众笑翻了。

    把李秋婷放倒后,郝健认真说道:“大妈呀,你这是摔懵了呀。”

    李秋婷蒙圈。

    郝健继续说道:“而且懵的很突然哪。你是自己摔倒的啊,你摔倒的时候,我还离你10米开外呢。”

    说着,他指向自己的自行车:“你看,那是我自行车,铁证如山。”

    李秋婷震惊:“哎呀,车圈都瓢成那样了,弄了半天,我是从那边儿飞过来的啊,那我还能抢救的过来吗?哎哟……”

    观众捧腹大笑。

    郝健这一看,吓了一大跳:“哎呀妈呀,这确实太像事故现场了,但大妈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啊,我那车是追尾追的。”

    李秋婷摸着后腰:“哎呀,我的尾椎呀!”

    郝健急了:“我说的是追尾追的,不是追尾椎了,我说的是保险杠,你说的是尾巴根儿啊。”

    李秋婷哀叹:“完了,大过年的,尾巴根还撞碎了,行吧,碎碎平安吧!”

    郝健冷静下来:“我说大妈,你好好回忆一下,真的没人撞你。”

    李秋婷生气了:“没人撞,我飞出10多米啊,那你要撞了我,我现在都出国了呗。”

    观众笑得合不拢嘴。

    郝健不乐意了:“哎不是,大妈你啥身份呢,你出国还能免签呢是咋地啦?再说,你没飞出10米去啊。”

    陈父都忍不住笑了。

    李秋婷怕打着地面:“那要飞几米啊?都这时候了,你还较那三米两米的真儿,有意义吗?”

    郝健没办法了:“行了大妈,咱不掰扯了啊,咱看图说话。好在现在大街小巷都安装了摄像……”

    说着,他抬头看摄像头,只见摄像头的头不知道哪去了:“头呢?完了,头没了。这再纠缠下去就没头了。哎呀我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

    观众乐了。

    李秋婷脾气上来:“怎么的,你还想走啊?”

    郝健沉着脸:“走肯定是不赶趟了,我得跑了。”

    石佳笑眯眯看着电视。

    这时,田晓生饰演的路人甲出场,大老远就在打电话:“媳妇儿,我马上到家了,别着急哦……”

    郝健慌忙躲起来。

    李秋婷急了:“哎,你…”

    路人甲这时看到李秋婷半躺地上,对电话那边说道:“等等,我看见有个老太太摔倒在大马路上,也没个人来扶一把,别人不管,我管!”

    李秋婷脸上露出惊喜。

    路人甲却拿着手机,摆好架势拍照:“大妈,您别动啊。”

    拍完之后,路人甲潇洒飘过:“我马上发条微博好好谴责一下这种行为,让爸妈都转都评论,媳妇,记得给我点赞哦。哎呀,这老太太摔的,老惨了……”

    郝健跑出来,在路人甲后面气得张牙舞爪的,嘴里大骂:“惨,你不扶一把?”

    说完,郝健跑回去,扶起李秋婷:“来,大妈,咱先坐起来啊。大妈啊,我呢,马上送你上医院,但是我求求你了,您帮我证明一下,您就说我是个无辜的路人,好不好?”

    “好!”李秋婷答应。

    郝健高兴了:“这就对了嘛。”

    说完,他拿起手机对着自己:“咳咳……我是好人郝建,就在刚才,我拎着我的自行车在前面肆无忌惮地走着,也不知怎么,后面就突然多了个老太太,我放下一切顾虑,毫不犹豫的上前去扶她。”

    然后,他又把手机对准李秋婷:“到你了,收点下巴,显瘦。”

    李秋婷开口:“我,是个无辜的路人,无辜的被你给撞倒了,完了你还要跑。呵呵呵……呵呵呵……”

    郝健差点疯了:“大妈,你这么顽皮,你家里人知道吗?”

    李秋婷冷笑:“呵呵呵,跟我来这套,呵呵呵。”

    郝健纠结着脸:“行了,别呵呵了,你赢了。你呢,就是当局者迷糊了。我陪你一起等一个明白事理的人给咱评评这理。”

    说着,他脱下大衣,给李秋婷披上:“来吧,大妈,别冻坏了,把大衣给您披上,暖和不?徐然同款的,还能不能感觉到自己在白雪飘飞的季节里摇曳了?”

    观众大笑。

    李秋婷指着郝健:“良心发现了吧。”

    这时,田晓生扮演的路人乙骑自行车出场。

    郝健连忙上去:“哎,大哥。”

    路人乙:“怎么了,小伙子?”

    郝健说道:“这儿有个老太太……”

    路人乙看了躺地上的老太太一眼,二话不说立刻蹬起自行车。

    等蹬远点后停下来,朝郝健招手。

    等郝健过去后,他小声问道:“哎哎!你撞的啊?”

    郝健急了:“真不是啊。”

    路人乙连忙说道:“快跑……”

    说着,他蹬起自行车,蹬几步停下来,回头伸出三根手指对郝健说道:“我扶过仨。”

    郝健好奇:“结果呢?”

    路人乙眼神陷入回忆中:“这么跟你说吧,哥以前……”

    说到这,他哽咽道:“开的是大奔!”

    随后,路人乙洒泪离去。

    观众差点笑岔气。

    郝健呆呆看着路人乙的背影,最后深深鞠了一躬。

    而后,郝健回来:“大妈,我简单的介绍一下我家里的情况啊。嗯,这么说吧,小偷到我家都是含着眼泪儿走的,逢年过节还得给我扔两袋米呢,你明白我意思没?”

    观众哈哈大笑。

    郝健继续说道:“那咱这样啊,咱们娘儿俩呢,一起分享几则寓言小故事啊,故事的名字分别是:东郭先生与狼、吕洞宾与狗、农夫与蛇、郝建与老太太。这几个故事分别讲的是什么呢,我从头到尾依次的给你讲讲啊,说从前那,有个叫东郭的先生,有一天,他骑着自己那头驴,在那嘎达嘎达嘎达嘎达骑了一脸大疙瘩啊,完了呢,就遇到了一个快要死了的狼,这个狼呢……”

    李秋婷生气了:“太磨叽了!要扶你就扶,不扶你就走,你给好人腾个地儿!我就当你没撞过我,行了吧,你走吧,去吧去吧,逃逸去吧!”

    郝健不干了:“我怎么还成逃逸的了呢?老这么说话,咱们以后还能不能一起玩耍了?”

    观众笑。

    李秋婷气道:“你走不走?”

    郝健倔道:“我不走!”

    李秋婷再次问:“你走不走?”

    郝健急眼:“我走我就成逃逸的了!”

    李秋婷气坏了:“你不走是吧?好,我走!”

    说完,她匍匐前进。

    观众笑翻了。

    郝健跟在后面:“我说大妈,你这是要上那儿炸碉堡去呀你这是,怎么还就说不明白了呢?我好比就是那个东郭先生,完了我把狼救了,回头狼还要吃了我呢,那你说那狼……是不是挺没礼貌的?”

    李秋婷恍然大悟:“我才听明白啊,你搁那指桑骂槐呢,我一老太太搁这趴半天了,你以为我趴活儿呢啊?说谁是蛇,谁是狗,谁是狼?骂谁好贱(郝健)那,你才好贱(郝健)呢!”

    郝健不高兴了:“郝健那名是我妈起早贪黑给我起的,到你这儿怎么成脏话了呢?”

    李秋婷气炸:“你把我撞到了,哪怕说声对不起……不仅不道歉,还反咬我一口,我告诉你,哎呀你今天哪,就别想走!”

    说着,李秋婷强撑起身,鸭子步走向自行车:“这呀,就是证据啊,我今天就是豁出命,也要和这种社会不良现象斗争到底!”

    边说边挪郝健的自行车。

    郝健惊讶:“不是,大妈,你是怎么挪过去的啊?”

    李秋婷:“嗯?”

    郝健有些高兴了:“那个,大妈你没事儿了啊!”

    李秋婷看了看自己:“我?被你气的啊。”

    郝健高兴坏了:“呀!这气人还能治病那,那我这是气功啊!”

    李秋婷:“我今天非得找个人来给我评评理啊,来人哪,来人……”

    这时,田晓生扮演的警察出场。

    看到李秋婷,田晓生询问:“大妈,什么情况啊?”

    那边,看到警察来,郝健顺势倒地。

    李秋婷丢下车,紧握警察的双手:“救星啊!刚才啊,他……”

    说着一只手指向郝健那边。

    此时的郝健,正躺地上抽搐。

    观众笑破肚皮。

    李秋婷一脸懵逼:“你……怎么还倒了呢?他……”

    警察观察了一下现场,埋怨道:“大妈,你这骑的也太快了!”

    李秋婷傻眼了:“啊?”

    观众笑疼肚子。

    警察说道:“这车圈都瓢成这样儿了,你飙车了啊?”

    李秋婷语无伦次:“我……我……”

    全场爆笑。

    警察无奈道:“你看你把人给撞的……”

    李秋婷连忙解释:“他不是我撞的啊。”

    警察教育道:“大妈啊,这车在这放着呢,人搁这躺着呢,事故现场太清晰了。”

    李秋婷急了:“那不是我的自行车啊,不是我的自行车……”

    郝健在地上哀嚎:“你老伴儿的自行车,你也没蹬那么快啊,我这是耽误你起飞了呀!”

    观众笑出了眼泪。

    李秋婷急疯了:“他呀,我,刚才……什么玩意儿啊……”

    警察笑着安慰道:“大妈别激动啊,我来处理。”

    说着朝郝健那走去:“来来来来。哎呀,同志啊,这个没摔坏吧,疼不疼啊?”

    郝健痛苦呻吟:“哎呀我的胳膊肘啊,哎呀我的波棱盖啊,哎呀我这腰间盘哪……”

    警察关切问道:“都摔坏了?”

    郝健:“都不疼啊。”

    警察:“……”

    半晌,警察对郝健说道:“都这会儿了,就别用排除法了。这没事,看看能不能走走啊?”

    郝健说道:“走应该是能走啊,但肯定也得是按表走了。”

    说着也学之前李秋婷走了起来。

    观众哄堂大笑。

    李秋婷傻眼:“你怎么还按表走上了?”

    郝健继续哀嚎:“呀,那车圈都瓢成那样了,闹了半天,我是从那边飞过来的呀,哪我还能抢救的过来吗?”

    李秋婷百口莫辩。

    “看这样,我飞出来能有10来米啊!”郝健哭了。

    李秋婷急哭了:“你哪飞10米了啊?”

    郝健拍打地面:“那我飞几米?都这会儿了,还跟我较那三米两米的真儿,有意义吗?”

    李秋婷急哭了,对警察说道:“他说的,全是我的词儿啊!”

    郝健插嘴:“这玩意儿,谁说算谁的。”

    观众笑哭。

    警察无语:“哎,同志啊,我先扶你起来啊,来来来……”

    扶了一半,他惊讶:“哎,这……你不追尾那小子吗?”

    郝健翻身而起:“处理我事故那交警!”

    说着,他一把抱住警察。

    李秋婷心灰意冷:“完了,他俩还认识!”

    警察推开郝健:“来来来,手放下啊。不是,你俩这什么情况啊?”

    郝健像是抓到救命稻草:“警察叔叔,我给你解释一下啊,我拎着我那车子从您那出来啊,在前面走着,大妈突然就倒地上了,我好心过去扶一把,大妈就摔懵了,非得以为是我撞的,您就给大妈解释一下,我那自行车圈是咋瓢的就行。”

    警察恍然大悟:“哦,明白了。”

    而后,他对李秋婷说道:“大妈呀,他这个自行车车圈是刚才追尾撞成这样的,事故就是我处理的。”

    李秋婷懵了:“不是撞我撞的吗?”

    警察笑道:“大妈呀,警察的话您还不相信吗?再说了您都这么大岁数了,他要撞您撞成那样了,那您还能站在这儿说话吗?”

    李秋婷摸着脑袋:“也是啊?那我是咋倒的呢?”

    警察耐心说道:“大妈您看哦,刚才那位司机啊,特意回来道了个歉,说当时脑子没转过这个弯来,让我把这个钱,务必还给这个小伙子,说不能让做好事的人心凉。”

    说着,他掏钱来给郝健:“来,拿着。”

    郝健像是从地狱回到天堂:“哎呀,不凉了,不凉了,不凉了。”

    警察笑道:“人家还多给你一百,让你拿去修车。”

    郝健高兴极了:“哎呀,这不但不凉了,咋还突然有点烧心了呢?”

    李秋婷在一旁一拍脑袋:“我想起来了,刚才啊我搁那拧啊拧啊,一个台阶迈空了,完了就摔倒了。”

    郝健热泪盈眶:“终于真相大白了,大妈呀,对不起啊,你别生我气,我刚才不是有意要气你的,我是实在没办法了,才给你演了遍回放啊。”

    李秋婷竖起大拇指:“孩子啊,大妈这么误会你,你都没走,还要扶大妈,好样的。”

    郝健挺起胸膛,掏出钱:“大妈,这人倒了咱不扶,那人心不就倒了吗?人心要是倒了,咱想扶都扶不起来了……走,大妈,咱上医院。”

    李秋婷摆手:“不用,不用你的钱,大妈有医保!臭小子,挺贼啊,咣当一下躺地上了,你还按表走上了,哈哈哈哈哈……”

    郝健笑道:“我心眼多多呀,我都没转快,我寻思我这速度要真转起来,那还不得自燃了啊。”

    三人哈哈大笑着下场。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