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重生支配者 > 第二十八章:幻术之理

第二十八章:幻术之理

    方修手捧着欺诈小丑之面,可以看到欺诈小丑之面的表面不断的蠕动,内部的魔力之光不断的转换,化为了灵魂之光。

    立刻看到,原本庞大的魔力之光不断缩小,最后变成了一个奇怪扭曲的灵魂结构,灵魂之力作为比魔力更加高等的力量,转化之间的损耗,非常庞大。

    方修捧着这个灵魂单体结构,融入了自己的魂魄当中,立刻感觉到,大量关于幻术的信息,这是关于欺诈小丑之面的幻形法术的知识和运用方法,此刻却不断的涌入方修的脑海之中,就好像记忆传承一般。

    “果然是可以的!”方修松开了捧着自己脸的手,眼睛绽放出了诡异的光芒,瞳孔之中,隐隐约约好像可以看到大量的文字在蠕动。

    不过方修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正在排斥这外来的灵魂之力,他知道,自己这种方式不能够多次使用,肯定是有弊端的。

    “估计要花费半个月,才能够彻底的消化完这道法术结构。”

    方修原本想要慢慢研究这一套炼金道具的原理,想要仿制创造出法术什么的,不过很可惜,梦想是好的,现实很残酷。

    方修实在不是什么超级炼金天才,更别说自身通过异界广播知道的那三瓜两枣的超凡知识,是不够他整理出什么体系。

    方修心一横,想到直接想通过自己制造灵魂的方式,将魔力结构转化为灵魂结构,然后直接抽取拓印出来,方修想过了,圣者之戒和巨力之手这种存在,就算是转换过来,没有魔力,仅凭灵魂之力也无法干涉现实,只有欺诈小丑之面的幻术,才是方修最有利也最有用的选择。

    幻术是针对灵魂的法术,这是一个在无魔世界,也可以使用的力量。

    “我终于掌握了自己的第一个法术,真正的被自己掌握,可以随意使用,而不担心次数的法术!”

    “这是我的第一个法术,后面,我可以根据这法术的基础之上,慢慢的创造出第二个,甚至升级,成为更厉害的法术。”

    方修走下楼,随着脚步而下,方修的身躯也随之发生了神奇的变化。

    盘坐在沙发之上的黑煞,此刻正在和陈瑾一起在看电视,猫的听觉非常灵敏,仿佛感觉到了有人下楼,黑煞立刻回过头来,看向了方修,同时,方修也看向了它,一人一猫的目光,瞬间对接上了。

    方修的眼睛绽放着微微毫光,此刻看上去,竟然和黑猫的眼睛,略微有几分相似之处,然而在视线对接的一瞬间,黑煞的眼神就完全化为了呆滞。

    在它的视线之中,立刻看到,随着方修一步步从环形的楼梯之上走下,方修的T恤和牛仔裤,慢慢的变换,拉长,融合在了一起,幻化成为了一件月白色的长袍。

    方修原本的黑色短发,疯狂的生长,颜色却渐渐褪去,最后化为了一头银白色的长发,就连方修的脸,也修正的没有了丝毫瑕疵。

    此刻的方修,看上去,飘飘欲仙,竟然真的和传说之中的仙人没有任何区别。

    他一跃而起,轻轻的好像没有丝毫重力的从楼梯之上跳了下来。

    转身,扭腰,然后双指从花瓶之中夹断了一朵鲜花。

    然而鲜花在方修折过身来的一瞬间,却消失不见,而方修的手中,已经握住了一把绽放着寒光的宝剑。

    宝剑纵横,挥出,对准了黑煞而来。

    黑煞吓得连汗毛都竖了起来,瞬间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呜喵!”

    “不要!主人!”

    长剑停在了黑煞的额头,锋利的剑芒吹过它额头的毛发,黑煞仿佛感觉到那凌厉的杀气透过头颅,将自己的脑袋和灵魂都冻结。

    此刻黑煞站在沙发之上,四爪仅仅的抓着沙发皮,身子后倾,全身的汗毛炸裂,眼神之中透露着惶恐。

    然而它再抬眼看向方修,就看见,此刻哪里有什么银发仙人,方修此刻穿着一件嘻哈的宽松T恤,手中夹着一朵白色的小花。

    方修看见黑煞吓成这个样子,哈哈大笑,然后将小花放在了黑煞的额头。

    黑煞头顶着一朵小花,依旧惊魂未定,陈瑾也看向了方修,在她的眼中,刚刚方修不过是从楼梯上翻了下来,然后掐断了一朵花,对准了黑猫黑煞而已,不知道为什么这只猫吓成这个样子,眼中充满了疑惑。

    方修坐了下来,靠在了陈瑾的身边,此刻他的眼睛透露出了无比的自信,脸上也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喜悦表情。

    黑煞恐惧,但是又好奇的盘在了方修的肩头,方修将它抓了下来,摸着它的脑袋。

    黑煞的黑色毛皮,油光华丽,摸上去格外的柔软。

    “那……刚刚……那是什么?”黑猫原本的桀骜不驯,此刻已经化为了惊慌和顺服,看向方修的眼睛,好像在看着什么可怕的怪物。

    “你中术了!”方修看着电视,眼神一动不动,只是嘴角却无意间翘了起来。

    而陈瑾依然抱着她的收音机一动不动,此刻没有到广播时间,她完全沉浸在了电视节目之中。

    此刻电视剧之中,正在播放着仙剑奇侠传,电视之中的仙人御剑飞行,一剑祭出,任由自己掌控,简直潇洒的不要不要的。

    ————————————————

    东门区的黄羊山,原本在古代是一座颇有名气的山,自古以来,围绕着这座山就有着不少传说,让它笼罩上了一股神秘的味道。

    不过到了现代,这里被改造成了一座地方型旅游区和公园,原本的三羊湖也变成了水库,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人声鼎沸之下,自然也称不上有什么神秘隐秘了,褪去了原本的神话传说色彩,也就变成了一座普通的旅游点。

    平日里放假,这里都会聚集不少钓友、登山族、带着孩子游玩的家庭、野餐的情侣,到处都是,旁边的东门公园之中更不用说,人挤人的就好像菜市场一样。

    穿过东门公园沿着黄羊山的盘山公路进入深处,还可以看到一些古老的建筑,以及在当地香火鼎盛的三羊观。

    然而此刻,整个黄羊山的深处,都弥漫着浓浓的大雾,雾气弥漫在丛林山道之间,进入其中可见度不超过一米。

    而且这种雾非常的奇怪,风吹不散,就好像云一般盘绕在黄羊山和三羊湖之间。

    “这雾是怎么回事?这都下午了,马上就是傍晚了,怎么还没有散去!”公园之中不少正在闲逛和运动老人和青年,抬起头看着黄羊山之中怪异的迷雾,都感觉有些惊奇。

    “我在这都住了多少年了,从没有见过这样大的雾!”一位老人提着拐杖,指着黄羊山深处,指指点点的说道。

    跟在他身旁的几位老人也点着头说道:“这雾怪的很!怪得很!”

    然而,此刻从山上跑下来了一个女人,看上去急的满头大汗,连高跟鞋都脱了下来捏在手上,此刻她身上满是尘土,脚上手上都有不少被树枝划伤的痕迹,一从盘山公路之上跑下来她就放声大喊。

    “我丈夫!我孩子!进了雾里面,一直没有出来!”

    “谁帮帮忙,谁帮帮忙!”

    “帮我找一些我孩子!”

    女人哭嚎着大喊,立刻看到不少人聚集了过来,连公园的保安也跑了过来。

    大家立刻知道,女人一家四口开着车准备去水库,没想到起了这么大雾,不过她的丈夫依旧说,这样才有感觉,而且这路他非常熟,沿着公路开过去就可以了。

    女人中途下来上了个厕所,迷雾吹过,然后就发现公路之上的车子和孩子丈夫不见了,电话也怎么打不通。

    “刚刚还在身后的,他说就在那等着我,我转个头,他们就不见人了,车子也不见了!我怎么找也找不到他们!电话也拨不出去!”女人脸上露出了惶恐的神色,哭哭啼啼不已。

    “这天马上就要黑了!这个时候这么大雾,进去恐怕不好找到人吧!”一名打球的学生,卷起了袖子跃跃欲试,不过看了看天空,此刻天色已经泛黄,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应该报警!”一名四十多岁的妇女点头说道。

    “别人有难,能帮就帮我们这么多人,进去很容易就能够找到人了,一喊别人就听见了!”这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父亲,还带着自己的孩子,听见别人的孩子和丈夫迷失在了迷雾和山中,有些感同身受。

    “可能是迷路了吧!毕竟这黄羊山加上水库,还是非常大的!这雾还是挺怪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联系不上山里的人。”公园的保安举着手机,一脸奇怪。

    “对了,今天好像就没有看到山里有人出来过!以前每天都有道观啊!还有水库的工人进出,而且今天好像就没有看到车子下来。”这是一位老人说的话,不过没有被大家放在心上,

    众人议论纷纷,之后在公园保安和热心人的组织之下,二十多人一起,开始上山搜救,然后,所有进入了迷雾之中的人,就再也没有回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