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重生支配者 > 第一章:死亡重置

第一章:死亡重置

    方修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成为了一个畅游在时间长河之上的存在。

    有种说法是人类是生活在四维宇宙的三维生物,每一个三维生物都是时间长河里的一粒沙子,只能够随着时间维度的河流顺流而下,而他则是河里的一条鱼,可以顺着游,也可以逆流而上,甚至跳出时间长河,他是一个跳出了时间维度束缚的高维生物。

    他虽然不能够改变整个时间长河的流速,也无法让时间长河倒流,但是他却可以让自己在时光之中随意穿梭,跳出时间的束缚,这种感觉,简直爽爆了。

    “我就是上帝!”

    然后,然后他就醒了。

    方修洗了一把脸,带上了眼镜,看着镜子之中的自己,这是一个高高瘦瘦的二十出头青年,除了头发理成短寸显得比较精神之外,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了。

    方修脸上下巴还在滴着水的看着自己,眼神之中充满了疑惑:“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方修的名字曾经被人说有些不太吉利,有种至死方休的味道,不过方修没有想到的是,从今天开始,他的生命走向了至死也不休的道路。

    方修洗漱完之后,看了一下墙壁上的万年历,现在正好是八点二十三分,他租住的是一楼,最下面一层是车库,推开门还要下一截楼梯才可以走出公寓楼,开始他一天的忙碌和工作。

    不过刚走出房门的方修,并没有发现在楼梯之上,站起了一个身影,一双冷漠的眼睛看向了正在走出来的方修。

    他带着黑色头套,穿的和个送外卖的一样,手持着斧子,抬起脚,跳上了楼道转角窗户之上,姿势标准的如同一个专业跳水运动员,

    他的右手单手持着一把消防斧,斧刃很大,造型看上去有些弯曲,据说这是根据什么人体力学巴拉巴拉制造的,是对方从楼道的之中随手取下来的。

    他手伸直伸平,闭上眼睛,就好像在感受风,又好像将要御风翱翔,膝盖微微弯曲,脚板在轻轻敲打着底下的窗台。

    “一!”

    “二!”

    “三!”

    方修走出通道,跨出了公寓楼,对方如同掐着秒表一般,一跃从高空跃下,携带着庞大的力量,一斧子敲烂了方修的脑袋。

    那手段,是相当的残忍,斧子破开脑壳嵌入其中,方修来不及任何的反应,就一下子跪倒。

    凶手将斧子抽了出来,顿时脑浆子和血液稀里哗啦的溅射了了出来,方修的尸体倒在地上的时候,不知道是因为没死透还是因为神经抽搐,一弹一弹的,像个垂死挣扎的龙虾一样,看上去恐怖至极。

    “怎么回事?我死了?”方修脸贴着水泥地面,瞳孔之中充满了诧异和惶恐,眼睛看到的一切化为朦胧,最后陷入黑暗。

    “滴答!”

    这声音好像一滴水滴在了世界之中,打破了一切空间和秩序,掀起无尽波浪,从时空的长河之中,一只看不见的虚幻之手,抓住了方修的意识和灵魂。

    没有视觉,这是以一种奇特而诡秘的角度看待这个世界,整个世界、高楼、大地、一切都化为了格子和线条。

    然后格子和线条不断虚化,一切都在疯狂后退,化为残影,线条与线条合并消逝,整个世界变成了一片纯白。

    方修看见了一个银色的怀表从天际垂下,银色的钟表精致而华丽,充满了古典雍容的风格,却庞大的占据了整个视界,大的方修甚至都不能够看到它的整体,方修在它的面前,渺小的就好像一粒沙子,漂浮在它的面前,整个白色的世界,只剩下方修和这巨大的钟表。

    时钟精致的难以想象,在表壳之上,一切可以用来计时的工具不断浮现而有幻灭,圭表、日晷、漏刻、香篆、沙钟、油灯钟、蜡烛钟等等,方修见过的、没见过的,知道的和不知道的一切计时工具,都可以在上面看到。

    内部显露出的一角,可以看到由无数细小的密密麻麻的齿轮组成,上面更是刻着数不尽的特殊符号。

    “滴答!”

    当方修注视到它的时候,时钟的秒针,终于开始转动了起来,静止的齿轮如同连锁反应一般跟着一起运转。

    “滴答!滴答!滴答!”镂空印花的秒针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接近残影一般,带动着分针也一起剧烈旋转。

    “叮咚!”

    最后如同警钟敲响一般,表示时间已到。

    这一刻,方修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他又醒了。

    方修看着镜子之中的自己,一手端着洗漱杯,一手持着牙刷,突然抖动了一下,手上的牙刷和杯子同时掉落在了地上。

    “什么鬼?”

    方修呆滞的抬起头看向了万年历,上面的时间是——八点一十一分。

    虽然不明白情况,但是方修的直觉和之前的看到的一切告诉他,他应该是重新回到了十几分钟前,而此刻在公寓楼的外面,有着一个家伙正虎视眈眈的准备杀掉自己。

    那斧子破开头颅的疼痛感,和面临死亡的绝望,依旧深深的刻印在方修的脑海之中,方修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想要杀自己,但方修知道,他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一定要让对方也尝尝他的感受。

    “那家伙应该是从二楼楼梯转角的窗户跳下来的,现在肯定还蹲在那里!”

    “这是一场有预谋,有计划的谋杀!”

    方修怒不可遏的冲进了厨房,拿起了一把水果刀,决定上楼去宰了那个混蛋,他刚刚偷袭自己,这次该换自己上去给他送温暖和惊喜了。

    方修异常愤怒,但是也不是什么莽货,只是他不信,自己知道对方的位置和举动,偷袭也会搞不过对方吗?这简直就是对他实力的侮辱,从小到大打架他就没服软过。

    他小心翼翼的推开门,沿着楼梯往上踮着脚,靠着楼梯扶手缓慢向上走去,然后抬起头暗中观察对方到底在那里和对方的动向。

    然而方修刚刚看到对方的时候,凶手早已发现了方修的踪迹,而且早就坐好了准备。

    他终于看到了杀他的凶手到底是什么样的,这是一个头上带着黑色帽子,一身红色的外卖服的男人,方修看到他的时候,对方已经冲了下来。

    速度快的不可思议,脚步如飞,他并不是从楼梯之上冲下来的,而是踩着墙壁横着下来的,脚步就好像吸附住了墙壁,无视地心引力一般划过。

    速度,残影,迅若闪电!

    起手,扭身,挥斧,合成一气!

    锐利的斧子闪烁起寒芒,方修还没有反应过来,对方的斧刃就已经划过了方修的脖子,力量大的不可思议,直接割开皮肉,砍断颈椎。

    方修的整个脑袋都被砍了下来,头颅在天空之中翻了几个圈,如同一个烂皮球一般砸在了地上,脖子之中溅射出的鲜血,染红了整个楼梯道。

    速度、力量、技巧、意识的全方位碾压,谜一般风骚的走位,让方修知道他的失败和死亡并不仅仅是因为偷袭,这次人家是面对面刚过他的。

    人家是凭本事杀的他,不能说他送人头。

    “滴答!”

    一模一样的场景重新出现,意识和灵魂退场,世界虚化,进入了一个完全白色的世界,巨大的银色钟表垂下。

    只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全白的世界,底部被侵染了一层黑色,连银色的时钟,颜色都变得深沉了一些,随着钟声敲响,宣告结束。

    依旧是那个镜子前!

    依旧拿着水杯和牙刷!

    方修淡定的将水杯了牙刷扔在了地上,回到了客厅沙发上,忧伤的点燃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吐了出来。

    云雾缭绕,眼中是一缕抹不去的忧愁,颓废感堪比犀利哥。

    然后!他拿起了电话!

    “喂!警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