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后手 > 第四百章 自用

    对曾紫莲的怀疑,路承周微微一笑,向她解释了自己的想法。

    曾紫莲是路承周目前最重要的助手,路承周身在宪兵分队,他的身份自然不能被更多的人知道。

    如果路承周没有潜伏在宪兵分队,路承周可以随意与海沽站的人员接触。

    而目前来说,有些事情,通过曾紫莲转达比较好。

    毕竟,每次路承周与军统的其他人见一面,都得特意化装呢。

    路承周化装成“火柴”的速度虽然越来越快:戴上假发,垫高鼻子,装上牙套,涂上黄蜡,再配合他的肢体动作和形态,就能变成“火柴”。

    然而,卸妆却比较麻烦,特别是黄蜡,抹上去容易,想擦干净就难了。

    “你想,让傅祺干总务?”曾紫莲瞪大着眼睛,惊讶地问。

    “要不然,我亲自去见他干什么?南宫县的五百枚青天白日帽徽,能值几个钱?”路承周嗤之以鼻地说。

    “傅祺被你卖了都不知道,人家原本只差最后一步了,结果背了一身债回去。”曾紫莲苦笑着说。

    “没有我们的帮助,他肯定会栽进去。你与周企安联系了没有?”路承周问。

    “周企安答应,配合我们。据他说,有个叫酒井的日本人,整天待在像银楼。还有几个日本人,装扮成顾客,整天守在像银楼。只要南宫县的人一来提货,马上会被抓捕。”曾紫莲缓缓地说。

    她与周企安的接触,就显露出女人在情报工作中的特殊任用。

    曾紫莲本就精于化装,她的装扮,有的时候连路承周都认不出来,遑论其他人了。

    “如果我们帮南宫县提货,会不会连累到他?”路承周问。

    “周经理说了,这批帽徽,他会想办法交给我们。”曾紫莲说。

    “那不行,帽徽重要,但人更重要。我们不能让周企安为我们冒险,你跟他商量一下,想一个稳妥的办法。”路承周摇了摇头。

    他坐到桌子旁,拉开抽屉,拿出纸和纸,撕下一张纸,准备走草一篇电报稿。

    今天他从中山良一那里,听到了冀东抗日暴动的消息,这个消息,除了要及时向总部汇报外,也是想让总部命令第七路军,借着这个东风,趁机抢占地盘,发展自己的势力。

    八路军是中共的部队,他们的第四纵队,已经挺进冀东。

    为了抑制八路军,第七路军,必须行动起来。

    “日本人在像银楼守着,帽徽也由日本人掌握,能有什么办法?”曾紫莲无奈地说。

    “他们的工厂,总没有日本人吗?大不了这批帽微不要了,请周企安再给我们做五百枚。”路承周想了想,说。

    “这倒是个办法。你这是发给总部的电报?”曾紫莲走到路承周身边,看到他在起草电报,问。

    “是啊,中共在冀东发动了抗战,不知道第七路军如何应对?日军已经调动军队,准备前往清剿,七路军可不能受无妄之灾。”路承周缓缓地说。

    这封电报,在曾紫莲不知道路承周身份前,路承周必须送到二十六号路,或者交给安孟博。

    现在,他只需要告诉曾紫莲就可以了。

    “如果中共能吸引日本人的注意力,对七路军确实是个机会。”曾紫莲缓缓地说。

    路承周回家的时候,经过二十六号路,看到情报已经取走,没有停留,加快速度回去了。

    晚上回家,路承周已经习惯从后门进去。

    然而,他刚把自行车搬进去,回头将后门锁好后,突然有个包袱从院子外扔了进来。

    “咣当”

    包袱重重摔在地上,发出尖锐的碰撞声。

    路承周马上将开锁,到后门察看,已经看不到一个人影。

    看到包袱,路承周提起来,听到里面发出的声音,马上明白了,这是马平干的。

    “出什么事了?”路承周提着包袱走进客厅的时候,马婶已经拉开灯,从房间走了出来。

    “没什么事,东西摔在地上。”路承周举手手中的包袱,解释着说。

    “人没摔着吧?”马婶听到声音挺大的,关心地问。

    “人没事。”路承周说,顺便又问了一句:“玉珍和曾老师回来了没有?”

    “没呢,她们天天回来得这么晚,真担心会出事。”马婶抱怨着说。

    “租界的治安还是好的,况且这里是我的辖区,没人敢乱来。”路承周微笑着说。

    走到书房,路承周打开包袱,数了数,整整三十根金条。

    其实,从包袱的重量,他就知道,这个包袱就是上午那个。

    如何处理这些金条,让路承周很为难。

    放在家里,以曾紫莲和马玉珍的好奇心,肯定藏不了多久。

    曾紫莲还好些,她毕竟知道,自己是海沽站的代理站长。

    但马玉珍就一样了,她以为自己是汉奸特务,想从家里知道些有用的情报。

    没办法,路承周第二天早上,只能将金条绑在身上。

    如果放在家里,他相信,不出三天,就能被发现。

    其实,路承周在家里,没有放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如果他带枪回来,第二天都必须带在身上的。

    早在马玉珍和曾紫莲有意搬过来住之前,路承周就将家里的一切,都处理干净了。

    虽然身上咯得难受,但路承周还是得先去大兴日杂店。

    这相当于他这个情报一室主任每天的例行报到,他不拿走这包烟,其他值得附猜测,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了。

    到警务处的办公室后,路承周原本想把金条拿出来,但金条拿出来后,装在哪里呢?

    如果放在自行车上,是很显眼的。

    别人都不用打开,只要用手一摸,就能猜到里面的东西。

    没办法,只能继续装在身上,等巡视完之后,想办法去了趟益世滨道寿康里18号。

    去之前,路承周先去了松寿里5号,将警服换了下来,又化了装。

    早在几天前,他就拜托张保头,注意一下益世滨道的情况,如果有陌生人经常出入,让他的人记住地址。

    路承周在益世滨道寿康里18号寻找抗日组织的事情,已经向川崎弘汇报,就算有人看到,他突然出现在这里,也不足为奇。

    但是,路承周既不能坐人力车去益世滨道,也不能骑自行车。

    他只能先坐人力车到附近,再步行前往。

    如果坐人力车的话,很容易被那些人力车夫注意的。

    “你怎么来了?”姚一民看到路承周后,很是诧异地说。

    “给组织送经费。”路承周神秘地笑着说。

    他思来想去,这笔钱交给组织是最好的。

    “送经费?”姚一民诧异地说。

    “是啊,你要去冀东了,我没什么好送的,只能送点经费了。”路承周微笑着说。

    “冀东已经暴动,部队缺的不是钱,而是物资和药品。这些东西,在当地用钱是买的不到的。到时候,组织上还是派人,把钱带海沽采购物资。”姚一民缓缓地说。

    “你的意思,让我准备物资和药品?”路承周伸出腰间的手停了下来。

    “不但要准备物资和药品,还要开辟地下交通钱。日本人目前并没有对海沽的物资进行封锁和统制,这是我们的好机会。钱只有花出去,才完成了它的使命。”姚一民解释着说。

    “我知道了。”路承周缓缓地说。

    “冀东暴动开始后,我党领导下的蓟县、宝坻、武清、宁河人民积极响应,主动配合冀东各地的民众武装起义,形成了声势浩大的抗日洪流。”姚一民微笑着说。

    他拿着路承周的钱,真的没什么用。

    最终,组织上还要派人回海沽采购物资。

    与其到时候来回送钱,不如让路承周掌握这笔钱,反而可以更好的为组织服务。

    当然,他不知道路承周是三十根金条。

    否则,姚一民会收下。

    毕竟,部队打仗,还是需要钱的,特别是这种硬通货。

    “昨天晚上,我也向军统汇报了冀东暴动的情况。同时,我以海沽站的名义,建议忠义救国军七路军也有所行动。”路承周说道。

    “只要七路军愿意抗战,我们都是欢迎的。”姚一民缓缓地说。

    “姚书房,康培初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路承周问。

    姚一民离开海沽前,会留下好几处情报站和机关。

    这些地方,是党组织主动放弃的。

    但对路承周来说,这些主动放弃的地方,还可以发挥最后的作用。

    特别是那些会转移到冀东的同志,他们的住处,完全可以发挥特定作用。

    这个计划,一开始确实让人觉得荒诞不经。

    毕竟,主动暴露同志的行踪,在我党秘密工作中,还从来没有发生过。

    “已经跟康培初打了招呼,准备进行第二步了。”姚一民沉吟着说。

    这是路承周制订的计划,当看着简单,但需要双方西方默契。

    在康培初获取中共情报的同时,路承周也需要向日本人告发,中共海沽市委机关所在地。

    “明天进行第二步如何?”路承周说。

    “当然可以,一切听你的安排。”姚一民微笑着说。

    “姚书记可不能开这样的玩笑。”路承周忙不迭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