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独断大明 > 第1298章 变局之前的乱局

第1298章 变局之前的乱局

    朱栩在帅府给秦良玉添的那张椅子,是一种直接的暗示,也难怪一些人猜到。

    孙承宗,秦良玉,曹文诏,卢象升,熊廷弼等人聚集在帅府,参观了那个在帅府正中,象征着最高权力,只有两把椅子,空荡荡的会议室,五人来到偏殿,简单的茶叙。

    这五个人,代表了大明最高的军事权力,不止他们位置最高,深得朱栩信任,更因为他们手里掌握着大明几乎所有的军队!

    过了一阵子,孙承宗伸展了下身体,道“你们进京有些日子了,知道京城的情况,有什么想法?”

    秦良玉现在是风尖浪口,坐在帅府最高处的一群男人之间,神情如常,没有开口。

    曹文诏更显得随意一点,学着朱栩翘着二郎腿,吃了口点心,道:“能有什么想法?这些外廷的大人们,什么时候消停过,现在这种情况,可比前些年好多了。”

    卢象升向来沉稳,现在执掌南方军区,更显气度,坐在那,风波不动,接话道:“现在军队与政务泾渭分明,那些大人们应该不会过多说话,我们能承受得住。”

    卢象升也算是从万历年间过来的人,那些令人生畏的言官早就消失了,当今皇帝英明果断,不会因为基本奏本就动摇既定计划。

    熊廷弼资格也是相当的老了,当年他被东林党送进大佬,挣扎了几年,甚至求到魏忠贤头上,最终还是当今皇帝出手保的性命。

    他对朝廷那些大人们心怀忌惮,闻言道:“我认为,这件事还需谨慎处置,孙白谷那边,要约定好,要有足够的默契。我现在担心的是,孙白谷没有毕阁老的威望,未必能压得住朝局。”

    毕自严是原来的户部尚书,在朱栩的一手扶持下,从崇祯初就执掌朝政,大小事情都经过他的手,大明上下官员,对他向来敬重。

    孙传庭却不同,他这几年虽然也在养望,到底年轻,面对的都是同龄人,内阁里一个个都非常人,六部的尚书侍郎与几位阁老关系复杂。

    在外人看来,孙传庭别说六部了,内阁他都未必能理顺。

    孙承宗知道几人的担忧,面色严峻,声音果决,道:“这件事宜早不宜迟,我们不能再等了。孙传庭那边无需多虑,皇上有通盘的考虑,我们要做的,就是在三年内肃清军队的隐患,确保军队忠于皇上,忠于朝廷,任何情况下不会有人反手之力,祸乱天下!”

    曹文诏看似大大咧咧,却心如明镜,洞若观火,看的分明。

    孙承宗这么着急,一来是他年纪大了,未必能撑多久。二来,接替他的,未必压得住局势,更别说肃清军队了。

    他的心思,怕是与毕自严很相似。这二位阁老内心急切,想给后人留一个相对干净的摊子,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卢象升这次开了口,平静而沉稳,道:“问题最重的,我认为不在陕川,而在江南,我已经着手,用最温和的手段,剪除这些威胁……”

    孙承宗双眼陡然闪出厉色,道“不能温和,必须要暴风骤雨,狂风席卷!肃清是我们的目的,惩前毖后,永绝后患更是!”

    曹文诏面露讶色,孙承宗话里铿锵如铁,杀机浮动,这真是急了啊。

    熊廷弼怔了怔,他还不知道他将去四川,认真的想了想,道:“辽东的士兵基本上来自于陕川的灾民,问题应当不大……”

    “这个时候就不要护短了。”

    孙承宗不等他说完,语气冷漠,道:“这件事,皇上与我决定交给军法处去查处,你们不能护短,若是你,或者你们部下为难军法处,阳奉阴违,本官就拿了你们,重塑你们的战区与军团!”

    这句话,是相当不客气,打脸般的警告了。

    秦良玉四人神色不同的变了变,没有与孙承宗争辩。

    肃清军队是孙承宗的主意,背后站着的是皇帝,他们没有资格讨价还价。

    孙承宗看着几人的脸色,道:“秦大都督暂领军法处,参谋处,主持日常事务。”

    几人都是最高层,无需外面那么猜来猜去,倒是没什么意外。

    秦良玉站起来,面容肃色,抬手道:“下官领命。”

    她已经从地方将领,升级为大明管理层的高官了。

    曹文诏放下手里点心,放下二郎腿,睁了睁眼,抬头看着外面,心里感慨道‘要变天了啊。’

    大明军政两面都在发生剧烈变化,这种变化会延生到整个大明,一场前所未有的天翻地覆已然不会要等太久了。

    其他几人都是大明重臣,心有同感,默默不语,静静地期待着。

    毕自严的突然‘病愈’,回到内阁,自然让不少人震惊,内阁六部的气氛为之变得微妙。

    毕自严要做今年的总结报告,也等同于他宦海生涯的一个结语。但对于孙传庭来说,这是明年的开端,是他‘首辅’生涯的开始,两人的矛盾显而易见。

    他们手底下的人自然不甘心,虽然之前被压住,这个时候却再次安耐不住,纷纷开始出招,要在年底的总结报告上动手脚。

    这种类似‘盖棺定论’的东西,会对‘活着’的人有着巨大的影响,处处受制。

    当能徐阶为什么能收进天下人心,位尊首辅?就是因为他手握嘉靖遗诏,对嘉靖一朝的事情做了‘公允’的评价,总结。

    孙传庭要做‘首辅’,自然不需要毕自严的人心。

    二位阁老沉渊在内,不动分毫,底下人小动作不断,彼此争锋相对,将朝局搅和的更乱,人心更加浮动不安。

    这也让满朝文武越发想念朱栩,朱栩不在,所有人都在担心会出现某些事情,让局势失控,一发不可收拾。

    本来已经压下去的事情,逐渐又开始冒头,这一次针对的不止是傅昌宗。

    连带着将孙传庭,毕自严也捎了进去,从外人来看,仿佛是二位阁老的恶斗。

    身在局中的人自然难以分清,推波助澜之下,加入进去,内阁,六部纷纷不平静,朝野的动荡若隐若现。

    无奈之下,十二月初八,毕自严与孙传庭联袂辟谣,并且喝令朝野官员,不得造谣,传谣,专心为国事。

    这种表面功夫自然没人信,京城的乱局更加炽盛。

    这样的时候,身在景德镇避暑的朱栩,依旧稳坐泰山,丝毫没有回京的意思。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