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六百四十九章 暗虚大陆

第六百四十九章 暗虚大陆

    大佛寺。

    殿堂依旧辉煌,僧侣们一如往常打坐念经,清扫寺庙。

    大佛的两大弟子银蝉和灰蝉此时在正殿之中站立着,望着那空空如也的莲花宝座。

    点点金光正汇聚成影。

    大佛出现在了莲花宝座之上,使得正殿看起来完整了。

    大佛身体表面正燃起了一层金色的火焰,将其身体渐渐焚烧,最终,莲花宝座之上只有一颗金色舍利。

    直到圆寂,大佛只是看着大佛寺,看着银蝉和灰蝉,什么话都没有说,甚至连大佛寺的传承者是谁都没有指定。

    众僧侣大悲,银蝉口中经文不断,灰蝉双手微微颤抖,对于大佛的死亡显得十分在意……

    整个大佛寺,此时独缺金蝉,所有僧侣都在恭送大佛。

    钟起。

    鼓响。

    十八声。

    整个大佛寺响起了极乐经文。

    过去数百万年,大佛超度了无数佛寺弟子的离世,而今天,终于到他自己了。

    至此,罗虚大陆中域和西境的两大半虚,在同一天死去。

    ……

    “哎,同一时代的最后两个人,今天,也终于走了吗?”在东海废墟之中,海龙王发出一声哀叹,“从今以后,还记得那个时代的,就只有我一个了。”

    这个时候的海龙王,显得颇为孤独,走过一个个时代,看着一个个人死去最终,它成了那个时代的最后遗留者。

    ……

    西境,一片荒凉之地。

    沙漠大风永远是这里的主题曲。

    这片只能进不能出的土地,使得无数人哀怨不已。

    而在西境的最中央,被划为了封禁之地,里面是一座高高的祭坛,一层又一层,一块块石板,每块上面都雕刻着凶险之极的战斗画面。

    而此时在祭坛上方,一个破旧衣袍罩着的女子闭目,一点气息都散发不出来,恰如一个死人一般。

    而祭坛的最底层,是一片埋骨之地,如果姜预见到此处,马上就会认出这正是他离开北境时走过的地方。

    “北境大人自从上次回来之后,就显得很不对劲儿啊!”一个天境兵卒抱着黑刀向身旁的同胞说道。

    “是有点儿,说闭关又不像闭关,每隔一两年都得闹出大动静,可差点没吓死我,但是,偏偏又对外界的事儿一点都不闻。”

    “本来想把上次那个小子还活着的消息报上去,结果都没能成功,这次,两大半虚死亡,消息好像也上报失败了。”

    “两个半虚大人啊!就这么死了。”说话之人颇为唏嘘。

    “至于那小子,算他命好,北境大人好像不怎么喜欢他,迟一点报上去,也能多活一阵子。”

    ……

    大佛寺,当大佛的圆寂仪式结束之后,所有僧侣都尚在悲痛之中。

    但是,他们也不得不面对另一个问题。

    新的大佛是谁?

    大佛圆寂之时,不知为何,并没有指定大佛寺的传承者,但是,大佛寺作为罗虚大陆的无上势力,掌管着西境众多寺庙,绝不能没有大佛坐镇。

    佛寺之中的僧侣意见不一,分成两派。

    在金蝉没有离开大佛寺之前,作为大弟子,他的呼声肯定是最高的,会赢得大多弟子的支持。

    但是,如今,金蝉离开了,僧侣们的意向不知不觉已在渐渐改变。

    当然,少部分僧侣还是在坚持最初的想法,甚至要出寺去找回金蝉,让其来当大佛寺的传承者,哪怕金蝉走了,他们也一直信任着金蝉。

    但是,大佛寺支持者最多的已经变成规矩而佛性极高的二弟子银蝉。

    “银蝉师兄的资质悟性不差金蝉师兄丝毫,过去从大佛那里接受的佛意更是超过了金蝉师兄,和大佛最为相似,如今金蝉师兄又不在,应该是大佛寺最好的继承者。”一些僧侣一边打扫一边讨论呢道。

    这是支持银蝉的僧侣们的统一想法,这一点,哪怕是支持金蝉的僧侣也无法否决。

    “或许,大佛圆寂之前没有指定大佛寺传承者,便是希望我们大佛寺所有僧侣共同推举吧。”

    最终,僧侣们统一了意见,选择了银蝉。

    这应该是正确的选择。

    而继位仪式在十年后举行。

    ……

    而此时,在辽远的罗虚大陆的某处,一个和尚擦了擦额间的汗水,眼前的寺庙乃是他徒手搭建起来的。

    “大师,您辛苦了。”

    小镇镇民们给金蝉端了一碗水,他们由衷地感谢眼前的这个和尚,亲自搭建寺庙,为镇民排忧解难……

    这寺庙一搭,大师就要成为这里的寺主,有了麻烦和疑惑,都可以来找他,所有人都是由衷地开心。

    虽然,他们不是很清楚大师所说的佛是什么,也不清楚佛家道理,但是,有一个人帮你解决困难,解答疑惑,就够了,至于其余的,就不那么重要。

    滴答!

    忽的,金蝉的眼角有了两滴泪水缓缓落下。

    “大师,你怎么了?”镇民皆是惊疑。

    “阿弥陀佛,小僧有亲人去世了。”

    镇民们闻言,都是面面相觑,眼中有一丝紧张之色,这大师该不是要走了吧?

    无怪他们不担心,金蝉在的这段日子,不知给他们解决了多少隐忧,这样的高僧一走还会回来吗?

    “诸位放心,小僧不会走的。”

    闻言,镇民皆是送了一口气,才一个个上前劝诫金蝉节哀。

    所有的一切,金蝉都看在眼里,哪怕镇民眼中极力隐藏的人性之私,他也只是含笑面对。

    罗虚大陆很广阔,除去西境,金蝉每千里建一庙,每庙一个化身主持,他相信,终有一日,佛花将开遍整个大陆。

    至于大佛寺,那里已经有了很多传承佛的僧侣,不缺他一个,所以,他想去做那第一个传播佛的僧侣。

    正如他离开大佛寺时说的话:

    佛不在此间,而在外界。

    ……

    太北古城第三试炼结束。

    对于外界,才过去不到一年的时间。

    各大顶尖势力的人第一时间守在太北古城外面,紧张地等待着结局。

    要知道,第二试炼回归的人就不多,这第三试炼怕更是残酷,或许就只有那么一两个活着都说不一定。

    每个顶尖势力的天境巅峰强者都已经亲临。

    那座尘封的大门徐徐打开。

    竟然只有四个人!

    天铸城一人,白图家一人,天合殿一人,吴家一人。

    而这四人就气息来看,已经突破到了天境第四重。

    这让这四家的人无疑都是露出喜色,甚至有的发出哈哈大笑之声,可谓开怀。

    至于那些没有看到自家的人归来的势力们,无不脸色难看,有的甚至露出悲哀之色,太极剑山山主的手微微颤了颤,一个弟子尚未找回,如今,又折了一个进去。

    但是,令很多势力惊疑的是,竟然没有看到姜预和冰莜凌的身影。

    要知道,这两人的实力都是大陆顶级的,要是都折在了里面,这第三试炼都是有多凶险啊!

    除去柳棉笙外,回归的试炼者们无不趾高气昂,虽然没能成为太北古城继承人,但是,成功通过试炼,修为还突破了,这已经是了不得的进步了。

    总好比有些人一辈子留在了地底世界,昏暗无生的好啊!

    然而,就在一些人为姜预没有回归而感到沾沾自喜之时,天边却是突然出现一道身影。

    差点把这些人给直接吓尿了!

    姜预抱着抱抱,身后是半颗星际之城,出现在太北古城半空之中,眼睛扫了扫众人,让这些人无一背脊发凉。

    “怎……怎么可能?你不是已经被困在地底世界了?”

    “怎么会从外界出来?”个别试炼者极为不可置信地说道。

    他这话一说出来就后悔了,生怕姜预这个杀星对他做什么。

    实际上,他也是高看了自己的存在感,姜预全程都没有理会他,只是向柳棉笙说了几句话,便带着抱抱一起进了太北古城。

    顶尖势力众人见此,无不是都大松一口气,甚至有的人身上已经是冷汗遍布。

    而此时,太北古城之中,大白鸦抱着太北古城之主的尸体,将其放在自己的白色莲花石头之上,这样一来,有着自己寄生石头的滋养,身体也不至于腐朽掉。

    太北古城之主太过糟蹋自己身体,以至于半虚之体竟然和一块朽木没有什么区别。

    冰莜凌没有说话,依旧是看着封印之柱封印的那个地下通道,心情很沉重,身后响起了脚步声,赫然是姜预带着抱抱过来了。

    因为有了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在这最后一站的贡献,罗虚大陆也难得有了一些缓和的时间。

    不出意外,最近几十万年都会比较安宁。

    当然,前提是地底世界,没有虚境的出现。

    ……

    地底世界。

    在罗虚大陆的历史记录上,这里还没有一个人类进来过,也没有人知道这里究竟是怎样的。

    人们对于地底世界的认知就仅仅只是停留在拿那恐怖而血腥的地底生物之上。

    而此时,在地底世界的一片荒野之中,这里真的很慌,连地底生物都几乎看不到。

    就在此时,一道空间漩涡出现,吐出了两道身影。

    一个人类。

    一个地底王族者。

    而就在这两个家伙从空间通道出来的瞬间,就立刻战斗了起来。

    地底之王在发现了地底类人王族者被姜预带走后,一度认为实力差距下,地底类人王族者必死无疑。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因为,姜预已经没有了星际之城了。

    地底类人王族者和姜预一边战斗的同时,也不禁骇然于后者做事的果决。

    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要是有一丝犹豫,地底之王都会逮住姜预。

    但是,姜预却硬生生选择了放弃半颗星际之城,将其作为障眼法,暂时迷惑地底之王,这才获得了一丝逃走的生机。

    地底类人王族者很清楚,姜预的大半实力都在星际之城上面,能够做出这样“壮士断腕”的举动实属不易。

    不过,这个家伙不知道该说是胆子大,还是异想天开,在没有了星际之城的情况下,竟然还敢硬拖着自己一起进入空间通道。

    虽然自己重创濒死,一身实力十不存一,但是,没有了星际之城的情况下,这个家伙真的敢保证能够杀死自己?

    要知道,杀不死自己的话,那么,死的就是姜预了。

    “欢迎来到暗虚大陆做客,我可以免费赠你一块埋骨的坟地,这可是很大的礼,也算尽了地主之谊。”地底类人王族者短暂沉思,便对姜预嬉笑说道。

    回到了自己的主场,地底类人王族者的心态顿时处于一种优势。

    “这里看起来还行,正好我后花园还缺个垃圾场,你的尸体,刚好拿来当化肥。”姜预眼中杀机爆发。

    他和地底类人王族者战斗过,深知这个家伙的威胁程度,而太北古城之主更是说过,一旦地底类人王族者回到地底,借助地底之气,不到十年就能突破半虚。

    而就这家伙的血脉和战力来看,一旦突破到半虚,绝非寻常地底之王可比。

    现在,绝对是地底类人王族者最容易被杀死的时机。

    所以,权衡之下,姜预才打算冒这个险。

    虽然没了星际之城,但是,姜预身上也还有其余科技,本身制造的机械身体也是天境上三重级别的,自然不会怕了已经重创的地底类人王族者。

    地底类人王族者喘着粗气,身边的黑色气流在不断涌入它的身体,进行着恢复。

    “你觉得你还回得去?”地底类人王族者嗤笑一声说道。

    “那两个老东西只有罗虚大陆,除此之外,任何人都可以牺牲,包括那只大白鸦,包括你!”

    “呵呵,问你个问题。”

    “什么?”地底类人王族者一愣。

    “王族里,你是一个公主吗?废话这么多!”

    姜预不能坐任地底类人王族者如此恢复,不然,这场战斗就更难了,在离开星际之城的时候,仓促之间,他带走了部分科技。

    这个时候,都打算用来招呼在地底类人王族者身上。

    重力仪器,斥力仪器,细胞能量抑制仪器,诸如这类的削弱科技,全都施加在了地底类人王族者身上。

    地底类人王族者本就受伤不轻,这样一来就是虚上加虚。

    它本来还有些嘚瑟的脸上,眉头顿时一皱。

    “公平一战,我也想看看究竟是谁更胜一筹!”地底类人王族者很想讨回自己之前受到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