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六百四十七章 太北古城之主死亡

第六百四十七章 太北古城之主死亡

    封印之柱的末端,原本刚刚好填住通道,此时伸长了来,猛地撞向了地底之王。

    漆黑的柱子上经文闪烁,无形之力散发而出,使得周围的空间顿时处于一种极为混乱的状态。

    这突然发生的变化是吓了地底之王一跳,它的步子都在下意识往后退,心里不断揣测着这又是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的什么阴谋。

    封印之柱末端迎上地底之王,将其困住姜预的黑光打断,使得姜预终于获得了一定的自由。

    姜预打量了一下情况。

    封印之柱暂时纠缠住了地底之王,而且特意将周围的空间变得混乱,顿时,姜预就明白其中的意思了。

    这是让自己往地底世界逃!

    罗虚大陆已经回不去了,只有地底世界方才有一线生机。

    姜预不禁苦笑,这一瞬,他竟然有些阴阳两隔的感觉。

    他把视线瞧上了那地底世界,这是他第一次全面地打量,一片广袤无垠的阴暗大地,唯有黑白灰三种颜色。

    在这里,连张彩色照片都拍不出来,哪怕伸出舌头也不行。

    高空之中的那一轮暗黑色的太阳所散发的阳光,就只能反射这三种色。

    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好不容易才给姜预争取了机会,姜预当然不能就这么浪费了他们的好意。

    一阵空间波纹散开,一个漩涡状的空间通道打开。

    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考虑地很周到,将周围的空间变得混乱不堪,这样姜预通过空间通道离开,哪怕是地底之王也难以顺着空间踪迹寻找到他。

    “不要上当了,那两个老东西是为了给他逃跑的机会,不要让他逃了!”地底类人王族者很快看穿了其中的把戏,向地底之王喊道。

    地底之王皱眉,感知到正纠缠着它的封印之柱上的力量确实有点后继无力,只要多一点时间,自己就能够将其彻底摆脱掉。

    那么,王族者说的是真的。

    地底之王的眼眸顿时冷了冷,已经到了它手中的猎物当然不能再将其放掉。

    它使出了全力,抵御这封印之柱。

    而这个时间点,姜预则迅速打开空间通道远遁,只要离开它们的视线,姜预就安全了。

    地底类人王族者见地底之王和姜预的进度,神色阴沉。

    该死!

    来不及了!

    等地底之王挣脱掉封印之柱,姜预绝对已经逃了,地底世界如此广大,更胜罗虚大陆,姜预要小心藏着,它一辈子都别想找到。

    地底类人王族者不愿意就这么把姜预给放跑。

    而它心里也清楚,在这个时间点,还能够拦住姜预的就只有它自己。

    它已经受了重创了。

    但是,也没有一点犹豫。

    地底类人王族者直冲向姜预,黑色的能量之中流淌着火红的脉线,像是火山喷发一般向姜预射去,绝不让姜预顺顺利利地通过空间通道逃走。

    这个时候的地底类人王族者,可以说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在赌。

    它本就受了不轻的伤,这个时候还来阻止姜预,一个意外,是很有可能就殒命在此的。

    “麻溜的,滚!”姜预心里生气。

    全力一击落在地底类人王族者身上,那刚刚才初步修复好的身体顿时又大有四分五裂的趋势,痛得它龇牙咧嘴,但是,地底类人王族者依旧抗住了。

    姜预眼角一抽,心里微苦,早先从瑞心那里知道地底类人王族者生命力的强大,现在又吃亏了。

    地底类人王族者冷笑一声,那冷漠的眸子盯着姜预让他不禁有些发寒,这个家伙是铁了心要将姜预给留下来。

    而地底类人王族者的战术也是成功的,它只是骚扰姜预打开空间通道,然后就一个劲儿防御,拖延时间。

    等封印之柱力量一过,姜预就彻底没戏了。

    姜预心里微微沉了沉,他全力攻向地底类人王族者。

    “既然你要来阻止我,那我就只有先宰了你再逃了!”

    姜预攻势凶猛,地底类人王族者一口口黑血不断喷出,身体上出现大量的裂纹,里面在不断淌血。

    照这个架势下去,不出十息时间,就是这个地底类人王族者生命力再强悍,也得埋尸在这里。

    然后,就在姜预即将斩杀地底类人王族者之时,地底之王终于摆脱了一些封印之柱的牵制,地底类人王族者冒死拖住姜预的行为并没有白费。

    封印之柱的力量已经在慢慢衰退了,周围混乱的空间开始变得逐步稳定下来,最重要的是,地底之王已经能够绕过封印之柱触及到姜预了。

    那一道强悍到让人绝望的力量,已经是向姜预延伸了过来。

    姜预眼中瞳孔冷漠而深邃,他最后一击落在地底类人王族者的身上,让地底类人王族者濒临死亡。

    地底类人王族者心里却一点都不慌,大局已定。

    地底之王的那一击轰下来,姜预绝无反抗之力。

    然而,就在这时,姜预那由黑金属构造的身躯上,却是突然绽放出一道淡灰的光芒出来。

    这道光芒,在地底世界是淡灰的,而在罗虚大陆上,却是湛蓝色的,这是星际之城的能量护盾。

    在这短短的瞬间,姜预竟然将自身的究极战斗模式解除,反而将半颗星际之城给放了出来。

    只是,这半颗星际之城不再是空间压缩的,而是真真正正的半颗星球,完完全全的体积展露了出来。

    地底之王的体积已经是够大了,但是,这个时候的半颗星球更大,足足是地底之王的几十倍。

    一下子坠落了下来,落在地底世界的大地上,连地面都跟着震了震,整个都散发着淡灰色的光芒。

    而随着半颗星球地出现,姜预和地底类人王族者同时被收进了星球地内部,黑金属隔绝了一切感知,这一瞬间,就是地底之王都失去了姜预和地底类人王族者的感应。

    地底之王微惊,连忙将星际之城的能量护盾打破,而这个时候,入目的是半颗黑色星球,上面,一点点的生命迹象都没有了。

    地底之王又是一击落在这半颗星际之城上,能量迅速透过半颗星球,然后,在这一击下,这半颗星球竟然只是裂开了一道不到千米的口子。

    地底之王悚然一惊!

    最重要的是,经过仔细探查,它发现,这半颗星球之中,竟然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生命气息,在星球内部,隐隐发现了一丝空间传送的痕迹。

    人,已经逃了!

    而且,王族者,竟然也跟着这个家伙不见了!

    地底之王心中又惊又怒,姜预竟然真的在它的眼皮子底下逃了,而且,王族者竟然也跟着不见了。

    就刚才姜预展现出来的战力而言,若是王族者跟姜预一起,那必定是凶多吉少。

    ……

    罗虚大陆中域。

    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皆是叹了一口气,他们已经是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姜预究竟能否逃得掉,就要看他自己了。

    而此时,在太北古城众多试炼者中,冰莜凌一双眼睛看向那地底世界,眼中的神采让人看不透。

    “姜兄向来吉人自有天相,当初大陆围攻的危局都已度过,此次困难想必也无碍!”柳棉笙说道。

    唯有活下来的某两个试炼者心中,在为姜预没有及时回归而暗暗窃喜着。

    当然,除了冰莜凌以外,谁也不知道姜预只是来了一半神魂。

    ……

    来不及感伤太多,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彻底封印这个地底通道。

    从此数十万年间,地底生物将再也不能通过这个通道入侵到罗虚大陆。

    这个时候,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都已经仅仅只剩下一双眼眸还萦绕着生机,而这最后的生机,此时也爆发了出来,惊天的生命力冲向苍穹,最后逆反涌入到那封印之柱上。

    封印之柱上,这个时候灰色的经文以及朵朵金莲全部涌现出来,布满整根封印之柱,向外和地底通道相接。

    缓缓地,那一直以来是整个罗虚大陆噩梦的通道,被封印之柱填满。

    “轰隆”一声!

    封印之柱和地底通道完美叠合到一起,太北古城更是落到了封印之柱上,和封印之柱形成一个整体。

    至此,封印完成!

    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皆是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的他们,仿若完成了毕生的夙愿。

    一些试炼者们更是喜悦,几十万年的时间,已经足够他们逍遥了,至于以后,那是后辈们的事了,碍不着现在的他们。

    唯有冰莜凌看着封印的通道,这既是封印了地底生物,同样也是封印了姜预的一半神魂和半颗星际之城。

    如果,有一天自己实力足够对付地底生物的话,定要亲自打开这封印之柱,冰莜凌轻轻咬了一咬嘴唇,脸色一片冰冷。

    反观这个时候的太北古城之主。

    和之前年轻时刻的强大无比相比,这个时候的他就像是风中残烛,比起之前更加老迈了,一身几乎是皮挂在骨架上,宛若一具干尸一般,那深凹的眸子更是两团污水一样。

    太北古城之主的寿命已经走到终点了。

    他是一根即将完全熄灭的蜡烛!

    然后,他把视线转向了几位还活着的试炼者。

    几位试炼者顿时明白过来,这是要给太北古城选择传承者了,他们都还活着,某种程度而言,皆是第三试炼的完成者。

    虽然,这里面姜预和冰莜凌实力最强,但一个已死,唯一的威胁就是冰莜凌,而太北古城之主选择传承者,也不一定是按照谁强就选谁,说不定还有其他标准。

    这使得试炼者们还带有一丝希望。

    然而,太北古城之主扫了一眼所有的试炼者,最终却也没有多说一句话,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没有那么多力气和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多说话了。

    最终,他向冰莜凌说道:

    “太北古城,以后,就交给你了!”

    太北古城之主的声音虽然虚弱,但是,从中可以听出,他在认真交付着一样东西。

    这样东西,不仅仅是力量。

    同样是一种责任和重担!

    几十万年后,新的太北古城之主将担负起镇压地底生物的重任,一如他当年,也一如他现在。

    每一任太北古城之主,都将是罗虚大陆,将是中域的最重要的撑天脊梁。

    冰莜凌闻言,向太北古城之主一拜,这个授位就这么简单地结束,没有什么大的通告,也没有什么认主的天地异像,这就是一个身份的给予,平淡而荒凉。

    在上一任太北古城之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下一任太北古城之主的名字就已经出现在了太北古城的殿堂之中,这是一道准则。

    “最后,麻烦你替我照顾这个小家伙。”说到这里,太北古城之主露出一个艰难的笑容,而他的目光则是看向了那大白鸦。

    “这一百万年,是我对不起你!”

    太北古城之主满怀歉意,大白鸦这只石灵自从诞生之际,就一直陪伴着他守在这太北古城,哪里也没去过。

    这一守,就是百万年。

    而一直以来,太北古城之主都把大白鸦当做自己的孩子。

    冰莜凌点头示意太北古城之主放心。

    随着做完最后的交接,太北古城之主的整个精气神似乎已经散了,那双眼睛已经在慢慢合上,至此,这个为罗虚大陆镇守地底已经几百万年的老人,终于结束了他的一生。

    所有试炼者们,不管真心还是假意,这个时候都向这个老人表示了尊敬,俯首一拜。

    而这个时候,地上那还躺着在虚拟世界畅游的白鸦,却是猛地惊醒,一声凄厉的叫声从它口中传出。

    它很慌乱地飞起,两张翅膀胡乱拍带着,显得惊慌失措,向着太北古城之主的尸体飞去。

    它在虚拟世界玩得很开心,但是,不知为何,心里却越来越慌,直到刚才,那种惊慌已经到了一种巅峰,将它彻底惊醒了过来。

    它凄厉大叫,似乎在说:

    你怎么就死了?

    你怎么就死了?

    这个时候的它,很像一个到外面世界玩得疯狂的孩子,突然接到亲人辞世的噩耗。

    这个时候,它才明白,原来那个一直在自己身边,一起的日子久得都快让自己忽视的人……

    有一天,也会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