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六百四十五章 独身前往地底

第六百四十五章 独身前往地底

    到了这个时刻,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能够寄希望的,也就只有姜预。

    姜预能够将地底类人王族者打得还不了手,差一点就埋在异乡了,足以证明其实力已经远超过寻常的天境巅峰。

    而封印之柱末端的地底之王仅仅只是残存一丝生机,姜预是有机会将其彻底斩杀的。

    “不行。”

    然而,太北古城之主被遭到了“姜预”的无情拒绝。

    瑞心只是一个人工智能,没有权利去答应太北古城之主的“拜托”,更不会在不经过姜预的同意下,让姜预陷入危机当中,它能够考虑的就只有姜预预先设置的安危为主,然后尽可能斩杀那头地底类人王族者这件事情。

    太北古城之主的“拜托”与它的行事准则不同。

    而这导致的后果,无疑也是十分严重的!

    封印之柱的末端,那头地底之王求活的意志很强,在拼命的挣扎,封印之柱已经快开始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痕。

    一旦让它挣脱而出,那么,这次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花了如此大的心力所筹备的计划,在这最后一刻就要宣布失败。

    另一方面,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能够坚持的时间也不多了。

    封印失败的后果,对于罗虚大陆而言无异于一次灾难,这次的行动本就带着一些赌博性质。

    ……

    在中域地界的另外半颗星际之城当中。

    一团团黑气密布着姜预的全身,姜预的眉头不是皱起,露出一丝痛苦之色,瑞心正在全力计算着,协助姜预清除那些黑气。

    这些黑气对于才堪堪天境五重的姜预威胁太大了,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清除,不然会对姜预的身体造成严重后果。

    一元上虚经的经文自带排解这黑气的能力,再加上瑞心对黑气的解析,很快就找到了清除这些黑气的办法。

    姜预身上的黑气才缓缓淡去。

    感觉到自身恢复正常,姜预猛地松了一口气,只有尝到了全刚才身的剧痛之后,才能体味到这个时候有多么幸福。

    那个地底类人王族者,真的是难缠,而且诡计多端,竟然连他的本体这边都影响到了。

    以前不知道抱抱的另一半血脉竟然这么有来头,看来,以后要随时对抱抱的血脉注意了。

    同样的事情,不能发生第二遍。

    也不知道瑞心把那个地底类人王族者给杀了没有,这要没死的话,那自己的罪可是白受了。

    ……

    “姜预”的拒绝,让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彻底陷入了绝境之中,他们都是沉默叹气,在这个时候,哪怕是他们也找不到充足的理由来说服姜预。

    毕竟,此去封印之柱的另一端,先不说能否顺利斩杀那头地底之王,就是斩杀了,要想要及时回来,也是万分困难的。

    有很大几率,就要这么流落到地底世界了!

    而一个人类,落到地底世界,其下场不用也知道是什么。

    那一片黑暗地带,哪怕是他们没有去过,但是,也知道绝对是大恐怖之地,一个人类在那样的地方,根本难以想象会有什么样的遭遇。

    “你们坚持一下,我去去就回!”

    姜预对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说道,神色前所未有地凝重。

    姜预这个时候的心情简直找不到语言形容,因为地底类人王族者的秘法之毒,不得已挂机了一小段时间。

    好不容易上线了,这边发生的事情简直刷新了他的认知,差点惊掉了他的眼睛。

    瑞心追杀地底类人王族者,追着追着竟然追出了五头地底之王,什么时候,地底之王前面的数字都已经到“五”了?

    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同时出现,酝酿了这么一出计划,竟然把这五头地底之王坑杀了。

    接着就是封印之柱的事情。

    来不及震惊了!

    斩杀地底之王这样的事情,姜预还没有去想过,但这个时候,无论如何都得上了。

    失败的后果,不光罗虚大陆承受不起,姜预同样承受不起。

    临走之前,姜预把星际之城内部空间正在恢复的冰莜凌放了出来,这一行,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自己本体还在中域倒无妨,但是,冰莜凌就不行了。

    就算真的回不来,至多也就是损失自己的一半神魂还有半颗星际之城。

    冰莜凌抬头看着姜预,四目相望,里面神色复杂。

    她明白,这个时候,让姜预独身前往才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她也帮不上太多的忙。

    但是,这种目送重视之人前往危险之地的感觉,依旧让她很不能接受。

    冰莜凌玉手握紧,她当然不会傻到说要和姜预一起去这样的无力语言,因为她心里明白,自身的实力才是改变这种局面的唯一方法。

    安置了冰莜凌,然后,就是那只大白鸦。

    大白鸦原本还被地底类人王族者怼地差点自杀了,但是,一被姜预送入了星际之城内部空间,见识到了各种奇妙景象,海阔天空,心一下子就活了过来。

    在这个它没见过的多姿多彩的世界玩得不亦乐乎。

    直到,姜预叫它出去,它还不愿意了。

    死,也要死在这里啊!

    姜预脸色黑了黑,这个时候,可没时间和这“小家子气”的大白鸦多计较,姜预直接把它给扔了出来。

    顺带,为了预防这家伙会惹出什么幺蛾子,还把它给连接到了虚拟世界。

    既然想玩,那就让你使劲儿玩!

    大人们还要干正事!

    办完了这些,姜预一个俯冲,顺着封印之柱向着地底世界而去。

    一边离开,一边接受太北古城之主的告诫:

    “姜预,我们会尽可能地撑久一点,但是,最多也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你必须前往封印之柱另一端,将那头地底之王斩杀然后赶回来!”

    “如果不能的话,你可能中途就会被压在封印之柱里,那样的话,亦或者就只能留在地底世界!”

    “所以,计算好你的时间!”

    姜预点了点头,一道黑光之中,就射向了地底世界。

    ……

    黑暗。

    黑暗。

    一直都在黑暗之中前行!

    这条通往地底世界的通道,究竟有多深,恐怕也就只有掌握着封印之柱的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清楚。

    姜预飞速下坠,在争分夺秒着。

    而这个时候,他也敏锐地感知到,作用在自己身上的重力在逐渐减小,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作为一个科技流派之人,很清楚其中的道理。

    而当姜预下坠到一个点的时候,重力已经完全降为了零,又开始反向迅速增加,就像一个镜面对称一样。

    姜预眉头皱了皱。

    这难道,已经是预示着走到一半的路程了?

    而此时的时间,还不到四分之一柱香,重力对于姜预而言影响甚小,要论赶路的话,确实是够了,但是,不要忘了,斩杀那头地底之王,同样也需要时间。

    姜预还没有斩杀过这等存在,所以也不清楚究竟需要多少时间。

    忽然,姜预灵机一动。

    “瑞心,立刻赶工制作一个泯灭生机的爆发式武器出来!”

    所谓爆发式武器,就是类似于炸弹,导弹那样的一次性大威力武器。

    如果说,最后时间上实在来不及,还还可以利用这类武器最后来一击。

    幽深的通道之中,什么声音都没有,如果是姜预本体到来的话,还能有些心跳声,寂静之中,如果不是有着计时,甚至会让人拿不准时间究竟过了多少。

    但是,最终,姜预终究还是看到头了!

    这后半段路,姜预清晰感到自己不是在下降而是在上升,这意味着什么,姜预其实已经心知肚明了。

    姜预早前就怀疑过,罗虚大陆在宇宙之中究竟是以怎样的形式存在的,是真的就像是神话之中的那天圆地方的形式,而地底世界又真的只是位于地底,还是说,罗虚大陆,仅仅是一个部分。

    只是,这个时候再大的发现都比不起此行任务的重要。

    姜预已经清晰看到封印之柱的末端了,没有管通道对面的地底世界里射过来的幽幽的黑色光芒。

    封印之柱上,已经产生了无数的裂纹,透过这些裂缝,隐隐可以看到其中有一个庞然大物在不断搅动着,它想要出来,它想要活着回到地底,继续当它的地底之王。

    但是,姜预不能让它如愿!

    可以说,这是你死我活的战斗!

    这头地底之王要是逃了,以后地底世界报复起来,现在的罗虚大陆真的承受不住。

    而现在的姜预,和罗虚大陆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虽然只是封印之柱上的裂缝,但是,已经足以让姜预通过这些裂缝进入到里面,找到里面的泥龟地底之王。

    然后,就是一场和时间赛跑的战斗!

    姜预一头扎了进去,透过裂缝壁,可以看到封印之柱里面的属于太北古城之主的灰色经文和大佛的金色莲花,只是,由于最后镇封之物地底之王的不安分,这些经文和莲花都是暂且发挥不了作用了。

    瞬息的时间,姜预就看到了正在不断搅和的泥龟地底之王。

    哪怕是已经“死”过一次,生机稀少无比,但是,它终归还是一头地底之王,那巨大的体型上,散发的威势已经让姜预心里一片沉重。

    视线总是相互的。

    在姜预注意到了这头地底之王的时候,泥龟地底之王同样也注意到了姜预。

    它弹出自己的头颅,认出了这是一个人类,要是平时,它只需要一个响鼻,就能够将这样的人类杀死,但是,这个时候,它显然不能了。

    它生机匮乏,同样还有更大的敌人——封印之柱。

    它对姜预露出警告的眼神,警告姜预离远一点,不要不识抬举,否则,它真的发起怒来,抹除这样一个人类并不是没有办法。

    作为一头地底之王,它几乎没有这样和一个弱小的生灵打过交道,但是,这个时候的它别无选择。

    然而,它眼中的弱小生灵,显然并不买它的账。

    那强烈的杀机清晰地告知它,这个弱小的生灵,就是来冒犯它的。

    姜预越过地底之王庞大的身躯,直向地底之王的头颅而去,最后的一丝生机,隐藏在这家伙的头颅之中。

    只要将这颗头颅粉碎,那么,一切就大功告成。

    泥龟地底之王急了,也怒了。

    赶时间的情况下没有丝毫战前预热,姜预一来便是全力,全身黑金属之上,聚集了庞大的能量磁场,这些能量磁场全部都是用来泯灭细胞生机的,向着地底之王的头颅侵袭而去。

    地底之王咆哮一声,露出满口锋锐的狰狞牙齿,这个时候的它,颇像一头被侵犯的年迈之王,似乎是要发挥最后的余威将冒犯者杀死。

    它的头……缩了!

    对于一只乌龟而言,缩头是已经铭刻到了血肉骨子里的基本技能,哪怕是已经成了半虚,但这也是它的一项根本手段,从出生开始一直磨炼到现在。

    尽管看起来挺凶,但是,泥龟地底之王却很从心,从心地也很干脆。

    在一时之气与活命之间,哪怕是半虚之境的地底之王,它也和一只普通的地底生物没什么两样。

    缩头作为乌龟的本命技能,磨炼了无数载,其速度与熟练度已经是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

    就这么,它躲过了姜预的攻击。

    相应的,也再次有了活下来的机会。

    姜预眉头皱起,一只懂得怂的乌龟,对于他现在而言,自然不是什么好状况,要是硬碰硬,那么,战斗才会结束得快。

    说到底,这个时候的他,赶时间。

    但是,也有一个好处,说明这头地底之王现在的状态,是已经怕了自己。

    而自己要做的,就是一猛到底,将这头地底之王尽快干掉。

    泥龟缩头的速度快,但是,也不意味着躲在龟壳里就没事了,就体型而言,这乌龟壳并不能一丝不漏地挡住姜预的攻势。

    所以,姜预看向了泥龟龟壳缩头的那个缺口,很大,里面隐隐可以看到泥龟的头。

    懂得怂的,一般也会比较冷静。

    泥龟这个时候就是如此,冷冷看着姜预,随时等待着下一步动作,或守或攻。

    随时准备着攻击前方。

    姜预朝着里面飞了过去,很大胆,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举动,就好像一只苍蝇飞过蜥蜴的嘴巴,你把手凑到狗嘴面前。

    潜意思就是在告诉人家:

    我来了!

    你可以来吃我了!

    你可以来咬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