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六百四十四章 封印之柱之危

第六百四十四章 封印之柱之危

    太北古城之主眯着眼睛,眼前的世界模糊不清,身体里一股虚弱感传向他的大脑,似乎有个声音在告诉他:

    最后一战的巅峰期快要过了,一切都已经到头了,该睡了!

    太北古城之主深吸一口气,强打起精神。

    自己的事情还没有做完,五头地底之王仅死了两头,封印通道也没有完成。

    怎么能就这么完了?

    就快了!

    再坚持一会儿,至少一定要把这件事情给做完。

    太北古城之主神色微微狰狞,再次爆发身体之中的力量,终于将第三头地底之王斩杀。

    此时,三头地底之王的尸体躺在漆黑的大地之上,宛若一座座高耸的山脉,绵延不绝,这一幕,是如此震撼人心。

    另外两头还在和大佛对抗的地底之王心里彻底凉了,太北古城之主腾出手,它们可以说是必死无疑。

    作为地底之王,地底世界当中的无上存在。

    但是,今日,这里即将沦为它们的坟场。

    “等等!这个老家伙似乎快要坚持不住了,死气已经蔓延了他的大半身了!”泥龟状地底之王带着惊喜开口道,暗黑蒲公英状的地底之王闻言心中涌向了一丝希望。

    两位地底之王这样的惊喜并没有存在多久,太北古城之主两步过来,他虽然已经在很快衰弱了,但是,别忘了,还有大佛在。

    这个时候,一向慈眉善目的大佛散发的佛光之中也开始显现出了杀气。

    佛亦有杀生之时!

    大佛的身上隐隐缠绕起一丝死气,这丝死气还在隐隐扩张,预示着他的时间不多,但是,他却也毫不在乎。

    散发的佛光几乎将整个世界都度染成了金色,而这些金光落在了两个地底之王的身上,就像是一团火靠近了雪堆一般,将其生机逐渐消融掉。

    两大地底之王惊悚,连忙运行黑色能量抵抗,但是,这个时候太北古城之主却攻了上来,让它们顾此失彼。

    没过多久,两大地底之王接连陨落。

    黑雀、黑山羊、怪鱼、泥龟,蒲公英!

    五头地底之王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漆黑的地面上,这场面,好不壮观。

    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总算是松了半口气。

    地面的地底生物大军看着这一幕,内心惊恐无比,在它们的心中,地底之王可是战无不胜的无上存在,但是,今日,它们却亲眼目睹了这样存在的死亡。

    而且,还是一次性五头!

    “怎么可能?这片大陆的生灵怎么会这么强?”

    这对地底生物大军们的打击不可谓不大,每一只地底生物这个时候心中都隐隐被吓破了胆,不自觉向后退着。

    而此时,黑猪状地底之王不自觉吞了一口唾沫,这躺在地上的五具尸体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而是和它同一个级别的存在,半虚之境的地底之王啊!

    黑猪状地底之王头顶直冒寒气。

    在悲哀的同时,不禁又有一些庆幸!

    还好躺尸的不是自己。

    ……

    “是时候了……”

    “五大地底之王的尸体已经有了,可以开启封镇了!”

    太北古城之主向大佛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的他们,身上环绕的死气已经不在少数了,如果不能抓紧时间完成最后的事情的话,那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将功亏一篑。

    而且今日杀了五头地底之王,如果不能完成地底通道的封镇,日后地底生物反扑起来,绝对是罗虚大陆的噩梦。

    所以,最后的步骤,一定完美地完成!只有这样,才可以解掉罗虚大陆以后数十万年的隐忧。

    这也是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在临死之际,能够为这片大陆做的最后一点事情了。

    “封镇,起!”太北古城之主一声低喝。

    随着太北古城之主的话音落下,地底通道开始颤抖起来,宛若巨龙翻身,这个位于太北古城之下,幽深通向地底的通道,壁面破碎开来,无数碎石掉落,滚落向无尽的地底。

    一时间,身处这地底通道的所有生灵仿佛都像是在经历天塌一般。

    而无尽小空间之中,所有的漆黑色的泥石都浮空起来,这些泥石,是由白鸦们在过去百万年不断吞噬地底生物的尸体所形成的用来阻拦地底生物的墙壁。

    这些漆黑色的泥石,向着太北古城的下方聚拢,不断形成一个黑色的圆柱形的泥石柱体。

    这圆柱体并不大,但是,仿若没有尽头一般,一直吞噬着漆黑泥石。

    当所有的漆黑泥石都从无尽小空间消失的时候,无尽小空间破碎开来,所有的试炼者和地底生物大军都直接身处于地底的通道当中。

    而通道之中,还漂浮着五具地底之王的尸体。

    试炼者们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地底通道,这个通道的宽度至少有着几千万丈,置身这里,在感到宽阔的同时,又如同在深渊之中。

    黑猪状的地底之王这个时候不敢动作,它在观察着形式,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没有对它出手,说明已经顾不上它了,但也不排除是在引诱它上当。

    要知道,这可是一不小心就会搭上性命的事。

    当漆黑的泥柱成型后,太北古城之主又是手一招,那五具地底之王的尸体顿时飞向了泥柱,每一具尸体分别融入到这泥柱的五个等分位置。

    泥石是由白鸦们百万年制造而成,而核心之物,更是五大半虚之境地底之王的尸体。

    太北古城之主深呼一口气,向着大佛点了点头,而后,灰色的经文和金色的佛文开始从他们身上分离而出,全部附着到这泥柱之上。

    顿时,这看起来平淡无奇的泥柱,散发出深邃的黑光,近乎要吞噬一切,而那五头地底之王尸体的地方,更是有着恐怖的能量波动散发而出。

    黑猪状的地底之王心中惊骇,就凭这物件现在的威能,就能够轻松碾压任何一头地底之王啊!

    然而,这还仅仅只是开始!

    这跟泥柱可是用来镇封住地底通道的!

    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同时操纵者这跟泥柱,将一头伸向地底通道之中,顿时,这泥柱迅速变大,变长变粗,其上,散发着恐怖的威能,竟是要慢慢将整个通道给填满。

    神秘的经文逐渐转化为镇封之力,密布着整根泥柱使其坚韧无比,半虚都不可破!

    地底之王看着这跟泥柱,心中知晓,真要让这跟泥柱填满这个通道,单从这上面的镇封之力而言,地底生物大军没有几十万年的光景,是不可能再次把通道给打通的。

    但是,这个时候,它什么也做不了。

    随着泥柱的扩张,通道的空间越来越小,它也将被从这个通道赶出去,回到地底世界。

    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这个时候完全没有去考虑黑猪状地底之王,他们最重要的任务是完成镇封,只要能够做到这一步,其余的都不重要了。

    而这一步,也是最不容易的一步。

    甚至比起屠杀五头地底之王还要困难!

    黑色泥石和地底之王的尸体仅仅只是材料,而要将这材料充分添堵上这个通道,就需要他们的修为!

    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最后的力气都要用在这上面。

    封印之柱在他们的支撑之下不断扩大,那体积从开始的几十丈粗,几千丈长,逐渐到几万丈粗,长度更是没有尽头,一直延伸到地底深处。

    随着封印之柱的扩张,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头上都是难得地显现了一丝吃力之色,身体在颤抖,死气蔓延地更加厉害了,似乎要逐渐吞噬他们的身体。

    这般异景,使得见到的所有生灵都是震惊无比,连话都说不出来。

    “该死!这就是这两个老东西最后的计划!”地底类人王族者神色极其难看。

    地底之王的黑光找到了它,将它拉扯到了地底之王的旁边,暂时摆脱掉了“姜预”的追杀。

    但是,它没有一点庆幸,有的仅仅只是耻辱!

    “不行了!我们必须要撤了!不然,一旦这封印之柱完全支撑起来,我们也会走不掉,被当作材料镇封在这里!”黑猪状的地底之王对着地底类人王族者说道,语气之中满是无奈。

    这一次的战争,它们地底可谓大败而溃!

    这是它人生经历的最大一场失败!

    “好!拜托了!”地底类人王族者对地底之王说道,语气冷冽。

    临走之际,它深深地看了一眼姜预。

    不管隔得再远,不管再难!

    终有一日,我会再回来的!

    地底之王带着地底类人王族者飞快向地底通道另一边而去,它们要在封印之柱完全封印通道之前离开这个通道,回到地底。

    “姜预”没能完成命令,却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地底类人王族者逃走。

    至于其余试炼者们见此,无不松了一口气,地底之王都退了,也意味着这次的事件终于可以到了尾声。

    说实话,以他们的实力来经历这样的战争,真的是难为他们了,能活着已经是万幸之中的万幸,估计着一辈子的运势都用得差不多了。

    而唯一等待的,就是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完成封镇。

    虽然尚在进行之中,不过,以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的实力,想来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

    所有的试炼者们这个时候都这般想到。

    ……

    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整个身体已经快要被死气给笼罩住了,唯有那一双眼睛里的光芒依旧在坚持着。

    他们心中都有着一道信念在支撑着他们。

    只要封印之柱完成,那么,罗虚大陆就将度过最难熬的一次危机。

    数十万年后,有北境之主,有罗虚大陆那么多后起之秀,哪怕地底生物大军再入侵,也有着足够的实力反抗。

    一切的一切,只要他们这个时候再多坚持一会儿就好了。

    发正都要死了,为什么就不能够多坚持一下呢?

    然而,就在两位半虚在不断输送修为,让封印之柱封印整个地底通道之时……

    封印之柱的末端,即靠近地底世界的那一端,里面填充的那只地底之王,那只原本已经死了的泥龟。

    在这个时候,死寂的身体之中,突然焕发出一点点的生机,它死去的身体开始活了,开始动了。

    那一双眼睛猛地睁开,露出无尽的虚弱之色。

    这只泥龟地底之王,竟然没有死!

    它通过封印自己的生机,巧妙地瞒过了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为的就是获得一丝金蝉脱壳的机会。

    而现在,机会来了。

    它在封印之柱的最末端,只要能够挣脱封印之柱,就能够逃回地底。

    正常而言,封印之柱很坚韧,哪怕是半虚也难以将其损坏,但是,这其中却有着两个前置点,一是从外面破坏,二是泥龟这只地底之王已经死了并融入封印之柱起到加强作用。

    而现在,缺少了泥龟的尸体,又是从里面,封印之柱的最末端显然不那么坚韧了。

    这个时候的泥龟很虚弱,想想也知道,要在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的眼皮子底下隐藏生机,哪怕是再有秘术,能够隐藏的生机也就那么点。

    但是,哪怕再虚弱,它也要挣扎!

    只有挣扎,才有活路。

    求活,是每个生灵最根本的共性!

    而这个时候,泥龟就充分发挥了这个空性,拼了命地挣扎,再痛苦也要挣扎……

    以至于,封印之柱的末端,在这最后的时刻,开始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缝。

    太北古城之主和大佛同时脸色剧变,眼中仿佛是见到了极为恐怖的事情。

    封印之柱在他们的掌控之中,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封印之柱的末端出现的异状。

    太北古城之主神色凄惨。

    这只地底之王,为什么会没死?

    封印之柱乃是一个整体,不论哪个部分出了意外,整体封印的效果都将大打折扣,就如现在,封印之柱末端被破坏,这个封镇,可能连一年的时间都坚持不到。

    难道,这最后的关头了,还要前功尽弃吗?

    “丰都兄,别急,我应该还能多坚持一段时间!”大佛深呼一口气说道。

    太北古城之主闻言,深吸一口气,然后,他把目光看向了姜预。

    “姜预”感应到有人在看它,也将目光投了过去。

    “姜预,现在时间很紧急,你听我说,封印之柱末端的泥龟还没有死绝,尚有着最后一丝生机,必须将这丝生机抹除了,才能完成最后的镇封!”

    “而现在,我和大佛都离开不了,在场的所有人,只有你,有那个实力去斩掉这头地底之王最后的生机。”

    “我知道,这很难为你,会让你陷入巨大的危险,毕竟,如果不能在斩杀泥龟之后及时会来,你可能就永远都要被困在地底世界了,但是,这个时候,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如果,完不成封印,整个罗虚大陆危矣!”

    “所以,便当老夫临死之际拜托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