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六百三十九章 撒开的网,兜住的鱼

第六百三十九章 撒开的网,兜住的鱼

    太北古城之主的一声低低的呢喃响起。

    整个太北古城,这一刻,变得尤为安静。

    地底生物的咆哮之声,地底之王的轰击能量爆发声,都被压制到了发声点。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成了无声的动画。

    这片空间,只有风儿在喧嚣,场景一下变得诡异,所有异常起始于太北古城的中心,一直酝酿着的风暴似乎要开始爆发了。

    而这个时候,六位地底之王眉头微微皱起,心中闪过一丝异色,将视线转向了太北古城之中的那颗头颅,心中闪过一些念头。

    这个已经行将就木的老东西,还有什么手段,临死之前也要闹腾一下?

    它们摇了摇头,却没有太过在意。

    若真是如此,它们不介意一起将太北古城之主送进坟墓。

    六位半虚,它们有这个底气!

    毕竟不是吃素的,哪怕是太北古城之主全盛时期也不惧,又何况现在?

    “装神弄鬼!”黑猪状的地底之王皱了皱眉头,冷哼了一声说道,它加紧自己的攻势,要将太北古城之主彻底斩杀。

    然而,就在这时……

    六位地底之王可见的太北古城之主的苍老头颅竟然消失了。

    太北古城,随着一阵颤栗,一股恢宏无比的气势爆发出来,席卷天地。

    这一座在中域大地上屹立了上百万年的城池,一砖一石,一墙一殿,都弥漫着一股古老荒芜的气息,有的地方棱角已经被磨平,有的地方还有这刀劈斧砍之痕和手印。

    这是经历了无数战争的证明。

    这座城池一直卧在中域大地上,像是一个老人,又像是一座坟墓,镇压着地底通道。

    而这个时候,它不在镇压了!

    太北古城灰光散发,那无数的砖石之中,隐隐有着模糊的战斗情景,有着人类与兽禽的战斗,有着人类内部之争,有着大陆生灵与地底生物血战……

    一道道喊杀的声音响起,一股股血流飙射而出。

    这是太北古城过去无数年所记录的战斗情景。

    而这样的战争之中,一股股意志从中开始慢慢凝聚,里面包括着杀戮,包括着镇压,包括着诡诈,包括着战无不胜,这些意志一直被浓缩在太北古城的砖石上。

    而这个时候,它们涌现出来了。

    一幕又一幕,全部都涌现出来了。

    这样的意志,让六大地底之王都是心中一惊。

    那震天的杀气,惨烈的战斗,饶是地底之王们见多识广,也不由得心神震撼。

    而这些意志,这个时候出现,究竟是有着什么样的把戏?

    太北古城之主那个家伙应该已经老得走不动了,控制那四根锁链就是极限,哪里还有修为去真正操控整个太北古城?

    太北古城之主本人,又去了哪里?

    很快,地底之王们的疑惑就得到了解答。

    只见,太北古城的中心之处,一道年老的干枯身影不知何时出现,他背着手,望着罗虚大陆。

    那斑白的头发,浑浊的眼神,一身的老年斑无不在告诉地底之王们太北古城之主已经老掉牙了。

    这样的一个老人,根本不可能有着任何手段能够威胁到它们六位地底之王。

    然而,这样的念头才在它们心中刚刚闪过。

    太北古城之主那孱弱的身躯上,突然爆发出一股冲天的生命力,这生命力强横无比,眨眼笼罩了太北古城之外的无尽土地,无数荒地只是沾染一点福泽就重新冒出嫩芽,端的是恐怖。

    恐怖的生命力爆发而出,太北古城之主那干枯的身体猛然变得丰满起来,一块块肌肉鼓起,所有的老年斑消失于无形,露出一色的皮肤。

    一头的斑白头发全部脱落,紧接着,一根根乌黑的头发宛若抽芽一般生长了出来。

    太北古城之主转过身来……

    已是一个威武的中年男子!

    “不可能!”黑猪状的地底之王发出一声不可思议的惊呼。

    其余五头地底之王各个个神色惊诧,半响反应不过来。

    太北古城之主明明是一个已经行将就木的老头子,随时随地就得踏进棺材里,怎么会在一个眨眼间就完全恢复到了巅峰的中年状态?

    那强横的生命力,恐怖的气息是绝对不会骗人的。

    半虚之境,一到年老之际,一身修为逐渐枯竭,那气息是十分明确的,一下子就能准确感知到。

    而且,半虚之境身体过去恐怖,一旦衰老,要短暂恢复都不太可能,因为需要的生命力和能量是一个极为恐怖的数值。

    那么,眼前的太北古城之主又是怎么回事?

    六位地底之王,还是头一次见到这般怪事,只觉长了见识,又颇为好奇太北古城之主是怎么做到的。

    太北古城之主睁开双眼,那一双眸子里散发着闪耀之极的光彩,然若九天之星坠落到他的眼眶之中。

    “诸位地底之王,我等你们好久了!”

    太北古城之主语出惊人,一声声都十分洪亮,气势十足,让地底之王们心头莫名产生了一丝压力。

    太北古城之主早就知道五位地底之王会降临,一直在等着?

    这又是什么情况?

    无论是什么情况,也无论太北古城之主有着什么样的阴谋,亦或者仅仅只是在转身弄鬼,六位地底之王心中却是有惊无惧的。

    权当太北古城之主在做垂死挣扎。

    就像之前所说的,哪怕是太北古城之主全盛时期,再加上太北古城,它们六位半虚之境也丝毫不惧!

    实力摆在那里,六位半虚绝对能够碾压太北古城之主,毫无悬念,时间回到百万年前也一样。

    这是数量上的压制!

    太北古城之主处于绝对的劣势。

    然而,这个时候,太北古城之主的眼神却前所未有的冷漠。

    冷漠到骨子里,冷漠地能够冰冻世界,冷漠地要将一切敌人生机抹除!

    只见,他的手掌轻动……

    “镇!”

    “镇!”

    “镇!”

    顿时,一声声威严的咆哮之声从太北古城的砖石之中传出,里面蕴含着无穷的意志,似乎从历史的长河之中传出,幽远而强烈。

    这些“镇”蕴含着的意志,化为一个个字符,纷纷扬扬,形成了一片字符大海。

    这些镇压字符,最终都落到了太北古城之下,无尽小空间的壁障之上,一个个贴了上去,那太北古城之中,蕴含的无数战争的镇压意志,这个时候,全都附属到了空间壁障之上。

    显然,这是要将已经进入无尽小空间的五大地底之王全部都镇压在无尽小空间之中。

    这无疑是大手笔!

    却显得有些异想天开!

    “我们似乎有些被小看了!”

    黑山羊状的地底之王脸色冷了几分说道。

    “确实!”

    那一直像是一块黑石的地底之王罕见开口。

    “哪怕你全盛时期,也万没有那个实力将我们全部困住!不!能够反过来不被我们困住,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五位地底之王一同出手了,它们深知全盛时期太北古城之主的厉害,单凭一个必然破不了。

    但是,若是五位一起,那就是随意都能够破开。

    五位地底之王集聚众多黑色能量,混成一击,将空间挤压碎裂,迅速袭击向了无尽小空间的空间壁障。

    狂暴的黑色能量和空间壁障相碰撞,直面迎上了那一个个“镇”字,能量倾泄而出,一个个“镇”字不断抖动。

    无尽小空间边缘,所有生灵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这场景实在是恐怖,跟天崩地裂没什么区别。

    很多生灵都后悔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鬼地方。

    要命啊!

    当一切都平息下来……

    五位地底之王集聚的黑色能量缓缓消散,空间壁障处,大量的“镇”字粉碎,然后后续又有着更多的涌了进来。

    “果然有些门道!”黑山头状的地底之王眼中瞳孔缩了缩。

    能够抵挡住它们五位地底之王聚集的一击,已经说明了太北古城之主手段的逆天。

    “今日,尔等都要留在此地!化为这地底通道的壁垒!”太北古城之主的声音再次响起。

    闻言,五大地底之王和外面的黑猪状的地底之王都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好笑之色,心中更加不屑起来。

    这太北古城之主莫不是老糊涂了!

    竟然这般异想天开,想拿它们五大地底之王的身躯来当做基石,填补这个通道。

    “你觉得,你一个人够吗?”

    “有那个资格吗?”黑山羊状的地底之王冷咩道。

    而这个时候,五大地底之王竟然再次聚集了一次攻击,这次的黑色能量,远远超过刚才不知多少倍。

    显然,第一次的时候它们有些小觑太北古城之主,都没有出多少力,十分力能有一分就不错了。

    而这样的一击,若是落在无尽小空间的空间壁障之上,还真有很大几率能够将所有“镇”字都化为粉碎。

    “我一个人……确实不能!”太北古城之主幽幽说道,承认了地底之王的话。

    地底之王们反而愣了愣。

    这样看来,这个太北古城之主似乎并没有老糊涂啊,那么……

    ……

    在外面大战之际。

    太北古城之中,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这里是一座偏殿,外表看起来残破不堪,甚至墙壁上还有着老鼠洞,牌匾亦有些歪歪斜斜。

    这是一座古迹,而且是荒废了没人注意的古迹。

    而推开这座偏殿的大门,撇开半吊在空中的黄色丝布,可以看到在正中央,有着一尊佛像。

    这尊佛像约有三丈高,一身泥塑,看起来却很真切,一双眼睛慈祥可亲,面容自然之中似乎蕴含着某种大理。

    而这个时候,这尊泥佛像,却是在慢慢碎裂了。

    一阵金光从裂痕之中散发而出,照耀着整个大殿,一时间,尘埃尽除,佛光普照。

    待得所有的泥塑碎开,露出了里面的金佛,佛光照耀开来,牌匾上的文字渐渐清晰:大佛中寺。

    ……

    五大地底之王还觉得奇怪,这老家伙既然知道自己无法困住它们,现在为何又多此一举?

    若是惹怒了它们,说不得一起联手将太北古城给推平了。

    然而,就在它们疑惑之际……

    “那么,加上我,不知道够不够。”

    一阵灿烂的佛光却是突然从太北古城的一个角落之中散发了出来,金光漫漫,汇聚成一片金色大海。

    “佛曰:放下屠刀,回头是岸,诸位,何不回头?”

    一个浑身散发着金光的肥胖人影蹒跚着步子走了出来,他一身金黄,不带丝毫杂质,每一步都落在地上,正应了“脚踏实地”那句话。

    他,正是大佛寺的大佛!

    而似乎,他早就在太北古城的一座偏殿之中隐藏着,直到这个时候才现身。

    而六大地底之王,这个时候才发现了在这太北古城之中,竟然还隐藏着一位半虚,而且,这还不是普通的半虚。

    直到这个时候,它们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忌惮之色。

    大佛蹒跚着步子,像是一个普通的行者一般,每一步,脚下都会生出一只金莲,当他走到太北古城之主身侧之时,后方已经是一片金莲大海。

    “未免意外,先攻破空间壁障!”黑山羊的地底之王沉脸说道。

    同时,它们汇聚的强大的黑色能量向着空间壁障而去,恐怖的能量爆发,还没有靠近,就已经逼得一些“镇”字开始了溃散。

    以这样看来,镇压它们的空间壁障必然将被攻破。

    “诸位为何如此执迷,此间自由无上果,此间自由万片花,何苦要出去呢?”大佛吟诵了两句经文。

    他身后的金莲大海顿时动了起来,下一瞬间,就出现在了无尽小空间之中,落在了那空间壁障之处。

    一朵朵金莲飞起,镶嵌进入到了那空间壁障上。

    顿时,五大半虚凝聚的黑色能量也一举攻下,和空间壁障上的“镇”字,以及朵朵金莲相撞。

    一时间,三种能量爆发开来。

    “镇”字和金莲看似不同,但这个时候,竟然有着阴阳相合之势,一金一灰,像是两条阴阳之鱼,暗合大道之势。

    当那黑色能量落在上面,轻轻被罩住,然后反弹于无形,于此同时,金莲和“镇”字也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