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六百三十八章 终于!都来了!

第六百三十八章 终于!都来了!

    权令只是一块小小的令牌,当地底类人王族者将自己的鲜血洒到上面,口中念出一句咒语之后,这块小小的令牌竟然一分为五,成了五道黑色的流光。

    五道黑色的流光,从地底类人王族者手中飞射而出,冲向天际。

    无视“姜预”的阻拦,无视路途之中的所有事物,无视所有的空间壁障……

    它们十分特殊,仿佛都不存在于这个世界。

    最终,穿越了无尽小空间,冲过了地底通道,全部都进入了地底之界。

    ……

    地底之界,这片对于罗虚大陆而言十分陌生的地方。

    无人知道其宽广,无人知道其模样。

    更无人知道这里究竟有着多少地底生物!

    这片大地上,幽暗之气弥散,宽阔看不到尽头。

    一轮漆黑色的大日在高空之中悬挂,将黑色的阳光照耀向每一个角落。

    无数的地底生物在大地行走,在山间峡谷蛰伏,黑色的阳光照得它们更加凶恶,还有着黑色的城池,城堡伫立。

    而就在这时,高空之中,却有着五道黑色的流光出现,在高处分散开来,射向五个不同的方向。

    无数的地底生物抬头看着这一幕,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

    而有着少数的地底生物听说过权令的存在,眼中无不闪过一丝不可思议之色。

    这……

    这是!

    这方世界又要发生巨变了!

    每一次权令的使用,所带来的都是一场惊动整个世界的大变,甚至会改变世界格局,无数的地底生物曾经还因此死去。

    地底生物们心中都是惊悚,有的已经在寻找安身立命之处,希望这次的大事不要波及到它们才好。

    知情的地底生物们无不叹气,担心不已。

    五道黑色流光,投向了地底之界的五个方向,最终,落入了五个不同的地域。

    这里是一片暗海,海的深处,有着一条巨大的沟壑,黑暗植物和地底生物们在沟壑之中生活无数年,直到一道流光射入这里。

    这道巨大的沟壑竟然动了,随着一阵抖动,上面的泥土植物全都崩落,暗海之中,海流涌动,海面翻滚出海水。

    这巨大的沟壑,竟然是一只形态奇异的地底生物的背脊。

    “权令,竟然到我这儿来了?”

    除了这片暗海,还有荒芜的一睡成了大山的地底之王,还有在广袤的城池之中休养的地底之王……

    五片区域,五头地底之王,五个半虚之境。

    一道道流光进入到它们的手中。

    “虽然,很不爽王族这一套,不过,终归还是得走一趟!”

    一直以来,相对平静的地底,五头地底之王苏醒,那至少几万米的高大身躯,仿佛一根根撑天之柱,随着它们的移动,天地似乎都在跟着颤栗。

    而它们的目的地,那条延伸至罗虚大陆的通道口,很快便到了。

    ……

    权令!!!

    这个时候,正在和太北古城之主一战,迫切想要救出地底类人王族者的地底之王神色一变,不可置信地惊叹道。

    这可是权令!

    哪怕是它在有生之年,也不过见过一两次。

    而让它没有想到的是,地底类人王族者已经被逼到了这种地步,为了保命,连权令都使出来了。

    要知道,在王族之中,权令的使用意义,有些时候甚至比起自己的性命都还要重要。

    曾经就有过这样的例子,有的王族在身死之际,由于没有一个足够重大的事件,宁愿就这么死了都没有使用权令。

    所以说,当权令的五道流光飞出的时候,地底之王整个都陷入了短暂的惊骇之中,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小事件”之中看到权令的出现。

    “王族!唤我等前来,所为何事?”

    地底的通道之中,威仪而洪亮的声音响起,传遍通道的每一个角落,穿透无数的空间壁障,穿透了姜预制造的虚拟世界。

    最终,这声音落在了地底类人王族者耳中。

    此刻,在原本的那头地底之王的身后,又陆陆续续出现了五个高大的身影,每一个都散发着恐怖的威势,挤压着天地空间,单是体型一个个就将地底通道填的有些拥挤。

    它们样貌怪异。

    有的像是深海怪鱼,有的像一只黑山羊,有的像是放大无数倍的乌雀,有的则是像一株蒲公英,最后的则像是一块黑土。

    唯一的共同点,毫无疑问都十分巨大。

    “救我出去!”

    地底类人王族者咬着牙吐血说道,它的话语已经有些急切,注意到异变,“姜预”的攻势越来越凶猛,它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

    而此时,地底通道之中,五头地底之王却是沉默了一会儿。

    “你说什么?”

    它们似乎觉得自己听错了,五头半虚之境的地底之王被召集到这个地方,就是为了做这个微不足道的事情?

    所以,它们再次问了一遍,不是确定,仅仅只是给地底类人王族者再一次开口的机会,一次更改的机会。

    “别废话!赶快救我出去!”

    地底类人王族者感到自己已经快要到极限了,再啰嗦下去,自个真得死在这里,这五头地底之王也白叫来了。

    所以,它很不耐烦,发出一声怒吼。

    五头半虚地底之王皱了皱眉头,没有因为无礼跟地底类人王族者的多计较。

    “既然你已确定,那我等立刻救你便是!”五头地底之王开口。

    哪怕是一件再小的事情,既然是使用权令的王族要求的,那么,它们帮忙完成便是,完成以后便再无关系。

    “先把太北古城之主斩杀,然后进去救出王族!”这个时候,黑猪模样的地底之王说道。

    它正向着太北古城之主施压,后者单单对付一头地底之王便已经非常吃力了,若是再有五头地底之王,恐怕根本就抵御不了。

    而随着太北古城之主的死亡,整个太北古城的防线也将全部沦陷,通向罗虚大陆的通道将完全打开。

    五头地底之王将视线投向太北古城之主,“是这个家伙吗?当年还发生过战斗!现在,竟然已经沦落到这番田地了。”

    “不过,我们是来实行权令的,而不是来助你的!”

    “太北古城之主要杀你自己杀!对于这方世界,我们暂时兴趣不大,只是救出一个王族而已。”

    ……

    竟然有着五头地底之王赶来!

    无尽小空间之中,“姜预”在抓住最后的机会想要斩杀地底类人王族者,将这个生命力强悍的家伙轰得到处跌落。

    相比起来,试炼者们看到再次出现的五头地底之王,整个内心都已经绝望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又哪里还有什么生机?

    这太北古城第三次试炼,未免太过坑人,连太北古城之主都要死了,他们还怎么活啊?

    试炼者们内心都是一阵胆寒,有的坦然接受死亡之后也是一阵叹气。

    相比起来,地底生物大军在短暂的寂静之后,便是一阵嘶吼之声爆发,气势强烈无比,它们谁也想不到,竟然还会有五头和自己王同等存在的降临,这样一来,谁还是对手?罗虚大陆今日注定将被它们扫平!

    在这般情况下,地底生物气势磅礴,而罗虚大陆衰弱到了极致。

    唯一的异常点,可能就只有“姜预”还追杀地底类人王族者,剑赤心还在疯狂屠杀地底生物报仇。

    这两个家伙,真的是一点都认不清情势。

    黑猪模样的地底之王遭到另外五头地底之王的反对,脸上露出一些不爽,但是,它也不计较,太北古城之主现在都衰弱成这个样子了,全身只剩下一个脑袋,哪怕是它一个,斩杀也是迟早的事情。

    就让这些家伙去救王族吧,也省了自己一些麻烦。

    一念至此,它继续向着太北古城之主攻伐而去,随着战斗,它能明确感到太北古城之主越来越虚弱。

    五头地底之王见地底类人王族者已经快坚持不住了,不能再耽搁,便同时出手,向着无尽小空间而来。

    无尽小空间有着十分强大的空间壁障,能够阻碍半虚之境的地底之王进入,但是,这次,它面对的是五头地底之王。

    而且,这个时候,太北古城之主不在,白鸦们也纷纷昏迷,没有力量源头,哪里能够阻挠五头地底之王的进入。

    只见,空间壁障处,五头地底之王的身躯十分迅速地透过来,强大的气息汹涌澎湃,试炼者们一阵绝望。

    “还不停下?”一头黑山羊模样的地底之王冷漠说道,呵斥着不断袭杀地底类人王族者的姜预。

    而这个时候,“姜预”还是执行着脑海之中的命令。

    这是它能够使用的最后一击了,狂暴的能量向着地底类人王族者轰杀而去,地底类人王族者脸色阴沉,越到后面,它越没信心抵御住姜预的攻势。

    深海怪物状的地底之王,一根长须飘出,穿透空间,直直扫向了“姜预”,这是很随意的一击。

    地底之王们还没能彻底过来,但是,深海怪鱼状的地底生物已经可以控制自己的长须救地底类人王族者了。

    在长须的鞭挞之下,“姜预”爆发出的恐怖能量直接被打碎,飘向四周,而“姜预”自身也被猛然轰出,身体砸在漆黑的泥石地上,砸出一个天坑,身躯一直到空间壁障处才停下。

    “咖嚓!”

    黑金属隐隐现了一丝裂痕。

    “警报!发生意外因素,命令无法执行!”瑞心将情况传达给姜预的本体,“情况过于严峻,无法全身而退!”

    五头地底之王,这样的情况,可以说是已经严重到了极点,毫无逃生之路。

    而这个时候,姜预的本体还在努力清除地底类人王族者留下的秘药之毒,瑞心全力分析着毒药,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接受太北古城之中的情况。

    事情,似乎已经发展到了完全的倾覆之势。

    “咦?”

    深海怪鱼状的地底之王在为自己竟然一击没有杀死姜预而感到意外。

    ……

    地底生物,一共六头地底之王出现在这里。

    拿什么去打?

    拿什么去斗?

    这样的实力,怕是已经能够推平整个罗虚大陆了!这是许多人第一次见识到地底的恐怖实力,比起罗虚大陆超出了太多。

    六头地底之王,进攻太北古城何其简单,它们都已经确定了这次战争的胜利。

    “老家伙,你怎么也想不到今天吧?还想要杀我们的王族,这下,你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黑猪状的地底之王一边进攻,一边冷笑道。

    “若是你没有对王族起杀心,没有权令,说不得今天还会有一些变数!放心吧,我会把你的尸体好好从这座破城池抽出来,在肚子里给你造一个坟墓的!”

    黑猪状的地底之王“嚎嚎嚎”大笑道。

    而无尽小空间之中,五头地底之王已经全部进入了,五个巨大的身躯立在小空间之中,恐怖的气息弥漫了整个世界。

    这无尽小空间,似乎都快要承受不住五位地底之王这样的恐怖的存在,隐隐有摇摇欲坠的趋势。

    “只是救一命,便要我们五位出手,对付的还是这么一个弱小的生物,这怕是有史以来,权令最没牌面的用法了……”

    “把王族带回去吧,事情就完了!”

    对于五位半虚之境的地底之王而言,这次的事情似乎就是这么简单,把地底类人王族者带回地底就可以了。

    然而,在试炼者们绝望,地底生物们欢呼之时,六大地底之王没有谁注意到这个时候的太北古城之主。

    从地底类人王族者使用权令的那一刻开始,太北古城之主就陷入了彻底的安静之中。

    后面,五头地底之王的出现,他依旧没有说任何话语;

    黑猪状的地底之王扬言要为他在肚子里立坟墓,他没有动静;

    五头地底之王进了无尽小空间,救了地底类人王族者,他如若没有看到。

    他的一颗头颅就这么落在太北古城之主的地上,像是被斩下来的,须白的头发遮面,让人看不清他的脸庞,只以为这个家伙已经虚弱地不行了。

    “终于!都来了!”

    “这样!应该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