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六百三十七章 权令

第六百三十七章 权令

    地底类人王族者的修为高深,岩浆世界更是能够轻易湮灭无数天境巅峰,岩浆魔鬼们随意一只都能够对天境巅峰造成不小的伤害。

    在岩浆世界之中,半虚之下,没有人能够去硬抗这么多的岩浆魔鬼。

    但是,“姜预”却无视了周围蜂拥过来额岩浆魔鬼们。

    它们尖锐的牙齿落到“姜预”身上,咬在黑金属上。

    “卡擦!”

    一个个的牙齿被蹦掉,碎了一地。

    这些“凶”这来的岩浆魔鬼,都摆着尾巴苦哈哈回去,它们无往不利的牙齿都没了。

    这次的目标,怎么这么硬呢?

    由星际之城重新构建的身体,显然不是这些家伙能够攻破的,而姜预本身的弱点也就唯有神魂而已,瑞心则是隐藏在内部的核心。

    “姜预”站到了地底类人王族者的不远处,它执行着脑海之中的命令,无情无绪,连一点杀机都没有泄露出来。

    地底类人王族者,来自于地底王族,凭借着智谋给姜预,给太北古城之主造成了巨大的麻烦,使得原本还能稳定几十年的太北古城又将摇摇欲坠起来。

    单凭自己的实力,造成这样的影响,足以说明地底王族的威胁有多大。

    而这次,能够压倒地底类人王族者,还是地底类人王族者从战斗开始,便悄无声息地中了精神毒素。

    精神毒素全面发作,地底类人王族者自己都不知道,这才使得这个时候的“姜预”能够如此轻易地压倒地底类人王族者。

    而这样的机会,有一次,可不一定有着第二次。

    尤其是以这只地底类人王族者的智慧。

    “姜预”坚决执行着程序之中的命令。

    这个时候的地底类人王族者,脸上罕见地流过一丝冷汗,这种生死之间的感觉让它心脏猛烈地跳着。

    地底类人王族者缓慢吸一口气:“姜老哥实力高超,老弟不敌,只能先行退了!”

    地底类人王族者不是傻子的,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再留下来无异于给姜预送命。

    所以,逃走才是最好的选择。

    到了这个时候,“姜预”可不会让地底类人王族者有机会逃走,在地底类人王族者身体要动的一瞬间,就已经发动了猛烈的攻势。

    地底类人王族者也不管方向就逃,全部修为拿来防御,在“姜预”的攻势下伤势在不断加重。

    ……

    太北古城之主的喘气声从刚才到现在就没有停过,就像是一各虚弱老人在不停做着超越自己身体极限的运动,一滴滴冷汗滴落到地面。

    那几根被他控制的锁链变得无力起来,就像是一根根软绵绵的面条一般。

    太北古城之主的眼睛眯起,回顾自己的修炼之途,从十几岁时的年幼到现在的老迈,幼时的熟人最后一个死去也是在几百万年前了。

    而自己竟然出奇地活了这么久,这是赚到了。

    “嚎嚎嚎!”

    地底之王发出奇特的冷蔑笑声,心中情绪高昂。

    在和这个老家伙作战的这么多年之中,这还是第一次取得如此大的胜势,即将终结这个老家伙的性命。

    自己终于能将这个老家伙的身体咬碎了吞进肚子之中!

    这对于地底之王而言,绝对是最有意义的一天,是过去无数万年辛苦的收获之日。

    地底之王攻击越发频繁,每一次都蕴含着滔天威势,似乎要将这个通道都给撞破,要将眼前的一切阻碍都给粉碎掉,给罗虚大陆的生灵打通一条地狱之路。

    那巨大的瞳孔之中散发的是冷冽的杀意。

    这个时候,是地底生物气势高涨的时刻,无尽小空间的地底生物大军透过空间壁障看到这一幕,无不心潮澎湃。

    这就是它们的王!

    战无不胜的王!

    至于之前这只地底之王被太北古城之主捆成了“待宰的猪样”,它们可没看见。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突然出现了极为不和谐的一幕。

    “姜预”追着地底类人王族者,一次次攻击将其打得极为狼狈,一身伤势极重。

    地底类人王族者拼命逃窜,完全没有方向感,更不知道自己阴差阳错竟然逃对了方向,已经出现在了地底生物大军以及地底之王的视线下。

    “姜预”依旧面无表情,它似乎已经计算好了,这样的情况,仍旧在它的掌控之中。

    地底类人王族者一脸肿胀,独眼独臂,神色十分阴郁,地底的气息十分明显,一眼就能认出这是一只特殊的地底生物。

    这一刻,正不断向太北古城之主施压的地底之王的神色变了。

    变得惊悚!

    仿佛看到了什么极其不可能的事情。

    它们世界的王族者,竟然被罗虚大陆的一个人挥着打,还打成了那个样子!

    不在它们的世界,不接触到王族,是无法体会王族的地位有多高,同阶之中实力是有多恐怖!

    一个王族,能够轻易收拾上百个修为和它一样的!

    而且,王族几乎都有着进阶半虚之境的潜力。

    所有的地底生物都是把王族当做传说之中的存在,唯有半虚才有资格接触到。

    但是,现在,竟然有着一个罗虚大陆的人追着一个王族打,这无疑有些啼笑皆非!

    如果说,这个人类是有着半虚的境界,那还情有可原,但是,都是半虚之境了,又怎么会一直坐视它不断压制太北古城之主呢?

    地底之王不可置信,罗虚大陆上怎么会出现一个天赋战力如此恐怖的人类?

    电光火石之中,地底之王脑海之中闪过这些想法,脸色微微一沉。

    “蝼蚁!你敢!”地底之王对着姜预一声怒喝。

    这个时候的它气势如虹,这一声吼叫也力量十足,一般人听了神魂动荡,短时间都会被吓懵。

    然而,地底之王不知道它所吼的对象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东西。

    所以,地底之王的这一声吼叫也毫无作用。

    “姜预”的行动仅仅只是根据脑海之中的命令,对于地底类人王族者招招都是全力,将它的身体打得一块块都在逐渐裂开了,有的地方甚至都在能够看到白骨了。

    见此,地底之王的神色猛地一变。

    而这个时候,一直处于虚弱的太北古城之主,眼中突然爆发出一阵精光,随即张口哈哈大笑起来。

    太北古城之主之前的阴霾竟然一扫而空。

    他很高兴!

    哪怕在这人生最后的时刻,自己很失败。

    但是,地底的王族一脉,未来的大患,现在却在罗虚大陆的人类手中狼狈逃窜,甚至很有可能会折损在这里,这就够了。

    自己已经要死了!

    如果,还有一只地底王族陪葬,反正是白赚,那么,也没什么不甘心的了。

    该死!

    怎么会这样?

    地底之王的神色变得阴沉之极。

    实在是地底类人王族者在地底世界的地位太高了,整个地底世界的王族血脉,有没有超过十指之数都还是一个问题。

    地底之王绝对不能坐视地底类人王族者就这么被杀死,不然,回到地底,哪怕是面对王族的责问,它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虽然它是半虚,但是,王族也是它不能得罪的。

    地底之王感到头疼而倒霉,正常情况下,王族怎么可能不是别的种族的对手?

    结果,这样的事情不光发生了,还好巧不巧,让它给遇到了。

    地底之王神色变得前所未有的冰冷,此时,要救地底类人王族者,它就只有选择以最短的时间击败斩杀太北古城之主,然后前往无尽小空间,将那个胆敢对它们地底的王族动手的人类杀死。

    太北古城之主抬起自己苍老的脑袋,一双如同枯竭泉眼的双眼再次冒出了一股清明的神采,那软绵绵的四根铁猛地摇摆,变得笔直有力。

    四根铁锁向着地底之王而去,其上的威势如同回光返照,再次变得吓人。

    四根铁锁再次和地底之王一战,一根根铁锁头落在地底之王的身上不断拍打着,让地底之王有些吃痛。

    然而,这个时候的地底之王心中更急,如今,它还有一个目的便是要救它们地底的王族,若被太北古城之主牵制在这里,地底王族的命,可能就要丢了。

    “姜预”继续追击地底类人王族者,这个家伙的命很硬,生命力很顽强,哪怕是全身的血肉分裂成了一块一块的,都还有着一股力量强行将这些血肉粘合到一起。

    这样强悍的生命力,恐怕也就只有地底类人王族才有。

    地底类人王族者还深受精神毒素的影像,五感和精神感知都还处于虚拟世界之中,它不知道自己逃到了哪个地方,只是根据直觉选了一个方向,然后就一直逃下去。

    地底类人王族者很清楚,中途变道是很愚蠢的事情。

    太北古城之主已经被自己的话所影响到,要不了多久就会败于这次来的地底之王手中,届时自然会来救它。

    所以,它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坚持下去。

    不得不说,被一个罗虚大陆的人类逼到这种程度,地底类人王族者是感到很丢脸的,回到王族之后这样的事情都将难以启齿,会被那些兄弟嘲笑。

    但是,它也心有不甘,心有激动,因为自己找到了人生的一大对手,想要再次找机会和姜预一战比拼胜负,同时洗刷今日之辱。

    地底类人王族者将自身的所有修为用在不断躲避和自我防护上,身体受到的创伤再重,它也咬着牙坚持,哪怕有些牙齿已经咬碎了,依旧还在坚持。

    而似乎因为它内心的坚韧,身体内部散发出的生命力也越发可怕,在强行牵扯着它的身体不碎掉。

    对于地底类人王族者的生命力竟然强悍到这种程度,“姜预”微微有些惊讶,因为这已经超过了它的预估了。

    不过,太北古城之主明显还能够坚持很长的一段时间,地底类人王族者没有那个机会了。

    “姜预,今日我虽死,但是,太北古城之主必死,太北古城也必破,你觉得你能够逃过地底之王的怒火吗?”地底类人王族者一边逃一边说道。

    它不断开口着,说着太北古城,罗虚大陆的劣势,一句又一句,只想让姜预心中哪怕有一瞬间的迟疑也好,这都将是它的生机。

    然而,只可惜,“姜预”就像一个榆木疙瘩,脑海之中只有命令。

    地底类人王族者废尽了口舌,那一句句话,都顺着“姜预”的耳边滑了过去,成为了真真切切的耳旁风。

    地底类人王族者苦笑,不愧是能够将它逼到这种程度的人类,内心丝毫不为所动。

    这样一来,自己就几乎已经陷入了绝境。

    难道,真的要动用“权令”?

    地底类人王族者咬着牙握了握手中的一块黑色令牌,黑色令牌样式古怪,背面刻着奇异的花纹,前面是一个王字。

    这是地底的一块王族权令,每个地底王族一生仅可使用一次。

    而这块“权令”的作用很简单,召集地底最近的五位半虚前来助阵。

    对于地底王族而言,这真的算是一种难以想象的力量,能够改变许多东西。

    但是,现在,自己要拿来“逃命”吗?

    地底类人王族者咳出一口鲜血,王族之中,每一个使用权令的,哪个不是为了一件极其浩大的事件,足以铭记到王族的历史之中,有的甚至改变了地底的格局。

    今天,若它用了。

    日后会怎么记载?

    为了逃命使用权令?

    想想都觉得可笑,这样的事件记录到王族的历史之中,那将是一件遗臭万万年的事情啊!

    地底类人王族者脸色难看,要它这么使用权令,那比杀了它还难受。

    “姜预”的攻击再次无情落到地底类人王族者的身上,将它的后背打出一个血坑,一口鲜血吐出,而后,又是一击,将地底类人王族者的另一只手臂打废。

    地底类人王族者吐出一口鲜血,却只有寥寥几滴,它的血液似乎都要吐干了。

    它紧紧盯着姜预,那赤红的瞳孔死死盯着这个将它打败的人类。

    如果,能够再有一次机会,将这个人类彻底打败,哪怕遗臭历史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