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六百三十六章 战斗的是一个东西

第六百三十六章 战斗的是一个东西

    在地底生物大军的攻伐之下,试练者们每一个都耗尽了力气,背靠背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这一场屠杀。

    这个时候,他们就像是一个旁观者,像是一个戏台子下的看戏人。

    看着场上的主角如何爆发,看着敌人一个个倒。

    那一身黑雾环绕之人,像是一个从九幽之下爬出的魔人,一把由黑雾构成的剑就是他的魔剑,双眼血红。

    他在告诉所有人:

    不,是告诉所有地底生物。

    他回来了!

    他回来复仇了!

    复师兄剑坎印的仇,复师姐剑零息的仇,复所有死在地底生物之下的太极剑山之人的仇。

    但是,坐在台子下看戏的人,都只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无尽的悲伤。

    剑赤心一张脸庞狰狞可怖,一缕缕黑气不断流过,他手中的雾剑收走了一个个地底生物的命,伴随着的还有他的一声声嘶哑的大吼。

    天境巅峰的地底生物来了!

    坐在地上看戏的人都是心中一紧,担心起来。

    但是,剑赤心依旧如疯如魔,那一双眸子里布满的悲伤转化为了他手中的不断杀戮。

    手中的雾剑随着一次次饱饮地底生物的血,也变得越发凝实起来。

    那高近万米的地底生物,散发着恐怖的气息,随着靠近,似乎把人们心中对于生的希望都在逐渐碾碎。

    剑赤心头猛地一昂,头发纷乱,露出那疯魔一般的赤红眸子,然后,他向这只地底生物冲了过去,手中的雾剑抬起,向着这只天境巅峰的地底生物劈了过去。

    什么是天境巅峰?

    一剑又一剑,十剑不够便百剑,千剑,万剑……

    那密密麻麻的剑气落在这只天境巅峰的地底生物之上,割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狰狞伤口,黑色的血液喷射了出来。

    “你找死!”天境巅峰的地底生物怒了,一只硕大的拳头轰出,黑色能量爆发,全部落在眼前的剑赤心身上。

    清晰地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剑赤心倒射而出,在地面砸出一个深坑,十几息后依旧没能爬起。

    “哼!”天境巅峰的地底生物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看戏的试练者们的内心也不由得一凉。

    然而,就在天境巅峰地底生物转身要继续收捡白鸦的“尸体”之时,深坑之中传来一阵骨头的挪移声音,下一刻,一道黑雾的身影再次冲了出来。

    剑赤心全身血迹斑斑,眼睛里变得暴躁嗜血起来,一手雾剑再次向着天境巅峰的地底生物斩了过去。

    一次又一次,剑赤心被轰飞后又会重新爬起来,那一身伤势看起来惨痛无比,但是,却都不会影响到他。

    天境巅峰的地底生物烦了厌了怒了,它身上的伤口也一直在增加着,身体之中已经在有了一丝虚弱之感。

    一刻钟过后,它怕了!

    剑赤心完全化作疯魔,这是一个永远在重伤边缘徘徊却永远不会死的敌人。

    随着剑赤心的一声怒吼,一道万丈剑气划过这只地底生物的脖颈,硕大的头颅直直掉落下来,发出巨大的撞击声。

    这一刻,试练者们全都懵了,就是另外一个天境巅峰的地底生物也完全想不到。

    这可是天境巅峰!

    竟然就这么就死了!

    紧接着,所有试练者们心中都陡然升起一股希望,有剑赤心在,或许这些地底生物大军,就构不成问题了。

    “轰隆隆!”

    “哗啦啦!”

    就在试练者们刚刚以为迎来了生机之时,异变再次发生,无尽小空间发生巨大的晃动,似乎是外界有着什么东西在不断地撞击破坏着无尽小空间。

    从无尽小空间的壁垒之上,溢流出黑色的气流……

    那是地底之王!

    地底类人王族者关键时刻的一席话,对于太北古城之主的影响不可谓不大,让原本就已经身心俱疲的太北古城之主更是雪上加霜。

    这个时候的太北古城之主再和地底之王一战,情势可谓斗转直下。

    地底之王进一步向着无尽小空间入侵而来,压制着太北古城之主。

    太北古城之主气喘吁吁,融入太北古城的身体已经到了脖颈部位了,神色苍白,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痛,心中前所未有的后悔,如果没有这个逆子,如果当年自己就这么看着姜预斩杀这个逆子。

    那么,今日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这个时候的太北古城之主,整个人似乎都陷入了人生最低谷。

    在地底之王大攻之际,他把视线转向了罗虚大陆,转向了这个自己生活了数百万年的地方。

    他,真的活地太久了……

    老天都看不下去了。

    ……

    地底类人王族者,这个时候竟然有了闲心开始欣赏姜预所创造的这个虚拟世界。

    欣赏这个敌人用来困住他的地方。

    他脸上淡笑,闲庭悠步,目带新奇。

    全然不在意这个世界的人看它的警惕目光。

    也不在意他的敌人还没有处理掉。

    它无声地走过大街小巷,看着这个世界的新奇东西,满足着自己一贯的好奇心。

    它并不急。

    和丰都晃那个家伙在一起呆了上万年,对于太北古城之主内心的弱点已经了解得不能再了解。

    如果这来的地底之王这样都还不能够胜过太北古城之主,那么,也不配“王”这个称号了。

    而姜预也阴差阳错地中了自己留在那个孩子身上的手段,现在也是自身难保。

    只要等姜预维持不住这个世界了,那么,它出去的时候,也是一切都结束的时候。

    既然眼前的世界马上就要消失了,那它自然要趁着这个最后的机会去欣赏一下。

    从未见过的华丽舞蹈,美妙的歌曲,各种小功能的物件,简单方便的衣服。

    最重要的是:夸张的秩序!

    这样完善的秩序,让它想要发笑。

    哗啦……

    一声声轻微的破碎之声响起,这个让它感到新奇的世界,就这么慢慢化为了一个个碎片,那一件件事物就这么消散了。

    一个巨大的漆黑泥石构成的巨坑出现在它的周围。

    出来了吗?

    地底类人王族者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不远处的一道身影正抱着头,脸色痛苦。

    这个人类,应该是自己碰到过的最难缠的一个人类了,给你一个足够尊重的葬礼。

    “啪!”

    一拳击中的声音!

    地底类人王族者的脸庞顿时变形了。

    “砰砰砰!”

    接连几声滚落撞击之声,外带空中一刻血色的牙齿飞落。

    “姜预”出现在地底类人王族者原本的位置,一只黑色的拳头停于空中,脸色面无表情,瞳孔毫无光彩,散发着一一种真正的“无情无绪”。

    不远处那道抱头痛苦的身影缓缓消散,不过一道虚影。

    地底类人王族者躺在深坑之中,一时脑袋有些发懵,微笑的脸庞这个时候彻底僵硬了下来,脸庞的疼痛刺激着它的神经。

    它感受到了,突然动手的人,是姜预!

    怎么会?

    这个家伙已经中了自己留下的手段,神智受到巨大损伤,不可能再有反抗之力才是!

    地底类人王族者抬起半身,一只赤红之眼眯着看了看姜预的身形,当它看到那脸上的面无表情之时,瞳孔猛地一缩。

    那种真正意义上的无情无绪,万物不随而动,一切都按照规则来运行……

    姜预这个家伙身上,怎么会突然出现这种境界!

    地底类人王族者看着“姜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拳头还停留在它之前脸的地方,它的一颗牙齿落在地面。

    很安静~

    “轰隆!”

    一颗黑色的拳头在它眼中迅速放大,直直砸了下来,将它砸进了地层深处。

    地底类人王族者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脸上已经完全变形,看不出情绪,但是,它独剩的那只眼睛里,却全是不可置信之色。

    明明,刚刚看到姜预还停留在那个地方,怎么?

    难道?

    地底类人王族者精神力扩散开来,看到了上方又一拳把它轰飞的姜预,同时,也看到了它之前看到的那道姜预身形,此时在慢慢消散。

    地底类人王族者心中一沉。

    这是用来迷惑他的虚影!

    姜预真身在攻击完的瞬间就隐藏起来了。

    而这个时候,地底类人王族者又猛然感受到了一股危机,黑色的拳头飞速靠近之中。

    地底类人王族者神色一动,岩浆世界立刻打开来,赤红的岩浆立刻充满着大地,岩浆之中竖起黑色的焦土山,随着这个小世界的打开,它和姜预的身形在飞速地拉远,避过姜预的这一击。

    这个时候,地底类人王族者才稍微能够喘一口气。

    “看来姜老哥实在非凡,连我地底的秘药之毒都能够解开!”地底类人王族者开玩笑道,语气之中,不无试探之意。

    它仔细看着姜预的双眼,想要从中看出什么,以便下一步计划。

    但是,它什么也没从姜预的眼中看出来。

    这双瞳孔里,仿佛装的是一块石头,一滩水,一团空气,除了存在感以外,什么都没有。

    地底类人王族者的内心微微一沉,深呼了一口气,这个家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太不正常了!

    感觉跟完全换了个人,换了个东西一样!

    地底类人王族者这个时候,就感觉自己在面对一个东西!

    地底类人王族者这个时候,主动出击了,赤红的岩浆爆发开来,席卷这整个小世界,像是一头岩浆之魔,这是它在被拉入姜预的虚拟世界之后还没来得及使用的手段。

    小世界的所有空间里,无数的岩浆魔鬼随着岩浆产生,隐匿到空间之中,一个个在传出舔舌头的声音,均匀分布到整个岩浆世界之中。

    地底类人王族者不知为何,自己的精神很难感知到姜预的真实存在,这才缕缕被姜预打中。

    但是,有了这些岩浆魔鬼,应该能够充当自己的眼睛。

    至少,能够避过姜预的隐秘攻击了!

    地底类人王族者的想法才刚刚从脑海之中闪过,它的身体就被击中倒飞了出去,直射入了岩浆世界的火热岩浆之中,几颗牙齿都飞了出来。

    这个时候,地底类人王族者的整张脸都不成样子了,使得原本就少了一只眼睛的它看起来更加扭曲,凄惨无比。

    这一幕,不论是被谁看到,估计都会一阵心寒。

    它的身体射入岩浆之中,一股灼热之意传来,让它对这个世界,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它并不笨,开始回忆之前的一幕幕。

    自己真的逃出来姜预的那个世界?

    这个岩浆世界,又真的是自己感知之中的那个岩浆世界?

    地底类人王族者很清楚记得,姜预的那个世界,甚至能够影响到自己的五感,影响到自己的精神感知,完全欺骗自己。

    现在,这个能力,似乎又进一步加强了!

    自己,很可能从一开始就深陷在那个世界,从来没有解脱过。

    地底类人王族者内心沉到了谷底,眉毛深深皱起,感觉自己陷入了深深的泥潭之中,不能自拔。

    地底类人王族者心中一狠,不论如何,自己只是五感和精神感知受到影响,哪怕感应不到岩浆世界,但是,岩浆世界是依旧存在的。

    一念至此,地底类人王族者依旧将所有岩浆池子之中的岩浆魔鬼分布到周围。

    这次,不是为了防御,哪怕是岩浆魔鬼感知到了,也无法传递给它,为的是进攻。

    “姜预”深处岩浆世界,看着无数的岩浆魔鬼分布在地底类人王族者周围,面无表情。

    它在地底类人王族者的岩浆世界之中,而地底类人王族者则在它的虚拟世界之中。

    “姜预”身形一动,经过漫长时间的分析,它已经初步了解了这个岩浆世界的空间构成,脚踩在空间曲线之上,曲线折叠之间将它送到了另一个地方。

    而当“姜预”靠近了地底类人王族者之时,那无数的岩浆魔鬼从空间之中钻了出来,一只只红彤彤的,张着大大的半圆嘴巴,露出尖锐的三角牙齿,飞快聚集到周围,向着“姜预”咬了过来。

    “姜预”不为所动,继续向着地底类人王族者而去。

    这个时候,地底类人王族者最开始中的精神毒素已经影响地越来越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