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六百三十五章 大逆转

第六百三十五章 大逆转

    罗虚大陆,中域。

    星际之城。

    抱抱就像是一只小狸猫一样,两只小手紧抓着,被吓得瑟瑟发抖,缩在姜预的怀中,正被轻声安慰着。

    在姜预接触到抱抱的一瞬间,一团微不可查的黑雾猛地钻进了他的身体,消散开来,进入他身体各处。

    姜预嘴里安慰着抱抱,而心里却是猛地一沉。

    自己着了地底类人王族者的道了。

    黑雾消失在他的身体之中,一阵剧烈的疼痛感直袭脑顶,源于每一个细胞之中,让姜预身形一个踉跄,差点栽倒了过去。

    身体之中的每一个细胞,这个时候似乎都在哀嚎,在被鞭打侵蚀着,惨不忍睹。

    抱抱睡着了,提伯斯把人带了回去,有些担心地看着姜预。

    这个时候,姜预的状态很不好。

    全身都是一阵青,一阵黑,密密麻麻的汗珠不断滴落。

    “瑞心,扫描身体,分析情况!”

    ……

    虚拟世界之中,地底类人王族者一直在笑,笑着那不知在何方的姜预。

    姜预感到头一阵猛地疼痛,本体那里传来剧烈的虚弱感,让他的这部分神魂一直动荡,处于消散的边缘之中。

    这个时候,他的视野已经有些不清楚了。

    神色变得极其阴沉。

    该死!这个家伙,竟然还在抱抱的身体里做了手脚!

    原本以为将抱抱身体里的地底血脉化为废弃基因后便已经万事大吉了,谁能想到还有这么一出?

    这个时候,原本处于绝对优势,就差一些时间就能够诛杀地底类人王族者的姜预,陷入了窘境。

    如果本体那边不能够解决麻烦,那么,他这边也将持续受到影响。

    “哈哈,姜老哥,这下该让我看看你的本体在哪儿了吧?”地底类人王族者十分开怀地笑道。

    这个时候,逆转劣势的地底类人王族者的心情又是和姜预另一个极端了。

    虽然,没有正面使用武力打败姜预有点遗憾,但是,这种智慧上的胜利,依旧让他感到高兴。

    也不枉它当年费劲心机留下手段。

    地底类人王族者在被囚禁在丰都家期间,曾被丰都老祖拿来和丰都血脉交配过,目的就是为了想要借助孩子来进一步研究地底王族的血脉,这才有了抱抱。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失败,才不得不抛弃掉抱抱。

    而那个时候,地底类人王族者抱着不放过一切机会的心态,在自己的血脉之中留下了一些隐秘手段。

    本来是想要在关键时刻阴一下丰都老祖,结果没想到,现在竟然在姜预身上派上用场。

    不过,用得好!用得妙!

    用在丰都晃那个家伙上,相比起用在姜预身上,那是大亏啊!

    “姜老哥,这地底的隐秘之法一旦沾染上,半虚之下绝对是没有可能去除掉的!”

    “现在你神志不清,还怎么利用这个世界和我一战呢?”地底类人王族者看了看虚拟世界,似乎胜券在握,笑嘻嘻地对姜预说道。

    姜预喘着粗气,忍耐着脑海之中的剧痛。

    ……

    太北古城之中。

    太北古城之主和地底之王数次交锋,身体是越来越虚弱,太北古城对他的吞噬还在加强之中。

    而对面的地底之王,这个时候很凄惨!

    那一身皮开肉绽,肉一块一块的,有的还吊着,像是被丢进滚刀里的一头野猪一般,嘴上的两根白牙都有一根齐根断掉,还有一根只剩下半截……

    太北古城之主,这个时候很虚弱,但是,对面的地底之王明显更惨,会先一步死去。

    地底之王内心阴沉,这个时候已经骂死了太北古城之主这个老东西了。

    该死!

    明明都已经快要入土了,还在为着别的生灵这样卖力,这是吃饱了撑的吗?

    地底之王这个时候是迫切希望那位存在赶紧把自己的事情给办完了。

    如果能够帮一下它,解决一下这个老家伙是最好的,就算是不能,也可以立即撤退。

    然而,这个时候,太北古城之主的注意力却没有放在地底之王身上。

    他在注意着姜预和地底类人王族者的战场。

    战场已经被地底类人王族者的岩浆世界给隔离开了,在要将大部分修为都用在地底之王身上的情况下,他也难以一窥一二。

    不由得,心里有些着急。

    “啵!”

    隔离开来的岩浆世界突然像是泡沫一般弹开来。

    两道身影同时出现,都带着一些怪异之感。

    地底类人王族者背对着姜预,在微微笑着,似乎眼前有着一个人;而姜预则抱着头,神色微微狰狞,剧烈的精神动荡传播开来。

    “不好!”

    姜预内心一紧,这个时候地底类人王族者把岩浆世界给撤掉,其目的不言而喻,手一抬,正要向瑞心下令,但是,头颅之中剧烈的疼痛感袭来打断。

    太北古城之主见两个人影终于出现,眼中一凝,似乎,姜预处于弱势。

    地底类人王族者轻轻一笑,也是时候了,不然,那个家伙,估计要挡不住太北古城之主了。

    “太北古城之主老前辈,你想知道一个秘密吗?一个关于你自己儿子的秘密!”

    太北古城之主眉头一皱,这个时候,地底类人王族者正与姜预战斗,为何会突然把话语转向他?

    他自知地底类人王族诡计多端,哪怕是一个天境巅峰,也不可大意。

    “老夫这么老了……对于什么秘密之类的早就不感兴趣了,至于儿子,万年前已经亡故,死去的人,还是不要多谈了。”太北古城之主淡淡说道。

    “哈哈!”

    “是吗?”

    “原来丰都晃那个老家伙,不是你的儿啊!那就好,那就好!”

    “不过,还得谢谢他这万年对我的收留,不然,没有他的掩护的话,在罗虚大陆这样的地方可是寸步难行啊!”地底类人王族者真心感激到。

    然而,这样的话,落在太北古城之中的耳中,却是激起了惊涛骇浪。

    以他的高度,很容易就能够分辨这个时候地底类人王族者说话的真伪。

    “也不对啊!”

    “当初在丰都族地的时候,你不是承认了他是你的儿子吗?,还坚持从姜预手里救了他!”

    “那个时候,要不是你,丰都晃必败无疑,而我肯定会被发现,以那样的状态被姜预发现的话,估计是难逃一死!”

    啪!地底类人王族者猛地一拍手,感激道:

    “这样算来,您老也间接救了我一命啊!”

    “你!”太北古城之主眼睛猛地瞪大。

    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他此时最迫切死掉的东西,竟然在丰都家呆了已经一万年,还被自己的儿子收养!

    如果可以,他这辈子最不愿意的就是听到地底生物的感激,更何况于是地类人王族者!

    “其实,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地底类人王族者突然悄悄说道:

    “最重要的是,您的亲身儿子,曾经寄予厚望的儿子,在不久前接受了我的血脉,现在,应该已经彻底转化成了一个半人类半地底王族了,成了您最憎恶的地底生物!”

    “不光如此,为了感谢我的慷慨,他还把自己的后辈子女送给我,生了一个好胎!”

    “嗯!你应该也已经见过了,就是姜预的那个女孩,那不是普通的地底血脉,而是如传言那般,货真价实的地底王族血脉哦!”

    闻言,太北古城之主的半个胸口猛烈地起伏起来,和太北古城的地板距离撞击着,发出咚咚声。

    在得知自己的儿子竟然收养了这么一个祸害之后,万年都没有杀掉后,他心里遭受的打击可想而知。

    最为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他自己的儿子,现在竟然堕落成了地底生物!就为了地底王族的血脉力量。

    太北古城之主活了数百万年,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哪怕这个儿子万般忤逆,他也对其抱有一丝希望。

    但是,现在,他有些后悔了!

    真的后悔了!

    “噗!一口鲜血喷出,洒落在太北古城的地板之上,染得血红。

    血液在地板之上逐渐消失,被地板吸收了,只留下太北古城之主一双痛苦之极的眼睛。

    于此同时,地下通道之中的地底之王突然感到那个老头落在它身上的修为减弱了几分,眼中一喜。

    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

    但是,这个老家伙,这次真的要坚持不住了!

    “嚎!”

    地底之王一声激烈咆哮,攻势越发凶猛,撞击着封住整个地底通道的太北古城,使得整个无尽小空间一阵动荡。

    太北古城之主再次受到重创,吐出一口鲜血,这个时候的太北古城之主,脸色尤为的晦暗,一股死意已经渐渐蔓延到他的眉梢。

    任谁看到这个时候的太北古城之主,都不会觉得这是中域的无上半虚强者,仅仅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老汉!

    地底之王借机轰击。

    事情越发地顺利,它猖狂起来,大笑起来,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地底生物大军真的有可能进入到罗虚大陆,进行着一些暴力了!

    这可是这么多年来,除了当初奉癫之王那个家伙以外,这一次了!

    ……

    姜预很头疼,很头疼!

    地底类人王族者这个时候虽然依旧没有发现姜预的踪迹了,但是,它很镇定。

    照这个趋势下去,赢得的,应该是它,跑不掉的!

    不管本体分体,在那种情况下,都会受到巨大的影响和伤害,思维力都会受到影响,得不出以前轻易就能得出的结论。

    而对于一场战斗而言,这无疑成为一种重要的障碍。

    甚至,在这种情况下,都没有办法进行战斗!

    所以,哪怕是依旧没有逃脱掉虚拟世界,但是,地底类人王族者却不慌不忙,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姜预神色微微狰狞,一双眼睛里蕴含着极致的痛苦。

    事情,大条了!

    竟然没有阻止到地底类人王族者将这些消息告诉太北古城之主!

    要知道,太北古城之主可是如今中域的定海神针,是所有中域生灵面对地底生物的一大坚强后盾。

    但是,太北古城之主同样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尤其是这将死之际!

    一旦真出了什么意外,地底生物大举入侵,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地底生物大军第一次大举入侵罗虚大陆,姜预就亲身参与了,深深知道这里面的无情与恐怖,就是一场生与死的灾难。

    姜预咬着牙,疼痛得不到一点缓解,他是没有任何办法的,仅仅只有等着本体把麻烦解决了,他自己的问题才能够解决!

    这无疑很无奈!

    地底类人王族者就在眼前,斩杀在即!

    结果,在这个关键的时刻,遭了地底类人王族者的道,吃了这样的大亏,简直是不可饶恕!

    本体什么时候解决麻烦还不知道。

    “瑞心,你来掌管这具新的身体,将地底类人王族者杀死!”

    姜预头疼地厉害,最终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把身体指挥权交给瑞心,而自己则陷入短暂沉眠,躲避一下来自于本体的疼痛。

    ……

    星际之城当中,姜预大汗淋漓,他从来没有一天想过,自己会受到如此恐怖的刑罚。

    一身全部都被自己的汗水湿透了,身体还在反复痉挛着。

    那个该死的黑雾,明明只有那么一点,在侵入自己的身体之后,竟然会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这个时候,姜预不禁心里有些庆幸。

    还好当初将抱抱的地底血脉转化为废基因后,顺带着也使得黑雾受到影响,数量已经少了许多,威力也变小了许多。

    不然,姜预如今的修为才堪堪天境五重,而这些都是地底类人王族者留下的东西,姜预还真的难以抵挡得住。

    姜预盘膝而坐,神秘的古代黑色文字在他的身体之中不断流动着,想要将那一丝丝的黑雾给寻找出来。

    就结果而言,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姜预是每一个细胞之中都有着黑雾,黑色的经文能够缓解这种症状,却也无法做到挨个将所有的黑雾给吸收了出来。

    该死的东西!

    “瑞心,检测分析该物质!”

    把黑色经文已经分离出来的一丝黑雾给了瑞心分析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