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六百三十四章 由力而谋

第六百三十四章 由力而谋

    地底类人王族者头向上抬,目中闪过一丝异样之色。

    它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奇异情景。

    一条条道路漂浮在高空,曲线分明整齐,闪烁着蓝色,绿色,白色的灯光,高楼林立,几乎要修到苍穹,竖直的建筑风格堪称诡异。

    地上的建筑,种类多样,闪耀着不同文明的风格。

    这是它不曾见过的文明世界!

    “快看,快看,这里有个怪物啊!”

    虚拟世界之中,从地底类人王族者旁边走过的人们都是吃惊地看着它,人们无不露出一丝恐惧之色,有人报了警,没有超过三秒钟,警笛声就响了起来。

    警车上下来很多人,一个个荷枪实弹地对准了它。

    “放下武器!双手抱头!缓慢蹲下!”

    一系列听不懂的话传到了地底类人王族者的耳中,但总之不是什么好话。

    地底类人王族者脑中疑惑。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这些古怪的人和事又是什么东西?

    前一刻自己还在岩浆世界,后一刻怎么又出现在了这里?

    地底类人王族者感受到了一丝不对。

    耳边那叫它双手抱头的声音还在一直重复,嘀嘀咕咕个不停,很烦人,但是,现在它在意的却是,姜预在哪里?

    自己和姜预正在生死搏斗,这突然出现的景象,很可能就是姜预的反击。

    这个家伙,将自己拉进这样一个世界,究竟是在搞什么鬼!

    地底类人王族尝试了一下沟通自己以前的世界,没有得到回应,眉头顿时皱起。

    这是怎么回事?

    作为自己识海之中封印的小世界,地底类人王族者很清楚这个小世界既然没有回到自己脑海之中,就一定没有消失!

    但是,现在,它却感应不到自己的小世界了!

    地底类人王族者孤身在这方世界之中,它感到了自己没有办法在借用小世界的力量,这无疑让它少了一种很重要的手段。

    这个家伙,究竟是这么做到的?

    地底类人王族者皱眉咬了咬自己的牙!

    来自于这个世界的未知,让它感到事情有点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了。

    这样的一个世界,姜预从何而来?收容小世界一直以来都是它们地底王族的特权,怎么可能还有别的人会?

    唆!

    唆!

    两声子弹的穿梭之声响起,那几个一只不被地底类人王族者放在心上的家伙开枪了。

    这样拙劣的攻击,在地底类人王族者看来毫无意义。

    但是,不知为何,它却猛然感受到了一股危机感。

    地底类人王族者眼睛瞪大,根据直觉去引动身体里的力量去挡住,一击之下,身子竟然被轰退了好几步远,在地上拖出一长串划痕。

    被击退之后,地底类人王族者心中惊讶不已的同时连忙反击。

    然而,当反击的时刻,地底类人王族者竟然发现,它的攻击变得如此单薄,黑色的能量以往能够轻松毁掉一座大山,但是,落在那些人的身上,竟然只是让他们叫了一下痛!

    这个世界,很诡异!

    究竟是真是假?

    ……

    一片岩浆世界之中,姜预看着身处虚拟世界的地类人王族者,而他自己则配合虚拟世界的情况发动攻击。

    刚才,那对地底类人王族者造成威胁的攻击便是他发动的。

    单凭一个区区虚拟世界,自然无法真的对地底类人王族者造成什么影响。

    真正要伤到地底类人王族者,还需要他出手才行!

    地底类人王族者的大脑之中,精神毒素终于发挥了作用,开始悄悄影响着它的精神活动,使其不知不觉着了道,不然,要让地底类人王族者陷入虚拟世界无法自醒还颇为困难。

    真实世界之中,姜预每发动一次攻击,地底类人王族者都会提前感应到,以做出应对,但是,都是和虚拟世界的攻击同步的。

    地底类人王族在不断尝试着感应它的岩浆小世界。

    这片真实的世界,在地底类人王族者的不断感召下,可谓岩浆凶腾,大浪迭起。

    事实上,不是地底类人王族者无法感应到小世界,它向小世界发出每一项都在严格执行,只是,它的感知被剥夺了,无法感受到岩浆世界,更无法感受到岩浆世界的回应。

    姜预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虚拟世界相比起岩浆世界而言,前者根本不是客观存在的,但是,世界的真假与否,往往只要骗过敌人就可以了!

    地底类人王族者拥有着所有实力,但是,因为虚拟世界的存在,它对这些实力的感知开始发生偏差,没有得到一个正确的回应!

    以至于,它分不清自己所在的世界究竟是真是假。

    同样,它也找不到姜预,姜预可以是虚拟世界之中的任何一个人。

    地底类人王族者真身在岩浆世界之中不断移动着,看起来有点傻!

    但是,实际上,地底类人王族者怎么可能会傻,它在尝试着弄明白这个世界的秘密。

    但是,之前的恶果,已经在慢慢体现出来了。

    它利用岩浆世界吸收姜预精神力,现在反过来受到精神毒素的影响,自己的感知和思考辨析能力已经受到极大的削弱。

    以至于它现在,很难获得准确的信息!

    地底类人王族者全程沉默,一心认真观察着虚拟世界,哪怕一直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但,这个家伙,显然不是那种轻易放弃的家伙。

    姜预和地底类人王族者的实力差距并没有放大,但是,就战斗而言,地底类人王族者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战斗讯息。

    这样战斗下去,只是让地底类人王族者越来越不利。

    地底类人王族者很清楚这些,没有在这种情景下去做过多无谓的挣扎,以至于错过破局的机会,随后,它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它要做一些尝试!

    姜预继续利用虚拟世界干扰着地底类人王族者,而他自己的攻击也时不时招呼地底类人王族者。

    地底类人王族者开始受伤了!

    在姜预的攻势下,一道道伤痕不断产生,皮肤上黝黑的血肉有了裂口,有的地方甚至已经开始深可见骨。

    这对于地底王族而言,绝对是罕见的,在正面攻击之中,竟然被人打得一时没有还手之力,已经开始受伤了!

    但是,地底类人王族者依旧闭着眼睛,只用很少的力量来防御自己。

    姜预的攻击,再一次向着地底类人王族者而去,飞速靠近着地底类人王族者。

    然而,这道攻击才到半途,就突然消失于无形,像是被一股看不懂的力量强行阻挡住了。

    现实世界之中,岩浆世界大爆发,无数的岩浆形成一道岩浆墙壁,将姜预刚刚发出的一道攻击给挡住了,这才有了虚拟世界之中的那一副景象。

    “这么快!就发现了?”姜预心中有着惊讶。

    不!不应该说是发现,而是猜到了!

    地底类人王族者的感知依旧有着问题,不可能发现,它仅仅是凭借着在虚拟世界之中的经历去作了猜测,最终实验成功了。

    而这也意味着,它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实力除了精神反应变得有些缓慢以外,并未受到太多影响,它和姜预,仅仅是多了一道战斗的纱布。

    不同的是,它看不到姜预,而姜预看得到它!

    弄清楚了这一点,地底类人王族者的内心要开阔了许多。

    这一刻,地底类人王族者站了起来。

    隔着这一层纱布,它和姜预继续开始了激战!

    这个时候,地底类人王族除了自身的实力,还拥有了岩浆世界的力量,两股力量的加持,和姜预展开了一场大战。

    火热的岩浆爆发,比起之前来还要更加恐怖,和地底类人王族者的黑色能量一结合,恐怖能量每次在姜预攻击之后,都紧随而去,不放过一丝一毫的打击到姜预的机会。

    地底类人王族者心中高傲之极,直到它认输之前,它都想要通过自己的实力,将之前所遭受的失败全都讨回来。

    这一战,它希望能够通过正大光明的方式来战胜。

    以前,它自知自己无敌,用实力战胜与否都无所谓,所以更喜欢耍阴谋手段,但是现在,它的实力不无敌了,遭遇了对手,所以,它要做的,实力战胜对手。

    当然,事情最好是这样发展!

    地底类人王族者拿出了浑身解数,它的血脉第二阶段的实力完全爆发开来,无论自身,还是岩浆世界,都前所唯有的强盛。

    在两眼捉瞎的情况下,它爆发出来的实力绝对是恐怖的,就是姜预都咋舌不已。

    在这来来回回的大战之中,便是姜预都硬挨了几下攻击。

    而地底类人王族者相比起来,受的伤便是更重了。

    它咬着牙坚持。

    但是,它忽略了一点就是,姜预重建的身体绝强,是黑金属所制,绝不是它能够伤到的,唯一能够影响到的便是姜预的精神力。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现在的你确实比我更强一些!”

    良久,地底类人王族者突然停下了攻击,微微有些叹气地说道。

    显然,没能通过正面手段击败姜预,让它心里一时都没有办法去接受,这是血脉里传来的骨子因素。

    地底王每一个族人都是天生强于任何种族,在修为战力上应当是无敌的存在,是碾压任何人的存在。

    现在,今日一战,它却注定输了!

    这是何等不可思议,但是,又何等残酷!

    随着叹息的结束,地底类人王族者的脸色却是变得出奇地冷静,近乎于冷漠之间,直直看着前方,似乎是正盯着隐藏在某个地方的姜预。

    这样的眼神,让人的心中没由得一毛。

    我的女儿,可不是那么好抢的!地底类人王族者露出一丝诡笑。

    地底类人王族者诡计多端,这个时候,又会想要干什么?

    ……

    罗虚大陆,中域,星际之城!

    在星际之城上空,姜预负手看着太北古城的方向,心里不禁为那里担心了起来。

    太北古城已经过去四十多年,而外界,不过才几个月。

    这一战,不论胜负,离罗虚大陆被地底生物再次入侵的时间,也都将近了。

    星际之城的一间屋子之中,抱抱正裹着棉被呼呼大睡着,提伯斯伏在她的床头,将小丫头用小脚踢开的被子又盖了回去,然后,小丫头又顽皮地踢开了,提伯斯又盖。

    抱抱不停咂咂嘴,口水不时留下一点。

    而这个时候,在抱抱的梦境之中,却出现了这样一幕:

    “棉花糖,我的云彩棉花糖呢?”

    抱抱撅着嘴,看着眼前的一片黢黑的大宫殿,跟本不认识这里是哪里,在前一刻,它还在漫天都是云彩棉花糖的世界里。

    “这里的主人是谁?那么讨厌,把我的云彩棉花糖给弄没了!”

    抱抱有些垂头丧气地说到。

    ……

    小床上,抱抱大睡着,她的血脉问题曾经已经被姜预给解决了,全部地底血脉沦为了废基因。

    而这个时候,在这些废基因之中,一直隐藏某个封印之地被缓缓打开了,这个封印,是在抱抱出生之前就已经存在了。

    “大怪物啊!大怪物!”

    抱抱被惊醒了,两只眼睛挂着泪珠子,一下子跃了起来,穿上小鞋,就立刻去找自己的爸爸了。

    她被梦里的大怪物给吓坏了眼睛里满是恐慌。

    那一身焦黑的皮肤,血红色大独眼睛……

    抱抱跑的步伐加快了。

    当看到姜预的时候,一下子就扑到了姜预怀中。

    “爸爸,有大怪物吓抱抱!”

    姜预微微意外,抱抱怎么会做噩梦了?

    姜预的眉头皱起。

    而就在这时,在抱抱的身体之中,那些废基因里封印的东西,这个时候一股脑全跑了出来。

    这些东西被留存在血脉之中,哪怕基因沦为废基因,也依旧存在。

    而且,它们对抱抱是没有任何影响的。

    但是,对于接触到抱抱的人!

    ……

    “直到现在,我连你一次真身都没有见过啊!”地底类人王族者向姜预笑道。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是有关咱们女儿的!”地底类人王族者虽然已经受了不轻的伤,但是,这个时候,却出奇地淡定。

    “当年我被丰都家囚禁的时候,为了能够有机会逃出来,故意在她身上留了一些手段?”

    “你什么意思?”姜预神色顿时凌厉,一股杀机更加深邃。

    “别激动,她也是我女儿,肯定不会对她有害,甚至,可以帮她,免于坏人的侵害!”

    “其实,这些东西,原本是我为丰都家准备的,结果,没想到今天会用到你身上!”地底类人王族者诡异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