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六百三十二章 疯魔赤心

第六百三十二章 疯魔赤心

    第二次见到地底类人王族者,哪怕只是一个天境巅峰级别的,但是,其展现出来的实力依旧是让太北古城之主万分吃惊。

    姜预的战斗,他看过不止一次两次了,深知那数十道灿烂光束的威力,但是,落在地底类人王族者的身上,竟然都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还有那阵法护盾,在地底类人王族者的焦黑的拳头之下,虽然一直死死撑着,但是,却也撑得很勉强。

    太北古城之主的内心无奈,果然想要杀死一个地底类人王族者不是那么容易的,他内心开始担心起姜预起来。

    地底类人王族者如此恐怖的实力,不要说斩杀它了,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就是姜预想要从这个地底类人王族者的手中逃脱都难。

    太北古城之主皱起眉头,一阵心忧,如今这种情况,他也感到有些无解。

    ……

    此时此刻,一共有着三处战场,除了姜预和地底类人王族者、太北古城之主和地底之王,试炼者们和地底生物大军的战斗依旧惨烈。

    大量的地底生物在试炼者们手中倒下了,尸体堆得老高。

    “我不行了!我坚持不下去了!”一个试炼起气喘吁吁、十分虚弱地说道,目光之中带着一丝绝望。

    试炼者们身处地底生物大军的围剿中心,哪怕杀了不少地底生物,但是,自身也面临着灵气耗尽、每一个都深受重创的窘境。

    不光光是这个试炼者,就是柳棉笙、太极剑山的试炼者、白图家的试炼者也几乎都不行了。

    四面八方无穷无尽的地底生物像一颗巨石一般压在他们的心头,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柳棉笙露出一丝苦笑,看来,今日是注定要命丧于此了。

    “我已经活出了第二世,比常人幸运百倍,也没有什么可惜遗憾的了。只是不知道姜兄如何了?”

    太极剑山的试炼者看了看周围无穷无尽的地底生物,他在想,当年剑赤心是不是也经历过这些,或许,剑赤心已经死在了哪里。

    太北古城第三次试炼果然恐怖!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想要生存活命真的是太过困难了。

    无穷无尽的地底生物向着中间的几人蜂拥过来,试炼者们已经几乎绝望了,而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在这些地底生物之中,却有着一只很特殊的地底生物。

    这只地底生物全身都笼罩在一群黑雾之中,体型算上黑雾也比起其余地底生物小一些,时不时发出的吼叫还和其余地底生物不同。

    那是一种尽乎要吼断脖子的嘶哑声音,每一声都是。

    这只地底生物的行动敏捷,在密密麻麻的地底生物大军之中不时穿梭着,偶尔撞到一只地底生物,会将其撞得深受重创,像是一只失去理智的野兽一般。

    它发出愤怒的吼声,内心有着一股想要将一切都破坏的愿望,不,应该说是想要将某个事物粉碎地一干二净。

    然而,可悲的是,它忘了!

    它忘记了自己想要破坏的是什么东西!

    它忘了过去一直折磨着它的是些什么样的记忆。

    很多人说,忘记烦恼,忘记仇恨,能让一个人得到彻底的解脱,重新开启一段新的人生。

    但是,对于它而言,不是这样的!

    忘记成了让它发狂,让它疯魔的最大因素。

    那种明明有着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东西,但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明明有着至关重要的事情要做,却因为忘记而无法进行的感觉,让它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它一路冲刺,身形掠过一只只地底生物,也随意杀了很多地底生物,周围的地底生物都有意识地避开这个黑雾怪物,就连天境巅峰的地底生物都撇了它一眼,皱了皱眉头。

    直到,它来到了那一群试炼者面前。

    “完了!又冲上来了一只地底生物!”一个试炼者绝望道。

    这个时候,无数的地底生物大军已经使得试炼者们失去了最后的反抗之力,有的甚至连手都提不起来了,柳棉笙抓着铁扇的手无力垂下,太极剑山试炼者的手中剑已经被打落。

    而这只“地底生物”已经向着太极剑山的试炼者冲了过来……

    太极剑山的试炼者已经做好了身死的准备。

    他心里还有点遗憾,就是没有能够完成山主的交代将赤心带回去,说起来,他还当过那个小子十年地位剑法师傅。

    然而,意料之中的死亡并没有到来。

    这只“地底生物”停在了他的面前,一大团黑雾轻轻晃动,弥漫着地底的气息。

    在黑雾之中,它一双残暴眼睛带着些许疑惑,它感到,眼前的这个家伙,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是谁?是谁?究竟是谁?

    不!我记不起他了,应该不认识!要不要杀了?

    它的脑海,陷入了疯狂地纠结之中,一双眼睛更加发红,黑雾汹涌地更加厉害,向外翻滚着。

    太极剑山的试炼者神色惊讶地看着眼前这团黑雾,不知道这只地底生物为何会这般反常。

    然而,这只地底生物没有意识到的是,在这样混乱的战场之中,以太极剑山的试炼者如今的状态,不用它出手,随意一只地底生物都能轻易将他杀死。

    当一只黑影掠过的时候,太极剑山试炼者的整个身子都被咬碎了,黑猪张着狰狞大口,根根大牙染血,脖子一仰,将口中的残肢碎肉吞了进去。

    这只“地底生物”傻了!

    它亲眼看到……

    它看到眼前的这个有些熟悉的人被一口咬走,那虚弱的躯体上瞬间布满鲜血,然后,被一口吞了下去。

    那张脸,直到消失在黑猪口中的一刻,似乎终于唤起了它的某些记忆。

    它的一双眼睛彻底红了!

    它疯了!

    “薛叔叔!”

    它口中发出一声近乎绝望的呢喃。

    这个时候,它终于想起了,自己是太极剑山的剑赤心,是被师兄师姐用命救下的剑赤心,是要誓死斩杀任何一只地底生物的剑赤心!

    “薛叔叔,死了……”

    又是这样!

    又是这样!

    为什么!

    当初,师兄是这样死的!

    师姐是这样死的!

    为什么现在又要伦到薛叔叔了!

    为什么,每次都是他们!

    为什么,他们总是会死在自己的眼前!

    剑赤心发出一声嘶哑无比的巨大吼声,震得所有生灵耳朵发疼,从这声音之中,似乎能够感受到一股绝望的暴虐!

    这一刻,剑赤心的双眼一片血红,他身边的所有黑雾开始猛烈翻腾,不断扩散,变得巨大无比。

    然后,这些黑色烟雾化为了一柄黑色的雾剑,一道骨瘦如柴的身影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之中,无尽的地底气息从他身上散发。

    试炼者们无不惊悚!这简直相信,从黑雾之中出来的竟然是一个人!

    剑赤心手握雾剑,冰冷的杀戮气息像洪水一般泛滥开来。

    “吼!!!”

    一声咆哮之中,剑赤心双目通红,仅有在场的所有的地底生物们。

    下一刻,剑赤心开始了屠杀!

    他像是一头发了疯,入了魔的凶兽一般,眼中只有猎物,杀死!杀死!杀死!

    地底生物大军竟然都不能阻挡他,无数的地底生物在他的雾剑之中倒下,尸体堆了一层又一层,有天境下三境的,有天境四重、五重的……

    剑赤心像是一台永远不知道疲倦的机器一般,不断进行着自己的屠杀工作。

    “嗯?”两头天境巅峰的地底生物皱眉,“这是个什么东西?”

    “不管如何,反正是阻碍者,便当杀!”

    一头天境巅峰的地底生物暂时放下收集白鸦“尸体”的任务,转而向剑赤心而去。

    ……

    地下的洞穴。

    湛蓝色的能量护盾一次头一次地挡住地底类人王族者的攻击,最终,终于抵挡不住了,在一阵爆裂声当中碎去。

    “哼!”地底类人王族者发出一声冷笑。

    而太北古城之主内心却是直叹息。

    瑞心声音在姜预脑海之中响起:

    “主人身体重建完成!”

    “星际之城形态改变完成!”

    当星际之城湛蓝色的能量护盾破去的时候,出现在地底类人王族者和太北古城之主眼中的,不是一颗球体。

    原地,仅仅只有姜预的身形!

    姜预的整个身体和人类差别并不是很大,仔细一看会发现,皮肤之中带着淡淡的暗色,散发着一缕金属的光泽,一双眼睛呈现湛蓝色,散发着波澜微光……

    胸口的地方镶嵌着一个半圆球,手指呈现强烈的金属质感……

    这像是一个半人半金属的身体!

    “这是?”

    地底类人王族者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而一只观战的太北古城之主眉头微皱,他的精神力触及到了姜预的身体,竟然在慢慢被排斥开来。

    “这就是你的真身,还是说,真身依旧藏在这具替身之中!”

    地底类人王族并没有感受到姜预此时身体的特殊性,反而出口笑道。不过,它也不在乎,不管姜预替身再多,总有用完的时候,到时,自然轻易就能取姜预真身的命!

    “现在,我们来全力一战吧!”姜预冷冷开口道,每说一个字,他的脸颊都会带着一丝金属移动的不自然感。

    “我说过,要杀死你!”

    “便要杀死你!”

    随着姜预的话音落下,这具重新构建的身体顿时一动,随着步子的跨出,直接闯过空间距离,来到地底类人王族者的身前。

    然后,一只金属拳头猛地握紧,向着地底类人王族者揍了过去。

    刚才,地底类人王族者便做了同样的事情,将姜预的一具机器人毁掉,现在,姜预则是将其还了过去。

    随着姜预的这一拳,时间似乎都有了短暂的停止,那迅捷无比的速度,庞大的力量,无不让人心惊。

    这个时候,地底类人王族的脸色已经不能够像之前那样轻松了。

    它感知到了,姜预这一拳的力量,竟然丝毫不下于它之前的每一拳!

    地底类人王族者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它的那只红色的眼睛之中,姜预拳头的轨迹缓慢划过,直指它的胸腹之处。

    “哼!便让我来看看,是你的身体强,还是我的身体强!”

    地底类人王族者发出一声大笑,面对姜预的一拳,这个时候竟然不闪不避,同样握起自己的拳头。

    焦黑的拳头上,力量迅速凝聚,一根根红色的血脉逐渐沸腾起来,下一刻,这颗拳头便向着姜预轰过来的拳头而去。

    姜预的拳头直来直去,看不见丝毫能量的外泄,而地底类人王族者,拳头周围带着黑色气流,隐隐又露出一丝红色。

    两颗拳头正面相撞!

    轰!

    只听得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两颗拳头之间,庞大的能量轰然爆发开来,席卷向整个洞穴周围,无数的黑色泥石被向外推出了不知多远的距离,地下的泥石变得凝实,出现一个深坑,而上面的泥顶被能量轰开来,一直指到地面。

    在姜预和地底类人王族者的这一拳下,整个小洞穴竟然变成了一个露天的深坑,两人还保持着拳拳相撞的姿势。

    这个时候,太北古城之主都是不禁震惊,感叹自己真的是老了。

    要知道,这些泥土可都是白鸦们夜以继日造就的坚韧防御,正常情况下极难破开,但是,在姜预和地底类人王族者的双拳相顶的情况下,竟然使得地貌发生了如此大的改变。

    姜预冷眼望着近在咫尺的地底类人王族者,地底类人王族者同样如此,两个的眼睛之中,都可以看到对对方的冷酷。

    眨眼间,两道身影迅速撤开!

    下一瞬,又是一道惊天动地的响声,两颗坚韧强大的拳头再次相撞,巨大的能量像是浪潮一般汹涌向四周,将黑色的泥石又往外推了一段距离。

    姜预和地底类人王族者之间的对轰,远远不止如此。

    在之后短短的几息时间内,他们又对轰了足足上百拳,狂暴的力量一次又一次在这片小空间荡开,空间壁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在发出一声又一声的脆响。

    姜预和地底类人王族者纷纷向后退一步,黑金属的拳头,在这个时候,自然是没一点问题的。

    反观地底类人王族者,悄悄地舒展了一下自己的五指,一阵酥麻感传来,让它有些吃痛。

    毕竟,它的身体看起来是焦土,却是实打实的真材实料,不像姜预只是一个金属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