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六百三十章 第二阶段

第六百三十章 第二阶段

    “快逃!”

    试炼者们,在短暂的失神之后,都是纷纷大呼道。

    又是一次地底生物大军入侵!

    然而,这次,他们没有冰莜凌,没有姜预。

    试炼者们捆起来也远飞这地底生物大军的一合之敌,慢一步,就很有殒命于此。

    这个时候,没有试炼者有犹豫。

    如箭矢一般倒射而回。

    一阵阵激烈的地面践踏之声响起,数量庞大的地底生物前行了过来。

    随王而行!

    它们的王已经亲自参与了战争,所有地底生物这一刻都有了信心十足。

    王在!

    它们,战无不胜!

    “嚎嚎嚎!”

    漫天都是嚎叫声。

    地底生物大军的形态都与猪相似,王是它们的血脉起源。

    它们有的长着黑色长毛,完全掩盖身体;

    有的长着黑色的翅膀,飞在半空;

    有的有着八根蹄子,践踏有力;

    有的鼻子硕大,占了半张脸……

    总而言之,这群地底生物,以猪的形态为发展,千奇百怪。

    唯一的共同的特征:凶悍、暴虐、嗜杀

    硬要加一点的话,就是很丑!

    但是,这个时候,它们可以说丑得很自信,丑得无畏,它们看着前方正在逃走的试炼者,猖狂大笑。

    一只八蹄黑毛猪咧嘴讽刺道:“看看这些罗虚大陆的生灵,只长着两条腿,天生残疾,偏生还跑得快,心里没一点胆气!就这样的家伙,只配给咱们当奴隶!当肉食!”

    长着翅膀的黑猪掠过天际:“哼!当奴隶都嫌丑。上半身长着两根肉条,还不能当翅膀用!”

    “如果说,罗虚大陆的生灵长得都是这般模样的话,果然还是压榨成肉糜地好!”

    ……

    地底生物大军之中,不堪入目的嘲讽之声落入了试炼者的耳朵之中,众人都是脸色难堪,他们什么时候受过这般侮辱?

    每个试炼者心中都是憋着一团怒火,但是,他们的速度却一点没有慢下来。

    后方的地底生物大军太过恐怖,不说那两位天境巅峰,其中修为在天境上三重的有好几十位,可以轻松虐杀他们。

    使劲儿逃!拼了命逃!反正就是逃!没有面子也要逃!

    只要活着,等日后修炼有成,这些地底生物还不是随便杀?

    柳棉笙望着后方的地底生物,心中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们逃走的愿望注定要落空了。

    在地底生物之中,那些长着八根蹄儿的黑猪们,这个时候,蹄子开始加大力气起来,在地面拖起一长窜的烟尘,速度飞跃,快了好几倍不止!

    八蹄黑猪和试炼者们的距离越来越近,很快就已经追上了他们,鼻息响在所有试炼者的身后,一股冰冷传来。

    试炼者们都是心中一寒。

    这个时候,柳棉笙突然一个连续飞跃,手中的折叠扇猛地打开,身形倒转之间向着身后的八蹄黑猪猛地一扇,一面月牙形的剑气横扫而出,身后正在向他突进的黑猪猛然被剑气打成了重伤。

    而反观另外的一个试炼者,就没这么好运了。

    八蹄黑猪万分凶残,一颗硕大的头颅向下一顶,那恐怖的鼻子向着这位试炼者怼了过来,鼻息如擂鼓。

    只见,那巨大的鼻孔,竟然直接将那名试炼者给吸了进去。

    这个时候,这只八蹄黑猪神色也有点发懵,不知所措,很无辜,耸了耸有点痒的鼻子,十分无奈。

    “平时和大型敌人对战惯了,忘了这次的是一只小蚂蚁,失策失策。”

    这只八蹄黑猪突然感到鼻子一痛,一股黑色的血流猛然喷出,一个渺小的人类从里面突破了出来,打坏了它的鼻子。

    八蹄黑猪脑袋一晕,疼痛感深入骨髓。

    而从它鼻孔之中冲出来的试炼者,这个时候,满身都是污秽,还附着着许多粘稠液体,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混蛋!我要杀了你!”这名试炼者暴怒道。

    这对于他而言,简直就是人生噩梦,竟然被一只地底畜生给塞进了鼻孔里!

    八蹄黑猪们已经团团围住了所有的试炼者们,没过多久,后面的地底生物大军也已经赶到,黑压压一片看不到尽头。

    试炼者们心中一凉,刚才叫嚣的那位被塞进鼻孔的试炼者也哑了。

    唯一庆幸的地方,唯有那两个天境巅峰似乎对他们一点兴趣也没有,从一开始就没把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

    两位天境巅峰的地底生物,正一心收集着地上的白鸦们的“尸体”,白鸦们虽然有着不死之身,但是,这个时候丧失了斗志,只能被地底生物一个个捡尸。

    柳棉笙细心看到这一幕,心中暗探叹,这个时候连他们自己都自身难保了,也顾不了这些白鸦们了。

    柳棉笙向着太极剑山的那位试炼者靠拢,两人很快就结成了同盟,在这样的大军之中,逃走是不可能的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撑着,能撑多久时间就撑多久时间,只要撑到打退这些地底生物的人出现,他们就获救了。

    然而,这样的人会不会来,都是一个未知数。

    他们的生机,渺茫!

    天上长着翅膀的黑猪掉落下来,那庞大的身躯,屁股向着众试炼者狠狠坐了下来。

    试炼者们愤怒,这就是在存心侮辱他们。

    柳棉笙用力一扇扇子,巨大的风力推着他离开,一些试炼者仓惶避过,但是,也有中招的。

    来不及为中招的,甚至可能一屁股就被坐死的人可怜,他们立刻就和其余的地底生物战在了一起。

    这对试炼者们而言,绝对是最残酷的一战,每一个活着的试炼者都团团站住,围成一圈,抵御外部的地底生物。

    试炼者们的修为实力也不弱,最差的都有天境三重,再加上宗门或家族给的宝物,天境上三重的一些强者也能够屠杀。

    但是,面对更加强大和庞大的地底生物大军,就相形见绌。

    在被地底生物围住的第三个呼吸,他们就灵气大为耗损,第五个呼吸,就有人受创,第十个呼吸,每一个试炼者都受了重创,灵气耗损地极为严重,有的人眼中已经染上了绝望的凄苦。

    柳棉笙头发纷乱,一阵书生袍上全是血迹和伤痕。

    “看来,山主交给我的任务是完不成了,我是再也没有办法找到赤心了。”太极剑山的试炼者无奈叹息。

    地底生物大军向着他们碾压而来,迅速缩减着他们的生存空间。

    ……

    四根锁链牢牢栓着来自于地底的“王”的四根猪蹄,将其牢牢束缚住,铁锈不断从锁链之上剥离,流向“王”的身体。

    这头地底之王嚎嚎大叫着,神色痛苦。

    它努力挣扎着,抵御着,要挣脱那四根坚韧的铁锁,然而却是越捆越牢,四肢被收缩到了极限,血肉都是成了一团,骨头靠着骨头。

    就战局而言,太北古城之主是在以压倒之势在碾压着地底之王,让后者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然而……

    太北古城正中央,太北古城之主的双手微微颤抖着,身体之中的力量衰竭地迅速,原本还剩半个身子的他,这个时候只有胸膛以上还留在地面上了。

    他强打着精神,眼中神采爆发,但是,间隙之间,却总是会出现衰弱。

    他用自己的力量死死捆住地底之王。

    他老了。

    真的老了。

    身体之中的力量还不足全胜时期的三成,还在持续衰竭之中。

    而且……

    太北古城之主看了看无数小空间之中的白鸦们,一个个昏迷过去被地底生物捡尸。

    在没有白鸦的帮助下,他单靠自己对抗地底之王,真的太勉强了。

    “嗯……”

    太北古城之主突然皱起了眉头,神色一白,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光芒璀璨的眸子瞬息之间黯淡下去,一下子失去了刚才的精气神。

    而那四根锁链也随之轻轻一松。

    地底之王正嘶吼咆哮着,四肢用力突然挣开来一些,铁锁发出“铮铮”的响声,中间出现一个空口。

    地底之王神色一喜,紧接着明白过来什么,发出一声惊天大笑。

    “哈哈!老东西,你就是一个老东西,已经老了!”

    “以后,看你还如何与我相争!”

    地底之王一声暴喝之下,身体之中黑色的能量不断冲击着铁锈,冲撞在铁锁上,要将着束缚和封禁自己的东西一一挣开。

    ……

    姜预的身躯上,原本浑身发绿的皮肤,这个时候已经覆盖上了一层黑色的金属物质,没错,这就是黑金属,而且是凝炼过的黑金属。

    一片漆黑的黑金属把姜预整个给包裹,迅速成了一尊黑色的雕像,栩栩如生。

    “这监狱里的第一餐,如何?”

    星际之城当中,一具机器傀儡投射出来,姜预的神魂进入,这傀儡睁开双眼,张口对黑色雕像之中的地底类人王族者说道。

    黑色的雕像之中,地底类人王族者第一次真正沉默下来。

    “你倒是准备地妥当,从一开始就在这里阴着我呢!”

    “你不也一样?说好的空间对抗,最后却使出了这等把戏!”姜预一边冷漠说道,一边一点没有停下对黑色雕像之中的地底类人王族者的剿灭。

    黑金属不断收缩,磁场之力灭杀着里面的每一个细胞。在这瓮中捉鳖的情况下,一切都显得更加容易。

    地底类人王族者感受到自己一个一个细胞地消失,心里也不慌张,“你是怎么知道我有这种能力的?”

    自己的这个能力从来没有在人前显示过,按理说不应该有着别人知道才对。

    “你猜?”姜预冷笑道。

    “猜中有奖?”

    “可以让你少吃一顿牢饭,早死早超生!”

    地底类人王族者有些遗憾:“所以说,刚才我诈死之后,你一直都在演戏,就是为了骗我上当?”

    “你不也是个戏精?”姜预反问道。

    在姜预张开黑洞的那一刻,地底类人王族者措不及防冲了进去,那一脸的惊慌失措,一脸的不甘心,表现得可是绘声绘色,换了任何人估计都不会对其有所怀疑。

    但是,对于姜预而言,他自己当戏精的次数也不少,整过不少人了,地底类人王族者想要单凭此来骗过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而且,在地底类人王族者用丰都尘的身体挖掘的通道之中,从丰都尘的血和骨头之中,姜预也看出了一些端倪。

    “……”地底类人王族者。

    自己是戏精?

    “罢了罢了,这第一场交锋算你赢了!这一部分身体,就当做你的奖励,我也不要了!”地底类人王族者的眼中,突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意。

    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姜预眼中瞳孔猛地一缩,注意到了地底类人王族者口中的“部分身体”四字。

    在这个地下小洞穴的另一侧,一团青绿色绿色的光芒缓缓汇聚,青绿色的物质分散在周围空间之中,躲避地很深,连瑞心都没有扫描出来。

    随着青绿色的光芒缓缓汇聚,一个类人形的生物渐渐出现。

    青绿色的皮肤,猩红的双眼,半尖的耳朵,和之前的差别就是少了一只手臂,少了一只红色的眼睛。

    地底类人王族者!

    并没有在黑色雕像之中。

    哪怕是缺失了自己身体之中的两个零件,地底类人王族也看不出丝毫的慌乱,脸色依旧平静,静静看着姜预。

    “厉害!还好我足够小心谨慎,只放了部分身体进去。除了丰都尘那一次,我还是第一次吃那么大的亏!”地底类人王族者诡笑赞叹道。

    姜预皱着眉头,漆黑的雕像之中泯灭的仅仅只是这个家伙的一只手和一只眼。

    “你提供的牢饭确实有点难吃,以后,都不会再吃了!”地底类人王族者嘿嘿笑道。

    “所以,让你看看我第二阶段的实力!”

    “这个时候了,也应该不怕暴露了!”

    随着地底类人王族者话音落下,它的脸上,那颗猩红色的眼珠子,突然猛地扩大起来,扩大到整个眼球,一条条红色的筋脉从这只眼睛周围暴起,慢慢延伸开来,逐渐遍布了整个脸庞,然后蔓延向周身。

    一股极其诡异强悍的地底生物的气息爆炸开来,从这地底,穿过无数的泥石,扩散到整个小空间,又从小空间,继续向其余小空间扩散,短短时间,就传到了太北古城之中。

    “这是?!”

    太北古城之主猛然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