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六百二十八章 过年就是这么杀猪的

第六百二十八章 过年就是这么杀猪的

    太北古城正中央,太北古城之主神色肃穆,苍白的头发散开,哪怕只剩半截身子,这个时候的他依旧神采焕发,看起来处于巅峰状态,没有丝毫虚弱之感。

    而他的眼神之中,这个时候只有来自于地底生物的“王”!

    “嚎嚎嚎!”

    “老家伙,我们对抗这么多年,今日可敢生死一战?”

    太北古城之下,幽深的通道之下,一头一身漆黑,猪牙雪白的地底生物向太北古城之主宣战。

    “王”一双大如圆月的瞳孔,里面战意澎湃,杀戮气息汹涌,身为和太北古城之主一样的半虚之境,它没有丝毫惧怕的道理。

    太北古城之主沉默,没有什么战意沸腾,回应地底生物“王”的只有四根看起来锈蚀的铁锁,四根从太北古城飞射出来的锁链,穿越了层层空间,跨越漫长的距离。

    当年奉癫之王入侵大陆之时,何等凶猛猖狂!?屠戮了多少大陆生灵!逼得大陆中域无数顶尖势力步入绝境!

    可是,在这四根锁链之前,仅仅只是一个照面,就被束缚住,缓缓拉进地底!

    如果不是奉癫之王和另外两个“王”的交易,奉癫之王根本进不了大陆。

    太北古城之主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冷光,一双瞳孔里极其冷漠,有的仅仅是决绝和霸道。

    “我一日在此,尔等一日只能居于地底!”

    四根锁链看起来其貌不扬,表面已经不满了铁锈,乍一看,随便一扯就能够将它们扯断,似乎极其脆弱。

    但是,这四根铁锁,穿越过去,散发出神秘诡异的力量,空间不能挡,时间不能吞。

    “哗啦啦!”

    清脆的锁链之声响起,就像一个铁匠在甩动着手边的铁锁。

    “王”眼看四根锁链飞快靠近,当年,它是和奉癫之王合作的两“王”之一,很清楚这四根锁链的恐怖,轻视的下场可能就是和奉癫之王一样永远陷入沉眠。

    “王”嚎叫一声,一口牙齿锋利而狰狞,如深渊一般的巨口之中,黑色的能量喷射而出,涤荡整个通道空间,这一刻,空间通道在巨大能量的挤压下,似乎都要膨胀开来。

    以整个空间通道为一个炮筒,黑色的能量就如发射之物,恐怖如斯!

    “哗啦啦!”

    四根锈蚀的锁链响声依旧,向着地底生物“王”旋转飞射过去。

    最终,当两者相撞之时……

    四根锁链穿过那来自于地底生物“王”恐怖黑色能量,每一根上神秘诡异的力量竟然将所有的黑色能量都吸附过来,四根锁链上附着了厚厚的一层能量,继续向着地底生物“王”而去。

    地底生物“王”的恐怖能量攻击,反而被锁链带着,呈现一个反向圆锥状,袭向自己。

    “哗啦啦!”

    锁链清脆的声音继续响着。

    “哗啦!”

    最终,这四根锁链牢牢捆住了地底生物“王”的四肢,那恐怖的黑色能量一股脑涌进地底生物“王”的身体里,在里面爆发,让地底生物“王”发出一声震天的怒吼。

    地底生物“王”看向太北古城之主,瞳孔之中怒火燃烧,一阵怒吼下,四肢向外伸张,肌肉之中力量爆发,死死撑着四根锁链,欲要将其挣断。

    “哗啦啦!”

    四根锁链声音清脆悦耳依旧。

    地底生物“王”巨力之下,锁链都已经深深嵌入了四肢的血肉之中,黑色的血液流淌,浸湿了锁链周围。

    “嚎嚎嚎!”

    地底生物“王”继续挣脱!

    它不相信!

    这个太北古城之主已经年老了,再没有当年的力量!

    它是可以自己挣脱的!

    地底生物“王”继续用力。

    然而,就在这时,在锁链之上,那其貌不扬的铁锈,那使得这四根锁链看起来随时会蹦碎的铁锈,突然散发出一阵阵黑光,剥离出来,流向地底生物“王”。

    这是?

    什么东西?

    地底生物“王”神色惊骇。

    一块块铁锈流动到它的身上,一股股禁制力量从上面散发出来,一片连一片,禁制力量越发恐怖,开始封锁它体内的力量。

    四根铁锁迅速拉紧,地底生物“王”的四肢从张开到逐渐靠拢,并起来,缠成一圈,看起来滑稽无比。

    “知道吗?以前我还是一个凡夫俗子的时候,我的老爹,过年就是这么杀猪的!”

    ……

    通道之中,由白鸦构建起来的“蜂巢”,里面无数的小空间里,漆黑地面躺满了一身白的鸦的“尸体”。

    现在还活着的试炼者,不过六七人,其余的在三十多年前那场战争之中已经丧生。

    他们看着这恐怖突然的“异变”,一时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姜预和冰莜凌应该前往战场了,我们该如何?”有一个试炼者问道。

    众人都是皱眉,心中既是不甘又是遗憾。

    这种连事情都参与不进去的感觉让他们很难受。

    想想,他们哪一个不是在罗虚大陆上有着耀眼的威望,让无数人羡慕崇敬。

    “该死!这试炼完全都不考虑我们,好歹,也让我们能够有一个机会去参与一下,看看能不能做一些特别的事情!”

    试炼者之中,有人抱怨道,脸色阴沉。

    震~~

    轰隆隆~~

    ~~~~

    试炼者们突然感受到了一丝不对,他们踩着的地面,这个时候就像是波浪一般在上下起伏。

    当他们转过视线,看向空间边缘之时:

    一片片黑压压的地底生物,整齐高大,口齿之间喘息浓烈,神态狰狞弑杀,飞快向着这边而来。

    每一只地底生物堆叠起来气势,简直是铺天盖地,竟然比起三十年前的那场战争丝毫不差!

    看着那望不到尽头的地底生物奔涌过来,一时间,有的试炼者甚至感到有些腿软。

    所有试炼者都是神色骇然!恨死了那个抱怨的家伙。

    这什么乌鸦嘴?

    之前抱怨的那个人也是后悔不跌。

    或许,还是参与不进去好一点……

    ……

    地底生物类人王,一身青皮肤红眼睛,半个尖耳,其余和人类相似,这般模样,和一般的地底生物差距真的很大。

    它一只手轻易抓住空间,用力一拧,空间就像一张纸一样褶皱旋转起来,无数细小的黑色裂缝迅速扩散开来。

    这个时刻,空间仿佛直接成了地底类人王族者的一件武器,被他随手拿起来进攻姜预。

    看似简单的攻击,却有着恐怖的破坏力。

    “反空间!”姜预向瑞心喝道。

    作为拥有着空间技术星际之城,能够轻易控制空间的恢复与破坏,同样也能够固化空间,使得空间变得无比坚韧,难以被破坏,或者,要破坏需要更加恐怖的空间之力。

    星际之城同时进行多种工作,在过去,姜预这样的事情做了无数次,已经十分熟悉了。

    然而,这次,却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了。

    “主人,大白鸦黑雾驱逐占用了星际之城大部分能量输出,要反空间,需要终止对大白鸦身上能量的驱逐!”

    瑞心的回应,让姜预不由心中一凉,要知道,这虽然只是半颗星际之城,但是,经过姜预前前后后四十多年的等级提升,已经快要接近八级科技的程度。

    然而,这个时候,在同时面对地底类人王族者的攻势和驱逐黑雾之下,竟然要二选一。

    姜预眉头一皱,看了看大白鸦,在黑色能量的侵袭之下,已经是岌岌可危,姜预甚至不怀疑,再多耽误一个片息,都有可能让这个家伙就这么死了。

    这个时候,地底类人王族者显然已经料想到了一切,嘴角露出开怀的笑意。

    “姜老哥,在罗虚大陆上,就见识过你的手段了,早知道你会来,我给这石灵留下的黑雾可不是黑猪手里的粗制滥造品啊!”

    “忽略老弟,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哦……”

    代价就是二选一,直白的说,就是要直接舍弃大白鸦的性命。

    ……

    “那你知不知道,忽略一个女人,也是会付出代价的……”

    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如万里寒风之中的落雪声,滴入冰湖之中。

    冰莜凌一身长裙,身影雪白,七团八荒神火围绕着她,她两步而出,拦在姜预的身前。

    在这个时刻,她敏锐感觉到了姜预力有不逮

    七团八荒神火之中的一团青绿色的火焰漂浮出来,青绿色的火焰撒开,变成一堵火焰墙,于此同时,其余六种八荒神火也在这个时刻分散在青绿色的火焰强身后。

    虚空冥火!

    生于虚空,行于虚空。

    对于空间的掌控力,可以说是罗虚大陆最强的存在之一,在冰莜凌还是天境三重的时候,就能够借助它帮姜预逃脱天境巅峰的追击。

    如今冰莜凌已经天境五重,威力更甚以前不知多少倍。

    青绿色的火焰墙下,空间形成了隔绝,将那一路侵袭而来的空间扭曲带引动到四周。

    不得不说,虚空冥火的确不愧于它的名号,在空间上的造诣可以说是登峰造极了,哪怕是冰莜凌天境五重的的修为催发出来,都让虚空冥火成功挡下了地底类人王族者的攻势。

    地底类人王族者的脸露出意外之色,不过,这个表情仅仅出现了一瞬间,就变成了微微的遗憾和头疼。

    “哎!看来,是我太过于专注于姜老哥,以至于忽略了其余人,抱歉抱歉……”

    地底类人王族者摇头叹气,却也很快就恢复过来,又露出莫名笑意说到:

    “怎么样,站在你们人类的立场上我还是挺有礼貌的吧……”

    ……

    冰莜凌为姜预争取了短暂的时间,姜预脸上喜色一闪而过,星际之城的磁场之力疯狂席卷向大白鸦,在磁场之力的驱逐下,那宛如毒药的黑雾迅速褪去。

    然后,星际之城蓝色光芒迅速一闪,落在大白鸦和它身下的石莲花之上,将其整个都收到了星际之城当中。

    大白鸦的心理问题肯定管不了了,只能先安顿下来,暂时保证安全。

    这个时候,可是大敌当前!

    姜预迅速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地底类人王族者和冰莜凌的战场上。

    “这……这不可能?!”

    虚空冥火整团火焰都在疯狂动荡,声音嘶哑,像是碰到了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噗……”

    冰莜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沾染的嘴唇鲜红无比,一丝丝血迹顺着滑了下来,身子都微微有些摇晃,姜预见此,脸色一变,连忙抱住她。

    这距离挡住地底类人王族者的攻势,才过一小会儿时间。

    “老虚,你骗我!你是个大水货,还说虚空之力天下第一,哪有那么厉害?”灵火魂体变得有些虚弱,凝实的身体带上了一些透明,骂骂咧咧说道。

    灵火魂体觉得自己受了虚空冥火最大的欺骗,这个家伙,就跟自己一样,一直只知道吹牛。

    “你说你吹牛就算了,还吹得我们都信了,这可是害苦了我们啊!”灵火魂体继续嘟囔。

    “我……”

    这个时候,虚空冥火也是一脑子发懵,要知道,它可是虚空冥火啊!生于虚空,行与虚空,在空间的掌控之下,怎么会不如别人?

    然而,现实却很残酷。

    刚才,它挡下了地底类人王族者的一个空间扭曲,但是,再面对第二次,第三次的时候,却又很快败下阵来,还连累地其余八荒神火受损,冰莜凌也跟着受伤。

    虚空冥火看着地底类人王族者,一脸不可思议。

    “不可能……你,究竟是谁?”

    地底类人王族者反过来笑了笑,像是在对老朋友打招呼一般。

    “别这么看着我,其实……咱们也不算敌人啊。”

    “你或许不知道,咱们可是老乡了啊……曾经都有过生于虚空,行与虚空的经历!”

    “不过,不要灰心,我的虚空之力,好像要比你的强上一点点啊!”

    地底类人王族者伸出自己的小指头,比了比“一点点”的手势。

    这样的话,落在虚空冥火的心中无异于惊涛骇浪,它自己生于虚空,自然知道要在其中生存有多困难,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

    但是,现在,这种独特性,似乎仅仅只是它回去的一厢情愿。

    “别听它的,它确实擅长空间之力,但是,只要冰莜凌和它一个修为,在空间上,它必败!这个时候是在故意忽悠你!”

    姜预向虚空冥火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