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地底类人王族者

第六百二十六章 地底类人王族者

    在这太北古城之下的通道,白鸦是建筑者,是守护者,是阻挡地底生物的最重要的生灵。

    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说是关系着罗虚大陆的安危都不为过。

    姜预记得,唯一能够对白鸦造成威胁的也就只有当初地底生物们带来的雾瓶,而这些个雾瓶,现在都在姜预自己的手中。

    姑且地底生物还有多余的雾瓶,但是,雾瓶的攻击方式很容易辨认,一团黑烟困住白鸦,然后“掐”死。

    在方才,可没有什么烟雾。

    白鸦就这么凭空死亡了!

    “瑞心,把整片空间的人景象调出来!”姜预皱眉说道。

    这个时候,他的心中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一直以来的安宁生活可能就要被打破了。

    只见,姜预的视野之中,整片空间的无数白鸦在这个时候,脱离了以往的安静情况,一个二个都慌张无比,翅膀胡乱扑腾着。

    慌乱之际,有的白鸦撞在一起,散成两团白烟,慢慢聚合起来,又懵着头撞在一起,有的撞在地底生物的白骨之上,有的撞在地面之上……

    这个时刻,所有的白鸦都失了分寸,仿佛遇到了什么世上无比可怕的事情一般。

    从它们的眼神之中,隐隐可以感受到,有什么绝对不愿意被发现的事物被他人所掌控了。

    姜预抓住一只白鸦,瑞心控制着一丝能量侵入到白鸦的大脑之中,读取着其中的意识。

    “完了!”

    “完了!”

    “完了!”

    瑞心复述着白鸦的脑中所想,从头到尾都只有这两个字,散发着一种极致的恐慌和绝望,再无其它。

    白鸦在姜预手中挣扎着,被困住让原本就慌张无比的它,更没有什么安全感可言。

    是啊!

    对于此时的它们,无论身处在何方,要害都暴露在敌人的眼前,无论如何都逃不掉。

    只有死路一条!

    姜预放开这只白鸦,白鸦扑腾着乱飞,时而高飞,时而又要高速坠落,看得人心揪不已。

    事情发展得太快,三十多年的宁静,眨眼之间就被打破。

    ……

    两排白石里飞舞着一只只白鸦,晶莹之中带着灵动,夹着一条通道,一路蔓延很长的距离,到达了最后的终点。

    铺满白石的地面,一只朵白色的石莲花,一共三十三瓣花瓣,栩栩如生,映衬着上方轻轻飞舞的大白鸦。

    它是白鸦的源头!

    是所有白鸦的母亲!

    它在这里已经有了上百万年了,一直维系着白鸦们的存在,一直守护着这条被地底生物视为杀戮开始的通道,护持罗虚大陆的生灵们。

    这个地方,除了太北古城之主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同样,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白鸦们在这个地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付出。

    白鸦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着守护一片大陆生灵的伟大事情。

    只是一直按照某条规则生存和生活着。

    然而,现在,打破它们生存的事物到了!

    丰都尘的身体一丝丝黑色的能量向外逸散着,整个身体像是一个不断散发黑烟的柴火堆一般,逐渐被淹没在黑烟之中。

    地底类人王族者嘴角微笑,眼睛之中闪过一丝杀意,皮肤上面,一根根青筋变得越发明显起来。

    “嘶,呲,啦……”

    一阵稀碎的声音响起,颇有一种啃食肉骨头的感觉,几滴鲜血溅射到外面的白石上,丰都尘的身体没了。

    再次出现在这片空间的是一个青皮红眼的地底类人王族者。

    这青皮红眼的地底类人王族者,站起身子和一般人类差不多高,全身皮肤都是青绿色,耳朵半尖,那双红眼睛像是放进清水的血眼珠一般……

    地底类人王族者看起来很恐怖,但是,那五官又极其俊美,每一处都完美到极致,整体搭配起来给人一种不安的邪意。

    “还真是浪费啊。”

    地底类人王族者有些不满地看了看白石上的那几滴鲜血。

    “抱歉抱歉……太久没吃人了,一时有些忍不住激动,洒落了几滴鲜血。”

    就像是节约粮食的人看着桌子上掉下的几粒米饭一般,遗憾而又不舒服。

    地底类人王族者为浪费食物祷告了一番,忏悔自己的罪过,然后才将视线投向了中心地带的石莲花,落到飞舞的巨大白鸦之上。

    “被困在这里上百万年,现在,就由我来解放你吧!”

    地底类人王族者向飞舞的大白鸦说道,它刚开始还觉得毁了这样的宝物颇为遗憾,但是,仔细一想,这是在救人家啊,应该是间接做好事。

    毕竟,谁被困在这上百万年,肯定都是生不如死的。

    既然已经生不如死了,就让我来赐予你死亡吧!

    “对吧?”地底类人王族者向大白鸦笑问道。

    没有说话变当做默认了。

    一阵汹涌的黑色烟雾从它的身上弥漫了开来,这种黑色烟雾,乍一看,就和雾瓶之中的烟雾一样,很像很像。

    但是,当真的拿两者来对比之时,会发现这不是相像,而是就是同一种物质!

    在地底生物大军之中被奉若珍宝的雾瓶,甚至连连半虚的王都珍视非常的宝物,其释放的黑色烟雾,到了地底类人王族者手里,却是如此轻易就放了出来。

    而看样子,这还仅仅是地底类人王族者的一种常规手段,仅仅只是一种能量的特性而已。

    这样的事情,不论是姜预还是其余试炼者,都浑然不知情。

    地底类人王族者在过去的历史职中,仅仅只有寥寥几字的描写,用的最多的描述便是“恐怖”二字,至于其手段究竟如何,恐怕除了少数几个参与过那一战的还存活的半虚以外,谁也不知道。

    一切都已经埋葬在过去的历史之中。

    而此时,白鸦们进行了上百万年的守护,寂静的这方小世界,迎来的第一个敌人就是这样的恐怖存在。

    地底类人王族者负手而立,抬头看着飞舞的大白鸦,黑烟就像一根根锁链一般,飞快射了过去。

    最后,狠狠穿透了大白鸦的身体!

    “嘎!”

    大白鸦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那一瞬间,它的胸腹,它的翅膀,双足,都被一道道黑烟穿过。

    黑烟似乎已经完全固化成了锁链,紧紧附着着大白鸦的躯体,将其死死束缚住。

    “以这样的方式,来送你最后一程,希望不要介意!”地底类人王族者颇有些歉意说道,嘴边却带着微笑,眼中的猩红之色更加耀眼。

    一阵黑色的烟雾从身体之中散出,顺着黑色的锁链,慢慢入侵到大白鸦的身体之中,黑色的烟雾触及到大白鸦,似乎感染了大白鸦,大白鸦身上,也有着一丝丝的黑意在逐渐蔓延开来。

    “嘎!”

    这个时候,大白鸦再没有了之前的悠闲之态,四肢被束缚着让它动弹不得,只能急得直转眼珠子。

    在这个地方,独处了上百万年,什么敌人都没遇到过,它哪里有什么应对敌人的经验?甚至于,连“敌人”这种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这个时刻,只能任人宰割!

    大白鸦身上,一滴滴腐朽的黑色的液体,缓缓滴落,落到白色的石莲花上面,轻易就穿透了,最终落到下方的有着白鸦的白石上,将其击穿。

    白石之中的白鸦影像消失,而这也意味着,在外界,又有着一只白鸦死于无形之中。

    腐朽的黑色液体从大白鸦身上掉落,大白鸦的身体出现一个个缺口。

    地底类人王族者身上,黑雾还在不断向大白鸦输出着,剥夺着大白鸦的生机,直到将其完全消灭掉。

    ……

    于此同时,在外界,所有的白鸦们已经乱作了一团,像是失去视线的鸟儿在天空之中乱飞乱撞。

    它们的母亲,已经落在了歹人的手中,正在遭受迫害。

    白鸦们,完全慌了神。

    这一刻的它们,就像是在面对着世界末日一般。

    白鸦们的异常情况,终于引起了众多试炼者的注意,已经在这片空间无所事事了三十多年的试炼者们,精神再次紧绷了起来。

    这样夸张的异常状况,往往意味着不可想像的大危机。

    “发生了什么?”一道白影飞到了姜预的身旁,赫然是冰莜凌。

    姜预皱眉。

    还没来得及说话,一阵剧烈的颤抖突然发生,整个大地都在翻腾,无数的白骨陷入了漆黑的泥石之中,白鸦们住着的枯枝纷纷倒折,天地都在发生巨大改变。

    天地似乎都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倾斜,大地上石头向着某个方向不断翻滚。

    这个时候,所有的试炼者们,都感觉自己好像身处一个笼子之中,笼外是有人在不断摇晃着。

    这样的动静,大得惊人,让所有试炼者们都神色骇然,心中惊诧不已。

    “究竟发生了什么?!”

    已经安宁了三十年,甚至已经形成了习惯,却是突然出现了这样恐怖的异变,让所有试炼者都是猝不及防,脑袋一片空白,心中的危机感,浓烈到了极点,似乎下一刻,自己的生命就将走向尽头。

    ……

    地底的通道实际并不是很宽,但是,在空间之力的扩张下,使得这里可以容得下无数的小空间。

    而此时,在靠近地底的通道一处,一只几万米的高大地底生物半浮与空间之中。

    这是一头全身苍白,长相凶猛,两颗牙齿凸出锋锐的猪。

    这是一头半步虚境的地底生物,也是在通道另一侧的无上宫殿的驻守者。

    它来到了这里,一双眼睛凶戾地望着眼前的这个“蜂窝状”的障碍,无数的泥石将这个通道封堵了起来,就是半虚都不容易突破。

    一旦这个通道彻底封堵,这个通道就将要从头开拓。

    “吼!”

    这头半虚的地底生物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然后,向着眼前的阻塞物,疯狂冲了过来,庞大的身躯撞击在上面,才有了试炼者们感受到的情景。

    “哼!”

    它冷笑一声,似乎是在嘲讽着另一边的太北古城之主。

    而这头半步虚境的地底生物恰好在这个时候出现,又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打算呢?

    太北古城之主眼中冷芒闪动,他的身体半陷入太北古城之中,已经不能动弹。

    哗啦啦!

    他身体周围的数根黑色的锁链在这个时候剧烈震动了起来,牵动着整个太北古城也跟着动作。

    隔着虚空,太北古城之主盯着半虚的地底生物。

    “不怕死,便来一战!”

    无数小空间之中的白鸦们遇到了巨大危机,每一个都万分慌张,但是,在半虚地底生物出现的情况下,太北古城之主已经顾不了那么多。

    或许,这就是地底生物的谋略,但是,这样的谋略哪怕知道了,也没有任何办法。

    ……

    “发生了什么?”

    两大半虚的生灵对峙,引起空间震荡,无形的威压之力散布周围,使得试炼者们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在这种压力之下,很多人便是动弹一下,都要付出巨大的损耗。

    半虚之力,便是如此得恐怖夸张!

    姜预神情凝重,瑞心还在扫描着所有的空间异常。

    这个时候,他们就是一群瞎子!

    连发生了什么,敌人在哪里,我方的要害弱点该怎么守护都毫不知情。

    不弄清楚这些,显然就没有办法破局。

    这片空间的情况十分复杂,又有两大半虚在干扰着空间,瑞心要扫描出结果来,需要一个不短的时间,然而,姜预显然等不了。

    “白鸦小兵!听令!速带我去战场!”

    这样中二而羞耻的声音,姜预平时可没那脸皮叫出来,但是,这个时候了,也不用顾及那么多了。

    白鸦们曾经经受过姜预长达十年的训练,一言一行都有了一些军人的风范,甚至能做到不用过脑子,闻命而从。

    虽然,已经过去了三十年,但是,白鸦们已经没有忘记姜预这个军长。

    在如此慌乱的情况下,就算已经做不到当年的程度,但是白鸦的数目恐怖,总有那么一两只的身体对于训练尤为深刻,在那熟悉的声音响起的瞬间,下意识就向着某个方向飞了过去。

    “跟上!”

    姜预神色一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