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六百二十五章 诡异死亡

第六百二十五章 诡异死亡

    “这个老家伙,严密守着边界,想要回去,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丰都尘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眼中浮现出一丝邪意,额头上有着一些细微的汗水。

    “不过,终归会被我找到机会!”

    他的双手落在前方的黑色泥石之上,用力挖,这些松散的泥石到了他的手中,却变得坚韧无比,每挖下一小块,都需要付出很大的力气。

    看看丰都尘的身后,是一条长长的地下通道,距离出口有着很长的一段距离,挖到这种程度,可见丰都尘付出了多少努力。

    丰都尘已经足足挖了有三十年了。

    自从进入到太北古城,他花了十年的时间,大概确定了方位,在三十年前那场大战之中都选择了蛰伏下去,然后,就一直挖,一直挖。

    他所要找的地方,被那个老家伙好好地藏了起来。

    每挖一段距离,都要重新确认一个更准确的方位,以此来不断靠近目的地。

    在阴暗的地下,一直反复进行着这样的事情,空间狭窄,没有一个生灵说话,目的地也模模糊糊,这是一个十分煎熬心的过程。

    但是,丰都尘却做得很有耐心。

    三十年如一日,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只是有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心态。

    “幸好是一具人类的肉身,不然,挖起这些神土来,至少还要多花一倍的力气!”

    一块块黑色的泥石被硬生生挖了下来,丰都尘的双手一片血淋淋,隐隐有着森森白骨露了出来,咖嚓一声,却是几根指骨突然断裂了开来,落在了地上,只留一个残破不堪的手爪子。

    丰都尘摇了摇头,这人类的肉身太脆弱,又坏了,又得花时间去修复。

    丰都尘慢慢合上自己的双眼,整个身体沉寂了几息时间,然后,猛地睁开来,眼神之中有着短暂的发懵。

    “嘶!疼!疼死了!哇!”

    丰都尘的脸色突然变了,变得冷汗淋漓,一双眼睛之中尽是惊恐之色,惊恐之中又交织着癫狂,颓然。

    “你究竟要干什么?”

    他颤抖着自己的双手,鲜血洒落,白骨抖动,看起来凄惨无比。

    丰都尘发出一道质问声,这种身体交给另一个存在来控制,自己陷入一个囚笼之中,每次醒过来都会发现身体有着各种各样的创伤的感觉,让他几乎要发狂。

    然而,丰都尘的质问,却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

    丰都尘的脸色阴沉,牙齿紧紧咬着,眼睛之中爆射出愤怒之意。

    “既然无视我,那么,凭什么要我按照你的意志去做?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完成,就恕我不奉陪了!”丰都尘负气而言。

    身体被他人所控制,这已经让他的内心压抑到了极点,现在,却还要每每出来给控制自己身体的人收拾残局,这让他如何愿意?

    这具身体是他的,另一个灵魂占据之时,是无法恢复的,只能够让他自己来。

    沦为一个工具?

    可笑?

    丰都尘绝不甘心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处境之中。

    “哎……你怎么总是这么不听话呢?别忘了,是你家老祖将你交给我照拂的啊。”丰都尘的身体之中,一道诡诈而无奈的声音响了起来。

    丰都尘神色微动,终于露面了么?今日必定要和这个家伙好好商谈一番。

    “等等,别急着说话!”

    “让我猜猜你想说些什么……”

    “比如说,想要和我合作一下,各取所需。”

    “然后,从我这里索要报酬,索要承诺。”

    “好啊,我都给你,你想要什么都给你,既然如此,那就赶紧干活吧!”

    身体里的那个声存在,似乎很好说话的样子。

    丰都尘神色微变,浮现出一抹恼怒之色,该死的狡猾的家伙,他需要的可不是这种毫无凭据的承诺,而是一个切切实实能够掌握的筹码。

    现在,他还剩的用处就是肉身的恢复还需要他亲自来,一旦这个家伙的事情做完了,那么他没了用处,下场不用猜都知道。

    所以,趁着这个时间点,他必须为自己赢得一些生存的保障。

    “咦?你不信我的话?”

    “我们之间,好歹同处一具身体四十年了,友谊的小船还真是说翻就翻啊。”

    “这可不是我对不起你啊!”

    丰都尘身体里的那个声音唏嘘叹气,透露出内心里的一点点遗憾。

    好好的朋友,怎么说不做,就不做了呢?

    丰都尘的神色猛然一惊,大骇道:“等等,你要做什么?!我警告你!你要敢做些什么,以后我都不会再配合你了!”

    “朋友,你是个好人,大大的好人,谢谢你之前的帮助了,当然,也谢谢你最后发挥的一点预热。”

    丰都尘身体之中,一道带着淡淡笑意的声音响起,其中蕴含着诚恳的感激之意,让人听了都要忍不住说一句“不用谢”。

    “不…”

    话音落下,丰都尘的脸色顿时变了,一双瞳孔迅速变小,宛若针尖,眼睛睁着好像要把眼珠子给瞪了出来,眼角似乎都在缓缓裂开。

    一张嘴张得老大,嘴角撑到了最大,舌头撸直,喉咙之中竭力要发出声音,却只有一片寂静。

    丰都尘脸上青筋四起,神色狰狞,带着无穷的痛苦之意,他双手抓着自己的脸,身体蹦直了,就像是要蜕掉自己表面的皮。

    这个时刻的丰都尘,大脑一片空白,只有无穷无穷的痛苦之意如同海浪一般拍打着他的灵魂,整个灵魂似乎都要被撕地粉碎。

    他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无法去想为什么自己身体里的那个存在会彻底抛弃自己,难道,就不怕没了自己之后,这具身体受到的创伤也没法再恢复吗?

    在这幽暗的地下通道之中,丰都尘度过了自己人生最为黑暗的一段时光,他的灵魂化为了一团淡白色的光晕,而这还仅仅只是黑暗的开始。

    丰都尘的身体,又回到了最起初的模样,平静的脸色,一丝带着诡异的笑容,稍微有点违和的便是眼眶和嘴角的开裂伤口。

    丰都尘,不,应该说是地底类人王族者,摆了摆自己的脑袋,双手就像盲人摸象一般缓缓摸过自己的脸庞,特意在眼角嘴角的伤口之上停留了一小会儿。

    一团淡白色的灵魂光晕漂浮在它身前。

    丰都尘的灵魂被完全从身体之中剥离了出来。

    地底类人王族者伸出两根手指,从这灵魂光晕之中,轻轻撕扯出一缕灵魂光丝。

    “啊!”灵魂光晕之中,传来一道痛不欲生的嘶吼。

    地底类人王族者嘴巴一张,两根手指捻着这缕灵魂光丝,将其丢入了嘴巴之中,咂咂嘴,就像吃萝卜丝一般,最后咽了下去。

    随着这个举动的完成,只见,这具人类肉身血淋淋的双手,散发出一片光华,当光华敛去的时候,两只手已经恢复了大半。

    摊开手看了看,地底类人王族者露出满意的笑意。

    “还差一点。”

    两根手指又伸到身前的一团灵魂光晕前,轻轻地撕下一缕,又扔进了自己的嘴巴里。

    每一个动作都轻描淡写。

    只有灵魂光晕之中,丰都尘那般痛苦的嘶吼响个不停。

    地底类人王族者将丰都尘的灵魂光晕收了起来,作为这具身体的粮草,可得好好保存,算算量,应该足以支撑自己找到那个地方。

    它的双手搭在前方黑色的泥石之上,又开始一点一点地挖了。

    ……

    地底类人王族者用血淋淋的双手再次挖下了一大块黑色泥石。

    “咦?”

    随着这块泥石的剥落,出现的不再是已经看了三十多年的黑石,而是一片空缺,淡淡的白色光华从中洒落出来,射入地底类人王族者的眼中。

    地底类人王族者顺着这片空缺,继续向外挖,直到挖出一个可以让它整个身体都通过的通道。

    它走了进去,眼睛慢慢睁大。

    很美啊!

    一块块白色的晶莹石头堆叠在通道的两旁,白色的光华就是从里面散发而出的,每块石头之中,都有着一只白色的小鸦在里面张着翅膀缓缓飞着。

    灵动,优雅!

    地底类人王族者走进通道之中,细看着通道两旁的大量的白色石头,细看着里面的白色小鸦,露出淡淡的笑意。

    它试着将一只手覆盖在其中一块白色的石头之上,缓缓抚摸着,温润触感极佳,轻轻一敲,一股震荡之力侵入到白色石头之中。

    咖嚓!

    白色的石头裂开了,化为了飞灰,而里面的白色小鸦也在这个时候消失地无影无踪。

    ……

    “跟你们说了,真的不关我事!那地底生物不来,我也没办法啊。”

    姜预摇摇头,颇为无奈地对星际之城外的一群白鸦们说道。

    白鸦们,又找上门来了。

    已经三十多年没有进食,它们一个二个饿得慌,四处找都找不到地底生物的踪迹,一个二个都猜测是“军长”这个家伙把食物都给藏了起来。

    在跟着姜预的那十年,它们自觉是已经看透了自己这个军长的心思,如果,真有人把地底生物都给藏了起来的话,那么,只能是他了!

    这个吝啬的小气鬼!

    白鸦们“嘎,嘎,嘎”一直叫着,烦着姜预就是要给出一个答案。

    典型地耍无赖。

    不给我吃的,就要烦着你!

    姜预眉头抖动,觉得三十年过去了,这些白鸦小兵们肯定又忘了当初被严苛训练支配的恐惧了!

    然而,就在这时!

    在姜预面前,一只满脸悲愤的白鸦,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神情之中的恐惧之色,仅仅维持了不超过一息的时间,就化为了一团烟雾。

    这团烟雾并没有像以前那样重新聚合成白鸦,而是……就这么一点一点地消散了。

    当着姜预面,当着所有白鸦们的面,这只白鸦,就这么离奇诡异地死了。

    顿时,白鸦群之中,一声声恐惧到极点的叫声响起。

    从这些叫声之中,姜预感受到了白鸦们内心前所未有的恐慌,这样的情绪,还要远远超过了超过了当初白鸦们碰到雾瓶的时候。

    发生了什么?

    姜预眼中震惊之色闪过。

    而白鸦们在恐慌之中,迅速飞离了这里,不知飞向何处?

    ……

    “效果还不错。”

    地底类人王族者看了看地上的白石灰,微微一笑道。

    “这白石还真是一种奇物,内里蕴养生命,白石不碎,生命不死,估计也就只有雾瓶能够克制这种白石!”

    地底类人王族者站了起来,没有选择继续破坏这满地的白石。

    虽说,破坏了这些白石,确实能够使得白鸦的数量大减,但是,也仅此而已,很快就会被太北古城之主发现。

    到那个时刻,它可就得给这个美好的世界说再见了。

    地底类人王族者可不觉得在被发现之后,自己有能力可以从太北古城之主的手中逃走。

    这些白石仅仅只是小事,真正重要的,还在这条通道的终点。

    地底类人王族者缓缓向通道内部走去,这个通道很长很长,甚至比起它挖了三十多年的通道还要长很多,一路上摆满了白色的石头,一只只白色小鸦在里面飞舞。

    它无视了所有的白石和白鸦,目光只投向前方。

    不知走了多久,地底类人王族者的步伐突然停下。

    在它的前方,是一个圆盘形的空地,地面底层是漆黑的泥石,上面铺满了白色的石头,一块又一块,整整齐齐,只只白鸦飞舞。

    在这些白色的石头的上方,有着一个巨大的莲花白石,一片片莲花瓣栩栩如生,中间是莲花蓬,上面镶嵌的也是一块块白石。

    一只体积巨大的,远远超过普通白鸦十倍的巨大白鸦在这莲花上飞腾着,一根根白色羽毛清晰可见,呈现深邃的白色。

    莲花是透明白色的,视线可以穿过看到对面的场景,而巨大的白鸦则是乳白色的,在莲花之上异常显眼。

    “啧啧啧!”

    “真是好宝物啊!”

    “哪怕是我在族中都没见过几样这样的东西!”

    地底类人王族者发出一声声惊叹。

    “怎么办?”

    “这样的东西,还真是让人舍不得毁掉。”

    地底类人王族者,心中闪现出一丝犹豫与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