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就是要跟着你!

第六百一十九章 就是要跟着你!

    “祯虚,死了……”

    一片幽暗的大地之上,一根根擎天立柱看不到尽头,千米高的石砖一块又一块,堆砌出一座难以想象的高大宫殿。

    隔着老远一眼看过去,视野扩张到最极限,都只能看到宫殿不足万分之一的区域。

    它太大了。

    屹立在世界的最边缘。

    在这座宫殿的最上方的一座主殿之中,一个个高近万米的地底生物,神色不一,缓缓走进主殿,和主殿的大门比起来,这些地底生物这个时候竟然显得有些渺小了,就像是一个个小孩儿走进大人的家门。

    一进主殿,它们就听到了一声不悦的叹息。

    祯虚,是被分配了一个雾瓶,前往“屠杀之途”剿灭那些神鸦的地底生物。

    “祯虚的死不重要,但是,雾瓶我们总共只有七个,也是我们能够对付神鸦的唯一手段!损失一个雾瓶,都将严重拖延我们征服屠杀之途前往罗虚的时间。”

    一众地底生物都是直皱眉,这样的消息是它们很不乐见的。

    地底生物本就暴虐,缺少耐心,对于罗虚大陆有着深深的渴望,每一刻都希望能够进入罗虚大陆破坏,圈养,享受……

    “神鸦是对面的老对头现在可以操纵的唯一手段,也是阻拦在我们面前的最后一道墙。”

    “那个雾瓶估计已经到了那个老对头手里,拿是拿不回来了,今后的行动要更加小心,切不能再损失雾瓶了。”

    一众地底生物闻言,都是点了点头。

    “那位,还没有消息吗?”

    “暂时没有。”

    “哎……”一声有着微微失望的叹息声响起。

    “吾王,那位在屠杀之途消失了上万年,当年亲自有人看见它被一个人类抓走了,现在,可能已经……”一道欲言又止的声音响起。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带起了一丝不屑和愠怒。

    “你不懂,那一族的血脉远超你想象,还善晓人心,是绝对不会让自己落入危局之中的。”

    “本王有预感,或许,这次能攻破屠杀之途,那位的出现,将是一个很大的契机!至少,如果能够探明神鸦的起源地的话,我们就不用用雾瓶这种缓慢的方式来消灭神鸦了!”这次的声音之中,带上了一丝无奈。

    对于那个顽固的老对头,地底生物想要获胜还需要一个不错的机会。

    一只只地底生物,从这高大的宫殿之中走出,一步步踏着千米阶梯,宛若从神坛之上走下。

    在这高大宫殿的前方,有着一个巨大的深渊洞窟,深不见底,这里就是地底生物们所说的屠杀之途,是它们奔向渴望的“屠杀”的道路。

    祯虚的死,雾瓶的损失,让地底生物们必须要采取一些行动了。

    ……

    “你们老是跟着我干嘛?”姜预有些不厌其烦地对身后的一群白鸦说道。

    白鸦的数量很多,不止之前的几个,而是已经聚集了很大一片,里面没有一只黑鸦。

    姜预收缴了一路上碰到的地底生物的尸体,白鸦没有进食变不了了,而黑鸦们也排泄完毕,变回了白鸦。

    对于这个抢自己食物的混蛋,白鸦们可不想这么就认输了,这家伙一路上不知道收了多少食物,稍微分出来一点,都能够让它们饱餐一顿。

    姜预不知道,白鸦其实很饿,真的很饿。

    它们需要进食!

    只有进食了才能缓解一些来自肚子里的难受。

    而这个可恶的家伙,明明不需要那些尸体,偏偏还要抢它们的。

    损人不利己!

    姜预就这么被白鸦们打上了这样的标签。

    “带着这么一群白鸦走南闯北,还真是有些晦气!”姜预无奈感叹。

    至于给这些白鸦们食物?

    白鸦们变成了黑鸦,看见他又得一直追着,而且是极具攻击性的,现在的白鸦至少不会攻击他啊,能少点麻烦还是先少点麻烦吧。

    几道空间裂缝突然又在不远处打开。

    白鸦们的眼睛一亮,又有食物来了!

    但是,只见姜预手一招,白鸦们都还没见着那些地底生物的样子,就在一阵空间漩涡之中消失了。

    白鸦们这个时候的眼神老幽怨了。

    至少,让我们过过眼瘾啊!

    “你们要是再跟着我,那可就没吃的了!”姜预说道。

    这些白鸦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都不给它们了,到别处去还有可能吃到食物,偏偏跟着自己挨饿。

    姜预闪身进入一个空间裂缝,于是,一大片白鸦也跟着他走了。

    就是要跟着你!

    就是要跟着你!

    白鸦们的心声很统一。

    于是,姜预就好像一群白鸦的头头们一样,走到哪里,白鸦都是跟在身后呼啸而过,一漫天都是,大片一大片的,衬托得姜预逼格十足。

    ……

    地下通道被分开的空间都差不多一个样子,地面是漆黑的黑鸦排出的泥石,埋葬着无数的巨大白骨,旁边还有白鸦们栖息的小树林。

    而这个时候,这片空间的白鸦们正遭受着巨大的灾难。

    一头高约万米的地底生物,手里捧着一个小瓶子,漆黑的烟雾从里面飞了出来,张牙舞爪。

    一个个白鸦都受到了攻击,怎么也逃不掉。

    在一声声哀鸣之中,这些白鸦的生命走向了终点。

    “没有了神鸦,就没有了经久不断的神土,屠杀之途早晚会破损,我们也将踏上这条畅通的大道!”这只高大的地底生物看着一只只神鸦死去,嘴里露出畅快的笑意,一丝丝杀意弥漫开来。

    这样的场景,不单单是发生在这的一处之地。

    地底生物有着六只雾瓶,都是用来清除神鸦的。

    神鸦所在的小空间有非常多,比较麻烦的就是需要一个个去处理。

    有了之前一个雾瓶的损失,地底生物们已经小心许多了,掌管雾瓶的全部都是天境巅峰,更不会深入这条屠杀之途,而是沿着边缘一个个小空间去处理,逐渐去蚕食。

    这个方法虽然效率有些慢,但胜在安全持久。

    一处小空间之中,一群白鸦瑟瑟发抖。

    漫天的黑色的烟雾,像是魔鬼一样张牙舞爪,看起来十分恐怖。

    高近万米的地底生物屹立着,烟雾被它释放出来。

    一片冰霜,从虚空之中爆发出来,在灰白的世界之中,是如此地醒目,一根根白色的晶体不断蔓延出来。

    眨眼之间,就代替了之前的黑色烟雾,成为了这片小空间的主角,将这片小空间点缀成了透明的白色。

    于此同时,恐怖的白霜,将袭向那些白鸦们的黑色烟雾尽皆冲散,白鸦们终于获得自由,连忙扑腾着飞开,有多远飞多远。

    这个时候,逃命要紧啊!

    “谁?!”这高约万米的地底生物怒了。

    竟然有人敢出手阻挠它!

    这是不容饶恕的!

    天空之中,回应地底生物的是数万根寒冷之极的冰锥,而在这冰锥之上,还缠绕着一小团赤红色的火焰。

    赤烈与寒冷并存,却又一点都不互相影响。

    唆!唆!唆!

    穿梭的声音爆响,向着高大的地底生物射了过去,转瞬之间,就扎进了它那黝黑的血肉之中,冰寒之力入侵到地底生物的体内,而赤烈的火焰,包裹了它的外身。

    内寒外热!

    寒暑交织侵袭之下,这只地底生物发出一声暴怒的痛呼。

    一双巨大的瞳孔看向不远处的那一道清冷的身影,充满了杀意和怒意。

    “找死!”

    随着一声暴喝,地底生物身上,一阵浓郁的黑光包裹了它,诡秘之力喷发了出来,黑色的能量熊熊燃烧,一点一点焚尽身体之中的冰寒之力。

    他咬着牙,死死撑着身体的疼痛感,黑色能量将炽热的火焰包裹起来,从身体之中脱离而出。

    在解决掉这些后,地底生物神色狰狞无比,一个怒跃,向着不远处的那道身影跳了过去,庞大的身躯,将整个小空间的空气都带动,吹得枯枝白骨作响。

    对于这个给它造成了伤害的小东西,地底生物心中已经做好了要怎么杀死她的决定!

    一身白衣,随风轻轻而舞,在和姜预分开之后,冰莜凌也一直寻找着空间裂缝,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的小空间。

    冰莜凌经历过太北古城的第一试炼和第二试炼,某些方面比起姜预更熟,很快就来到了这个战场的最前方。

    而冰莜凌,此时也遇到了她人生之中的第一个天境巅峰的敌人。

    冰莜凌神色冷漠,七团八荒神火从她身体之中浮现而出,每一团都散发着让人惊惧的力量,七团火焰构成一个圆环,隐隐之间,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

    近万米的地底生物,向着冰莜凌狂暴袭来。

    在这个无人关注的小空间之中,一场旷世大战就这么打开了。

    ……

    姜预很无奈。

    他不知道,自己是有着什么吸引力。

    为什么这些白鸦都这么喜欢跟着他!

    最开始,只有几十只。

    然后,是几百只,几千只……

    现在,瑞心统计一下。

    “报告主人,一共十万八千只!”

    姜预听着这个数字,都有些目眩,八万只白鸦在你的身后,一直“嘎嘎嘎”得叫个不停。

    幸得姜预是可以选择性屏蔽声音的,不然,那个感觉不知道会多恐怖。

    然而,出于好奇,姜预还是犯贱地打算听一下。

    嘎嘎嘎……

    顿时,整个世界都快被这个声音给统治了。

    就算是半虚的地底生物来攻打,估计也得被这些白鸦给“嘎”死。

    姜预倒吸一口凉气,连忙屏蔽掉这些声音。

    姜预觉得很不对,真的很不对。

    这些白鸦没道理一直跟着他啊!

    最开始,姜预以为是它们记恨自己抢了它们的食物,但是,在白鸦聚集到一千只的时候,姜预实在受不了已经丢出过地底生物尸体了。

    这些白鸦在吃完之后,变成黑鸦,追姜预是追得更起劲儿,叫得也更有力,更销魂,果然,吃饱了就是不一样。

    但是,跟着姜预这一点却是一点没变。

    变白了要跟!

    变黑了也要跟!

    “喂!你们该不会是想把我当长期饭票吧?我看起来是那么冤大头的人吗?”姜预瞪着眼睛对这些白鸦们说道。

    嘎嘎嘎……

    白鸦们这样叫着。

    不知为何,姜预总感觉身后的这些白鸦是一个大麻烦,像是接了一个烫手山芋一样。

    但是啊,这些东西杀又杀不死,人家要跟着你也没办法。

    而且,能让地底生物都动心思的,怕是什么关键事物,姜预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知道了,肯定不能再杀害这些白鸦了。

    “以前,走到哪里都是最低调的,现在,排场闹这么大,太不应该了!”姜预露出一些苦笑。

    于是,就这么,姜预带着这一大众的白鸦,走进了下一个空间裂缝之中,一大群白鸦也跟着他消失。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给我取个外号,叫白鸦使者?”

    ……

    在临近边缘的一片小空间之中,一个身穿黑袍的青年男子站在一根皑皑白骨上眺望四方,一双眸子严肃之下,隐藏着一丝轻佻和愁绪。

    “哎呀呀,这丰都老祖的漫天过海之术还真是厉害,就件半虚的太北古城之主都被暂时慢满住了!”

    这个声音很熟悉,自然是丰都地下的地底生物类人王。

    不过,这些也都在地底类人王的意料之中,毕竟,如果不是这样,那么,当年的丰都尘又是怎么悄悄带回罗虚大陆的呢?

    地底类人王嗅了嗅空气,脸上一丝属舒适的感觉流淌而过。

    “还是这种熟悉的气味!虽然,比不上罗虚大陆的好闻!”地底类人王舔了舔舌头。

    地底类人王皱了皱眉眉头。

    “老家伙还真是厉害,短短万年就把这里建造成了这个样子,想要悄无声息地进入到家乡,怕是有些困难啊!”

    如今的情况,已经和它被抓走的时候有了迥然不同,很难偷偷摸摸,在太北古城之主的眼皮子底下溜走。

    “不过,这样才有挑战啊!”地底类人王兴奋地叫了两声地底类人王消失在了这巨大地底生物的骨骸上。

    他得做点什么!

    最好是能够搞出一点翻天覆地的大事件出来,不然真感觉对不起自己的生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