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六百一十八章 白鸦和黑鸦

第六百一十八章 白鸦和黑鸦

    第二个空间。

    白色的鸦们,一只只落在了巨大的地底生物之上,天境三重的强悍肉身,在它们的鸦嘴下,变成了“吹弹可破”的美食。

    它们在地底生物的躯体上,略带欢快地跳动着,一根根白色的羽毛从脖颈层层叠着一直到尾部。

    如果,不考虑它们鸭嘴上从地底生物身上挑下来的黑血淋淋的血肉的话,真像是一只只天真无邪的精灵鸟。

    白鸦们吃得很开心。

    真的很开心。

    因为,好久已经没有这么大量的现成血肉给他们进食了!

    但是,那逐渐变黑的羽毛,还有那逐渐开始变得暴虐的眼睛,最终还是出卖了它们。

    姜预的眼睛瞪得老大。

    他可是清楚地记得这些白鸦变黑之后有多麻烦,胡乱攻击你不说,还杀不死,就一直跟在身后骚扰你。

    于是,已经打算进入空间裂缝的姜预又回来了。

    他把几具地底生物的尸体一收,这下,看你们还怎么变黑?!

    原本正吃得欢快的白鸦们,突然发现身下的食物竟然没了。

    肉肉呢?

    白鸦们一脸懵逼。

    姜预见状立马一个闪身就进了空间裂缝之中,跑得很快。

    嘎,嘎,嘎……

    白鸦们眼中露出愤怒之色,一只二只全都扑腾飞了起来,跟着姜预进入了空间裂缝,誓要将自己的食物抢回来。

    白鸦们心里都很生气,也很顽固,在这个地方生活了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要抢它们食物的。

    这怎么能忍?

    哪怕这个人类看起来很强大,但是,在这个地方它们可是有着不死之身,完全不怂!

    追着就是进了空间裂缝。

    ……

    嘎,嘎,嘎……

    嘎,嘎,嘎……

    姜预走在黑色的大地上,身后,一阵白鸦的叫声响起,声音回荡在四周,就像背景音乐一般,只不过,这背景音乐是看起来要多衰有多衰。

    白鸦们打不过姜预,突破不了防御,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反抗。

    然而,这对姜预而言,却是构不成任何影响,因为,他已经将这些白鸦的声音给屏蔽了。

    只能苦了白鸦们,一路跟着姜预,叫得口干舌燥,还是坚持叫着,实在是太多单纯。

    ……

    在进入第三个空间之后,姜预又察觉到了一些不同,除了同样有黑色的土石,有枯枝白骨,有白鸦和黑鸦,空间裂缝已经不再是仅仅只是一道了。

    在这片小空间之中,不时会有空间裂缝消失和出现,偶尔会有地底生物通过这空间裂缝钻了出来,也有的还没有完全出来,就被空间裂缝夹成了两半。

    每当这个时候,就有一群白鸦飞了过来,将这些地底生物的肉给吞噬了,只剩下皑皑白骨埋葬在黑色的泥石之中。

    这次,姜预没有再抢这片空间之中的白鸦们的食物,而是观察它们的整个行为过程。

    “喂,你们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姜预向着身后跟着的一群白鸦问到。

    这白鸦能记着他抢了食物,显然是有一些灵智的。

    不停地吞噬着地底生物的尸体,又早造就大量的黑色的泥石,铺在地面,每一只白鸦都在重复着做着这些事情。

    这看似只是它们的生活习惯,但在这生活习惯性,隐藏的似乎是一种不为人知的目的。

    嘎,嘎,嘎……

    回应姜预的,是一阵让人额间不禁升起三条黑线的鸦叫声。

    显然,它们跟姜预的关系还没有好到知无不言的地步。

    姜预无语,正想要发言。

    一道巨大的空间裂缝却是突然在姜预和白鸦们的侧方产生,高有几千米,黑黝黝的裂缝口,一只巨大的手臂突然从裂缝之中升了出来,扒在黑色的泥石之上。

    巨大的手臂毛茸茸,全是黑色的长毛,上面肌肉鼓起,紧抓着地面使得七看起来更加恐怖。

    紧接着,一个大臂膀,半边身躯,从里面钻了出来,然后,是一个强壮胸膛,狰狞的头颅,上半身都从里面出了来,从样貌来看,是一只大猿猴。

    姜预的眼中瞳孔顿时一缩!

    这是和当年奉癫之王一族的!

    奉癫之王虽然死在了中域的大地上,但是,它的一些部下却没能从空间通道之中出来,反而留下了性命。

    姜预的眉头微微皱起。

    奉癫之王以及其下的地底生物,当年不知道屠杀了多少大陆之人,无数宗门的年轻弟子都夭折,被它们呑进肚子里,自己和冰莜凌也险些丧命。

    空间裂缝之中,大猿猴钻出来脑袋,向四周望了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脸上的表情也极其生动。

    当它的视线落在姜预身上,嘴巴了呵呵一笑,一具身躯又钻出了几分,巨大的手臂勉强向姜预抓了过来,显然对于眼前的食物是已经心动了。

    “想吃我,也不怕蹦坏了你的牙?”姜预撇了撇嘴说道。

    这大猿猴脸上有些讥笑,似乎在嘲讽眼前的食物的无知,区区一个弱小人类,也敢说出蹦坏了它牙的话。

    大猿猴露出一口黑森森地位牙齿,血腥无比,似乎在炫耀着自己的牙口。

    而这个时候,姜预身后的那群白鸦,原本的肆无忌惮这个时候似乎变得“怂”了起来,嘎嘎嘎地飞着躲得老远,吞噬了血肉的黑鸦们,暴虐无比的内心产生了逃跑的直觉。

    这些白鸦,黑鸦,不惧姜预,但似乎有点害怕这从空间裂缝里出来的大猿猴。

    “光记着食物,差点忘了正事!”这大猿猴用手臂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把视线移到那要逃走的白鸦黑鸦们的身上。

    只见,它拿出了一个奇怪的瓶子,黑黝黝的瓶颈很小,看起来就跟一个垃圾堆里随意可见的破瓶子一般。

    这瓶子的瓶口对准了白鸦黑鸦们,一阵黑色的烟雾从瓶子之中钻了出来,分散成一缕缕,像是一个个爪子一样,抓向这些白鸦黑鸦。

    这只大猿猴,顺着空间裂缝来,似乎早有目的,就是为了这些“鸦”们。

    在这黑色的烟雾下,姜预怎么也杀不死的黑鸦白鸦们,就像是遇到了克星一般,一缕缕黑色的烟雾缠绕着周身,让它们怎么挣扎也挣扎不出来,神色痛苦,就像是要窒息了一般,随时会死去。

    “这些家伙,这么怕这黑色烟雾?”姜预微微惊讶道。

    大猿猴在半截身子钻出来后,又从空间裂缝里跨出了一只大腿,大脚掌落在了大地上,重重一蹋,但是,黑色的大地却是纹丝不动。

    “真是一些讨厌的物质!”大猿猴的眉头皱起,对于喜欢一脚就破坏大地的而言,这种感觉无疑很不舒服。

    而就在姜预思考之际,大猿猴的整个身子都从空间裂缝之中钻了出来,这高大的身材,有着五六千米,钻出来都算是很勉强了。

    两只巨大的脚掌往地上一蹋,眉头微微皱了皱,有些不乐意。

    它看向那些被黑色烟雾束缚住即将死去的白鸦黑鸦,神色不善。

    白鸦们眼中流出一丝恐惧,黑鸦们有些丧失理智。

    这个时候,从第二个空间里来的白鸦们,纷纷把目光看向了姜预,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带着祈求之色,它们痛苦无比,眼巴巴地看着姜预。

    “现在知道向我求救了,刚才还一直骚扰我来着!”姜预不禁哼了一声。

    而下一刻,姜预却是动手了,如同雷霆一般迅速,没有一丝一毫犹豫。

    这白鸦黑鸦上尚充满着迷题。作为敌人的地底生物要灭杀这些生物,在暂时还不明真相的情况下,不能坐视地底生物行动。

    姜预一只手将星际之城取了过来,抓起半边,一跃而起,散发着湛蓝色的星际之城半球,就这么直冲冲向着这大猿猴的脑袋砸了过去。

    大猿猴见此,脸上露出嗤笑之色,这么简陋缓慢的攻击,也想要对它造成伤害?

    大猿猴很清楚自己肉身的强度,在所有地底生物种类之中,也算是名列前茅的那种。

    就是站着不动,让眼前的这个人类敲打数十年,也不带一丝痛的,说不定还是在挠痒痒,像是佣人一样伺候着。

    白鸦们委屈,就算记仇不救咱们,也用不着这么装模作样啊!

    哐当!

    一记闷声响起。

    星际之城落在了大猿猴的脑袋之上,先是一个极其短暂的碰撞声。

    吧唧!

    脑壳碎了一地。

    这大猿猴的那颗硕大的脑袋,在和星际之城接触的短短的瞬间,从一个小凹陷逐渐扩大,当扩大到一定程度,就开始碎裂开来。

    就像是一个爆浆的西瓜!

    而这爆开的“西瓜”的某一片,还停留着大猿猴生前的嗤笑、无奈、自信表情。

    一具硕大的无头尸体,直挺挺地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第三个空间,就开始出现了天境五重的地底生物了,继续走下去,不知道还有多少?”姜预皱眉,收起了星际之城。

    黑色的瓶子没有了大猿猴操控,却依旧释放着黑色的雾气,在吞噬着白鸦和黑鸦们。

    这一小会儿,它们的身体就已经缩水了一半,看起来萎靡不振。

    吓得黑鸦白鸦们“嘎嘎嘎”大叫!

    姜预见状,连忙收起这瓶子,他也不惧怕,先不说有星际之城守护,机器人之身这瓶子也别想有作为。

    一只手抓着瓶子,眼睛一动,随意看了看,在地上抓了一块泥石,将其塞在了上面。

    顿时,瓶子之中的黑烟被封住。

    白鸦和黑鸦们解放了,连忙高飞了起来,已经缩水了一半的身体,让他们看起来有萎靡。

    不过,哪怕是精神再萎靡,情况再糟糕,似乎也不能阻挡它们去做一件事情……

    那就是:吃!

    白鸦们,就像是一个标准的吃货一般,似乎已经把吃放在了除生命外的第一标准位上,在安全后,立刻又扑腾到了那无头的巨大尸体上。

    刚才,它们还那么怕这只大猿猴,结果,转眼就开吃了起来。

    “等等!为了避免你们失去理智,为你们着想,不能让你们吃!”姜预连忙阻止道。

    于此同时,将这大猿猴的尸体给收了起来。

    嘎、嘎、嘎……

    白鸦们顿时急了,向着姜预大叫了起来,不论是谁,跟它们抢食物,那都是不行的,是绝对的应该被反对的。

    刚才,姜预的救命之恩完全被这些没良心的家伙给忘了。

    吃地底生物的尸体,然后排泄黑色泥石,似乎已经成了它们最重要的一种本能,就像智脑之中的最终极条例一般,永远该被优先执行,谁也不能阻断。

    至于白鸦们会失去理智变成黑鸦,白鸦们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再说,也还能够变回来啊!

    但是,现实却很残酷。

    它们打不过姜预。

    而且,现在姜预还有了那个瓶子,也让它们心里怕怕的。

    所以,不敢像之前那样上来靠那么近要食物。

    ……

    太北古城之中,最中央的石台之,太北古城之主的大半截身子嵌入了其中,一双眼睛浑浊而疲乏。

    有的时候,太北古城之主自己都不知道在为什么而坚持,他已经要日落黄土,寿命无几,就算是天下大乱,生灵涂炭也影响不了他。

    他也没有一个争气的乖儿子,也更可以说是了无牵挂。

    身体和太北古城融为一体,时刻都在经历着莫大的痛苦,孤寂一人镇压来自地底的凶恶生物,太北古城之主依旧坚持着。

    太北古城之主的目光,向地面看去。

    顿时,坚实的太北古城地面,慢慢变得透明起来。

    这是一个深邃恐怖而狰狞的巨大通道。

    用一切阴森恐怖的词语来形容它都不为过。

    这个通道,竖直向下,通向不知多深处。

    而此时,这个通道,却被分成了一层又一层,每一层又分成无数个圆柱形的小空间,就像是一个蜂窝一般,组成蜂窝壁的,正是一块块黑色的泥石,白鸦黑鸦们,似乎就是这蜂窝的建筑工作人员。

    第一层的蜂窝之中,大部分的试炼者都还停留在这个区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的地底生物以及反复无常一会儿白一会儿黑的鸦总是欺负着试炼者们。

    第二层之中,更加向着深处了,这一层的试炼者已经较少,只有一两个,但是,可见蜂巢的结构更加粗糙,似乎承担了更加强大的压力。

    第三层,出乎意料,这个时候,人数反而比起第二层更多,有着足足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