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六百一十二章 被困

第六百一十二章 被困

    “过来吧。”

    在一片沉寂的大海深处,发光的珊瑚将这里点亮,海龙王说话了。

    这句话不是对姜预说的,而是对那正在边缘处养伤的东海宫五太子。

    没有丝毫犹豫,也不敢有任何臆想,五太子撑着重伤之躯,咬着牙强行站了起来,缓缓走向海龙王。

    走了好一会儿,才走到海龙王前面,足见他受伤颇重。

    “事情是由你引起的,就由你来解决吧。”海龙王说道,一双眸子深邃无比。

    海龙王的话,像是大海的宣言一般。刚刚落下,就出现在众人的脑海之中。

    海族的所有生灵,三位掌权者五大皇者,包括在锅里的几位,都是懵了,一时没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当反应过来之时无不惊骇。

    五太子的神色更是白了白,身子摇晃了几下。

    别说他们了,就是姜预都是心中惊骇,感觉到颇为不可思议。

    海龙王?

    真的这么“讲理”,要给自己一个合理的交代?

    姜预眉头一皱,看着海龙王那双深邃的瞳孔,里面充满着岁月沉淀的神秘。

    “既然是我东海宫的海族做错了,自然应该由犯错海族赔罪。”

    “东海宫的海族,还不至于连承认错误的胆量都没有。”

    海龙王对五太子说道,声音之中已经带上了一些训斥之意。

    东海的众海族纷纷低头,五太子的脸色苍白了几分,呼吸都隐隐有些急促。

    对于五太子而言,让他对一个自己认为的情敌赔不是,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众海族对于海龙王的决定感到不理解,然而,海龙王终究还是海龙王,是所有海族的信仰,对于哪怕不理解的决定,所有的海族都仍旧会保持坚定地相信。

    所有的海族都看着五太子,沉默不语。

    “是我错了!”

    良久,五太子咬着牙,声音几乎要嘶哑掉。

    这一刻,他仿佛经受了自己人生最大的耻辱,寿辰之日,本是如日中天之时,向喜欢的女子求婚,却惨败在情敌手中,如今还被迫要向情敌低头!

    海龙王点了点头,如大海的瞳孔又看向了宴会前方的“三件物品”。

    琉璃色的火焰,水蓝色的宝石,水蓝色的逆商!

    “这三件东西也给你,算作交代。”海龙王看向姜预淡淡说道。

    三件物品移动了过来,到达姜预的身前。

    姜预有些发懵,看着三件物品,感到十分不可思议,宛如做梦一般,这真的是海龙王?不是星际之城的卧底?

    这对未免也太公道!太讲理了一些吧!

    相比起来,众海族的头低地更深了,心里叹息不已,海龙王为何会如此关照这个人类?

    五太子的内心更加压抑起来了,直喘不过气。

    这个世界,对他如此不公平!

    “这些交代,你可满意?”海龙王说道。

    姜预皱起了眉头。

    略微有些沉重的点了点头。

    内心警惕起来。

    因为。

    这个时候,

    海龙王的语气已经变了。

    海龙王背过手,语气有些冷冽的说道:

    “那么,你欺辱海族,把我的子民当做海鲜来炖,是否也应该给一个交代?”

    随着海龙王的话音落下,整个海族,刚刚低下的头全部都是猛地抬了起来,眼中爆发出精光。

    五太子精神一个恍惚,那压抑的像是要死去的内心也活了过来。

    这一刻,所有海族的视线全都落在了姜预的身上,每一道目光都带着强烈的冷漠杀意,给人一种极其庞大恐怖的压力。

    海族的心中一直很不解海龙王的做法,但是,现在,他们知道了,海龙王是不会让海族吃亏白受委屈的。

    突然转变的情势,让姜预的身体绷紧了起来,这海龙王果然不是真的那么“讲理”的。

    不过,海龙王要交代,姜预也不是不能给,同样的一套返还回去便是。

    然而,海龙王却摇了摇头。

    “你不用急着赔罪,不然传出去说是我以大欺小,几百万岁了还欺负一个百岁不到的小娃娃。”

    海龙王想了想,指了指姜预和五太子,对姜预说道。

    “这样吧,你们一战论胜负,你赢了的话,一切作罢,甚至可以从每个海族身上带块肉走,回去随你做海鲜。”

    “但是,输了的话,你就要在东海宫……守门一千年!”

    海龙王,东海的半虚强者制定了战斗约定,在这种情况下,谁也无法去反对。

    尽管这个约定看起来怪异无比!

    姜预皱起了眉头。

    然而东海的海族们却先急了。

    让五太子和姜预公平一战,这怎么都看起来像是在自取其辱,方才五太子就已经败得够惨了,几十道不知名的光芒刷过来,没哪个天境巅峰能够一直挡得住。

    但是,现在,海龙王却又要让五太子和这个人类一战。

    这……真的没问题吗?

    众海族都不禁为五太子担忧起来。

    五太子心中闪过一丝犹豫,哪怕再不甘心,他也明白自己不是姜预的对手,又何况现在深受重伤,更是没得打。

    这一战,他毫无胜算!

    那么,海龙王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姜预内心却不敢大意,海龙王既然敢让五太子来战斗,必然有着自己的想法。

    “对了,今日是你的万岁寿辰,我尚未给你礼物。”

    在众海族向外退出,让出战场之时,海龙王的化身上面,一粒蓝色的光芒飞了出来,缓缓落到五太子的身上。

    顷刻间,五太子沉重的伤势就已经完全恢复了,恢复到鼎盛时期。

    如果,仅仅是这样,五太子当然依旧不是姜预的对手,不过被生物细胞灭绝光辉再刷一次而已。

    局势不会有任何改变。

    而海龙王关键时刻的礼物,真的会是仅仅这么简单?

    ……

    在大海的深处,一大片区域空了出来,四周围着大量的海族,其中很多是来看热闹,看海龙王的。

    当然,他们也关心战局。

    这是事关海族颜面的一战!

    要是输了,海族的这些天境身上都会被割走一块肉,被这个人类带回去做成海鲜。

    这绝对是海族所不能承受的大耻辱,以后必然会大陆其它生物尽嘲笑,就连海龙王可能都会因此被人轻视,觉得他老糊涂了。

    而只要赢了!

    这个人类就要在东海宫守门,对于海族而言,可是一大快事。

    日后参加东海宫宴会,还可以趾高气昂地从这个守门的人类旁边走过,留下一个不屑的眼神,想想都觉得心里舒服。

    “哼!你还要让我双手双脚?”

    东海宫五太子的脸色十分冷漠,一双眼睛怒火和嗤笑交织。

    这个时候的东海宫五太子,莫名已经有了胆色,不再畏惧姜预,内心战意十足,想要战胜姜预以雪耻辱。

    姜预挑了挑眉毛,心里在防着海龙王的手段。

    “让就让吧,无所谓……”耸了耸肩,将双手背到身后。

    这无疑更加激怒了东海宫的五太子!

    “我会让你后悔,在东海宫门前受尽千年的耻辱!”五太子寒声道。

    他的双手抬起,在呼唤着什么。

    “不知道你有没有鱼鞭,赢了我要拿回去,喂我城池里的那些放养的牛和马!”姜预反问道。

    于此同时,星际之城当中,数十道生物细胞灭绝光辉相继飞射了出来,之前,这些灿烂的光芒差点把五太子刷地只剩下鱼骨。

    数十道光辉顷刻间逼近五太子。

    众海族的内心都是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下个瞬间,五太子就狼狈战败,毕竟,眼前的这个人类,可是力战八个天境巅峰都还游刃有余的。

    五太子神色不见丝毫慌张,他缓缓抬起的双手,似乎要举起某个沉重的事物。

    随着他的这个动作,深海地面隐隐开始发生震动,震感越来越强,鱼群惊散,石子滚落。

    咔嚓!

    一声声轻微的裂缝张开声响起。

    这个时候,数十道生物细胞灭绝光辉已经射到了五太子的脸上,一张光幕打开,挡在了他的身前,数十道生物细胞灭绝光辉和这光幕死死顶在一起

    姜预脸上露出惊色,众海族惊喜无比,心中的石头放下。

    姜预皱眉,这光幕,似乎是一种阵法之力。

    而事实上,姜预猜的一点也没有错。

    只见,深海地面的震动越来越强烈了,四周的海水都还咆哮着,可谓地动山摇,耳边嗡嗡响着。

    在众海族的惊讶目光之中,东海宫,这座海龙王在东海的行宫渐渐从海床之中脱离了出来,开始上浮,庞大的行宫,带着强烈的视觉震撼感。

    随着东海宫从海床脱离,漂浮到了五太子的身后,宛若一座神圣的海中宫殿。

    数十道生物细胞灭绝光辉顶着东海宫的阵法之力,不断消耗着。

    “这东西,对本太子没有任何作用了!”东海宫五太子发出一声冷笑。

    他双拳用力一握,后方的东海宫里,一股神秘诡异的力量涌现出来,像是一阵海流,却也强大无比,一下子落在了那数十道生物细胞灭绝光辉上。

    两股力量交织冲撞,发生着诡异的变化,最后,强大的力量爆发开来,海水之中疯狂涌动,撞击向四周,影响之远。

    短暂出现了无水的真空地带,在瞬息后,又被奔腾的海水填充。

    姜预皱眉,脸色有些沉重,看着一脸冷意的五太子。

    而这个时候,东海的众多海族却是顿时沸腾了,一个个神色惊讶而震撼,甚至有的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这是……

    东海宫?海龙王竟然将东海宫交给五太子使用了!

    东海宫意味着什么?或许不在东海的人类不知道,但东海的海族却很清楚。

    东海废墟!

    这个由海龙王亲自镇守的东境的禁地,是大陆的仅有的五大巅峰宝物之一。

    而东海宫,则和东海废墟渊源匪浅,在东海有着传言,东海宫是当年海龙王从东海废墟之中搬运出来的一座宫殿,原本是属于东海废墟的。

    而现在,海龙王则将东海宫交给了五太子使用。

    这一刻,所有海族都是心神一震,心里对五太子的担忧完全放下了,一个个都露出了笑容,士气大振,有了东海宫的五太子,又还有谁是对手?

    ……

    姜预的脸色有些沉重,瑞心不断计算着刚才战斗的数据,分析着东海宫的威力。

    这东海宫,才是海龙王真正给五太子的寿辰礼物!

    五太子一击破掉星际之城射出的生物细胞灭绝光辉,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眼中目光冷蔑。

    他操纵着东海宫,两者宛若形成了一个整体,双手飞动,东海宫之中,开始逐渐聚集起大海之中的灵气,一股庞大的能量在疯狂酝酿。那隐隐传出的感觉,就让人皮囊如同针刺,像是要撕碎一切。

    下一刻,那狂暴的能量就向着姜预倾泄了过来。

    就宛若灭世之灾一般!

    姜预眼中瞳孔猛地一缩,身后的星际之城猛地扩大,暴增到千米的范围,湛蓝色的光芒将姜预吞噬了进去,消失在海族的眼中。

    于此同时,自东海宫而来的狂暴能量也落在了星际之城的能量护罩上面。

    轰隆隆巨大的响声,爆发在海中,震耳发聩。

    星际之城的能量护罩,功率飞速攀升,直至攀升到最高峰,在能量护罩的轻微颤动之中,才将这来自东海宫的狂暴能量给挡住。

    星际之城的核心处,姜预神色微沉着看着这一切。

    东海宫,来自于东海废墟这神秘的禁地,确实威能恐怖,竟然能够聚集如此庞大的能量,甚至连连星际之城的能量护盾都动摇了。

    海龙王!

    果然是早有准备,而且是已经看穿了星际之城现有的手段,利用东海宫来与之对抗。

    “怎么躲进去了?这样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让我双手双脚?”五太子冷冷地讽刺着。

    星际之城当中,姜预沉默,只是眼中的光芒冷漠了许多,遥望着外面嚣张不可一世的五太子。

    “怎么了,要我帮忙吗?”冰莜凌一身白衣,风姿绰约,来到姜预身前,有些担心问道。

    “爸爸,坏人很厉害吗?”抱抱抬着脑袋,向姜预问道。

    “没事,我能处理。”姜预笑着摸了摸抱抱的脑袋,又给了冰莜凌一个放心的眼神。

    ……

    “这样可不是你的风格?不出来一战吗?”五太子面带讽刺。

    相比起之前被姜预轻松战败,还被迫赔罪道歉,这个时候的他,无疑十分畅快,颇有一种一雪前耻的快感。

    海龙王的化身,在战场边缘看着一切,沉默不说话。

    东海宫以天境巅峰的修为,已经能够完全发挥出威能。

    星际之城当中,各个科技都同时启动起来,一个个小黑洞在东海宫的周围形成,和东海宫争抢着灵气,吸入虚空之中。

    生物细胞灭绝光辉也弥散开来,和东海宫所爆发的力量相撞,削减着东海宫聚集的能量。

    然后,东海宫的力量再轰击在星际之城的能量护盾之上,被阻挡下来。

    连番被星际之城挡住,五太子却一点也不在意,这仅仅只是开始而已。

    在东海宫面前,这个可恨的人类,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仅仅自保而已。

    东海的众海族,一个个都是心情激动,有的已经在欢笑着讨论等这个人类在东海宫守门的时候,该怎么羞辱才好。

    活该!

    一些差点被当做海鲜的海族更是心里解气。

    ……

    星际之城被东海宫压制住了。

    东海宫一次聚集的灵气催发的能量实在是太过恐怖,阵法禁锢了空间,一道道狂暴的能量不断轰击。

    一个只能攻,一个只能守!

    哪方处于绝对的劣势已经是很明显的了!

    五太子掌控着东海宫,亲自报仇的感觉让他一扫之前内心的阴霾。

    而且,他还记挂着冰莜凌,想要得到这个梦寐以求的女子。

    只要现在他能够胜了姜预,那么,最后的胜利者依旧是他。

    姜预沦为东海宫的守门人,又怎么还配的上冰莜凌这样的绝世女子?而且,整整一千年的时间,将被禁锢在东海宫门口守门,和冰莜凌再不相见。

    而五太子在这一千年,将有的是机会。

    东海宫,死死压制着星际之城,连逃都不给逃的机会!

    ……

    东海的相关消息,很快就被一个一直紧密关注的人知道了。

    中域,秦家族地,秦家老祖听着一直监视的后辈天境报告东海的情况。

    “老祖,海龙王亲自现身,将东海宫赐予东海五太子,现在姜预连着星际之城被困在东海,不敌东海五太子!”

    秦家老祖听到这样的消息,一双瞳孔精光暴涨,里面有一种难以压制的心动。

    “老祖,为了保险,要不再观察一下情况?只要姜预一输,就必须呆在东海宫守门一千年,到时我们有的是机会!”天境的后辈犹豫了一下说道。

    秦家老祖眼中露出挣扎之色,良久缓了一口气。

    “你确定……姜预会输?”

    天境后辈张了张口,回想起姜预这个人的一路成长,才发现这人实在不能妄加乱言。

    “不到最后,谁也不能知道输赢,但是,一旦姜预赢了,我们以后就永远没有机会获得一元上虚经的核心篇了!”

    “至少,我们现在可以确定,在海龙王现身下,姜预陷入了困局,短时间内不可能能够回到中域!”

    秦家老祖缓了一口气,慢慢说道。

    在这个时刻,任何一点疏忽都可能带来难以想象的灾难。

    秦家老祖让自己理智下来,在最短的时间内分析着情况,确定自己该这么做。

    当秦家老祖缓缓闭上眼,再睁开的时候,他已经消失在了秦家的族地之中。

    在罗虚大陆设下三十三处考验之地,每一处留下一篇一元上虚经的功法,而其中,一元上虚经的核心篇就被放在中域的一处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