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九十七章 风鳞觉来访

第五百九十七章 风鳞觉来访

    南境的九悬山,是和中域的太北古城一个层次的无上之物,在第九山的山顶之上,一株朱红色的梧桐木蜿蜒生长,身体晶莹剔透如同琉璃一般,树木枝干之间,隐隐像是一只凤凰转世。

    当年,风鳞觉是多亏了这颗梧桐木保住了自己的生机,让几乎泯灭的身体慢慢恢复了过来,这才使得他度过了那次大难。

    而紧接着,他也继承了九悬山,成了九悬山之主。

    九悬山的许多在时间的流动下逐渐破落的地方也慢慢恢复了过来。

    冰莜凌的母亲,在十年前被风鳞觉接回后,就一直在梧桐树下休养,渐渐恢复了身子,已经无碍了。

    “时机差不多了,我们也去见见女儿和姜预那小子吧!”风鳞觉淡笑着对一旁的风华绝代的女子说道。

    风鳞觉当年是大陆上横压一种天骄的人物,冰莜凌母亲能够和他在一起的自然也是一个绝世的女子。

    “嗯。”冰莜凌的母亲轻轻点头,她看着自己的女儿长大,也不过十来年,这一阵子又是十年未见,心里自然是十分想念。

    另外,对于自己夫君在大陆上找到的另一个孩子,她也想要见上一面,能够被自己的夫君和女儿同时看重,肯定有着许多独到之处吧。

    “那个破小子,让他去讨食,当年还在我的坟头留了一个吃过的馒头,多半是忍不住自己咬了一口!”风鳞觉想起十多年前在南境庙中和姜预分别的时候的场景。

    已经预见了秦家会找来的他及时支走了姜预,后来发生了许多事。

    九悬山的山顶之上,风鳞觉身姿独立,似要遨游于九天,一身蓝衣的女子向依而靠,两人离开了九悬山。

    ……

    中域星际之城之中,姜预还不知道老乞丐已经来找他的路上了,更是不知道自己未来的丈母娘也要来视察了。

    冰家的天境都是由老乞丐杀死的,沦落至今可以说也是老乞丐的作为,按理说以姜预和老乞丐的关系,是不应当多管冰家的。

    不过,老乞丐在能够轻易杀掉冰族所有人的情况下,还是放过了这些人,也说明了他对这些冰族族人的后续不是很关心了。

    说不定,还是考虑了冰莜凌和她的母亲两人的感受,故意放了冰家剩下的人一马。

    所以,姜预要帮一下冰玉倪也不无不可。

    虽然,自从认识冰玉倪开始,这个丫头就一直喜欢怼他,但不否认两人的关系不差,如今看着冰玉倪为了残存的冰族操劳到了这种程度,他也于心不忍。

    所以,他给了冰玉倪两个选择:要么是让冰族留在星际之城,暂时接受他的庇护,要么是给冰玉倪一些能够达到天境实力的器物,让冰族自我发展。

    前者安枕无忧,但也相对会带来冰族发展缓慢的毛病,要重回冰族巅峰就遥遥无期了,而后者会相对凶险,但是,凶险之中往往也有着机遇。

    姜预向冰玉倪阐述了两个选择的优劣,剩下的就给冰玉倪自己做决定了。

    冰玉倪如今作为冰族的族长,也有了自己做主的权利,但这样大的决定终究不是冰玉倪一时半会儿想的清楚的。

    “我考虑一下,问一下族人们的意见……”冰玉倪咬了咬牙。

    姜预点了点头,自然知道对于冰玉倪而言其中的沉重,一场家族的剧变,已经彻底改变了那个过往无法无天的刀子嘴少女。

    有时候,姜预也会唏嘘时间所带来的改变,修炼看似带来了悠长的寿命,给与了无限未来的可能,但是,过去的时光依旧不会回来,太多的东西会因此而改变。

    就是姜预自己,对比起刚来罗虚大陆时候的青涩,迷茫,也已经完全不同。

    说起这些问题,气息就莫名有些沉重,一时间三个人都有些沉默,唯有抱抱在睁着大大的眼睛,一个个得数糖分给大家。

    “小兔崽子,十多年前,让你去要的饭在哪里?”

    一声听起来颇为狂傲的声音在星际之城外面响了起来,那熟悉的语调,就像暗号一样,直接翻出来了姜预十多年前的记忆,对了上来。

    姜预回过神来,神情微微一愣,然后猛地一惊,心里带着激动。

    卧槽,老乞丐来了!

    姜预连忙把视线转向星际之城外面,只见一个黑色长发、放浪不羁的男子和一个蓝衣美丽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上空之中。

    那蓝衣女子和冰莜凌有着七八分相像,一看就能猜到是谁,姜预心里没由得一紧。

    但是,当真正看到老乞丐的那一刻,姜预心里还是没由地高兴,十分高兴。

    尽管眼前的人比起以前年轻威武了许多,但是,只要人对了就行。

    冰莜凌曾告诉过姜预老乞丐没有死,但是,有些人是只有当他真正的活生生地站在了你的面前的时候,心里才能安下来。

    ……

    星际之城迎来了它的一批客人。

    风鳞觉和冰莜凌母亲。

    “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小子有这么多的想法?”

    风鳞觉一身黑衣得体,身材魁梧,面容俊逸,一头黑发洒脱,一点没有以前当乞丐的时候那个邋里邋遢的样子。

    他很随意地坐在了“沙发”上面,二郎腿就这么翘起,双手放开,这样子放在沙发上也是没有丝毫违和感。

    也就只有风鳞觉才能够做到这样了。

    冰莜凌的母亲则优雅地坐在他的身边,相比起风鳞觉的放浪不羁,后者显然要举止得体许多,很有一个名门贵女的样子。

    而在风鳞觉和冰莜凌母亲对面,坐着的是姜预,冰莜凌,还有冰玉倪。

    抱抱则在最中央的地方,坐在地上玩耍着。

    姜预觉得,这个场景,如果冰莜凌不反对的话,应该可以说的上是三世同堂了,悄悄撇了撇冰莜凌也没见后者有什么异样。

    事实上,冰莜凌挺想念自己的母亲的,但是,碍于风鳞觉在,她的神色就显得有些冷了,这对父女的关系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缓和的。

    好在,冰莜凌见到自己的母亲状态极好,病似乎也好了,心里要稍微好了些。

    风鳞觉和姜预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一时都没说什么话,心里还奇怪小乞丐(老乞丐)怎么一下子这么规矩老实了?

    事实上,姜预和风鳞觉十多年不见,如果只有他们两个大男人的话,估计就得勾肩搭背,好好畅聊一下人生感悟了。

    但是,姜预悄悄看了看一旁冰莜凌的母亲,觉得这种事情还是要慎重,指不定一不小心被老乞丐给坑了,给未来丈母娘留下不好的映象。

    尤其是冰莜凌母亲的眼睛时不时会落在他身上,更是让姜预头皮发麻,有种接受审视的感觉。

    而风鳞觉,则是考虑到冰莜凌的存在,本来给女儿的感觉就不好了,如果还和姜预乱吹牛皮,父亲的高大伟岸形象是一点没有机会挽回了。

    这就是家庭矛盾带来的影响。

    于是,四个本来很亲密的人见面就有些尴尬。

    冰玉倪小的时候也经常见自己的冰姨,好不容易见到这个长辈也有一肚子话说,只是,她也知道,这个时候轮不到自己,她也不知道自己冰族的灭族大仇人这个时候还潇洒地坐在她的对面。

    风鳞觉虽然知道,但是,他也不是在乎这些小细节的人,也无所谓冰玉倪的存在。

    抱抱在地上,又把糖果重新分了一遍,仔细数了好几下,确认无误后,把糖果分给了所有人。

    “爸爸……妈妈……外公……外婆……玉倪阿姨……”抱抱一个个微笑着递过去。

    听到那一声外公,风鳞觉的脸皮直抽,这特么这么快就有女儿了?

    冰莜凌的脸色依旧,被叫了那么多声妈妈,她也快习惯了。

    只有冰莜凌的母亲,心里觉得自己才第一次离开自己的女儿,就当外婆了……

    姜预心中暗笑,这个女儿没白养啊!

    ……

    房间里,最终还是只剩下了姜预和风鳞觉。

    冰莜凌的母亲带着冰莜凌,冰玉倪还有抱抱出去了,把空间留给了他们。

    一时间,随着四个“女人”的离开,风鳞觉和姜预都是顿时松了口气。

    “哼!瞧你那儿样儿,这么多年都没长进,在女人面前就这么怂了!”风鳞觉撇了撇嘴,开口嘲笑姜预道。

    姜预两只手臂枕到脑后,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给了风鳞觉一个漠视的眼神。

    你自己怂没怂,心里就没点逼数吗?

    虽然多年没见,老乞丐现在已经成了风鳞觉,而姜预如今也不是当年那么举目懵逼的少年,但是,两人的相处,还是和在破庙里一样,充满着该有的生活气息,变化并不大。

    当然,这也是有着姜预和风鳞觉身上都没有别人的负累的原因,可以随意释放自己。

    两个家伙一见面,少不得又要互相损对方几句,一定要语言上要占一点便宜,不然似乎就是亏大了的感觉。

    这一点甚至暂时压下了两人多年未见的喜悦。

    说着说着,似乎终于互相损够了,才开始说正事!

    风鳞觉说起了姜预和太北古城之主的约定的事情。他一直都在九悬山之中,对于外界的事情知之甚少,有关这个约定的事情也不清楚。

    至少,就约定而言,姜预的两个敌人丰都家和秦家就这么放任了。

    风鳞觉和秦家自然也是有着不小的仇怨,不过,以他如今的实力,去处理秦家就跟打小孩子一样,而且,早在十多年前,他就把秦家给变成了一块田地里的天材地宝,就等着姜预去收割。

    姜预能这么快到天境二重,这占了很大的因素。

    秦家修炼一元上虚经的人还不在少数,要是加上秦家老祖一起收割了,姜预不说天境巅峰,天境五重至少是有的。

    说起这个事情,姜预也有那么一些无奈,把太北古城之主给出的条件,丰都老祖是太北古城之主儿子的身份,还有当时的情况说了一下,尤其是让秦家老祖那个家伙捡了一个漏更是不爽了。

    闻言,风鳞觉猛地拍了拍大腿:“啧啧,太北古城之主是老树开花啊,竟然在晚年有了丰都晃这个儿子!”

    姜预翻了翻白眼,这特么是重点吗?

    随即,风鳞觉又叹息。

    他十年前已经灭了冰家,踩到了太北古城之主的底线,不然,他非得帮姜预把丰都家和秦家解决了。

    毕竟,如今,这两个家族对姜预已经没了什么历练效果,放在哪儿只有碍眼罢了。

    “终有机会的,除非他们就这么甘愿一直怂下去!”风鳞觉对姜预说道。

    “不过,秦家那边也要注意一下,最好早点把秦家老祖给杀了,把修为给提上来。”

    “丰都家可以缓一缓,太北古城之主可能就这二三十年的时间了,一旦他死了,太北古城没有半虚掌控,是压不住底下的那些生物的!”

    “地底生物入侵将是大陆的一个大麻烦,没有足够的实力,今后很难活下去!”风鳞觉说话的样子还是那么懒散,但是,从他的话之中,姜预不难听出一种认真慎重。

    姜预的身子直了直。

    “老乞丐,你知道地底生物的总体实力究竟有多强吗?”

    “不清楚!不过,保守估计,半虚的数量,不下于十个!”

    “而我们的话,太北古城之主和西境大佛就快辞世,现有的半虚就只剩下老牌的东海废墟之主以及五十万年前才突破的北境之主,如果运气好,我可能能够突破,差不多有三个吧!”

    姜预眼中一惊,看着正悠闲躺在沙发上的风鳞觉,真想不出这老乞丐在这种情况下还这么悠闲是怎么做到的?

    “中域的太北古城,不能找别的东西来代替吗?比如说,九悬山?”姜预皱眉问道。

    毫无疑问,风鳞觉如果有机会突破,就可以像太北古城之主掌握太北古城一样掌握九悬山,说不定能够封住下面的缺口。

    “九悬山不行。”风鳞觉摇了摇头。

    “其实,在四境一域下面,都镇压着一个地底通道,正好是对应了五处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