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九十六章 新建

第五百九十六章 新建

    “丰都兄,考虑一下,我们合作吧……”

    昏暗的地底之中,一丝通风的地方都没有,整个空间尤其闷,完整的墙壁幽深无比,这里像是与世隔绝了一般,青色皮肤的一只怪物被十余根黑钉插在墙壁上,根根透骨,部分肢体裂开。

    这样的囚室本该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然而那青皮肤的怪物却是满脸笑意很快乐,一副身处温柔乡的样子。

    连被囚禁的这个家伙都是心情极好,谁还好意思去紧张呢?

    当然,除了囚禁它的人!

    丰都晃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并不好,一面是一直压制着他的太北古城之主,一面是后来居上的姜预,两个存在都会成为他目标的阻碍,而且是目前的他难以逾越的阻碍。

    最让丰都晃无奈的是,自己的修为自从万年起就已经到了瓶颈,一直都没能取得突破,这样下去永远都只会被姜预压在底下。

    太北古城之主能够放心地留下这个喜欢惹祸的儿子,也是有着他知道丰都晃注定很难突破到半步虚境的原因。

    青色皮肤的地底类人王族者慢悠悠地说着话,就像一个谈判者一样摆出了丰都晃的缺陷,丰都晃的神色越来越阴郁。

    你的父亲找了一个普通的女子结合,生下了血脉不完整的你,让你修炼受影响!

    你的前半生都在按照父亲的要求为了别人而活,当你不愿意的时候还要遭到父亲的叱骂!

    你的修为止步不前,想要另辟蹊径的时候,你的父亲却不允许你这么做,还与你断绝关系!

    一句话一句话钻入丰都晃的耳朵之中,有些是地底类人王族者亲口说的,而另有些则是从丰都晃的记忆之中引发出来的。

    丰都晃的呼吸有些急促了起来,脸庞不自觉皱了起来。

    “丰都兄,咱们合作百利而无一害啊!”青皮肤的地底类人王族哈笑着说道。

    地底类人王族的声音之中,散发着无穷无尽的蛊惑之意,就像是对于普通人的罂粟花一般。

    空气寂静了几分,只有着丰都晃一人的呼吸声与心跳声尤为清晰,轻轻落入地底类人王族的耳朵之中。

    良久……

    丰都晃抬起了头,气息平稳了下来,脸色归于平静,眼睛平淡地看着地底类人王族者,这一刻的他显得尤其是一个智者。

    青皮的地底类人王族者从这双眼睛之中看到了不屑,随即耸了耸肩,引来身体的一阵刺痛。

    到底是太北古城之主的儿子啊,身份必然带来广博的见识,不是那么容易骗到的。

    丰都晃退出了密室,丰都家被破,阵法还需要他去做最后的恢复,心里却在一直思考着,怎么借助这只地底类人王族者来完善自己的血脉,这是他唯一的出路。

    小门缓缓关上,这间密室再次恢复了封闭昏暗。

    只有十余根黑钉插着的青皮类人怪物。

    不知过了多久,那一直沉寂得像一具悬挂的尸体青皮怪物突然动了。

    青色的手指微微动弹,血肉一阵扭动,手部的那根黑钉竟然慢慢退了出来,从手上脱落。

    地底类人王族者反应很快,在这黑钉落地之前,就已经迅速伸出自己的手将其接住,一点动静都没有发出。

    片刻之后,十余根黑钉全部都被它拔了出来,堆在眼前,地底类人王族者盘膝坐着,手肘杵着脑袋,微微发神。

    还是这样舒服一些啊!

    地底类人王族者很感谢姜预,把丰都晃给打得失了智,如果不是他的话,它还真找不到机会把这黑钉给挣脱了。

    在太北古城之主来临之前,它就有机会逃走了,冥冥之中从外界传来的一些血脉联系让它暂时停了下来,等到要走的时候,太北古城之主恰好又来了。

    地底类人王族者就只能暗道倒霉,又把黑钉给插上去,借此隐匿自己的气息。

    也是它运气好,太北古城之主来的是一具能量体,又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姜预身上,才没有发现这家伙。

    不过,地底类人王族者也因此知道了这一直囚禁自己的丰都晃竟然是太北古城之主的儿子。

    在思虑了一番之后,地底人类王族者决定留下来不走了。

    它有一种直觉,这丰都晃,或许会是自己逆转的一个机会。

    再次享受了一会儿这令人留念的自由感,地底类人王族者感到一阵舒心,四肢瘫在地上,脸上舒服不已,这样的机会可是很难得的,趁着现在好好享受一下,待会儿还得再插上去。

    ……

    在中域,姜预找了一个较为偏僻儿又广阔的地方,因为相对于那些钟天地灵秀之地灵气较为稀薄,这样的地方聚集的大多数都是一些修为较低的人。

    “不错,地广人稀!”

    姜预也不在乎灵气的高低,这对他而言够不成太多影响,需要的话,随时可以让星际之城充满灵气。

    湛蓝色的十二米的光球在姜预身后出现,被姜预渐渐移到了一个合适的高度,体积慢慢放大。

    不多时,一座上万米的浮空城池出现在了这里。

    这座城池是一个圆球型,从外看可以看到无数的建筑围绕成一个圈修建起来,对于没有“重力”这一概念的人而言,看着是颇为违和的。

    来自罗虚大陆对星际之城的重力被抵消掉了,而星际之城本身的重力还在。

    而在这星际之城之中,除了大量的工作机器人以外,也还有一些原本的土著生灵在生活着,它们跟随姜预一起来道到罗虚大陆却不知去哪儿,姜预便让它们暂且留在星际之城之中。

    星际之城之中,也另外开辟了一个生存空间给它们。

    “爸爸,以后我们就一直都住在这里了吗?”抱抱坐在姜预的手臂上,一张小脸张望着,脖子伸得老长。

    抱抱苏醒之后在星际之城住了一年,原本以为是一个临时的住所,以后还会回到天铸城。

    “嗯!”姜预点了点头。

    在安置好星际之城后,姜预又想起了另一件东西。

    在中域曾经的万兽宗的遗址上空,一个巨大的黑色的方形池子漂浮在空中,这十年,这里一改冷清的状态,各大势力的顶尖阵法师已经长驻这里,随时都有顶尖势力的强者来巡视情况。

    万兽池,万兽宗留下的宝库,里面不知有着多少宝贝,一直封存在里面等待着人来发觉。

    这也促使着各大顶尖势力的人要破解这个万兽池的阵法越发积极,而经过十年的努力,这个阵法已经是在逐渐被破解掉了。

    只要再隔一段时间,他们就能彻底解决掉这个阵法。

    到时,这个万兽宗的遗留宝库将大白于天下。

    所有的顶尖阵法师都是卯足了劲儿,没日没夜,就是天境的修为,这么一直耗费精力熬着身体都有些吃不消,一阵子虚弱。

    “这万兽池,终于快要被破解了!”有顶级的阵法师笑道,在他的背后就是万兽池。

    而就在此刻,这阵法师前的一个人却是突然一脸惊悚,一张嘴巴张得老大。

    “怎么了?”

    “飞……飞走了……”

    “什么飞走了,值得这么大惊小怪?”这名阵法师无语摇摇头,转过身看看情况。

    那个在他们面前伫立了十年的庞大无比的万兽池已经失踪了,只留下了原地的空空荡荡,其余顶尖势力的人也一脸呆滞地看着远方,那里似乎有一个小黑点在逐渐远去。

    “完了!完了!”一名阵法师嚎啕大哭。

    这可是他们奋斗了十年的万兽池啊,没日没夜硬生生把原本要几十年才有希望破解的阵法缩到十年完成。

    煮熟的鸭子,真的飞了……

    星际之城旁,姜预手一招,不多时,一个十米见方的黑色的万兽池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悬浮着。

    “这池子不错,正好拿来养鱼!”姜预想了想,随手将万兽池丢进了星际之城之中,化为了一个百米见方的大池子,镶嵌在地面。

    “抱抱要养鱼鱼……肉肉的鱼鱼……”抱抱举着手说到。

    姜预见此,也是觉得给抱抱养点活的宠物不错,正好抱抱有这个兴趣。

    “爸爸,你说什么鱼肉肉最多,最好吃啊?”抱抱流了流口水。

    “额,应该……有空去东海看看,那里也应该有不错的鱼类吧?”姜预见误会了抱抱的意思,转而也想着要养一点什么特殊的美味佳肴了。

    万兽池落在了姜预特意建的一座大房屋面前,完美地契合了进去,姜预招万兽池会来当然不是真的仅仅是想要用万兽池来养养鱼了。

    万兽池作为万兽宗保留宝物的一个宝库,实际上自身才是最为贵重的一件宝物,只要有着足够的灵石,就能迅速转化出精粹灵气,供养天地,将一个地方改造成为后天灵秀之地。

    星际之城的前身是宇宙之中的一颗灵气还算富足的星球,不过,很多灵气也被神人族的人以“修为”的方式带走了(若是人死了,灵气会重归天地),这里的灵气水平也就一般。

    万兽池落在了这里,将会很快改善灵气程度。

    不说姜预,就是冰莜凌还有渐渐长大的抱抱,以及一些其它附属的生灵,也是需要灵气生存修炼的。

    至于灵石问题……

    十年前姜预还是是个大富豪,随身带着无数灵石还有万兽宗的大宝库里的宝贝,最后却全都遗失在了空间大虫洞里。

    不过,迟早就有冤大头送灵石上门来的。

    这一点姜预从来不怀疑。

    “抱抱,回家了!”姜预带着抱抱踏入了星际之城里。

    此时此刻,颇有一种独自成家的感觉。

    星际之城之中,在姜预和抱抱一起回访天铸城的时候,冰莜凌则和冰玉倪坐在一起,开始了他们十年之后的第一次交谈。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冰莜凌始终都没有告诉冰玉倪究竟是谁灭了冰家,而冰玉倪也没有问。

    两人之间随意问了一下对方的经历之后似乎就找不到什么话说了。

    十年的时间过去,两人不是生分了,仅仅只是冰玉倪已经找不到自己在冰莜凌身旁的相处方式。

    冰莜凌还是那个冰莜凌,冰玉倪却不是那个天真烂漫无法无天的丫头。

    她现在是冰族的族长,带着能够轻易压断一个人脊柱的负担,随时不敢放下,哪怕是在冰莜凌面前。

    “莜凌姐,你说冰族应该怎么办?”冰玉倪还是问起了冰族的事,前些天的事让她认清了很多。

    在罗虚大陆这样的复杂的舞台上,作为曾经站在顶峰衰弱下来的冰族,太容遭到各大势力的针对,一不小心就有可能灭族。

    “这就要看你们的选择了……”冰莜凌看向冰玉倪有些劳累的眸子,露出了一个笑容,就像一个温和而淡雅的大姐姐一般。

    冰莜凌的性子一直较为冷清,很少会露出这样的阳光的一面,但是,对于一直深陷冰族的苦难之中不能自拔的冰玉倪,算是例外了。

    冰莜凌的笑容让冰玉倪有些恍惚,心里不自觉有些温暖,心情也跟着放松,这是在冰族之中从来不会见到的冰莜凌的模样,冰玉倪突然有些明白了当年冰莜凌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选择离开冰族。

    不过,莜凌姐说的选择又是什么?

    冰家,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

    在顶尖势力之间流浪残喘,就像这次一样。

    这次,冰家成功活下来了,但是,以后呢?谁又能知道?

    冰玉倪的眼中一片生死迷茫。

    说到底,她不是姜预,也不是冰莜凌,没有那么大的魄力和能耐带着冰族重回巅峰。

    有的时候,冰玉倪就会憎恨自己,为什么自己不是姜预,不是冰莜凌。

    她唯一能做的,恐怕就只有和冰族共生死,在某个需要的时刻,牺牲掉自己的性命。

    正当冰玉倪发神的时候……

    “妈妈,玉倪阿姨,抱抱给你们带来了糖果子哦!”绿草如茵之上,一个小女娃娃双手捧着十多颗糖果,使挥着自己的两只小短腿。

    姜预跟在后面,目光移向冰莜凌,嘴巴咧开笑着。

    “太北古城还有五年还是第三次试炼,这五年,你正好住在星际之城了,抱抱一直念叨着你!”

    冰莜凌微微一愣,一想五年要和姜预呆在星际之城里朝夕相处,心里就有些奇怪的感受。

    而且,还有一个小孩子叫她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