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九十五章 后续

第五百九十五章 后续

    太北古城之主的行动很快,短短一日之间,就将约定完成了,以事实来实现了承诺,这一点,无疑让姜预的心情好了些。

    如今,大陆上关于姜预和抱抱的信息已经发生了彻底性的改变。

    原本抱抱地底血脉者的事情暴露出来已经是有十年了,再加上姜预誓死要保住抱抱,闹出极大的动静,使得这件事在大陆上发酵了十年,已经成为了一个在众人心里不可改变的事实。

    而太北古城之主凭借自己在大陆的威信,仅仅一日就把事情反转了。

    说实话,同样的事情,要是换了姜预,就算他日后能够将星际之城提升到八级科技的程度,有了媲美太北古城之主的实力,但是,最多也只是让众人闭口而已,而不能让大陆的人从心里接受抱抱。

    毕竟,让一个孩子承受一个大陆的怨恨和排斥,真的是一个很不应该的事。

    现在就好了。

    只是,姜预的心里还是有些郁闷的。

    “你还在想秦家老祖,就这么惦记人家?”

    星际之城之中,一个黑金属的星球上,各种现代化建筑林立,看起来像是一个繁华的都市一般,冰莜凌转过眼睛,对姜预笑说道。

    姜预在回到罗虚大陆之前就设想过许多,有朝一日带着抱抱回来,找到冰莜凌,然后把那些想要欺负她们的人全都给一个个宰掉,把秦家灭了,丰都家灭了……

    一个温馨之中带着血腥的想法。

    但也是一直支持着姜预在宇宙之中度过那段枯寂日子。

    如今,该实现的事情已经实现了大半,唯独秦家和丰都家都还存在,对姜预而言可以说如哏在喉。

    丰都家有着太北古城之主撑腰就算了,偏偏还让秦家老祖捡了一个漏,当初就该利索点,动用所有手段将秦家老祖给灭了。

    没有这个天材地宝,自己的修为进展就得慢下去。

    这也是姜预不爽的一点。

    但是,姜预也没什么好后悔的,有些时候,取舍就是这样,总会留下一些遗憾。

    ……

    天铸城。

    今日,注定比起以往更加热闹,所有天铸城的后辈弟子都在谈论着这个自己曾经的“师兄”。

    所有人都是感到激动与有荣焉。

    这样的一个大人物,可是从他们天铸城出去的,在十多年前,也是和他们一样在天铸城做任务,修炼,领奖励。

    在过去,一些弟子还会因为姜预的存在而被其余势力的人针对讽刺,但是,从此以后再也不会了。

    “也不知道,姜师兄会不会回到天铸城啊?要是真的回来就好了!”有弟子叹息道。

    姜预已经是在中域建了一个新的顶尖势力星际之城,十年前也是明确退出了天铸城,众人都明白多半是不会在天铸城见到这个传奇人物了。

    “不过,听说一脉脉主象主的儿子,曾经的小象尊好像要回来了……”

    “小象尊,似乎是十年前出走的吧?听说在天铸城很顽劣的……”

    “谁知道,据说小象尊和姜预关系挺不错的……”

    在天铸城的边缘之地,好几条街空旷着,这里是第八脉的地产,而八脉脉主石匠的铁匠铺离这里很近。

    铁匠铺一成不变,外屋依旧是简陋的陈设,里屋也只有两间屋子,一把大铁锤落在小院子的石台上。

    屋门口,一个布满灰尘的铁架子机器已经坏了,停止了运转,成了一堆废铁,天铸城弟子都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其貌不扬的东西,却是姜预当年自己研究发明的第一个用来讨好自己师傅的烤肉机。

    石匠坐在长凳之上,喝着酒,脸色却有些不舒服,他还是不习惯没有烤肉下酒的日子。

    但是,他却也从不自己去修这个东西,哪怕这对他而言轻而易举。

    隐约之间,一阵风吹过,轻轻将那其貌不扬的烤肉机上的所有的灰尘都吹去。

    烤肉机上面,一些零件部件发出轻微的碰撞声,一些坏掉的部件重新变好,这个罢工了十年的老古董烤肉机重新开始了运转。

    不知何时,在烤肉机的材料添加处,已经填充满了各种精致的烤肉,缓缓被输送进入了烤肉机之中,一阵香味慢慢传出,让人忍不住吞咽口水。

    石匠愣了一愣,下意识结果烤肉机递过来的肉串,塞进了嘴里。

    他躺在长凳上的样子似乎变了一些,神色昏昏沉沉,变得和十年前一样的颓废了。

    在天铸山的半山腰,较为偏僻的断崖之下一座干净高大的宫殿卧着,最近这里有做多人慕名而来,但是,都被一只棕色的大熊给赶走了。

    提伯斯一如既往守在这里,早上打扫,下午望天,晚上守着抱抱的小床,就这么干了十年。

    它知道自己是一个机器保姆,所以要严格按照曾经的命令做事,不然,它将找不到自己的人生意义在哪里。

    但是,有的时候,它又会想:小主人还会回来吗?

    “提伯斯,猜猜我是谁?嘿嘿……”一个小女娃从大熊的后面蹦了起来,一下子坐在了大熊的后脖子之上。

    两只小白手环住大熊的脑袋,意图用小手挡住大熊的眼睛,无奈大熊脑袋太大,手舒展到极限也不过勉强到耳朵。

    提伯斯的身体似乎颤抖了一下,心里的某个空缺似乎终于有了一些东西。

    “能不能给一点提示,我猜不出来……”提伯斯一脸懵逼地说道。

    ……

    白小象一步步跨回了天铸城,百灵鸟在它身边环绕着,不时唱着清脆的歌,显得很高兴。

    “这里就是小象哥哥的家吗?好大,好漂亮啊!”

    白小象却是心思重重,没有听到百灵鸟的话,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回来,回到这个让它感觉自己人生如此失败的地方。

    但是,心里就是有一种一定要回来的冲动。

    白小象的体型比起以前更大了,踏在地面一震一震,缓缓爬上了天铸山,然后,它就看到了一个穿着小花裙的小女童,抱着一个棕色的熊娃娃,在路口东张西望着。

    在这一瞬间,白小象觉得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十年前,第一次见到抱抱的时候。

    “小象叔叔!”那穿着小花裙子的小女童突然踮起了脚尖,向它挥了挥手,张口嘴巴欢快笑大叫道。

    我竟然出现幻听了?白小象眉头一皱。

    觉得自己果然不该回天铸城,一触景生情,连幻觉都出现了,白小象很利索地用鼻子给了自己一巴掌,把脸打肿了。

    “这下应该清醒过来了!”

    虽然很美好,但是,白小象含着泪也要醒过来,它对抱抱有愧,骗了抱抱自己是一个称职的叔叔。

    “小象哥哥,你打自己干嘛?前面的小姑娘好可爱,好像在叫你啊!”百灵鸟在白小象身边说道。

    “啊?你怎么看见的?”白小象脸色一懵,眼睛惊骇而不可置信,视线转向路口的小女童,后者在挥了挥手后迅速又蹦又跳地跑了过来。

    白小象不由得担心,不会摔了吧?

    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这个小女儿是谁?为什么会和抱抱这么像!不说抱抱已经在十年前……就算活着,也该有十多岁了!

    怎么可能还是这般小孩儿的样子?

    白小象理智上是不会相信眼前的小女童是抱抱的,然而它的两颗小眼珠子里已经在闪动着泪花,鼻子已经在哽咽了。

    抱着小熊熊的小女童跑到白小象面前,扒在白小象身上,嘻嘻笑着。

    “小象叔叔,抱抱好想你!”

    闻言,白小象顿时已经有些失去了理智,猛地哇哇大哭起来,眼泪颇有一种化为两道水柱要飚向两边的冲动。

    “哇哇……抱抱,小象叔叔对不起你啊……让你给坏人抓走了!”白小象哭诉着,长鼻子搭在抱抱的身上。

    它一直很愧疚当年没有站出来反抗自己的老爹,这才导致抱抱给抓走了。

    “没关系的小象叔叔!”

    白小象还在哭着,它到现在都还不相信抱抱回来了,只是以为出了些什么不知道的特殊幻觉。

    不知过了多久,白小象才察觉到了异常,觉得事情不对,这未免也太真实了点,而且,周围还有那么多路过的天铸城弟子也在奇怪地看了看它。

    自己和小灵应该不会在天铸城都还要中幻境吧?

    白小象有点迷糊了,缺根筋儿的它,没人指点一时还真想不明白这事儿。

    “小象叔叔你长高了,也长胖了!还变笨了,竟然用鼻子自己打自己!”抱抱皱起了可爱小脸,看着长高高有些小羡慕,但是,看到长胖胖,又有些觉得不好看。

    在天铸城的一片平原之上,白象尊看着山腰回来的白小象,十年没见自己的儿子还是有些怪想念的,这一眼,心里也舒服了许多。

    不过,这个小东西的“知天命”的能力也在慢慢觉醒了。

    不然,如果不是强烈的心灵愿望,不会指引白小象在这个时候刚好回来。

    “姜兄,这次回来打算呆多久?”

    柳棉笙的住所后院,姜预和柳棉笙两人在柳树之下静立,这对在天铸城的朋友又相聚了。

    “要不了多久,回去还有很多事情。”姜预说到。

    柳棉笙知道,姜预已经不属于天铸城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而且,当年姜预也在某些原则上的事上和天铸城发生了决裂。

    有些裂痕在产生后,哪怕恢复得完美无缺,但也掩盖不了裂痕曾经产生过的事实。

    “那便祝姜兄,来日顺利!”柳棉笙淡笑着,尽显书生的洒脱。

    ……

    天铸城的边缘口,姜预抱着抱抱缓步离开。

    “爸爸,咱们不能留在这里吗?这里有小象叔叔,还有好多叔叔伯伯!”抱抱小脸失落,眼睛里很不舍地说道。

    “我们也要回自己的家了,妈妈还在等着抱抱回去呢,等以后有机会再来玩儿吧。”姜预拍了拍抱抱的后脑勺。

    “而且,以后小象叔叔也会来我们的家做客的……”

    ……

    姜预和太北古城之主的约定成立,禁止再因过去的仇怨而大打出手,从中获利最多的应该是中域的隐世大族了。

    他们和姜预的仇恨最深,几乎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而在姜预回归的那一场大战之中,隐世大族的老祖们,没有哪一个是受伤不重的,有的甚至是肉身都毁得七七八八了。

    再进一步,这些大族的老祖们,可能就要归西了。

    所以说,这个约定给了他们生命很大的保障。

    至少,只要不再去惹那个煞星,那么,有着太北古城之主在,姜预也不敢动他们。

    秦家老祖当日看起来狼狈,但实际回到家族之后更加狼狈,那沉重的伤势差点让他一命呜呼,但好在险而又险,终究还是又挺了过来,伤势逐渐恢复了过来。

    而随着伤势恢复,秦家老祖又开始想另一个问题了。

    为什么,掌握着一元上虚经的他,会不如太极剑山山主和丰都老祖?

    这不合理!

    要知道,一元上虚经可是从九悬山传出的无上经文,传闻之中虚境的存在留下的传承功法,绝对不可能不如太极剑山山主和丰都老祖的。

    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

    秦家老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从风鳞觉那里得到了强大的一元上虚经,但是,如今他开始怀疑了。

    自己得到的真的是完整的一元上虚经吗?

    秦家老祖的脸色沉了下来。

    ……

    同样,丰都家的丰都老祖此时此刻,也是心事重重。

    丰都家很快就重建了,丰都晃在密室之中,依旧死死盯着抱抱的生父,地底类人王族。

    他松了一口气。

    那个老东西虽然出现在这里,但似乎并没有发现这个地底人类王族者,不然,都不用姜预出手,那个老东西怕是第一个就不放过自己!

    丰都晃又再三确认了地底类人王族者依旧被牢牢束缚者,在他外出战斗之时没有出什么猫腻。

    “丰都兄,不用担心那么多,你这儿这么好,我就是能走也不会走啊?”抱抱生父,地底类人王族者嘻嘻一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