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九十四章 约定

第五百九十四章 约定

    太北古城之主的前一段话,还是站在大陆的立场上分析,以地底生物的再次入侵,而丰都老祖能够作为战力为理由。

    如果仅仅是这样,姜预只是会嗤之以鼻。

    未来的事是未来的事。

    而过去,丰都老祖给姜预造成了很大的危机,在上次地底生物入侵之中也未出手,说未来未免有些太过勉强了。

    但是,太北古城之主说出了第二个理由。

    丰都老祖是他的儿子!

    丰都家的来源本就神秘,而太北古城之主也一直传闻是孤身一人。

    现在,两者之间竟然有了联系。

    乍一听到这个消息,姜预心中可谓翻江倒海,一种不可置信的荒谬之感产生了,半响回不过神来。

    这绝对是一个惊天大秘密了。

    大陆之上,除了半虚这个层次外,估计不会有任何人知道太北古城之主竟然有着一个儿子,而这个儿子还是隐世大族之中的老祖级人物。

    如果,这件事不是太北古城之主亲口说出,谁听到都不会相信,觉得是丰都家故意放出的传言,想要和太北古城之主沾亲带故,多半会骂丰都家一句无耻。

    姜预皱眉看着太北古城之主,沉默了下来。

    现在的他,还不是太北古城之主的对手,而且,如非必要,姜预也不想和这个为了大陆的安危一直辛苦付出的老人战斗。

    还有一点不可改变的是,今日他度不过太北古城之主这道坎,就杀不了丰都老祖。

    “晃儿是我三万年前和一个普通女子生下的孩子,原本是打算作为太北古城继承者来培养,只是,后来……”太北古城之主对于丰都老祖的某些事不想再多说了。

    “虽然他行事多不规矩,又内心残忍,缺少底线,但终究是我的儿子,今天他的性子也和我过去的言行脱不了关系。”

    “所谓,子不教父之过,便是这个道理。”

    太北古城之主神情有些悲哀,对于曾经给予厚望的孩子走向了和自己期待的完全相反的道路,他内心怎么都不会好受。

    毕竟,太北古城之主也是一个人。

    他痛惜丰都老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但是也不能坐视丰都老祖被姜预杀掉。

    被太北古城之主束缚住的丰都老祖这个时候也镇定了下来,神色阴郁地看着这突然出现的太北古城之主,那尖锐的目光里有着对于眼前的这个老人的痛恨,继而冷笑着说到。

    “老东西!你我早已断绝父子关系,就别想要倚老卖老了!我丰都晃的丰都和你的丰都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姓氏!”

    太北古城之主全然不理丰都老祖的讽刺。

    “你不用跟我说这么多,你有你的原则,我有我的底线,你要保他,我也杀不了。”姜预神色淡然说到。

    “我今日离去便是!”姜预举着星际之城,转过身去。

    既然今日丰都老祖杀不了了,那么就只能够先把秦家老祖这个天材地宝带回去吸收了再说。

    太北古城之主的时间也不多了,至少在人家活着的这段时间里,该给的面子给一下,不用白发人送黑发人,至于以后……

    “我知道你的想法,无外乎就是等我死后再来取晃儿性命,以你的成长速度,到时,晃儿哪怕在天涯海角,也逃不过你的追杀。”

    “而且,这次你的要杀的人也不仅仅是晃儿一人。”

    一旁的丰都老祖丰都晃脸色微微一变,显然,他也想到了这一茬。

    “但是!我想要的结果并不仅仅是这样!”太北古城之主摇了摇头,叫住了姜预。

    “你和罗虚大陆大多数顶尖势力都有仇怨,长此以往……这样只能是加大大陆的内耗,到时面对地底生物入侵大陆只会更加脆弱。”

    “这些是不可改变的事实,谁都想要活着。”姜预挑了挑眉说道。

    而这个时候,姜预的警惕性到了极点,太北古城之主的态度捉摸不定,而他自己现在可以说是罗虚大陆的一个隐患。

    如果,太北古城之主真要动手的话,虽然只是一道能量体,凭借星际之城,姜预也不敢说一定能够自保。

    “你不用担心我会对你出手,你也是罗虚大陆的一员,是未来对付地底生物的一个很大的力量,损失了你,相当于损失数个强大的天境巅峰。”

    “对于如今的罗虚大陆而言,任何一点的损失都是能避则避。”

    太北古城之主接着说道,只有他才知道,未来的地底生物入侵究竟就有多大的风险。

    “十年前,冰族的灭族,已经是一大可惜之事了。”说起冰族,太北古城之主颇为感叹。

    如果动手的不是那个人的话,太北古城之主也不会那么容易让冰族就这么覆灭的。

    “而且,因为某个人的存在,哪怕是我真的要杀你,也不敢杀你!”

    太北古城之主想起了那个不讲道理,甚至毫无善恶之分的女人,而他说的话让姜预有些莫名其妙。

    “回到刚才的话题,事实,不可改变,但是,仇怨却可以调和!”太北古城之主对姜预说道。

    “什么意思?”姜预皱眉凝视道。

    “我会开出我的条件,给出让你满意的东西,其余顶尖势力也都会默认,但是,前提是你要把过去和大陆所有顶尖势力的仇怨都放下。”太北古城之主说道。

    条件?

    东西?

    这些姜预都不缺,就算缺也会自己去实现,自己去找。

    而要放弃和过去和顶尖势力的一些仇怨,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姜预可不会咽下这口气。

    “先听我说完,你再决定。”

    “第一,你可以在中域自立门户,没有人会不认可。”

    “第二,你杀了顶尖势力的很多天境,身上也负着很多仇恨,这一点我也可以给你摆平。”

    “最后,你认的女儿,有关地底血脉的事,会从此在罗虚大陆封存,谁也不会提起,这个信息会逐渐淹没在历史之中,而她会被当成正常人类来看待。”

    听完,姜预皱起了眉头,神色微微一沉。

    太北古城之主见此笑了笑,内心则悄悄松了一口气。

    事实上,前两个条件对于姜预而言,没有任何作用。

    以姜预如今的实力,半虚不出,要自立门户,谁也能够阻挡?至于仇怨,现在那些顶尖势力的人又有谁能够打得过姜预?

    但是,同样当过父亲的太北古城之主很清楚,第三个看似普通的条件才是真正的重点。

    不管姜预再如何庇护自己的女儿,但是,不可避免的是,他永远都无法解决抱抱的身份问题。

    在这个大陆,除了姜预以及少数几个人,没有谁会认可抱抱的存在,尤其是在未来,地底生物和罗虚大陆的战争持续升级之时。

    当然,姜预也可以选择让抱抱永远呆在自己的领地内,处于少数几个人的视线之下,不接触外界,就不会受到地底生物血脉的敌视。

    但是,又有谁会希望一直囚禁在一个小小的生活圈子里呢?

    姜预做不到这些,但是,太北古城之主能够。

    以太北古城之主在罗虚大陆发展了上百万年的威信和地位,要让所有顶尖势力做出这种让步并不难,再加上姜预本身令人畏惧的实力,这些都是可以实现的。

    这就给了姜预一个难题。

    姜预可是一个记仇的人,要让他就这么放过诸如丰都老祖这样的敌人,心里当然不会甘心,但是,同样,能够解决抱抱的身份问题也是让他心动的事。

    一时间,他心里也陷入了难以取舍之中。

    “只要你同意,那么,十年前,因为那个孩子而起的所有事情,都会平息结束,甚至,你可以带着她回到天铸城,所有的事物都可以一成不变。”

    姜预的眉头持续皱着,他想起十年前,自己和抱抱一路逃遁,凶险而狼狈,又不得不告别了冰莜凌,前往未知宇宙,这一走,就是十年。

    而他现在,带着足够的筹码回来了,同时,又面临了一个新的选择。

    太北古城之主静静等待着姜预的答复,一点也不着急。

    他相信,一个十年前刚做出那样的事情的人,今天也不会有意气之争。

    “你确定是这样的条件?我不会因为过去的事情而对顶尖势力出手,他们也不会招惹我,而十年前的抱抱的事都归于尘埃。”

    “确定!”太北古城点头。

    “但是,谁要是在今后还要主动招惹我,我依旧可以出手,而若有人再提起抱抱的事,我也会出手,这样的后果,你也能接受?”姜预说到。

    “可以!”太北古城之主清楚姜预的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

    “好!我可以答应你!”姜预最终还是接受了太北古城之主的条件。

    说起来,这个条件其实是对太北古城之主很不公平的。

    因为,不论太北古城之主还是姜预都知道,有些人绝对不会那是老实。

    到最后,说不定作死还是要作在姜预身上。

    ……

    姜预定睛看了看丰都老祖,后者的神色阴郁,但是知道自己不会死后,眼睛里还是微微一松。

    而后,姜预又把视线在丰都家的驻地之中一扫,想要寻找秦家老祖的尸体。

    然而,他见到了一个狼狈不堪的身影大摇大摆起了身来,赫然是秦家老祖。

    “见过太北古城之主!”秦家老祖向太北古城之主行礼道。

    姜预的神色猛地沉了下来,此时的秦家老祖很虚弱,随意一击就能够杀死,但是,偏偏他刚刚才和太北古城之主达成了约定。

    太北古城之主随意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姜预知道,这下自己是亏大了,原本以为秦家老祖已死,这个约定对自己的约束就小了许多,但是,这个老奸巨猾的老东西竟然装起了死尸。

    “约定既然已经定下,我也会遵守。规则之内,我不会杀你们!”姜预冷哼了一声。

    秦家老祖和丰都老祖内心都是有些难堪,毕竟这样的话,他们何曾有听过。

    但是,现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现在的姜预是强在一时,但是,半虚是一道大坎,究竟谁先越过去还说不定,只要活着就一定会有机会。

    ……

    罗虚大陆,在继十年前的那一场大战之后,再次发生了一场规模巨大的战斗。

    这次的战斗有着所有顶尖势力的天境巅峰参加。

    而战斗的另一方,是一个已经死去了十年又回归的人。

    战斗的结果,没有人知道。

    各大顶尖势力的弟子,甚至天境存在都只是知道有这样一场战斗,而结果胜负什么的,一点也不知道。

    只是隐隐约约知道,所有的天境巅峰都被太北古城之主亲自一个个拜访过。

    最后,结果就是:

    第一,一个新兴的顶尖势力在中域的一处诞生,名为星际之城,一个巨大的城池漂浮在半空之中,而城主赫然就是十年前被视为大陆叛徒的那个人。

    第二,十年前的事件有了新的动向,那个被查出来的地底血脉者实际是纯种人类,只是中了某些势力的阴谋才发生了异变,目的是为了清除当时天铸城的天才弟子姜预。

    这样的两个消息在大陆之上逐渐传开,可以说是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罗虚大陆已经多少年没有新兴的顶尖势力了,上一个还是天铸城,而现在,又有了一个星际之城,每一个顶尖势力都在罗虚大陆有着恐怖的分量,更可怕的城主不过是一个不足百岁的青年。

    再加上,这位城主的特殊人生经历:曾经的天才弟子被冤枉,为了女儿人人喊打,沉寂十年之后归来平反,这妥妥的一个完美的励志故事!讲起来都脍炙人口!

    曾经贬得越低,现在抬得就有越高。

    一时间,大陆上有关姜预的风声很快就变了。

    “我就说嘛,曾经一个在地底生物入侵里,做出了那么多牺牲的人,怎么可能收养一个地底血脉者?”

    “就是,还背叛大陆?”

    “这些顶尖势力为了清除敌对势力的天才弟子还真是不择手段,想想都可怕!连地底血脉者这样的事情都能够栽赃陷害!”

    “不知道星际之城收不收弟子,要是能够第一批加入,说不定还能当元老呢!”

    “狗日的,那栽赃陷害天铸城天骄的顶尖势力是谁?难道都不追查一下?”

    “算了,那可是顶尖势力,能够平反就已经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