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九十二章 “丰都”为何?

第五百九十二章 “丰都”为何?

    “上次你送来的那女人还算凑合,虽然皮肤的颜色恶心人了点,竟然都白色的,要是青色的就完美了!”这只被囚禁的特殊地底人类有些苦恼道。

    “下次记得还要来借种的话,可要备一个青皮肤的女娃娃哦!”它露出一丝希望,在它内心的观念里显然十分钟情于青皮肤。

    丰都老祖的脸色冷着,一片青黑。

    “对,就是这个色,模仿地挺不错!果然,知我者,丰都兄也!”这只地底人类眼睛一亮,欢快地说道。

    丰都老祖的神色猛地一沉,眼中闪过一丝怒意,那钉着地底人类的钉子突然一响,转动了几下,这地底人类的躯体顿时扭曲了,筋骨错乱。

    面对丰都老祖的酷刑,这只地底人类流出了一丝冷汗,脸上的笑容却依旧,似乎一点都不服输。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无比强烈的震动传来,庞大的力量轰击在地面,这间隐藏在地下的禁地密室猛地一颤,有种要翻过来的错觉。

    这般强烈的动静,让丰都老祖和这只地底人类都是惊了惊,颇为意外。

    丰都家的阵法就这么破了。

    丰都老祖脸色一变,神色变得阴沉无比,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些人都是废物吗?连阵法都守不住。

    在短暂的意外之后,这只地底人类脸上的笑意更盛了。

    “丰都兄,咱商量个事吧,这能破掉你阵法的多半是个狠角色,你给我松松绑,我去帮你把人……”

    “吃了……”

    这只地底人类心动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有些迫不及待。

    但如果你是真觉得对它而言,吃饭比逃走更吸引人就大错特错了。

    丰都老祖冷哼了一声,没有在理会这只地底人类的话,反而很慎重地检查了困住这只地底人类的那些钉子。

    这个类人王族已经上万年没有说话了,今天却这么反常,还说了这么多闲言碎语,让丰都老祖不得不警惕。

    确认了没有什么差错,丰都老祖起身离开这间密室。

    丰都家有着大麻烦,他必须要出去解决,不然,没了丰都家这层遮蔽物,要是让人注意到这里就糟糕了。

    “呦,这就走了……真对得起我们这么多年朝夕相处!”这只地底人类就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

    “不过,好久没见到我的女儿了,你们把她放哪儿去了?”

    “下次记得带来啊!我这个父亲可是挺想念这个唯一的女儿的……”

    这只地底人类眼中浮现出一丝思念,嘴角微微勾起很开心,上下两张脸的表情可以说是完全不一样。

    丰都老祖见到这样的笑容,心里的忍耐似乎已经到了极限了,这肆无忌惮的表情真的让他很讨厌。

    “你想笑就让你笑个够!”

    丰都老祖一甩袖,一股灵力钻进了那数跟钉子之中,那些钉子又猛地旋转了起来,搅动地底人类的青色的血肉。

    随着地底人类笑得越厉害,钉子转动地越厉害。

    一股愈演愈烈的钻心之疼传向地底人类的感知当中。

    但是,地底人类笑得更厉害了。

    丰都老祖离开了,踏出了这间密室的那扇小门,临走之际,这只地底人类连忙又说道,深怕丰都老祖没听到。

    “你要小心啊!”

    “真的要小心啊!”

    “万一,你出了什么意外……”

    “这些钉子……困不住我了,怎么办?”

    ……

    丰都家的大阵破了。

    丰都家之前还稳坐钓鱼台的所有族人顿时慌了。

    所有族人都是不禁吞咽口水,看着上空那漂浮的湛蓝色的光球,那庞大的体积,给了他们心中一种未知的恐惧感。

    在丰都家的族地,丰都家自己人感到恐惧,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丰都家的族长出现了,外表已经有些老迈,对外界而言,他的修为是天境三重。

    事情已经严重到了他不得不出面的地步。

    但是,他自己心里都没谱,就算他现身,就真的能够解决麻烦了吗?

    湛蓝色的光球缩小到十二米,姜预举着星际之城踏步而下,这身影让众人都是莫名心畏。

    姜预的眼睛一扫,然后落到了丰都家的族长身上,眼睛一亮。

    前一刻他还在后悔把天境都杀光了,没人问丰都家的内幕呢,结果,现在就免费送了一个审讯目标过来。

    此刻,丰都族长正警惕着姜预,思考怎么解决问题。

    眼睛突然一瞪。

    丰都族长的身体就失去控制,原地僵硬,像是老鹰抓小鸡一样,被提了起来,移动到了姜预的面前。

    也是这个时候,姜预脸上露出一丝意外,这丰都族长的修为竟然已经到达了天境第四重,隐藏地挺深啊。

    但是,对于姜预而言,无论你天境三重四重还是五重,一样给你当小鸡提起来,该怎么审问还是怎么审问。

    这个时候,对于丰都族长而言,情况就完全相反了,他隐藏了修为这么多年,一直以弱示人,卧薪尝胆。

    但是,现实根本没有给他以强示人的机会。

    他就这么被像一只弱鸡一样抓了起来。

    “族长都被抓起来了,我们还是赶紧去请老祖吧……”丰都家的族人已经完全慌了神。

    今天的局面,是超乎了他们想象的,在过去的每一天里,没人想过这样的局面,丰都家都被破了。

    “等等,十年前,隐世大族冰家被灭族,该不会就是这个人做的……”

    丰都家,没有一个人认出了姜预,认出了这个十年前已死之人,更是不知道远在南境发生的那场姜预归来的大战,他们派出的到南境参战的人还没有回到中域呢。

    但是,这样的猜想无疑吓坏了所有的丰都家的族人。

    十年前,冰家灭族之后,残余的族人过得有多惨他们是知道的,若是丰都家也步了冰家的后尘,那结果简直不敢想象啊!

    失去隐世大族的身份,从此从凤凰变为草鸡。

    姜预询问丰都族长有关丰都家的事情,抱抱是从丰都家出来的,而抱抱又有着丰都家和地底生物的血脉。

    这最后的一点尾巴,还是要清除掉。

    丰都族长远比姜预想的要顽强,甚至于脑海之中还留有相关信息的禁制,瑞心一触及就引起了其神魂自爆,丰都族长就这么死了。

    姜预脸色难看,将尸体甩到了一旁。

    “到我丰都家,杀我丰都家的族长,阁下是否要给出一个交代来?”

    正主终于出现了吗?

    姜预的脸色动了动,等待已久。

    丰都家的一座已经变为废墟的大殿之下,一道魁梧的身影撑开了那倒塌的四壁,一根根乌黑的粗发洒落,面容粗狂之中带着俊美,乍一看,十分年轻,生命气息顽强。

    姜预微微意外,一般而言,哪个隐世大族的天境巅峰不是生命气息已经趋于沉寂平和,而非丰都老祖这般茂盛。

    这人是谁?

    丰都家的族人们脑海之中纷纷产生了这样的疑问,多年来,他们其实也没有见过自己的老祖。

    战斗开始了!

    很突然!

    丰都老祖前一刻才刚刚从废墟之中出来,那看似缓和的话都才说完,自己的的身形就突然一闪,狂暴的气息肆虐向四周。

    战斗,对于丰都老祖而言很简单。

    从废墟之中出来再到那一句无关紧要的话说完,他就已经把情况都弄清楚了。

    接下来,就是清除敌人。

    敌人的修为只有天境二重,但是,能够攻破丰都家的阵法显然不简单,秘密应该和那个湛蓝色的光球有关。

    丰都老祖避过星际之城的锋芒,那般架势,以措手不及之机,是想要直取敌人的首级。

    成与不成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一个机会。

    可惜。

    丰都老祖的偷袭,就算能够逃过姜预的眼睛,也逃不过瑞心。

    星际之城的护盾延伸包裹了姜预,将丰都老祖的攻击消失于无形。

    然后,一场正面的大战就开始了。

    能量压制:1%,2%,3%……

    空间逐步塌陷。

    生物细胞灭绝光辉。

    ……

    一套完整并重复的服务下来,一点不带打折。

    丰都老祖喘着粗气,神色之中全是凝重,身上已经有了些许伤势。

    他看向不远处的青年。

    这个家伙是哪里出来的,竟然有着这么过诡异的手段?

    丰都老祖神色阴霾,他看起来很年轻,那是因为他确实很年轻,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不知道他的来历。

    但是,他是大陆已知历史上,除了那个女人以外最年轻的天境巅峰。

    然而,现在随便钻出来一个年轻人,竟然打地他没有一丝招架之力。

    不得不说,丰都老祖的实力是真的不简单,这展现出来的实力,根本不是传言之中的那样,至少,比起秦家的老祖要强了一大截,都快比得上太极剑山的山主了。

    不然,面对姜预的一个全套,不可能还这么生龙活虎。

    而这样的一个家伙,竟然隐藏在隐世大族之中,一直屈居于秦家之下。

    这丰都家,怕是隐藏着一些很大的秘密。

    姜预的脸上露出迟疑和思考的神色,而不远处的丰都老祖见到这般表情的姜预,脸色沉了下来。

    丰都家守了这么多年的秘密,怎能这般就被人怀疑?

    一时间,丰都老祖的脸上露出了璀璨杀机。

    在这样的杀机下,丰都老祖终于拿出了全部实力,催动了丰都家族地的阵法,一个个杀伐之阵浮现了出来。

    丰都家的阵法,最为强大的那个守护之阵已经被姜预攻破了,至于其余的阵法,虽然若一些,但也不容小觑。

    姜预举着星际之城,湛蓝色的护盾光辉随时包裹着他,让任何攻势都近不了身。

    然后,磁场之力不断干扰着丰都家的各种大阵。

    丰都老祖在有了自己族地的阵法的帮助之后,实力更上一层楼。

    他的生命气息旺盛而炽烈,在动用了所有能够动用的东西之后,他短暂地抵御住了姜预的所有攻势,让姜预的众多手段一时都奈何不了他。

    但这,也仅仅只是一时。

    丰都老祖神色难看,今天的事情太出乎太出乎他意料了。

    眼前的青年凭借着一个器物,竟然已经有了超过他的实力。

    这下可如何是好?

    若是别人,打不过了还能逃,但是,他不能,丰都家的禁地之中囚禁着那个“东西”,是绝对不能够让人发现的。

    丰都老祖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心里有了一丝急意。

    他看向姜预的眼神之中,极近怒火之意,恨不得把姜预烧为灰烬。

    对于他的怒火,姜预也给予了应有的回应,手中举着的星际之城很干脆向地丰都老祖砸了过去。

    既然能够压着你打,那就不给你丝毫喘息之气。

    既然都还有时间生气,姜预更是加大了攻击频率,一时让丰都老祖应接不暇,神色越来越吃力,被姜预打得节节败退。

    在两人的大战之下,恐怖的余波可是一点都没有收敛。

    开始之时,丰都老祖还注意保护家族之地,但是,在发现姜预是个硬渣子之后,已经收不了手了,姜预就更不可能去照顾丰都家的地盘了。

    于是,在两人的大战之中,丰都家的族地可以说是被一次又一次地重新碾碎,无数人的族人被殃及池鱼。

    而到了最后,姜预的星际之城几个一砸,落在了丰都家的老祖身上,直砸地后者连连吐血,胸骨都凹陷下去了不少,脑海之中的神魂都是变得虚弱起来。

    “该死!”

    “该死!”

    丰都老祖的内心开始咆哮了起来,除了对于地底人类的占有害怕被发现,同时也不服自己败在别人的手中。

    要知道,论天资,他不弱任何人,论阴谋手段,更是罕有人比得上他,论耐心,他可以守着一个地底人类上万年。

    他是一个完美的人!

    丰都老祖一直这般认为,所以他不觉得自己会败给任何人。

    不!真要看论缺陷的话,唯有自己的血脉,血脉还不够强大。

    而这一切,都要怪那个老家伙,本来,自己的血脉也该是最完美的。

    早在万年前,就应该要突破半虚之境,却硬生生被卡着。

    ……

    太北古城之主,愣愣地看着远处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