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八十五章 我回来的恰到好处

第五百八十五章 我回来的恰到好处

    数个隐世大族都拿出了自己家老祖给予的宝物,爆发出远超天境三重的实力,集合众力和冰莜凌一战。

    秦家的木雕,白图家的画卷,丰都家的铁剑及其余的大族……

    冰莜凌虽然有着四种八荒神火相助,战力已经远超同境,哪怕是单一的天境巅峰的信物她都丝毫不惧。

    但是,带着冰玉倪,面对如此多隐世大族的合力,终究有些吃力,落入了下风。

    一见如此,各大隐世大族眼中凶光毕露,大有借着大势要将冰莜凌一举拿下。

    而就在此时,柳棉笙出手了,带着天铸城老祖给他炼制的器物,折扇催发的灵气骇人,一举为冰莜凌拦下了部分压力,使得局势逆转了开来。

    隐世大族等人的神色瞬间阴沉地要低出水来,一些人死死盯着柳棉笙,在给予警告。

    眼见冰莜凌落入下风要渐渐不敌了,结果却横生枝节,又闯进来一个家伙!

    冰莜凌向柳棉笙道谢。

    “柳棉笙,你若再阻我们,等到太北古城第三试炼,我们隐世大族定让你好看!”秦夜一的半边身体还被冻着,口中一边吐着白霜,一边低沉道。

    “进了太北古城,天铸城可护不住你!”

    其余隐世大族的几个天骄亦是开口威胁。

    在这个节骨眼上,柳棉笙成了他们的一大阻碍。

    柳棉笙折扇全开,上面一股股天地山河之气流动,牵引着此方天地的无数灵气,汇集一起,阻碍着隐世大族的围攻。

    柳棉笙只是轻轻一笑,一脸淡然,一双瞳孔温润如玉,但是说出的话却锋芒毕露:“这就不劳各位操心了,十年前,各位来天铸城可是闹得全身残废回去,今日也要当心……”

    闻言,不光是隐世大族的天骄们,就是宗门势力的那几位天骄也是神色顿黑。

    那件事简直是他们人生的耻辱,一辈子都不该提起,该被渐渐遗忘在时间之中。

    “今日,我倒要看看,是谁会全身残废?”白图木脸色冰冷,催动着手中的画卷。

    战局持久,各方僵持着,灵气不断被消耗。

    “师叔师伯,我们不出手帮一下吗?”

    太极剑山一行人之中,跟随几位天境三重来的不是剑赤心,而是一个生命气息颇为年轻的小子,此时正皱眉发问。

    “不用!如果这冰莜凌不求助,我们就不出手。如果不是我们太极剑山的人,我们救得了她一次救不了两次,而隐世大族对她的念头不会放弃,我们难不成要一直当她的保镖不成?”太极剑山的最强天境三重,也是当年和姜预交过手的强大剑者说道。

    简单来说还是一句话,冰莜凌如果不愿意加入宗门势力的话,他们不会出手,一方面不符合宗门利益,另一方面也确实是救得了一次救不了两次。

    “可是……万一她被抓了,要是被隐世大族收服了,我们不是吃大亏了?”太极剑山的年轻剑者少年摸摸脑袋,望着自己的师叔说道。

    “如果她真的会被隐世大族收服的话,那么在战败之前一定会向我们求助,如果没有求助的话,就更不可能被收服了!”太极剑山的最强天境三重说道。

    说了半天就是不救呗~

    年轻剑者少年撇了撇嘴。

    ……

    “冰姑娘,他们手中的信物灵气有限,你找准机会突破出去!”柳棉笙说道。

    冰莜凌一只手护着冰玉倪,另一只手执一把同体透明的长剑,四种八荒神火与长剑呼应,时而攻时而守。

    心中已经有了打算,将念头告诉了四种八荒神火。

    “哈哈!早就等着这个机会了!”灵魂魂体纯白色的火焰之中传来了得意猖狂的声音,一副看我表演的样子。

    开!

    战斗局势瞬息万变,赤烈阳炎化作的三足神鸟洪得一下爆开,巨大的能量席卷向四周,将各大隐世大族的围攻之势硬生生推开一段距离。

    冰璃寒炎冰蓝色的火焰紧接着飞射开来,惊人的寒气化作一块块冰棱,刺向各个大族的人。

    最重要的是,每一个冰棱上都带着深邃的剑意,这样的剑意让一旁的太极剑山的最强天境三重都是深深震惊,以冰莜凌在剑道上的天赋,如果能加入太极剑山,那无疑是太极剑山之福啊!

    而这样的剑意对各大隐世大族的威胁是巨大的,只能以老祖的信物来阻挡。

    趁着这个空挡,虚空冥火青绿色的火焰直射向外面,遁入虚空之中。

    “干得好!”灵火魂体加油鼓劲。

    “该死!”而隐世大族们见此,纷纷都是变色。

    虚空冥火的本领他们是知道的,要是真让冰莜凌进入虚空之中遁远了,今天他们的计划就是功亏一篑,以后再想捉冰莜凌无异于大海捞针。

    而冰莜凌已经踏出去了,一身白裙一飘,身形像是一道白影。

    此时此刻,隐世大族之中无人能够阻她。

    ……

    ……

    冰莜凌停在半空之中,铺展开来连接虚空的虚空冥火缓缓收回,隐隐透露出虚弱的样子。

    而在之前虚空冥火连接的地方,一个身材挺拔,精神奕奕的须发老者悬浮,一身气息不露,却和周围的整片空间隐隐相合。

    “老祖!”秦家等人惊叫道。

    这个须发老者,正是秦家的老祖,最强的天境巅峰。

    冰莜凌看着前方突然出现的天境巅峰的秦家老祖,脸色依旧平静,看不出异样。

    “完了!这秦家老祖怎么来了?”灵火魂体白色火焰显形,化作小人状,一脸惊悚说道。

    “老虚,你也太不行了,就这么就被挡回来了?身子真的就跟名字一样虚啊!”灵火魂体着急得语无伦次。

    虚空冥火闻言差点吐血,现在的它被一个天境巅峰挡回来,能有什么办法?

    随着秦家老祖的出现,其余的顶尖势力的内心都是彻底沉了下来,一个天境巅峰已经亲手插手这件事了。

    被冰莜凌护着的冰玉倪更是脸色刷地一下白了,内心全是绝望之色。

    “小女娃娃,加入我秦家如何?做老朽的孙媳妇,我秦家上下,你要哪个都可以,哪怕是三岁稚嫩孩童,只要完婚即可!”

    秦家老祖的话说完,其余的顶尖势力都是脸色怪异,暗骂这个老东西是个老混蛋,说出这等不要脸的话。

    “妈呀!老主人,你的媳妇就要被人抢了,你在天之灵亦或泉下有知,要保佑我们啊!”灵火魂体惊慌失措地嘟囔道。

    “闭嘴!”冰璃寒炎对灵火魂体说道。

    “没兴趣。”

    冰莜凌神色平淡冷静,眼中没有丝毫对于天境巅峰的畏惧,拒绝起来的口气就和随意拒绝一个路人一般。

    这般淡漠的口吻,让周围的人都不得不佩服冰莜凌的心境,他们无人能够比得上,哪怕是太极剑山的最强的天境三重在面对一个天境巅峰的时候,也不敢以这样的语气来说话啊。

    但是,同时,他们也知道了一个结果。

    冰莜凌能够毫不犹豫地拒绝一个天境巅峰,注定了也绝不会向他们妥协。

    而且,在一个天境巅峰的参与下,冰莜凌的结果已经注定了,会从此陨落在大陆之上。

    秦家老祖好像没有听到冰莜凌的回答,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也不说话,但是,一个天境巅峰不说话,很多时候已经代表了许多。

    至少,以一个天境巅峰的脸面而言,只要他开口,就理应不该被拒绝。

    秦家老祖的袖袍一挥,一阵阵冰碎之声响起,是之前被姜预冰冻的那数百个各大势力的族人弟子。

    这些人随着冰碎,也恢复了对外界的感知,身体的灵气有些不顺畅,眼看周围,没有搞懂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的思维还停留在冰莜凌刚刚出现的时刻。

    “不想干人士,尽快离开!否则,老朽就不敢保证你们的性命了!”

    顿时,周围的人的脸色都是变了变。

    各大势力的天境三重出手,带回自家的弟子,六脉脉主来到柳棉笙面前,眼睛直看着柳棉笙,其意思不言而喻。

    天境巅峰已经插手,你已经再做不了什么了。

    柳棉笙叹息,明白六师兄的意思。

    世事就是这么无奈,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够成功的。

    “我们需要联系老祖吗?”白图家之中,有人向白图木问道。

    白图木微微摇了摇头,联系不联系也没有用,要是老祖要来不是他们联系。

    至于原因,已经很明了,冰莜凌拒绝了秦家老祖,自然也会拒绝白图家老祖,何必出来自讨没趣。

    一个不会加入他们的冰莜凌,就是给了秦家老祖也无妨,利益有限。

    至于四团八荒神火,没有他们认可的主人,就跟一道废火差不多。

    太极剑山的弟子们撤离了,最强的天境三重临走之际,咬了咬牙,最终说道:“冰姑娘如果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加入太极剑山,可让山主救你一命!”

    他终究还是觉得冰莜凌这般剑道天骄就这么陨落了可惜了,然而,他的话才刚刚说完,整个身体像是猛地遭受一击,喷出一口鲜血,全身气息萎靡,连战都站不稳,倒在一旁的年轻少年上。

    秦家老祖如若什么都未做。

    “走!”太极剑山的最强天境三重虚弱说道。

    今日山主不在,他也只有认了这个亏了。

    “我很想知道,你是哪来的勇气,这么若无其事地拒绝老朽?”收拾了多嘴的太极剑山的人,秦家老祖转而看着冰莜凌说道。

    他的声音中气十足,虽然不高却很浑厚,带着无上的威严之感,以他为中心,传向四方。

    无形之中,所有的人都是感到身体一震,后方似乎有着什么恐怖的洪荒猛兽。

    冰莜凌抓着冰玉倪,后者的手不断颤抖着,在天境巅峰的威严下,像是一只天灾面前的渺小蝼蚁。

    冰莜凌的手紧了紧,安慰冰玉倪:“没事的。”

    其余三种八荒神火如临大敌。

    灵火魂体不自觉吞了吞口水,乖乖,这下该怎么办?

    难道俺这么倒霉,在历经无数万年后第一次出山,就要先后克死两任主人?

    秦夜一身体里的冰寒之力在经过方才的秦家老祖的驱散之后,身体基本已经完全恢复了。

    只是,他的神色却是极为震怒,作为从太北古城第二试炼回来的十多名天骄之一,今日竟然被冰莜凌完败,这让他的自尊心如何受得了。

    秦夜一看向冰莜凌的目光之中凶恶之极。

    哪怕身处这样的局势,冰莜凌依旧神色没有丝毫慌乱。

    很简单的道理,她只是过来做自己能做的和该做的事情,至于有些暂时能力不足的,就只能交给别人来做。

    这里是南境,是那个男人的地盘。

    只是,不到万不得已,冰莜凌都不想接受他的一点帮助,这会让她心里不舒服。

    但是,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法子了。

    ……

    “哦?你问他哪里来的勇气?”

    “不好意思,是我给的……”

    “不过,你这个老东西,又是哪里来的勇气,敢对她出手?”

    就在秦家老祖笑问冰莜凌,各大势力在天境巅峰的插手之下,已经在渐渐退场之际。

    在这片空间的虚空之中,一道空间漩涡展开,迅速扩张到十多米,一道年轻而带着轻狂的声音响起。

    这个声音响起的瞬间,无数人都是感到了其中的一丝熟悉之感,似乎在多年之前应该听过。

    但是,又感觉这样的声音绝对不应该再出现,而是应该渐渐掩埋在记忆之中才是。

    天铸城的几位脉主还有柳棉笙听到这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瞬间感觉自己是听错了,但是,又马上认为有人在刻意模仿。

    这个声音,曾经在天铸城出现无数次,但是,又早该已经消失了才对。

    而冰莜凌和玉倪的眼中,才是陡然一愣,原本冰莜凌以为出现的应该是那个带走他母亲的男人,但是,这个声音,又十分明显不是。

    冰莜凌的眼中,目光闪烁,眼中那平淡如深潭的眸子,有一丝涟漪轻轻折起。

    算算时间,罗虚大陆这边,马上就要十年了。

    “看来,我回来的是,恰到好处!”

    喜悦之中夹杂冷漠、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