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八十四章 战众

第五百八十四章 战众

    漫天的鵝毛大雪,随着风在这天地间起舞,风声,雪色,映衬着一颗雪石上的两个白裙女子。

    四周围着的各大顶尖势力的人尽皆是呆了呆,有了短时间的出神。

    冰莜凌,出现了。

    所有人一直要引出来的目标。

    然而,在场的众人,明白自己该要退场了。眼前的女子,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五年前可是屠戮过十余名天境存在。

    冰莜凌出现的瞬间,也意味着他们处于极度危险之中。

    能够对付冰莜凌的,唯有一直隐藏在四周的顶尖势力的强大天境们。

    但是,冰莜凌出现的太突然了,掌握着虚空冥火,使得她出入虚空悄无声息,一刹那周围隐藏的天境们都没有反应过来。

    甚至如果不是顶尖势力借着冰玉倪,冰莜凌凭借虚空冥火,一辈子都不可能被发现。

    冰莜凌的突然出现,对于之前一直肆无忌惮地围着冰玉倪的众人而言,无异于一次大灾难。

    没有修为强大的天境三重保护他们,他们在冰莜凌面前,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所有人只感到周围的鵝毛大雪,散发出的冷意,透进了他们的肉体,身体的直觉在慢慢散去,思维在那一瞬间也开始被冰冻,从感知缓慢到彻底停止。

    仅仅只是一瞬间……

    在众人刚刚反应过来的时候,围着她们的所有人,化作了这冰天雪地之中的一座座冰雕。

    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不論是誰見了,都会说一句,大师手笔。

    一道道空间裂缝打开,一道道强大的气息出现,无数天境三重出现在四周,再一次将冰莜凌和冰玉倪围了起来。

    只是不过,周围所有的围着的人,脸色都是一片黑,愤怒无比。

    “冰莜凌,你当真要让你自己和冰家,今日彻底覆灭在这里?”一个老者满脸愤然地说道。

    一座座栩栩如生的冰雕里面的人,都是各大顶尖势力的中坚力量,还有不少天赋绝佳之辈,未来会更进一步,突破天境。

    仅仅只是一个疏忽,就葬送了这么多弟子性命,如此损失难以承受!

    许多宗门势力的人都是心中冰寒,他们并未想要致冰莜凌和冰玉倪为死地,但是,宗门弟子还是遭此毒手,被殃及无辜。

    “我已经和冰家再无任何关系,这些人没死,你们带回去慢慢融化,未来十年修行受阻,当是这次你们迁怒于冰家的惩戒。”

    冰莜凌的声音缓缓响在周围所有天境的耳中,让原本震怒的人们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刚刚我没有杀生,不代表以后还是这样,如果今日各位有谁要拦我,不论是你们自己,还是这些冰雕里的人,我都不会再有丝毫手下留情!”

    冰天雪地之中,冰莜凌的话音落下,不带任何波澜,却没由得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四周真正的寒冷。

    所有隐世大族的天境见此,神色阴沉了几分,他们的首要目的是将冰莜凌吸纳进入家族之中,冰莜凌这样的态度,无疑这件事越加困难。

    宗门势力的人眉头微微皱了皱,心中对于冰莜凌不加入任何势力的决心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头疼。

    这意味着他们自己的希望也渺茫了。

    宗门势力不愿看到冰莜凌落入隐世大族手中,避免助长隐世大族的势力,但是,同时也希望能够让冰莜凌加入到自己宗门之中。

    从某种程度而言,这对冰莜凌百利而无一害,尤其是在冰莜凌说出了自己已经不再是冰家之人后。

    然而,冰莜凌的态度却又很决绝,不带任何妥协,这也是让很多宗门势力看不懂的。

    他们当然不明白,冰莜凌过去在冰家多年,已经受尽了掣肘,如今已不愿再受到任何宗门势力的牵制。

    “冰莜凌,你也太异想天开了,在见识到你五年前的实力后,你觉得我们还会这般轻易放你离开?”秦家之中,数位天境三重中间的秦一夜,一脸冷意地说道,双眼之中尽带残酷之意。

    这场行动,由隐世大族掀起,目的就是为了冰莜凌,就算冰莜凌真的不愿加入隐世大族,他们也必然要将冰莜凌抓起来,带回族中再想尽办法去控制。

    以隐世大族这么多年的传承底蕴,控制人心的手段自然不在少数,只要抓住了冰莜凌,有的是机会一个一个地去试一试。就算冰莜凌能够挺过一个两个,还能全部都免疫不成?

    “你觉得,躲在三个天境三重中间,就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地说话了?”

    冰莜凌的话才刚刚说完,秦夜一就感到了身体里的一股极致寒冷,由内而外,身体顿时变得僵硬无比,一层层冰霜开始覆盖在他的身体。

    秦夜一神色恐慌,同样是从太北古城的第二试炼之中回归的天骄,那十几位之中的一位,但是,在冰莜凌面前,却是如此不堪一击。

    周围的人,甚至没有看到冰莜凌是怎么动手的,但是,秦夜一就这么被冰冻了,而且,这是致命的冰冻,不是之前的仅仅只是困住。

    “你敢!”秦家的数位天境三重,脸色怒然发红。

    冰莜凌竟然敢当着他们这么多人的面,对秦家的未来继承人动手,视秦家的威严于无物。

    秦家的数位天境三重,连忙将手抵在秦夜一身上,输送灵气,抵挡秦夜一身体里的冰寒之力。

    雪石之上,冰莜凌站着,冰玉倪坐在一旁,看着表姐一言一行便有如此大的威力,完全视着漫天强者如无物。

    冰玉倪心中希望,莜凌姐要是还能回到冰家该多好。

    天铸城一行人,各位天境三重和柳棉笙默然,冰莜凌的决心让他们惊讶,毫不犹豫先一步对秦家发难了,只要冰莜凌稍加松口,那么都能化解这次的危机。

    而带来的结果,自然是一战!

    冰莜凌能够赢过这么多隐世大族吗?

    而且,不光光是隐世大族,一些极端的宗门势力,如果抓住机会,也很有可能插上一手。

    冰莜凌的处境并不好。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天铸城虽然不会做那种卑劣之事,但是,也会很难抉择,柳师弟估计会插上一手,后者还在为当年姜预的死而有些愧疚,这也意味着他们不能彻底袖手旁观了。

    六脉脉主心中叹气,不由想起了十年前的姜预,和现在的冰莜凌简直一模一样,这些年轻人都是这般任意妄为吗?完全不顾自己的生死。

    而就在六脉脉主愣神之际。

    冰莜凌又再次动手了。

    不再是之前的试探之举,在她的周围,四朵颜色不同的火焰突然升腾起来。

    冰寒色,赤红色,青绿色,纯白色。

    四朵八荒神火!

    在这样的火焰,在整个大陆都只有仅仅八朵,就是顶尖势力都不敢说一定就能够拥有,但是,在冰莜凌这里却足足有着四个。

    冰莜凌一只手轻轻抓起了冰玉倪的手腕,身形一飘,另一只手挥舞着四种八荒神火的力量,向着秦家的众人袭击了过去。

    四种神火的力量喷涌着,强大的力量,让得所有的天境三重都是心悸,不敢靠近,而作为目标的秦家几人更是神色剧变。

    冰莜凌的实力,比起五年前更加强了!

    在那力量面前,秦家等人丝毫不怀疑只需要几息时间,他们就会命丧黄泉。虽然心里很不甘心不是一个百岁的丫头的对手,但是还是立刻拿出了这次准备的重要手段。

    这是一尊木雕像,是秦家的老祖亲自刻的,虽然不可能有着相比秦家老祖的力量,但是,也有着天境五重的几分实力了。

    在木雕像拿出的瞬间,平淡无奇的雕刻纹理之上,散发出惊人的力量气息,隐隐有着某种天地规则。

    一阵强烈的金光散发而出,蕴含着神圣的力量。

    刹那之间,金光和四种八荒神火碰撞在一起,金光带着某种极致的霸道神圣力量,面对八荒神火的强横力量,疯狂吞食着。

    冰莜凌的眉头微微皱了皱。

    “我靠!这破木雕怎么这么厉害!打得姥爷我有点疼啊!”灵火的声音传来,但是,却没有一点后退之势,跟着另外三个伙伴冲击着金光。

    秦家等人知道冰莜凌实力非凡,带来了秦家老祖精心制作的木雕,便是想要以此来制止冰莜凌,再不济也不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力。

    冰莜凌掌控着四种八荒神火,不断变换,和木雕的金光碰撞着。

    这让周围的所有人都是暗暗心惊,这般强大的力量,也是他们追逐了多年的,如今竟然被一个小丫头事先掌握了。

    “不好!”就在这时秦家众人脸色微变。

    只见冰莜凌操控的四种八荒神火不断攻击着木雕的各个方向,隐隐之间,他们感受到了自己手中木雕在不断颤抖着。

    “力量很强,但是,太过死板!”冰莜凌的声音再次响起。

    又有谁敢去评判一个天境巅峰的作品呢?

    但是,冰莜凌说的也没错,这个由秦家老祖雕刻的木雕,力量模式已经固定,哪怕再多变化,也逃脱不了木雕上的痕迹的根本。

    “呀呀!老主人,看我打碎这个木雕,为你老人家报仇啊!”灵火魂体的声音适时响起,看起来很凶,但更多像是在吆喝,至少没人能从里面听出什么仇恨难过之意。

    灵火魂体混在另外三种八荒神火之中,为它们提供着灵气,实际自己要稍稍退后一步,也没有和金光直接接触。冰璃寒炎,赤烈阳炎和虚空冥火已经习惯了,自动无视这个家伙。

    随着四种八荒神火对木雕的冲击,木雕先前还能凭借力量优势占据一点上风,然而,如今已经在渐渐支撑不住了。

    秦家等人的脸色越来越黑!

    谁也没有想到,短短五年,冰莜凌虽然修为还在天境三重,但是,实力又更提升了一步。

    而就在此时……

    不远处的白图家,突然动手了。

    只见,白图木手一摊,须弥戒子之中,一个画卷顿时出现在他的手中,随着画卷展开,看起来像是一副山水画。

    但是,这幅画,却是猛地向冰莜凌飞来。

    画卷周围,隐隐有着虚幻的景象出现,赫然就是其中的山水之景,像是要将冰莜凌给吸纳进去。

    这幅画,里面有着一个单独的小天地。

    而它,则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囚笼!

    白图木趁着冰莜凌在和秦家的木雕对峙之时,果断出手,想要将冰莜凌困进画卷之中,带回白图家。

    四种八荒神火还在和木雕对峙,而冰莜凌又岂会料不到其余势力会就此动手?

    如此危急的局势,冰莜凌脸上看不见丝毫慌乱之色,只见她秀手一挥,那八荒神火之中的赤烈阳炎突然掉头,隐隐之间神火化为了一只三足神鸟,喷涌着强大的金色的烈焰。

    金乌围着那画卷,灼热的火焰将画卷包裹成一个巨大的火球,将画卷困在其中。

    画卷的力量想要将金色的神火推开,然而,赤烈阳炎的力量似乎隐隐克制这画卷之中的束缚之力,和画卷的力量灵火对抗,却也牵制住了这画卷的袭来。

    白图木见此,神色顿变。

    他原本以为,冰莜凌对抗秦家的木雕就已经很勉强了,哪里料到竟然还有余力。

    而就在此时,隐世大族的其余几家也动手了,他们也都带着自己的老祖的信物,这信物制造不易,但是拿来对付冰莜凌却是值得。

    一时间,冰莜凌陷入了隐世大族的围攻之中。

    一旁的众多宗门势力,此时全都尽在见机行事。

    很多宗门势力,如果冰莜凌不愿意加入他们的话,他们自然不会管冰莜凌的死活,唯一不想看到的是冰莜凌被隐世大族活捉。

    最后怎么做,是救是杀,那就要看情况了。

    “姜兄,这也算是我最后能够帮你的了,算是尽了多年的情义!”柳棉笙眼看局势危急,眼中精光一闪,手臂一动,一把折扇被他拿了出来。

    柳棉笙,是天铸城老祖曾经的第九弟子,当年死过一次了,如今复生过来,天铸城老祖对其关爱有加。

    论起炼器,谁又比得上天铸城的老祖呢?

    这把扇子的真正力量,甚至是柳棉笙有机会突破到天境巅峰,都足够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