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八十二章 守株待兔

第五百八十二章 守株待兔

    “什么时候,决定游戏的参与退出,是你们了?”这半步天境的青年人一声嗤笑,不屑之极。

    这样的侮辱,让冰家的老妪怒极之下一脸通红,忍不住吐出一口血,心中悲哀之极。

    曾经,盛极一时的冰家,为何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冰家,又究竟是做错了什么?

    “冰玉倪在哪儿?只要把人交出来,说不定还能给你们冰家留点香火,否则今日你们冰家这一支怕是要直接灭得干干净净。”冷漠阴狠的声音响在老妪耳中。

    秦家众人都得到消息,冰家之中和冰莜凌走得最近的是冰玉倪,如果说有一个人能够引出冰莜凌的话,那无疑于只有这个女子了。

    冰家的老妪顿时变色。

    玉倪?他们的目标是玉倪!

    不然就要灭掉整个冰族。

    冰族的老妪很清楚知道,过去十年冰玉倪是如何艰苦地挑起冰家的重担,带领冰家度过重重难关,最终才让冰家有了一丝生存的空间。

    曾经,冰家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冰莜凌身上,然而,当真正的发生灭族之灾时,带领他们的却不是冰莜凌,而是冰玉倪。

    这个孩子,为了冰家付出了太多。

    冰族的老妪心中一阵剧痛,若是以前,牺牲一人保全冰族,这无疑是最正确的做法,哪怕是被牺牲的人也只能悲哀接受这一点。

    然而,现在,冰族的老妪在以往冰族的生存信条和冰玉倪之间产生了一丝动摇。

    冰族的老妪不说话,神色凄惨。

    秦家众人可没那么多耐心,那半步天境的青年一爪就抓向老妪,准备开始逼问。

    秦家的这名半步天境的青年,曾经进过太北古城第一试炼,实力可怕至极,可以说是天境之下最强的一个层次了,老妪根本反抗不了几下。

    青年冷笑,一个没落冰家的老太婆,太不识抬举。

    “砰!”一阵激烈的碰撞之声,尖锐刺耳,强大的能量爆发,周围的地势被大肆破坏。

    “什么东西?”青年心中惊异。

    一个人形的金属傀儡的一拳和秦家青年的一爪碰撞在一起,坚韧的外表带来的反震力使得他的手指有些发麻,将青年震退。

    冰玉倪一身白裙,随风飘荡,莲步而来,脸色冷静而冰寒,一双瞳孔看不出丝毫惊惶之色。

    “各位要找玉倪,有何贵干?”

    于此同时,十余具金属傀儡如一道道流光,从她的须弥戒子之中射出,像是一座座不可逾越的铁塔一样站在冰族老妪和冰玉倪身前。

    每一具傀儡,都是半步天境。

    十余双冰冷的眼睛扫视在秦家众人身上,让后者竟然有些背脊发冷

    秦家的青年神色冰寒,一步向前。

    “这是当年那个大陆叛徒留下来的傀儡?你们冰家竟然有这么多。呵呵……原来你们已经沦落到只能够靠一群铁疙瘩撑腰的地步了,还真是高看你们了。”

    对于一个没落的冰家,秦家众人不会给一点好颜色。不过,如此多的傀儡,带回秦家,应该有助于研究那个叛徒的手段秘密。

    “呵!大陆叛徒,你们秦家也有资格这么说?”冰玉倪一脸平淡地说出了如此讽刺的话。

    谁都知道,当年地底生物入侵的时候,姜预立过大功,而秦家却没有出一兵一卒,反而在背后放冷枪。

    “你们也就只能现在口出狂言,当年,在姜预面前,连头都不敢抬一下。”冰玉倪冷漠道。

    这个时候,冰家的族人都应该已经聚集起来了,有着那个家伙留下来的飞行器具,还有隐匿器具,族人们应该能够很快撤退。

    一念至此,冰玉倪的言语也无所顾忌起来。

    秦家的众人脸色都是难看之极。

    秦家青年露出一丝冷笑,眼前的女子一脸冷然,说起话来就好像冰家还是以前的那个冰家一样,也是该让她意识到现实的残酷了。

    冰玉倪已经现身,秦家众人也不用弯弯绕绕了。

    这个女子,就是引出冰莜凌的关键了。

    至于眼前的十余具傀儡?

    仅仅只是没有一点灵性的傀儡而已,他们秦家如此多的半步天境还收拾不了不成。

    当年,它们的制造者都死了,又何况这些“东西”?

    秦家众人并没有把一个死人留下的东西看在眼里,所有人都是动手,先把傀儡解决,再抓冰玉倪。

    “拦住他们!”冰玉倪说道,她心中也有担忧。

    秦家的众人明显有备而来,满脸自信,每一个都实力不俗,金属傀儡真的是对手吗?

    然而,当秦家众人真正和金属傀儡动起手来之时,才发现,这些金属傀儡远比他们想象的难缠,每个人都是变色。

    冰玉倪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去扶一旁的老妪。

    十余个金属傀儡,像是一道牢牢的墙,将秦家众人全都拦在外面。

    趁着这个机会,冰玉倪带着冰家老妪,先离开。

    秦家众人原本势在必得的脸色一阵青,一阵黑,那一尊尊傀儡,毫不畏惧伤势,配合密切,让他们根本脱不了手,只能眼睁睁看着冰玉倪等人离开。

    煮熟的鸭子……就这么轻而易举地飞了!

    然而,最让秦家众人接受不了的还是,他们竟然连傀儡都收拾不了。

    一刻钟后,就在秦家和傀儡人僵持不下之时,丰都家和白图家的人几乎同时赶了过来。

    两个家族见秦家被拖延住了,很干脆的绕过秦家众人,去追击冰玉倪了,独留秦家众人神色越来越难看。

    不仅仅是隐世大族,宗门势力们也陆续赶到,一众人看了看秦家众人,纷纷离开,偶尔还有人调笑两句。

    最终,无奈之下,秦夜一出现了。

    他和天境三重原本是随时注意四周动向,捕捉冰莜凌的动向,结果没想到底下的人这么没用,十几具傀儡都解决不了!

    在秦夜一冰冷的神色之中,十几具傀儡被很快束缚捕捉,扔进了须弥戒子之中。

    以秦夜一天境的实力,做到这些轻而易举。

    秦家的众人才终于摆脱了麻烦,向着冰玉倪等人追去,原本的先机现在荡然无存。

    “该死的姜预!死了还留这么多麻烦下来!”

    ……

    凭借着和飞行科技的联系,冰玉倪很快找到了已经离开的冰族族人,将老妪送到,而后,自己一个人离开。

    隐世大族的目标是她,她不能跟着族人们走。

    冰家族人目视冰玉倪的离开,每一个人都是神色复杂。

    冰玉倪向着和冰族族人相反的方向离去,没人知道,她已经心存死志,之前留下的十余具机器傀儡全都没了感应。

    而她自己的修为,不过地境四重,又如何是那些人的对手?

    冰玉倪知道,这应该是自己活着的最后一程了。

    十年的坚持,也到此为止了。

    临死之际,冰玉倪在想表姐冰莜凌这个时候又在干什么呢?脑中甚至出现了姜预的影子。

    她突然意识到,那个时候跟在表姐身边当一个小丫头是多么的幸福一件事情啊!

    跑着跑着,冰玉倪突然停下来,放弃了最后的挣扎,就在一颗雪石之上坐着,美丽飘移的身影,像是冰雪之中的一个仙女。

    模模糊糊之间,她似乎有了当年冰莜凌的一些影子。

    时间一点点过去。

    渐渐地,一道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了雪石的周围,人越聚越多,各个势力的人都是到了这里。

    冰玉倪很幸运,先找到她的,不是哪个隐世大族,而是几个宗门势力,随后,隐世大族们很快就发现了。

    这才有了现在的众多顶尖势力的弟子围着冰玉倪的情景。

    冰玉倪已经逃不了了,这个时候,麻烦就来自于竞争对手了。

    而且,所有人的最终目的,也不是冰玉倪,而是在五年前一战震惊大陆的冰莜凌。

    冰玉倪已经陷入了如今的窘境之中,冰莜凌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出现了。

    当然,如果冰莜凌根本就不在乎冰玉倪的性命的话,那他们也只能自认倒霉,白白谋划了。

    那样的话,眼前这美丽的身影,估计是注定要凋落了。

    ……

    这个时候,各个势力形成平衡,反而没什么人去动冰玉倪,而实际上,各大势力也是在给冰莜凌出现的时间。

    当然,这个时间也是有限度的。

    顶尖宗门来的弟子之中。

    “师兄,咱们这么多顶尖宗门,为难这么一个女子,真的好吗?”一个年轻的小子,见冰玉倪凄凉的身影,不禁有些不舒服。

    “哼,如果我们顶尖宗门不出手,落到隐世大族她只会更惨,而且,我也不想拿她怎么样,最后重要的是冰莜凌是否出现,以及她们的选择。”那师兄敲了敲年轻小子的脑袋说道。

    天铸城众弟子,看着正中央的身影。

    事实上,天铸城和冰莜凌与冰玉倪有着更密切的关系,先是风鳞觉,后面又是姜预,都让他们不愿把冰莜凌和冰玉倪逼得太过。

    但是,深处大陆漩涡之中,他们也很无奈。

    除非冰莜凌和冰玉倪就此承认加入天铸城,不然他们也没有办法保住人。

    而就在附近的一处小空间之中,天铸城的几位天境三重以及柳棉笙都出现在了这里。

    柳棉笙还是那个样子,一身白衣书生袍,气质文雅温和,看不出丝毫的凶戾气息。

    “接下来,又是一场惨烈的战斗!”天铸城六脉脉主叹息道。

    这几年,地底生物入侵,大陆内部也真的是动荡不堪,完全消停不下来,每个势力都想要在地底生物灾难来临之前,尽可能强大起来。

    哪怕这会损坏整体的强大,但是,人总是自私的,面对未知都想要先顾全自己。

    “你也不用想着要担保冰莜凌和冰玉倪,我们不欠姜预那个小子的,十年前,我们天铸城已经仁至义尽了!”天铸城的六脉脉主看向一旁的柳棉笙。

    “六师兄,天铸城自然是不欠姜兄的。”柳棉笙说道。

    “你也不欠!”六脉脉主深深看了柳棉笙一眼说道。

    柳棉笙不说话,十年前,他做了他能做的,但是,不论如何姜兄终究死了,他所做的都只是无用功而已。

    柳棉笙自有一套评判事武的标准,而这也是天铸城众师兄最头疼的。

    柳棉笙和其余人不一样,不是不懂道理的人,但也正因为太懂道理,反而让其余人拿他没辙。

    俗话说的好,又有几个人是能够和书生讲道理的呢?你要跟他讲,他反而讲的比你更有道理。

    六脉脉主咪起了眼睛,脸色无奈,脑海之中不禁浮现出姜预的身影,如果当年换一个选择,今日或许又是另一个景象。

    时间一点点过去,所有人都在静等着冰莜凌的出现。

    冰玉倪埋着头,一头乌黑的长发遮住她的侧脸,她的双眼闪过一丝丝迷茫之色,周围的人围而不攻,让她一时有些迷惑。

    猛地,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有着十年“族长”经历的她已经完全不笨了。

    这些人,是要借着她,来引出莜凌姐!

    冰玉倪神色顿时一变,手猛地握紧,指节情白,持续了整整一分钟才松了下来,心中似乎已经有了某个打算。

    就这么等下去,应该真的有机会见到莜凌姐吧。

    冰玉倪已经有十年没有见过自己的莜凌姐了。

    这应该是最后的唯一机会了。

    一想到莜凌姐可能会来,她的眼里就有着莫名的怀念和温暖之色。

    “不好!她要自杀!”有人惊叫道。

    ……

    宇宙深处,黑暗的虚空之中,一道空间大虫洞蔓延向四周,形成发达的网络系统。

    通过这条通道,只要能量足够,就能够在宇宙之中遨游。

    姜预一只手举着十二米直径的蓝色光球,抱抱已经趴在姜预的肩头睡着了,嘴巴啪次啪次的,时不时留一点口水。

    在中途,为了给那些星球上的土著物种找一颗合适的星球,稍微绕了一下路。

    “罗虚大陆,马上就快到了!”

    姜预的话,却是对已经从星际之城之中放出来的神人族等人说的,中途的时候,他们想要见识一下穿越大虫洞,姜预便满足了他们,将人放了出来。

    一听罗虚大陆快到了,神人族的眼中的期待目光爆发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