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冰族重建

第五百八十一章 冰族重建

    冰族曾经是罗虚大陆的隐世大族,族中有着天境巅峰的老祖,超过两位数的天境,是和中域众多顶尖势力并驾齐驱的存在。

    虽然是以女性为主导的家族,但是却没有任何人敢轻视,是一尊大陆上的真正的庞然大物。

    族中的天骄外出,仅仅一个身份便会让无数人忌惮。

    一个冰族的女性族人,更是走到哪里都受尽欢迎,成为一个众人关注的中心点。

    这是冰族的强大带来的。

    然而,一夜之间,天境巅峰的老祖陨落,十余名天境尽皆丧命,给冰族造成了难以想象的打击。

    这个曾经叱咤大陆的隐世大族,就这么消弭了,沦为了一个连天境都没有的二流势力。

    在那一天冰族的所有人,上至半步天境,下至几岁小孩,都是懵了,脑袋一片空白,仿若身处一个啼笑皆非的梦境之中。

    而在这恍然如梦之中,还有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从来没有诞生过的陌生而麻木的恐惧。

    冰族,这座大山倒了。

    在所有族人都迷茫,恐惧,发疯之中,族中的一个稚嫩的女孩儿站了出来。

    她隐藏在衣袍下的身子在发抖,手指骨都要捏断了,内心的害怕无处安放。但是,却硬生生站了出来,顶起了一片风雪,成了迷茫的冰族族人的主心骨。

    她不是那个被冰族老祖一直悉心培养的被寄予厚望的天之骄女冰莜凌,仅仅只是曾经冰族继承人身旁的一个被无数人忽视的小丫头。

    冰玉倪带着愿意跟着她一起走的冰族族人,选择了远离中域这片是非之地,来到了最平和的南境,和跟着她一起的少数族人开始重建冰族。

    没有人知道,在那样的倾倒之势下,一小支冰族之人悄悄来到了一个偏僻之地,真正隐匿起来。

    重建一个曾经几乎辉煌到极致的家族谈何容易,一系列麻烦接踵而至,冰玉倪都只能咬着牙,硬着头皮,冲在最前面。

    冰莜凌在临走之前留给她的储物戒指,帮了大忙,让冰玉倪度过了很多生死危机,最终在南境的一个寒雪之地落了脚,开始冰族的重建。

    十年过去,这一支冰族已经在南境的这方地区初步站稳了跟脚。

    而冰玉倪,也从一个小丫头,长成了一个身姿窈窕的大姑娘,脸上褪了稚嫩,磨砺出了几分领袖的气质。

    这十年,她渐渐得到了冰族这支族人的认可。

    冰玉倪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当起重建冰族这样的大任,在她曾经的内心深处,一直认为这是只有自己表姐才能做的事。

    但是,表姐却将这件事交给了她。

    直到现在,冰玉倪都会想,如果自己的表姐冰莜凌在那该多好,肯定会得到所有冰族人的认可,会做得远比自己好,冰族也很快就会重现以前的辉煌。

    而她?

    哪怕现在坚持了下来,但是,对于冰族的未来依旧一片茫然。

    冰玉倪没有走下去的信心,只能看一步走一步。

    在南境的风雪之中,这个十年前见谁不顺眼就怼谁的小luoli,一身长裙被被卷着雪的寒风吹着。

    ……

    冰莜凌,已经消失了五年了。

    太北古城第二试炼回来的十多个天骄,只要中途不陨落,日后的成就都能够达到天境巅峰,成为一个顶尖势力的支柱。

    更有一丝可能达到半步虚境,使得自己所在的势力成为一个难以想象的无上势力。

    这十多个天骄每一个都是顶尖势力的重点关注之人,地位仅次于天境巅峰。

    而冰莜凌,同为从太北古城回归的那一批天骄,是其中的佼佼者,一战震动大陆,屠戮十余名天境,不敢想象。

    回归的其余的十余名天骄之中,没有敢说自己是冰莜凌的对手,在第三试炼之中,没人有取胜的信心。

    这样的一个人,可以说是随时牵动着中域所有顶尖势力的心弦。

    太北古城的第三次试炼,紧随在第二试炼的十年之后,将决定出太北古城的传承之人,也就是未来的太北古城之主。

    而在冰莜凌失踪了五年之后,第三试炼已经近了,隐世大族之中,终于有一些人按捺不住了,开始了针对冰莜凌的部署。

    诸如秦家,丰都家,白图家,纷纷出手。

    冰莜凌是大患!

    一如当年死去的风鳞绝,一如当年死去的姜预。

    太北古城也是重中之重,关系着势力的兴衰。

    各个隐世大族,开始紧锣密鼓起来,追查当年的遗失的所有的冰族族人的消息。

    现如今,冰莜凌的实力,在隐世大族之中,已经仅次于老祖级别的人物了,就连天境巅峰的老祖都打算在必要的时候出手。

    在隐世大族的密切追查之下,当年匆忙逃出中域前往南境的冰玉倪等人的踪迹,又如何藏得住?

    在隐世大族做出种种的行为之后,和隐世大族隐隐相对峙的宗门势力,自然不会就这么看戏,任凭他们得逞。

    若是冰莜凌真的投靠了哪个隐世大族,对于宗门势力而言,必然是一个很大的麻烦。

    冰莜凌是一股很强大的潜在力量,无人会轻视。

    宗门势力紧随其后,开始了对于这件事的应对,一方面查找踪迹,一方面监视隐世大族。

    一时间,因为一个已经消失了五年的女子,罗虚大陆又变得暗流涌动。

    罗虚大陆,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哪怕是你已经极力地想要避免纷争了,但是,依旧会被卷入这浪潮之中。

    很快,冰族的许多分散的族人的踪迹都被发现了。

    而远在南境的那一支,也是暴露在了所有顶尖势力的目光之中。

    踪迹暴露的瞬间,所有的顶尖势力都是开始了行动。

    以天境第三重为首,随行从太北古城回归的天骄,余下的便是半步天境。对付冰莜凌,非天境三重没有一丝的对抗之力,而那些冰族的遗漏,只需要半步天境的就能对付了。

    顶尖势力派出的阵容大抵如此,向南境而去。

    一时间,暗流变成了巨大浪潮。

    ……

    南境,在两大顶尖势力都相继前往中域之后,这片相对偏远的地方,已经落寞了许多。

    平时,连地境巅峰,半步天境这类人,都很少出没了。

    而现今,却是迎来了一个个强大的天境。

    南境的一流势力问到风声,严令门中之人不许外出,要躲过这凶险的时刻。

    秦家一共派出了三位天境三重,秦夜一随行辅助,半步天境则辅助控制那些冰族的残余族人。

    丰都家,白图家同样如此。

    而且,他们的老祖级别的人物已经随时准备,只要一有消息就会出手捉拿冰莜凌。

    三个家族都有着从第二试炼回归的天骄,秦夜一,白图木,丰都尘,对于冰莜凌更加重视,同在太北古城呆过才更加明白冰莜凌的恐怖。

    而他们作为男子,若是能和冰莜凌连理,对于家族未来的发展,更是极好,算是最理想的局面。

    隐世大族都是计较着,想要从中获取最大的主动权。

    宗门势力不甘落后。

    众多的天境三重,还有从太北古城回来的天骄,带着一众弟子前往南境。

    他们的目标,一方面是要阻止隐世大族,另一方面也是要争取到冰莜凌。

    相比起隐世大族,宗门势力无疑要更具优势,他们和冰莜凌的矛盾更小,而且,宗门势力的兼容性高,不需要隐世大族用要通过联姻方式,只要发誓不背叛宗门即可。

    但这也不容易,要让冰族放弃自己的家族头衔加入一个宗门,无疑是一件很难接受的事。

    这一次的纷争,终会有一个结果。

    冰莜凌没有应对天境巅峰的实力,在这一次战斗之中,终会要让步选择。

    ……

    南境。

    冰族经过重建,除了实力弱以外,已经有了几分样子了,每个冰族弟子都是卯足了力气修炼,想要尽快强大,支撑起衰弱的冰族。

    过去十年,这已经成了冰族所有弟子心中的执念。

    冰玉倪是所有人之中,修炼最为艰辛的,作为领头人,她没有一丝懈怠的资格。

    尤其是她年纪小,修为弱,实力全靠当年冰莜凌留下的姜预的科技才达到半步天境。

    但是,她不能永远都只有半步天境的实力,只有突破天境,冰族才有进一步重建的可能。

    所以,科技只是一时辅助,真正重要的还是她的修为。

    虽然是在南境,但是,冰玉倪依旧很关注外界的事情,她记得某个人说过,不能和世界脱轨,否则被淘汰是迟早的。

    冰玉倪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但还是注意着大陆上的一些动向。

    她只在五年前听到过那个将一切都丢给她的表姐的消息。

    从太北古城出来,诛杀众多天境,安然离开,强大无比。

    在那个时候冰玉倪突然有种陌生感,似乎自己已经离表姐越来越远了,在自己在南境偏远之地辛苦延续冰族的时候,表姐依旧是中心之地那般耀眼。

    冰玉倪有的时候想起过去,那个让自己一直陪着的莜凌姐,现在似乎是和自己两个世界的人,这是一种一辈子都不会再相遇的感觉。

    冰玉倪感到前所未有的真实,但同样也十分难过。

    “族长,族长,不好了,不好了!”就在这时,冰玉倪修炼的外面,传来了一声声恐慌着急的声音。

    听到动静的冰玉倪,刹那间如同一只惊弓之鸟,但是,她很快压下心中的不安,神色淡然冷静,十年来这已经成了一种本能。

    冰玉倪走出房门,看向那跑来的族人。

    “发生了什么?”

    “族长,有人找上门来了,是中域隐世大族的人,他们杀了好几个族人了!”来报到的人,也曾在中域见识过大世面,见过许多隐世大族的人。

    闻言,冰玉倪顿时神色大变。

    中域的隐世大族,对于如今的冰族而言,就好比一个庞然大物和一只蝼蚁,她们根本没有什么反抗之力。

    为什么?

    冰族已经躲到了这种地方,而且,所有天境以上的宝物都放弃了只带了一件,为什么还不放过她们?

    一时间,冰玉倪心中隐隐有一股绝望之感。

    她坚持了这么多年,难道真的就这么要到头了?

    “族长,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族人向冰玉倪问道,已经完全慌了神。

    冰玉倪又哪里知道?如今的冰族根本没有资格重新出现在那些隐世大族面前。

    冰玉倪强行让自己镇定了下来。

    越是凶险的时刻,族中越要有一个冷静出主意的人,而她是族长,这个人除了她,还能是谁?

    “出手的人,实力有多强?”冰玉倪问道。

    “半步天境,但是很强,族中的半步天境都不是他们的对手!”那人连忙说道。

    很强的半步天境?

    如果只是半步天境,那么冰族不是没有一丝机会逃走,只要脱离视线,离开了南境,就可以另找一个地方重新建族。

    只是,这样一来,十年来的努力全部化为乌有,一切又要重新开始,从走十年前那条艰辛的路。

    冰玉倪没有丝毫犹豫。

    “马上召集族人汇合!我先去拦住那些人!”

    冰玉倪话刚刚说完,身形已经消失。

    ……

    “这就是你们新建的族地啊?还真是破落啊?好像一个乞丐窝似的。”

    冰族的族地修建在雪山之中,入口处是一片峡谷,常年风雪,一片银白。然而,今日,这纯粹的银白却是染上了一朵朵的血色。

    几具尸体落在雪窝之中,鲜血染红了周围的冰雪。

    先一步到来的,是秦家!

    十多个半步天境,年纪有大有小,此时站出来的是一个相对年轻的,曾经去过太北古城第一试炼的天骄。

    那几具尸体便是他所为,刚才的调笑之语也是他所说。

    而他们的目的也很简单,慢慢把冰族逼到绝地,再把冰莜凌给引出来,要是一下子就把这些冰族余下的人灭了或带回去,冰莜凌肯定是不会出现的。

    “我们已经远离了中域,远离了纷争,为什么还要来找我们?”

    冰族的一个老妪,喘着粗气说道。

    族人被杀,族地被侮辱,这是冰族什么时候受过的奇耻大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