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七十九章 痕迹

第五百七十九章 痕迹

    来往天铸城的年轻少男少女数之不尽,但是,最终能够进入天铸城的也不过五百名而已。

    当这五百名弟子正式拜入天铸城之际,也正式表明着天铸城新生一代弟子产生了。

    新生一代弟子这一天是兴奋无比,在天铸城了解着各种各样的事务,各脉的师兄们尽情招收着看重的天才弟子。

    第八脉还是那样冷清。

    连站出来招收弟子的一个师兄都没有。

    天铸城边缘的铁匠铺,没人知道传说之中的天级炼器师石匠就在这里,更不会有人死皮赖脸地来骚扰石匠,想拜他为师。

    躺在木质长凳上的石匠,一身邋里邋遢,咕噜咕噜地喝着酒,感到生活了无趣味,只是偶尔会随便炼一点易级的器物,使得这里看起来像是一家普通的铁匠铺。

    一旁的那个烧烤铁架子已经铺了厚厚一层灰,不知在什么时候早就坏了,他也因此没了下酒菜。

    而就在石匠铁匠铺的隔街,这里显得很破落,几十家店铺没有任何人经营,新加入的天铸城弟子路过这里都会很疑惑。

    然后,就会有一些天铸城的师兄告诉他们:

    “这里啊?其实是第八脉的产业,因为现在第八脉没有人经营,于是就这样放着了。”

    至于别的,师兄们就不会多说了,也不让新生代的弟子多问。

    新生一代的弟子一如既往从那个报道的老者那里领取自己的住所的位置,然后熟悉周边的情况。

    而这个时候,许多新生代的弟子又会发现天铸城之中,有着一些非常稀少但是又十分奇怪的“器物”。

    这些器物样式古怪,功能奇特而方便。最重要的是,在天铸城的地位是相当于一件件古董,许多人都很珍惜。

    许多新生代的弟子也很眼馋,于是向师兄们问那里可以买,甚至有的眼光独特,就想要学习制造这种器物。

    但是,这个时候,一些师兄就会以非常白痴的目光看着这些个弟子,然后告诉他们这些器物已经绝版了,也没有人会炼制,想要的话,就只能以重金收购。

    一些弟子自然不甘心,多方打听之下,竟然也没有得出任何结果。

    只是隐隐有消息称,十年前这是第八脉的主营器物,天铸城边缘的那几十家店铺就是经营这个的,现在因为一些不可说的原因,已经绝版了。

    有一些关系过硬的,还能查到十年前那几十家店铺很辉煌,是天铸城最热闹的地方,现在则落寞了。

    不过在这其中,还是有一些好消息的,这类特殊“器物”早就有着很多势力在收购来研究起制造之法了,很多顶尖势力都很眼馋,只要研究出来,就能够大量售卖了。

    这无疑还是给了新生代的弟子们一点希望。

    天铸城很大,作为炼器圣地,方方面面都是刷新着刚来到这里的弟子们的常识,但是,新生代弟子们在惊叹的同时,也总会注意到其中的一些古怪的地方。

    除了先前的第八脉以及那些奇怪的器物之外,他们还发现在天铸城半山腰有着一座特殊的宫殿。

    这座宫殿有着编号,也是住所之一。

    而这座宫殿,住着的不是什么人,而是一只棕色的大熊,但是,很多弟子偶然看到的时候,明明觉得更像是一个大号的布娃娃。

    这不……那肚子上明明还有一个大口袋?

    难不成,还有什么熊肚子上会长一个大口袋不成?

    新生代弟子里,有一些天赋很高,拜的师傅地位也很高的弟子,有时会按耐不住好奇心,去招惹招惹这只口袋大熊,看看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但是,结果却很悲催,被狠狠殴打了一顿,全身毛都被那只大熊放出的火烧光了,光洁一片。

    这还不算惨,当他们跑回去向师傅告状的时候,找师兄撑腰的时候,还要被师傅或师兄痛骂和修理一顿,酿成二次受难的惨剧。

    ……

    天铸城半山腰的这座曾经姜预住过的宫殿,已经空了十年了,天铸城似乎已经放弃了这里,任由一只大熊占据着。

    十年来,提伯斯每天的生活很简单,也很尽职尽责。

    早上起来,它会把整座宫殿一点点打扫过,打扫地一层不染。

    中午,它会在宫殿之外守着一直守到晚上,不让任何人踏足这里。但是,一些偶然路过的天铸城弟子在远处看着,总觉得这只大熊是在等着什么人。

    而晚上的时候,提伯斯则会回到宫殿中心的一张小床旁,静静躺在旁边,变成一只真正的布娃娃,而它身旁的小床已经空了十年了。

    在离这座宫殿不远的地方,是一个断崖,断崖之上便是当初姜预碰到白小象的地方,当然,如今白小象已经不在这里了,离家的它已经十年没有回来。

    只有象主慵懒地在这断崖上的森林里生活着,这天,天铸城城主来找象主,商议着天铸城的要事。

    天铸城城主经常都会来找象主商议要事,象主一脉有着近乎直觉的智慧,它们的智慧不是说多么聪明,而是往往能够感受到冥冥之中的好坏,直觉所指,就是正道,天铸城能够发展至今,象主功不可没。

    所以说,天铸城城主对于小象尊离开天铸城十年了无音讯却一点都不担心,不是说小象尊能够凭直觉活下去,而是,要真可能发生什么意外,象主的直觉早就提醒他了。

    对于小象尊折本琢磨,放弃大智慧去追寻什么大武力,他还是感到有些无奈的。

    象主倒是很放任白小象,作为白象一族少数的天境,它更清楚,要觉醒“知天命”的血脉之力,那个小家伙,还要经历许多。

    它这个亲爹很放心,反正只要不死就行。

    紧接着,象主沉默了一小会儿,突然开口问道:“那些科技研究地怎么样了?”

    “研究不出结果。”天铸城城主说道。

    “那就好。”

    如果连天铸城都研究不出来,那么别的势力就更不想得出个什么结果了。

    虽然那件事已经过去十年了,但是,姜预诛杀如此多的天境,给中域造成的损失可谓巨大。

    如此多顶尖势力,都很觊觎当年姜预这么年轻却这么强大的秘密。